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帝女抢婚:朕的皇妃别嚣张》主角小青山大王完整版在线试读小说

《帝女抢婚:朕的皇妃别嚣张》主角小青山大王完整版在线试读小说

时间:2019-01-10 15:06:02编辑:乡村骑士 人气:

完结小说《帝女抢婚:朕的皇妃别嚣张》是紫琉月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青山大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夏琥因为喝了酒,所以直到第二日的午时才醒了过来,而曹玉腾因为夏琥把凳子都搬去堵门了,所以只能在桌子上坐了一夜。第二日等夏琥醒来,早

《帝女抢婚:朕的皇妃别嚣张》 第007章 回门之日,曹家事变 免费试读

夏琥因为喝了酒,所以直到第二日的午时才醒了过来,而曹玉腾因为夏琥把凳子都搬去堵门了,所以只能在桌子上坐了一夜。第二日等夏琥醒来,早已是腰酸背痛。

  “不能喝酒还喝那么多?”曹玉腾跳下桌子,扶着腰哼哼唧唧的走到她旁边,帮她搬那些堵门的凳子。

  夏琥斜了他一眼,勾起一抹痞气的笑,道:“谁让你有床不睡?”

  曹玉腾想起昨日,脸顿时红了起来,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不悦道:“怪谁啊!”

  看着他这副样子,夏琥又想起了昨日皇上干的事,笑的更欢了,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漆黑的眸子打量了他一圈,脸上的坏笑与涟妃如出一辙。曹玉腾看着他,心中暗暗惊奇,现在的她,简直就像是“男版”涟妃。

  “说起来,你昨天有没有吃什么东西?”

  曹玉腾疑惑的看着她,不说话。

  夏琥努力的憋着笑,肚子翻腾了两下,险些岔气。

  她换了一副担忧的面容,趁机握住他的手,看着他道:“我是说,昨天一天都没吃东西,真是辛苦了你了。”

  曹玉腾看着她这副样子,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怪异,但出于礼貌,还是缓缓露出一个温和的笑,道:“还好,昨日皇上说怕我饿着,特意带我去吃了银耳粥。”

  听到这话,夏琥顿时爆出了一阵大笑,捂着肚子直喊疼。

  “什么事这么高兴,大老远的便听到你的笑声了。”

  这时,门开了,宫女们走进寝宫,分立在两侧,在她们缓缓露出的通道后面,露出涟妃的身姿。

  夏琥瞬间收了笑,拉着曹玉腾跪了下来。

  涟妃今日穿的是一身浅紫色的裙子,绣着小花,漂亮极了,看的夏琥直咋舌。

  这么漂亮的衣服,她也想穿穿看。

  似是看透了夏琥的想法,涟妃的脸上勾起一抹坏坏的笑,戏谑道:“怎么样?这件裙子可是你老……母妃我亲自设计的,好看吗?皇儿……要试一试吗?”

  夏琥撇嘴,瓮声道:“母妃说的这是什么话,皇儿是男子,怎么可以穿……穿成这样,成何体统?”

  涟妃笑笑,道:“这可是你说的?”

  夏琥闷闷的点了点头,道:“皇儿明白。”

  涟妃笑着将目光移到了曹玉腾的身上。曹玉腾身上还正难受,被夏琥这么一拉顿时疼的呲牙咧嘴。涟妃看他时,他正皱着眉悄悄的揉着背。

  看着他的这副样子,涟妃的顿时笑容更胜,光芒万丈远超太阳。

  “曹玉腾是吗?”涟妃问。

  曹玉腾慌忙收了手,微微低头道:“草民正是。”

  “哎呦什么草民啊,嫁给了琥儿可就是我皇家的媳妇儿了,可不能再自称草民了,”涟妃笑眯眯的蹲下 身子,伸手在曹玉腾的腰上用力捏了一把,顿时把曹玉腾疼的汗都流了出来。涟妃看了他一眼,缓缓站起身子,道,“本宫看你们今日起的可是不早,看来昨日……可是被皇儿折腾的够疲惫啊。”

  夏琥被她大太阳似的笑容吓得直打寒颤,垂着头都能感受到来自涟妃的百尺冰寒。

  曹玉腾不知该如何回话,又该回些什么,只能硬着头皮胡乱说道:“谢娘娘关心,太子殿下对草……妾……妾……妾……”

  妾身吗?曹玉腾顿时红了脸,卡在妾字上再说不下去了。摔桌,他是纯爷们儿,这个怎么可能说的出口!

  他偷偷抬眸,看着涟妃一脸鼓励的表情,顿时尴尬的想找地缝钻进去。他求助的看向夏琥,却发现夏琥也正一脸看热闹似的看着他,心中顿时起了点火气。

  夏琥见他一副“快哭了”的表情,“男子气概”顿时爆发,心中起了几分不舍,于是岔开曹玉腾的话,道:“昨日皇儿睡得好好的,夏……恩,二十一皇姐突然把皇儿踹了起来,所以皇儿就……小小的折腾了一下。”

  看着涟妃越来越明亮的脸,夏琥更加努力的甩锅。

  “不过皇儿昨日实在是太过疲惫,所以什么也没做,只是把皇姐轰赶了出去,可是皇姐太过难缠,所以走到半路便睡着了。因为皇儿比较重,所以玉腾拖皇儿的时候,比较累,他体虚,母妃您知道,所以就……就折腾了这一下。”

  涟妃疑惑的打量着她,见她衣冠虽乱,但还算完整,而曹玉腾的新娘妆则是干净整洁,便就信了她的话。她可是一听到夏琥醒了,就赶紧过来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可不信他们会在不知道自己会来的情况下这么快的穿戴利索。

  涟妃身上的寒气渐渐消散了,夏琥这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她又对着夏琥随便聊了几句,便离开朝着夏元月所住的地方去了。

  夏琥看着涟妃带着杀气的背影,高兴的眉开眼笑。

  曹玉腾趴在桌子上,看着涟妃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道:“夏琥,我怎么感觉你娘走的时候带着股杀气。”

  夏琥笑的很开心,她丢下手中的瓜子,站起身来走到曹玉腾的身后,用一只手按住曹玉腾的脖子,用另一个胳膊肘替他揉腰。

  “你等等就知道了。不过我说你也真傻,我的床又不小,别说一个你,就算是两个你也容得下,你居然就那么坐了一夜,都不会叫我的吗?还有啊,堵门的凳子你拿来坐就是了,还要等着我说‘哦,你坐吧’?”

  曹玉腾将下巴搁在自己的双臂上,不说话。

  夏琥揉了会儿,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有些灰暗的双眸,碰了碰他,问:“怎么了?”

  曹玉腾直起身子,看向她问:“我帮你完成了任务,你什么时候放我离开?”

  夏琥脸上的笑容一顿,挥了挥手敷衍道:“再说吧。”

  “夏琥!”曹玉腾有些恼火的喊了她一声,夏琥不耐烦的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别烦了。”

  放他回去?她才不要,刚到手的玩具,还没玩几天呢,她怎么可能放他回去?

  那日之后,曹玉腾便整日呆坐在一个地方,不吃不喝,也不开口说一句话。

  这日夏琥端着点心来找曹玉腾,发现他还是像往日一样不吃不喝不动。

  她将点心放在一旁,从后面搂住了曹玉腾的脖子。曹玉腾立刻扯开她,起身走到一旁。夏琥心有些恼火,想她曾经看过、搂过那么多姑娘,有哪个敢违抗她的?但看着他更加苍白的脸,她心中就是有火也发不出来了。

  她走过去坐在他的身边,笑问:“你是在怪我婚礼太过草率吗?”

  “你明知不是。”曹玉腾有些恼火的开口。

  夏琥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笑,起身拿过点心塞进曹玉腾的怀里,道:“你这人还真是奇怪,在这皇宫里吃好,玩好,什么都好,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就算你想出宫,我都可以带你,可你为什么还是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曹玉腾将点心放到一边,不说话。

  夏琥有些恼火的将点心再次塞进了他的怀里,声音有些发冷。“赶快吃,吃完滚!”

  “什么?”曹玉腾抬头看她,眼中带着欣喜,但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夏琥觉得好笑,无奈道:“至于吗?我又不是人贩子。既然你这么想走,那我放你离开就是,大不了我说觉得你太丑,把你遣回家了,挨父皇一顿训斥就是了。不过你可千万小心,别被人发现了,欺君之罪可是你我都担不起的。”

  曹玉腾低头,好半晌才小声道:“对不起。”

  夏琥哈哈一笑,勾住曹玉腾的脖子,道:“这有什么!知道民间都怎么称呼我的吗?温柔善良可尊可敬的平民太子琥殿下!”

  “可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曹玉腾扬眉笑道。

  “哦?那是什么?”夏琥偏头,疑惑的看向他。

  看着她这副期待的样子,曹玉腾反而是说不出口了,他脸色微红,声音小的如同闹市的蚊子。

  “京都恶霸。”

  “……”

  “去她奶奶的!”夏琥愣了一秒,突然跳起来怒吼了一声,与此同时还有一道女声同时传来。

  曹玉腾迷茫的眨了眨眼,疑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夏琥也摸了摸自己的喉咙,担忧自己是不是不小心用了原声。

  就在这时,突然冲过来了一道嫩黄色的身影,一把夺过曹玉腾手中的点心,一脚把他踹到地上,抱着点心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她塞了几口,仰头看向夏琥,怒气冲冲的吼道:“去他奶奶的,夏琥你个泼皮,居然去跟母妃告我的状!害母妃关我禁闭不说,还饿了我整整一天!一口吃的都不给我。”

  她一张嘴,点心渣滓喷的到处都是,夏琥一脸嫌弃的挥着衣袖,见她又对准了曹玉腾,连忙将他拉起来护在身后,结果就顺利的接受了夏元月的糕点洗礼。

  夏琥有些恼火的擦了擦脸,瞪向曹玉腾,怒道:“什么京都恶霸,那是她好不好!”

  曹玉腾这才发现,她竟然有着和夏琥几近一模一样的脸,不认真去找,根本找不到她们之间的区别。

  就在曹玉腾要相信的时候,夏元月鄙夷的瞥了她一眼,道:“夏琥,你就睁着眼睛说瞎话吧,我从来就没出过宫。”

  夏琥翻了个白眼儿,不耐道:“你来做什么?来找我算账?”

  夏元月也翻了个白眼儿,那模样,简直是与夏琥一模一样。

  “我才没那么无聊呢,我若找你算账,还会跟你明着来?我是来看我弟媳妇的,”她看向曹玉腾,怎么看怎么欣喜,“不错不错,我告诉你,你不用担心,这小子虽说混账点,对媳妇好着呢。”

  曹玉腾有些不自在的笑笑,夏琥看了他一眼,挡在了他的前面。夏元月哂笑道:“就你还想挡着人家呢。也不看看人家的个子,看看你的个子,一个七尺一个八尺,你挡的住人家吗?”

  夏琥幽怨的回头,不悦的瞪了她一眼,便又听夏元月说:“夏琥,明天就是新媳妇回门的日子了,礼物什么的你准备好了吗?”

  “回门?”这一次,不只是夏琥惊了,就连曹玉腾也惊了,“怎么还有回门?”

  夏元月鄙夷的看了她一眼,问:“不是吧,夏琥,你不会是忘了吧?你可真行!看样子就知道你什么都没准备,还好母妃大体都替你准备好了,就差你亲自给你老泰山和丈母娘准备的了。”

夏元月看着完全属于发蒙状态的夏琥,叹了口气道:“前段时间父皇赐了我一套金雀步摇,那可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步摇了。

这样吧,一会儿我找人把它拿过来,你带去给你的丈母娘。至于给你老泰山的礼物……你自己拿主意,毕竟男人的心只有你们男人懂。

行,就这了。我快饿死了,就先去御膳房了,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你问娘,需要什么珍宝首饰了你来找我,房中的丫头我也都交代过了,你直接去就行了。”

  夏元月离开后,夏琥环胸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曹玉腾,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夏琥让曹玉腾先等一会儿,自己是去御膳房吩咐厨子开小灶。吩咐过后,又拐去景园去寻了涟妃。

  看着满院子的绫罗绸缎,胭脂红粉,文玩墨宝,只觉得头疼。

  涟妃见着她来了,立刻嬉笑着迎了上来,指着满院子披红挂彩的礼品,问:“你看,这些怎么样?”

  夏琥扫了一眼,满脸无奈。她问:“娘你搞什么啊?回门是怎么回事啊?回哪儿啊?”

  涟妃神秘一笑,道:“自然是回……隐剑山庄了。”

  回门这日的早上,天清澈的像块透明的琥珀。

  夏琥跟皇上和涟妃打了声招呼便拉着曹玉腾离开了。刚出宫门,曹玉腾就感觉头开始疼了。

  “夏琥,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几辆挂着红布的马车是什么?”

  “给老泰山和丈母娘的礼物呀。”夏琥撇了曹玉腾一眼,理所当然地回答,然后跨进了一辆马车,挑起帘子,朝着曹玉腾伸出了手,“玉腾,上来。”

  曹玉腾愣了愣,将手递给了他。夏琥将曹玉腾拉进马车后,拿出一条虎皮毯,给曹玉腾盖好,说:“玉腾,你身体不好。盖好点可能比较好。哦,还有,这是一身男装,你快换上吧。”

  曹玉腾低着头,拿着那身衣服愣了半响,低声问道:“我与你之前从未谋面,若说交情,玉腾也不过是被抢来的一介草民,而你,则是当今陛下最为宠爱的琥太子,你为何对我如此上心?”

  夏琥伸手在曹玉腾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怒道:“你说什么呢!你可是我媳妇,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呀。他们说,女人不喜欢相公去青楼,我便不去。他们说,女人不喜欢相公总去打打杀杀的,我便收敛。再说了,你虽是娘抢来的,但我看你顺眼,喜欢你,那便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曹玉腾的眼中露出几分感动,褪下自己身上的着装,穿上夏琥为他带来的那一套,正准备换上,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他把她的话再次想了一遍,顿时怒道:“夏琥你个混蛋,你看看清楚,我是男子。”

  夏琥勾起唇角,伸手趁机在曹玉腾的身上摸了一把,这才为他摘取头上的簪饰,缓缓道:“男子又怎么了?不还得乖乖嫁给我?行了,隐剑山庄到了,下车吧,曹三少爷。”

  曹玉腾点点头,小声道:“恩,那我走了。”

  忽然,他停住了步子,微微红了脸,有些扭捏的问道:“你……要不要进去?”

  夏琥摇摇头,道:“不进去了,你爹可是曹景义啊,看见我肯定要尴尬。”

  曹玉腾深深地看了夏琥一眼,点了点头,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夏琥看着他的背影,撇嘴道:“还真是无情。”

  她挥了挥手,便有人赶着那几辆马车跟了进去。

  曹玉腾看着那几辆马车,有些尴尬的看了夏琥一眼。

  “让你不回头,”夏琥痞痞一笑,扬声道,“给你的礼物啊,见完你父母之后赶紧滚出来,我带你出去玩啊。”

  曹玉腾有些惆怅的看了一眼马车,叹了口气,对着夏琥打了个手势便加快步伐进入了山庄。

  进入山庄,一股熟悉的气息便扑鼻而来,曹玉腾的嘴角愉悦的扬起,随意打发了一下送礼的马夫,便高兴的朝着曹景义夫妇的卧房中跑去,口中还喊着:“娘亲!爹爹!玉儿回来了!”

  活脱脱的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他这一消失,便是六天,怕是父母要急坏了。可是,在路上,突然冲出了一队人,将曹玉腾拦了下来。

  曹玉腾皱了皱眉,不解地问道:“你们干什么?我是三少爷,认不出我了吗?”

  “呵,拦的就是你!给我抓起来!”在曹玉腾的左边缓缓走出一二十左右的男子,一身红衣,将本就白皙英俊的他衬得愈加英俊,一袭红衣愣是被他穿出了张扬狂傲、潇洒不羁的风味。

  “二……二哥?你做什么?为何抓我?”曹玉腾看着冷着脸的二哥曹飞腾,一脸茫然,一脸无助。

  “呵,我做什么?那可要好好问问你做了什么!带走!”曹飞腾根本不去理会曹玉腾的疑问,直接冷冷地下令。

  曹玉腾认得这条路,这是要通往曹家的灵堂。

  曹玉腾的心里隐隐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推开门,一口巨大的棺材堵住了曹玉腾的眼睛。

  “这是……”曹玉腾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呵,你这逆子。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记得了吗?”曹父的弟弟曹景仁此时从棺材后面走了过来,冷着脸出声。

  曹玉腾的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但仍硬撑着一口气,一步一踉跄地栽到了棺材的前面。

  叔父果然没有骗自己。

曹玉腾瞬间跪了下去,本就苍白的脸此刻白地像一张白纸。

帝女抢婚:朕的皇妃别嚣张

帝女抢婚:朕的皇妃别嚣张

作者:紫琉月类型:穿越状态:连载中

《帝女抢婚:朕的皇妃别嚣张》好看的不能再好看了。紫琉月的文笔很细腻,故事情节很精彩,想像很丰富。是我读过最好的一套小说。第二部第三部也很精彩。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