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阴碑主角王源谢谢全文阅读在线试读章节列表

阴碑主角王源谢谢全文阅读在线试读章节列表

时间:2019-01-13 11:44:39编辑:赵伊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夜凉如水的原创小说《阴碑》,主角王源谢谢,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我爸听得眉头一皱,“说什么呢?傻子能拐卖人口?”我点点头,的确不大可能,可看了眼癞子魂魄痴呆的样子,我怎么都想不出第二个解释。天边

阴碑

推荐指数:10分

《阴碑》在线阅读

《阴碑》 第七章 墓碑碎 免费试读

我爸听得眉头一皱,“说什么呢?傻子能拐卖人口?”

我点点头,的确不大可能,可看了眼癞子魂魄痴呆的样子,我怎么都想不出第二个解释。

天边渐渐露出鱼肚白,马上太阳就要出来。太阳将出,阳气升腾,对阴气有着天生的克制作用,作用在癞子身上,无异于凌迟,可就这样,他仍旧像个傻子一样,又哭又嚎,半句有用的话都没有。

鬼哭狼嚎四个字当真不是开玩笑的,鬼音非常影响神智,我只听了一会儿,脑袋便又涨又疼,心中莫名的涌上一阵阵痛苦。

我扛不住这鬼音,再者无冤无仇的,也不能真把癞子弄得魂飞魄散,无奈之下,我爸只能撤了石板。石板一撤,那团黑沉沉的鬼气一下子就消失了。

等天大亮,有人出门下田干活了,我们这才找到几个人打听,果然打听出了些怪事,癞子居然真的是个傻子,而且是傻了好几十年,从没见好的那种。

一个傻子拐卖人口,这说给谁,谁也不能信啊。

“爸,这事儿不对头,王家老两口在说谎!”

我爸蹲在青石台阶上叭叭的抽烟,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老半晌才叹了口气,“走,回去,但愿是他两口子在说谎,不然……。”

我爸说着就摇摇头,看着他的样子,我总觉得他在瞒着某些东西。

可我是他儿子啊,这已经是第四天了,再找不到晚晴,交代不了事情因果,我就得下地狱,我爸宁愿我死,也要瞒着一些事儿?这可能吗?

揣着一肚子疑问,我们往王源家走,可刚走到小河边儿,隐隐就听到有谁在喊我,我循着声音望过去,发现小路尽头一个女人正向我招手,是我小姨。

她喊住了我和我爸,几步跑过来,脸色不好,“我说你们父子俩,大清早的往哪儿跑啊!”

我母亲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我外婆那边的人觉得我爸没照顾好我妈,这些年联系几乎断了,唯一熟悉的小姨,也不太待见我们家,只有我妈忌日和生日的时候会过来拜祭。

“小姨你来干啥?”我奇怪的问道,结果小姨迎头就给了我一巴掌,“你小子还有没有点儿心肝,今天什么日子!”

被她这么一提醒,我立马想起来了,今天是我妈的忌日!我下意识的看了眼我爸,想开口又不好说,毕竟他对我妈一直不怎么在乎,要不是每年小姨都来,他指不定都忘了。

最近几天又是晚晴又是死人碑的,我给活人刻死人碑害了人,现在犹如钢刀悬颈,慌得一团乱,居然把这么重要的日子给忘了。

小姨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又冷嘲热讽的问我爸,“姐夫!小广还小不懂事,你也忘了?”

我爸在这件事儿上一直不占理,小姨人都来了,王源家自然不能去了。他闷头转了个方向往家走,我只能背着墓碑跟上,心里不禁有点儿恼我小姨,关键时候,捣什么乱子!

两个村中间隔了条河,过河要从桥上过,我正在前面走着,小姨突然抓了我背上的毡子,“小广,你背着什么东西呢?”

我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就把毡子扯开,黑漆的晚晴之墓四个大字突的出来,墓碑上还有暗红的血道子。小姨哪里见过这个场面,吓得一声惊叫,反射性的一推,墓碑猛的就往下坠。

远途无轻重,我背了这么久,手早就麻了,一感觉到墓碑要掉,赶忙去抓,结果不但墓碑没托住,自己也重心不稳,咚的一声栽进了河里,而且我还听到砰砰几声,石头撞击的动静。

现在是旱季,河水不深,我又是水边长大的,掉下来只当扎了个猛子,赶忙划拉几下浮上水面,等我抹脸上的河水时,才发现出事儿了。

我背了一天的墓碑,碎了!乡下小河沟不宽,岸边到处支愣着的石头,墓碑摔碎实在太正常了,我连忙几下扑上岸,惊恐的看着我爸,“爸,这……还能再刻一个吗?”

“要是还能再刻,我让你背着干嘛?”我爸阴沉着脸,脚步飞快的回了家,我倒是还好,小姨几乎要小跑才能追上。

小姨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可看我和我爸的脸色,也知道闯祸了,一路上闷声不吭,直到回了家,才问起怎么回事儿。

我只得简单把事情给她说了,小姨听了我的事儿,气得直发抖,“这不是要断你们谢家的根吗!”说着她又想起自己刚刚扯毡子,气得直打自己的手,“让你手贱!”

我爸叹了口气,“这都是他小子的命,你别愧疚。”

小姨一听这话,着急忙慌的抓着我爸,“姐夫,到底是谁啊,这么造孽,借着女鬼来害谢家!我姐可就小广这么一个孩子啊,你要是连他都保不住……”

“行了!我比你清楚!”我爸烦躁的推开小姨,自己上楼去,直到晚上都没下来。

小姨是个普通农村女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带着我去祭拜我娘,我娘是难产而死,不算好死,而且死的时候还年轻,农村的风俗,没满六十死了的人叫短命,一般不让葬入祖坟,更有甚者连棺材都没有,草席一裹,往河沟里一丢了事。

我爸虽然似乎不待见我娘,但还没造孽到那种程度,只在屋子后面挖了个坑,把我娘安葬了。

屋子后面是竹林,每年除了忌日,我爸一般不让我过来,是以这次过来,地上的竹叶都盖到了一尺厚,踩着咔擦咔擦的响,坟头都快给竹叶盖没了。

小姨一看到这样,再多的愧疚都没了,嘟嘟囔囔的抱怨我爸,说当初我妈一个大姑娘嫁进谢家,福没享几年就莫名其妙的去了,我妈还给谢家留了条血脉,居然连个好的烧埋地儿都没有。

我听着小姨的抱怨,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只默默的扯坟头上的草,要是我真躲不过七天,让阴差勾了魂,下去一定好好孝敬我妈,弥补我爸做的这些没良心的事儿。

我胡乱想着,有一下没一下的扯草,突然摸到一块冰凉的东西,本能的低头一看,不知从哪儿来的一块灰白墓碑,上面赫然刻着“王源之墓”四个字!

而且更恐怖的是,墓碑居然在嚓嚓的响,不住的掉灰,像是有人在一下一下的凿刻,没一会儿,一张狰狞的鬼脸就出现在墓碑上,和王源那张老脸一模一样!

“还我命来!”鬼脸一出现,立马大吼一声,像索命一样的呼啸,整张脸不断的扭动,飞快立体,形成了一个脑袋,想要脱离墓碑的束缚。

而且更可怕的是,墓碑的动静还没停,嚓嚓嚓的一直响,王源的身子正在浮现!

“啊!”我惊叫一声,吓得肝胆俱裂,王源从阴间上来找我了!

我随手抓起一截断竹,像疯了一样的往墓碑上打,就这么一会儿功夫,王源的脸已经脱出墓碑,还凝出了脑袋,再过一会儿,它还不得吃了我!

“小广!你干什么!你疯了!这可是你娘的坟!”对面小姨愤怒的大吼,我抬头一看,小姨身后居然悬着一个脑袋,赫然也是王源!它也在张嘴大喊,“还我命来!”

“闪开!”我生怕王源找小姨的麻烦,扯着断竹就朝她身后砸去,谁知还没打下去,小姨便惊恐的大吼大叫,飞快的往回跑,“姐夫!小广疯了!”

不!我没疯!是有鬼!有鬼来索命了!

小姨在跑,可她身后的人头却越来越近,居然直接咬住了小姨的头发,我明显看到小姨的动作一顿,仿佛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扯着她一样。

“臭小子!你疯了!”就在我着急要打掉小姨身上的人头时,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厉呵,我只觉得太阳穴被什么东西扎了一样,脑袋一片空白,然后便人事不知。

等我有意识的时候,只觉得周围一片雾沉沉,像是下雾的凌晨三点,又诡异又阴森。

我不知所措的四处望,没有人,没有鬼,什么都没有,可突然,我隐约听到什么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是唢呐和锣鼓的声音,吹吹打打的过来了。

我往那个方向一看,吹吹打打的队伍后面,四个汉子抬着一顶红轿。

红轿抬到我面前了才停下,它一落地,周围景色一下子就变了,前面突然出现神龛,下面我爸坐在左手边,右手边的太师椅上居然放着灵位!上面赫然是我娘的名字,到处都是红彤彤的一片,上有天地,下有二老,这是喜堂!

就在我观察周围的时候,突然我身后传来一阵声音,一拜天地!我头像是被谁压住了一样,直接就拜了下去。

然后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我既不能反抗,也不能说话,被迫和一个不认识的人成了亲。

第三拜拜完,身后那声音一句“礼成!”我便觉得身上的力气像是被完全抽走了一样,整个人累得仿佛跑了几十公里。

就在我累的不行的时候,刚刚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送入洞房!”。

阴碑

阴碑

作者:夜凉如水类型:灵异状态:连载中

《阴碑》故事情节很精神、迭荡起伏,章节连貫、是一部值得一看的小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