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蜜爱成瘾:帝少的心尖宠》主角蹇慕澄全文试读全文阅读在线阅读

《蜜爱成瘾:帝少的心尖宠》主角蹇慕澄全文试读全文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19-06-06 12:50:40编辑:子不嫌母丑 人气:

《蜜爱成瘾:帝少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春疯十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蹇慕澄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蹇慕澄眯着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线,拿起筷子开动。季鎏舫莫名的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不过有什么好像不对劲,吃人嘴短?这些东西难道不是他开的生

《蜜爱成瘾:帝少的心尖宠》 第十九章 找到罪魁祸首了 免费试读

蹇慕澄眯着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线,拿起筷子开动。 季鎏舫莫名的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不过有什么好像不对劲,吃人嘴短?这些东西难道不是他开的生活费? 昨晚的事儿谁也没开口,蹇慕澄是觉得季鎏舫在发泄脾气,她不过是被殃及的池鱼。季鎏舫是觉得某人脸皮厚比城墙,得了锦江的机会也看不上,不知还在琢磨什么。怀着南北各异的心思,早餐异常的温馨。 “中午不用给我送饭了。”临走前,季鎏舫特意嘱咐了一句。 有人说,女人心海底针,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就是要,说要的时候,便是不要。蹇慕澄怀疑季鎏舫的性别,因为这说的太明显了。 难道,昨天对自己发泄脾气最重要的原因竟然是没有给他送午饭吗?蹇慕澄恍然大悟,自然准备趁沈姨不在,大显身手,虽然从能力上比不上你,但至少也要从嘴上堵住你。 阳光灿烂,平坦的街道似乎反射着精光。王锋看看手臂,正好十二点,老板应该要休息了。他敲门而入,透亮的办公室充斥着白茫茫的光。 “老板。” 季鎏舫抬头,见王锋手上空空如也,心有不悦。助理这是怎么了,中午了还不知道给自己点餐? 贴着皮肤的手机震动了两下,王锋露了点儿笑,“老板,您的饭菜到了,我先下班了啊!”不知道设计师怎么成了专业送饭员,王锋还是很感谢蹇慕澄的,至少有她送饭后,老板没有那么挑剔了。 季鎏舫心头正奇怪,轻柔的敲门声传来,不等季鎏舫说话,王锋转身拉开门,怎么看都有些急切又高兴的味道。 门开了小半,露出个人影来,隔着王锋,季鎏舫隐隐能看出来人穿了一件白色衣裳。王锋似乎身后长了双眼睛,侧开身子,来人走了进来,季鎏舫瞳孔一缩。 蹇慕澄双手提着卡通保温桶,先是和王锋说了句谢谢,如往常一般到了季鎏舫用饭的小几前,动作熟练,行云流水,等到香味传来,季鎏舫才发现自己的助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门死死的关着,里面只有他和她,加上一桌简单的美味。 “季先生,沈姨不在,都是我试着做的,你尝尝?”蹇慕澄像是期待对方表扬的孩子,目光澄净期待的看着季鎏舫。 季鎏舫觉得要不是对方脑子有问题就是自己脑子有问题。“我不是说了不用送了吗?”他一万个保证,自己说过这句话,而且说得很严肃。 蹇慕澄不疑有他,只觉这个面目冰冷的男人真是别扭的可爱,“是啊,我听到了,不过怕你吃外面的不习惯嘛!”蹇慕澄招招手,态度温和的不行。 季鎏舫移动了尊脚,反应过来想掐死蹇慕澄的心都有了,你那是什么动作,我是小狗吗?低眼,怒气间歇,看到你如此尽心费力做了那么多菜的份上。仔细想一想,没把这人赶出去还是有点儿好处的。 修长白皙的手执起筷子,身子微微前倾,落地窗外灿烂的阳光形成了个光晕,从蹇慕澄的角度看去,这男人像是光下的神,眉目冷峻如画,身姿端正挺直。有那么一瞬间,蹇慕澄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摇摇脑袋,余光看向吃饭也吃得像是开会一般正经的人,不过,这个人看上去还真是好看。 被一道目光死死的盯着,季鎏舫想没有反应也难,又有些好奇,这世上,有胆子正大光明盯着自己看的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水静无波的眸子慢慢掺上了丝好奇。喝了口汤,擦了擦嘴,转头,对方蹇慕澄友善欣赏的视线,季鎏舫有瞬间的呆滞,然后诧异的回过头,若无其事吃着饭。 一顿午餐在莫名诡异的氛围的渡过,季鎏舫吃饱喝足,按照习惯出去散步消食。等门轻轻掩上,蹇慕澄收回被门阻隔的视线,认命的收拾东西。果然,想要等人来问候你关心你,这是不可能的,看来自己要再主动一些了。 中午总裁办公室一层楼分外冷清,蹇慕澄提着保温桶出去,一个人影也没瞧见,下了电梯,恹恹的的下了楼。电梯徐徐下落,视线逐渐狭窄,如蚂蚁子的行人体积扩大,果然,这才是让自己安心的世界。 蹇慕澄察觉到自己真的被人嫌弃是在三天后,她酝酿了情绪准备向高人请教自己的职业生涯,可惜每个晚上季鎏舫都是早出晚归,不,按照蹇慕澄的观察,应该是这三天那人都没有回来过,而白天的午餐在王特助亲自打电话要求不送后,似乎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蹇慕澄对着镜子自言自语,“蹇慕澄,看来你真的很讨人嫌呢,居然鸠占鹊巢。那人还真是绅士,都不开口赶自己走。”蹇慕澄已经忘了某人恶语赶过她,可惜有人脸皮太厚,神经太粗。 “我是不是要自觉一点儿啊!”蹇慕澄刚开口,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不行,现在什么着落都没有,连背后设计我的王八蛋都还没找到,不能就这么出去了……”蹇慕澄抱着脑袋,发出奇怪的叫声。房子空荡荡的,忽然觉得有些恐怖。 她坐在沙发上,眼神坚毅,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思考天塌的事儿。对准视线,目光汇聚到桌上的手机上。 “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他会不会不接我电话?” “万一他真的开口赶我走怎么办?” “……” 忽的手机发出响动,蹇慕澄身子抖了抖,以飞人的速度把手机拿到手里,屏幕上闪动着两个字,没有任何犹豫的按了绿色。 “喂……”蹇慕澄声音低落。透过话筒都能听到压抑的悲伤。 “啊,宝贝儿,怎么啦!”薛宁吓了一跳,这是被谁给欺负了啊! “没事儿……”蹇慕澄声音闷闷的。 “到底怎么了?”薛宁的狮子吼不是白练的,蹇慕澄赶紧把手机拿远了些。 “真的没事儿,怎么啦!”大晚上的打电话,蹇慕澄看看窗户的方向,天已经黑的深沉了。 友人就是这点儿不好,不想说的能闷在心里让她发霉,算了,“慕澄,对你设计所下黑手的人我查到了。” 蹇慕澄一下子挺直腰杆,声音高了两个度,透着一股子狠劲,“谁!” 她听到薛宁深吸一口气,然后三个字从话筒那面传了过来,“康唐海。” 蹇慕澄绣了大半个月的脑袋终于开始了运转,锈铁纷纷脱落,留下中间的精华,“他后面的那个女人?” “没错。”好友的声音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宛如要啖肉喝血。没有电光火石间,蹇慕澄就发觉了好友的不正常,这种可能性他们曾经猜测过,至于那么恨意深刻吗? “怎么了?难道是觉得连累我了?”蹇慕澄半开玩笑的试探。 哪只一句话后,薛宁沉默了,有时候,沉默就代表一种真相。蹇慕澄扶额,“到底怎么回事啊!”难道不是对她这个劝人离开的始作俑者的报复吗? “妈蛋,飞上枝头做了凤凰了不起啊!”许久,电话里爆出一句粗话,夹带好友的泪水。 蹇慕澄看了看时间,快九点半了。蹇慕澄不带半分犹豫的拿起包,冲出房门,下了楼,问了地址,挂上电话。 住在市中心就是好,不管到东南西北,快车下,都不过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蹇慕澄赶到薛宁家附近的一个二十四小时营业咖啡店,薛宁已经坐在里面了。 薛宁家在老城区,房子带着与这个城市截然不同的年代感,周边的小店亲民的很。那家咖啡店谈不上什么格调,外面放着一片绿植,狭长的空间里简单摆了几张复古桌子,墙上贴着写满字的便利贴。仔细瞧那笔记,多是十多岁的小孩儿阐述哲学的话语。蹇慕澄了然,她记得附近有个中学来着。 蹇慕澄推开门,咖啡店里的冷气一下子驱散了周身热意,从赤道一秒钟到了北极。蹇慕澄缩缩脖子,和薛宁打了声招呼,走到吧台前让老板把空调调高了些,再在薛宁面前坐下。 薛宁一手撑着褐色桌子,拖着腮,表情已经没了通话中的咬牙切齿,很淡的说,“其实没什么,明天来说都行,干嘛这么晚出来。” 友谊维持几年,蹇慕澄还不知道薛宁的性子,既然大晚上的都没忍住给自己吐槽,那就代表很需要人关爱,“我怕迟了你就找人拼命去了。”蹇慕澄打趣两句,问了薛宁要喝什么。薛宁摇摇头,蹇慕澄自顾自的点了两杯柠檬水。 对,你没听错,这里的咖啡店是只是个名字,杂七杂八,什么都卖。要不是吃了饭,还可以点个套饭。 “你以为我是你啊!”薛宁说完这句就后悔了,抬眼小心翼翼的看着蹇慕澄,脑袋飞速运转,想着怎么把这个给圆过去。 蹇慕澄没事儿人一样笑了,这是薛宁第一次看到好友说起这件事儿时释然的表情,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蹇慕澄被逗笑了,“我哪有那么玻璃心,哎,那时候年轻啊……”眼神无限向往,最后实事求是总结,“如今啊,是不成了,哎,时间不只是把杀猪刀,还是教人学会懂事的老师。”
蜜爱成瘾:帝少的心尖宠

蜜爱成瘾:帝少的心尖宠

作者:春疯十里类型:都市状态:连载中

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