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阴碑》主角王源谢谢小说精彩章节

《阴碑》主角王源谢谢小说精彩章节

时间:2019-01-13 11:44:42编辑:震古烁今 人气:

《阴碑》由网络作家夜凉如水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源谢谢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我坚定的牵着晚晴,“对!”我爸摇了摇头,似乎非常看不起我,“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甘愿变成活死人,我谢靖怎么会有你这种儿子。”“说得好

阴碑

推荐指数:10分

《阴碑》在线阅读

《阴碑》 第十二章 酒店阴风 免费试读

我坚定的牵着晚晴,“对!”

我爸摇了摇头,似乎非常看不起我,“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甘愿变成活死人,我谢靖怎么会有你这种儿子。”

“说得好像我很想有你这种父亲一样。”

我爸一口气堵住,气得脸红脖子粗,却愣是拿我没什么办法,“既然你一心想和一只鬼在一起,那以后谢家便没你这号人了,以后别出去说是我谢靖的儿子,丢人!”

他冷漠的说完这话之后,这才在床头翻了翻,拿出一本旧书递给我,说不想让我死,免得谢家断了血脉。

“这是我一生钻研的刻碑手艺,你全部学会之后,自然有法子制止自己的阳气流失,勉强能和晚晴长久,还有我给你刻的那个石板,不是防鬼差勾魂的,是防你被鬼差发现,你这样的人,阴间是绝对容不下的。”

我爸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让我注意不要打破了石板,那是我的护身符,只要石板不破,阴差就看不到我,但我给王源刻了死人碑,犯了忌讳,阴差找到我是迟早的事,在阴差看到之前,我一定得学会书中记录的刻碑之法。

说了这些之后,我爸便直接将我赶出了门,冷酷的说着,没有我这种优柔寡断的儿子,当然,我也不想有这种无情无义的父亲。

我拉着晚晴往镇上走,镇上有出省的火车,以后我一辈子都不会回这个地方!

谁知刚走到村口,就听到陈楠在后面气喘吁吁的喊,他跑到近前把银行卡塞到我手里,“哎哟我的娘,你们父子简直一个比一个麻烦!”

我一看,居然是我爸那张存款卡,我出门的时候放在桌上,没想到他居然还让陈楠给我送过来,我随手一甩就给扔了,“这种人的钱,我一辈子不想碰!”

陈楠气还没喘匀,赶忙又跑过去捡起银行卡,累得他白胡子直抖,双眼却晶亮,“你小子跟你爸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脾气倔得跟牛一样,你爸说你要是扔了,这钱就归我,赶紧的,把密码告诉我!”

我直接说了一串数字,陈楠笑嘻嘻的拿着卡就走,一边走一边嘟囔,“这年头钱都不值钱了,谢靖那个蠢蛋,都说了不要留着他老婆的遗产,他还坚持,简直愚不可及,现在儿子也不要,归我了!”

我本来没打算要这钱,却耳尖的听到老婆的遗产五个字,我妈的遗产?我赶紧一抓抢回银行卡,“你说什么我妈的遗产?”

“唉!你不是不要吗!”

“你没说这钱是谁的!”

陈楠拍了自己嘴巴两下,骂自己嘴贱!

“这钱是你妈的,能嫁给你爸的女人,不是有钱就是有势,这点儿小钱还能没有?你妈死后这钱一直存在银行,我爸瞧不上这点儿小钱,一直没动,利滚利的,现在归你了。”

既然是我妈的钱,怎么能平白给了陈楠,更不能留在我爸手上,我把银行卡揣在兜里就走,原本我还有些担心以后的生活,现在不用愁了,还能给晚晴买几柱好香。

陈楠见我把卡收了非常不满,愣说我从他手上掏走了一大笔钱,要跟着我去城里吃顿好的。

虽然他人一直没个正形,但平常对我还挺不错,我这一去,以后只怕没机会见面了,请他一顿就当散伙饭了。

到了镇上之后,我特地找了家酒店,点了他们家的招牌菜,又悄悄给晚晴点了香,鬼也是会饿的,没有线香供奉,他们便会越来越饿,最后很有可能变成饿死鬼。

晚晴在那边享受她的大餐,陈楠一直拉着我推杯换盏,这顿饭一直吃到了晚上,别说火车了,出租车都不开了,只能在酒店住下,明天赶早买票。

因为还没学会刻碑匠的手艺,现在和晚晴也不能做得过火,我只能抱着她过干瘾,晚晴非常配合,一番动作下来,不比那三天差。

“晚晴,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我抚着晚晴柔顺的长发,轻轻的问着,因为做的刻碑的活,一直没姑娘愿意和我处对象,我从没想过会娶上这么漂亮个媳妇,现在人就在身边,我自然分外珍惜。

晚晴缓缓摇摇头,纤纤细指无意识的在我胸膛上画圈,“百年来我一直飘荡,该见的世面都见过,并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相公去哪儿我便去哪儿。”

我被晚晴画的心痒,一把抓住她的手往下牵,又是一番耳鬓厮磨,这才才拥着晚晴睡去。

半夜的时候,我做了个梦,梦里我爸静静的看着我,不复以往的严肃,他仿佛放下了什么重担,整个人和煦又慈爱,他微笑摸着我的头,“臭小子,和晚晴好好的过。”

说了这话之后,我爸身形便渐渐的开始透明,不知怎的,在梦里,我完全忘了我爸做的那些恶事,一心只想着,我爸要离开了!疯了一样的想要抓住他,可无论我怎么努力,手却徒劳的穿过他的身体,那种无力感箍得我心痛。

“爸!”我惊叫一声,直接被吓醒了,晚晴赶忙开了灯,关切的看着我,“相公,你怎么了?”

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心中还有那种恐慌与无力,仿佛有一只手,死死的攥着我的肺叶,一点点捏紧,想让我窒息而死。

“我梦到我爸了,我爸……好像,有危险。”

晚晴给我倒了杯水,“当时公公说的那些话,不单是相公,就连我心中也是十分愤恨的,但现在静下心来想想,似乎错漏有许多。”

随后晚晴便沉下心来给我分析,当时我爸讲诉我妈的事的时候,情绪明显不对,我回忆了一下我爸当时的表情,他似乎费了极大的力气,在忍耐什么。

晚晴又拿出我爸的刻碑笔记,这本笔记非常破旧,一看就是用了许多年、翻阅过许多遍的东西,明显是我爸的心爱之物,可他却给了我,一个他根本瞧不上的儿子,这可能吗?

我捏着笔记,心中翻江倒海的情绪涌动,我爸到底在做什么!等晚晴再拿出那张银行卡的时候,我再反应迟钝也知道我爸骗了我!我爸有危险!

我胡乱穿着衣服就往外冲,刚冲出门,脚下一踢,好像是张道符,道符一倒,旁边陈楠的房间就有动静,但现在谁还顾得上这个,我狂奔着冲出了酒店,一边打电话给镇上的兄弟,让他们借给我车。

本来在酒店里通话还好好的,谁知就在我踏出酒店那一刻,电话突然全是电流声,外面又呼呼风声灌耳,冷得像腊月寒冬一样,我赶忙挂了打算再打一遍。

我刚拿下电话,突然对面一阵阴风,直直的迎面朝我袭来,我身前白影一闪,晚晴挡了过来,她以为她有百年鬼力,肯定帮得上我,可下一刻,那阵阴风轰了一下,直接把我俩都给撞飞了。

我被撞在酒店玻璃门上,玻璃哗啦一声全碎了,碎渣刮得我背上火辣辣的疼,这么大动静,酒店里居然没半个人影,安静的像墓地一样。

我才站稳,第二道阴风又袭来,晚晴下意识的要护住我,我赶忙抓住她,这东西不是她能扛得住的,只能跑!

我拉着晚晴刚跑进酒店,外面就有一个公鸭嗓音喊我,“谢广。”

我转头一看,阴风平静下来了,广场空无一人,哪里有人喊我,我找了老半天,才看到地上一小坨黑影,是个木偶。

它摆弄了几下肢体,又喊了一声,“谢广,你爸那么护着你,你却连他最后一面都不见,你们父子俩真是一样的无情无义。”

“你什么意思!”一听这话,我哪里还跑,转身就要问他,可还没走出门,就被突然出来的一只鸡爪样的手抓住了。

“别过去!他骗你的!”是陈楠!

他手执道符防备的看着外面的木偶,“谢广,你爸已经和你断绝父子关系,你没有回去的必要。”

陈楠不说这话还好,这么一提,我突然想到,当时我让陈楠给我妈立牌位的时候,他百般推脱,他多半知道内情!“陈道长!你是不是也知道我妈的事儿?”

陈楠没有回答,但我明显看到他背影僵硬,果然,他也知道,以陈楠嫉恶如仇的性子,居然和我爸做了那么多年朋友,我爸绝不是那种恶毒到杀妻的人!

我拉着晚晴往外面走了两步,“我们父子的关系,没有你挑拨的份儿!”说着我就扯过陈楠的符纸朝木偶扔去。

木偶再强,没了背后术法的支持,也只是块木头,我打得他措手不及,符纸一沾上木偶,轰的一声便燃了起来,那木偶站在火中一动不动,只噶次噶次、断断续续的说:“谢广,我,等着你,回来,送,死!”

我咬牙盯着那团烧成黑炭的木偶,送死,那就看看到底是谁死!

酒店外远光灯一闪,我兄弟开着车一个拐弯儿,稳稳的停在了酒店前面,“谢广!你他娘的大晚上叫我过来干啥!”

周洋,我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玩的兄弟。

我一把将他从驾驶座拉出来,自己上车打火,等陈楠上车之后,一脚油门就朝外冲去,吓得周洋往后跳了一步,骂骂咧咧的我也没听清楚,我现在只想回家看看我爸怎么样了。

现在回想当时那些事儿,我暗骂自己是猪,我爸那么板正的人,怎么会对不起自己的发妻,他冒着断绝父子关系都要瞒着的事儿,到底是什么!

阴碑

阴碑

作者:夜凉如水类型:灵异状态:连载中

《阴碑》书写得不错,不过对女性描述会少了点,情节如果再跌宕起伏一点就更精彩了!而且如果每章的字数多点就好了!!还是非常支持的!已经每天都投票了!加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