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我是赢家

更新时间:2020-03-24 17:12:40

我是赢家 已完结

我是赢家

来源:落初 作者:唐三醒 分类:游戏 主角:望月楼小狗 人气:

主角叫望月楼小狗的小说是《我是赢家》,它的作者是唐三醒最新写的一本游戏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就在2号玩家钱乐乐玩得不亦乐乎之时,她发现,她掉线了,然后,某人前任乱入,然后,GM乱入,然后,大BOSS乱入,然后,她就悲剧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晴天匆匆向乐家赶去。

她不明白,像乐若安那样的大块头,怎么会受伤?更不明白的是,明知对方只是个NPC,她的步履匆匆从何而来?要说上一次心疼李文忠是个孩子,这一次呢?

“哥!”晴天来不及关上大门,就向乐若安的房间跑去。

乐若安已经睡熟,床边站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

年轻人听见晴天的呼喊,扭头对晴天比了一个“嘘”。

这应该就是洛婉灵口中叫做明邦的男子吧?晴天会意,尽量轻巧地走到床边,确认乐若安无恙后,小声问年轻人:“我哥他——”

年轻人指指门外,二人来到庭院。

“我叫明邦,以乞讨为生。”年轻人特意加重“乞讨”二字,颇以为荣的样子:“今日乞讨至济世桥时,路遇一伙毛贼下西岭山抢粮。乐大哥和巡城队的几个兄弟前去堵截毛贼,不慎被毛贼以木棍击伤头部,乐大哥昏迷,其他兄弟被毛贼牵制,我只好先带乐大哥去瞧大夫,大夫说没什么大碍,静养数日即可,于是我又把乐大哥带回乐家。”

“你是说,你一个人先带我哥去瞧大夫,然后又一个人把我哥送回家?”晴天瞪大眼睛。

“是啊。”

“我哥一直昏迷?”

“是啊。”

“你以乞讨为生?”

“是啊,是啊,是啊。”明邦不明白眼前的女子为什么一直重复他的话。

晴天退后两步,以身体抵住大门,指着明邦,努力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你究竟是什么人?从实招来,要不我就大声呼喊,说你私闯民宅!”

晴天突然的变脸令明邦一怔:“乐姑娘何出此言?”

“何出此言?哼,我哥,足有两百斤!你一个人,如何把他从济世桥先带去瞧大夫然后又送回乐家?你以乞讨为生,每日里食能裹腹就算不错,哪里还有钱雇马车,付诊费?”

明邦了然地笑道:“原来乐姑娘怀疑的是这些,明邦可以解释。我是以乞讨为生,可是我天生力大无穷,别说一个乐大哥,就是两个,也能背得动。另外,今个儿说来也巧,刚把乐大哥送到医馆,洛家小姐也出现在医馆,是她出钱,为乐大哥付的诊费。”

这倒解释了为什么洛婉灵会知道乐若安受伤的事。可是,还有不对劲儿的地方!晴天仍旧不信,大叫:“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我哥受伤,就碰到你这个力大无穷的,你没钱付诊费,洛姑娘又刚好出现。她既不认得你,又不认得我哥,还肯解囊相助?你定是有事欺瞒!快说,我哥究竟是如何受伤的?是不是和你有关?”

二人僵持间,乐若安听见院里的吵闹,托着脑袋走出来,喊道:“晴天,休得无礼。”

“哥,你醒了?是不是这个人伤你?”晴天一个箭步,躲到乐若安身后。

“不是,明邦说的是实话,真的是他救我,你误会他了。”

“真的?”晴天从乐若安身后探出头,上下打量明邦,怎么看也是普通人一个。不算瘦弱也不算健壮的身材,不算高大也不算低矮的个头,不算俊俏也不算丑陋的面容,唯一一点就是笑起来很有感染力,好象一个人,晴天一时想不起来。

“真的,要不说你哥我运气好呢,遇到的全是好心人,哈哈——哎,头又疼了。”乐若安没笑两声,呲牙咧嘴地喊疼。

明邦见此,出言提醒:“乐姑娘,快去给乐大哥打盆热水,再烧锅热汤,乐大哥身上穿的还是衙门的差服。”

晴天如梦初醒,赶紧忙碌起来。

可能是心疼乐若安,可能是对明邦有愧,晴天卯足了劲儿,物尽其用,折腾出一桌子好菜来,虽然味道一般,待乐笠翁从私塾回来,四人仍然饱餐一顿。

明邦心满意足地离开乐家。晴天收拾饭桌,乐笠翁与乐若安对坐无言。

双手的活儿不停,余光却留意着父子俩,晴天表示,对乐笠翁的态度非常不理解。知道乐若安受伤后,只是“哦”了一声,再也没有问过第二句。是亲生父子吗?晴天胡思乱想,系统该不会给她一段如韩剧般错乱的父子关系吧?

父子二人沉默半晌,乐若安先开口:“爹,我想——”

“不用说了,爹知道,想歇就去歇着。”乐笠翁挥挥手。

乐若安咧开嘴笑,爽快地站起身回房休息。

乐若安走后,乐笠翁苦笑,似自言自语,又似对晴天道:“说得没错吧,不出两日。”

晴天这才想起来,乐笠翁两日前在庭院对她说过的话——“你不用对他太好,过两日,你就知道了”。

“若安十八岁就外出做工,无论做什么,都不超过半个月。”

“为什么?”晴天好奇。

“哼,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有的是人家嫌他,去酒馆当小二,嗓门大得罪客人,去米铺打杂,吃得多米铺都不敢用他。有的是他嫌人家,去铁铺做帮工,不小心伤到手指,就说打铁不安全,去炭行做伙计,不小心烧到头发,又说炭行危险。刚开始,爹还心疼他,想他年纪小,可是如今他都二十四岁啦,还是一点变化也没有!爹是真的不知道,这问题究竟是出在哪里了?为什么人家都能做得好好的,偏偏他,这里干半个月,那里做一个月,镇上的工,他全做完,却没有一个做得长!晴天,你说,问题出在哪儿了?”

晴天一时语塞。她不禁想到现实中也有像乐若安这样的人,是个好人,也是个老实人,可总是烂泥扶不上墙,有时,还稍显“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是个什么性格?阿斗型性格?

“其实哥哥没有爹说得这么糟,他不是去码头做过半年工吗?”

“那还不是为你的生辰?”乐笠翁没好气地说道,然后他想起什么,坐直身子:“晴天,你能不能帮爹劝劝你哥?若安对爹的话不上心,但是你的话,他肯定会听。爹爹白日里去私塾,实在顾不上若安。今日他的头受伤,定是又会在家歇一阵子了,你不如趁这个机会,好好与他聊聊,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若安再这么下去,当真一事无成了!”

乐笠翁的意思是说,让她“管管”乐若安?不对,不能用“管管”,应该用“教育”,“教育”乐若安。也不对,应该用——晴天突然想到,她的玩家心愿是如何改变一个人?对了,乐笠翁的意思正是,让她找出问题的根源,改变乐若安!

这时,“叮”地一声,系统提示音在晴天耳边响起:“2号玩家、2号玩家、2号玩家……”

******

9:05,路创全息研发室。

张阳神色凝重,向路建起走去。

“路总,系统发现BUG,无法同时向两位玩家发送金手指指令。”

“两位玩家都没有收到?”

“不是,5号玩家刚好靠近望月楼,所以收到了,2号玩家收不到。”

路建起沉吟片刻,随手拿过一张图纸,迅速画两下,然后交给张阳:“按照这张图改一下。”

张阳瞄一眼图纸,为难道:“修改期间,2号玩家状态至少有10分钟是AFK的状态,而且修改完,系统也会重新认证。”简单地说,就是随后两个月的古镇生涯中,无论钱乐乐做什么,都和她的生命值无关。而且,两个月后,如果她的活动轨迹有变,金手指内容也可能会发生改变。

路建起抬起头,言简意赅:“聊胜于无。”

“……是。”

张阳匆忙走后,助理工程师小成递给路建起一份“玩家活跃度”报告。

“路总,NPC运行正常,玩家在可控范围之内。”

“恩,A组下一任GM就位没?”

“已就位。”“我是赢家”里的GM不同于一般的游戏管理员,是除了NPC、玩家以外,存在于古镇中的第三种“人”,他们由路创的工程师或者助理工程师扮演,自由穿梭于现实和游戏之间,一般有三个目的,一是及时修复NPC故障,二是引导玩家进入设定角色,三是掌控比赛进程。不过,路创对于GM和玩家的监控是不一样的。对于玩家的监控,只是数据和生命值的及时监测,对于GM的监控则是全方位的。GM在古镇中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动作,路创全部有记录,因为GM不能胡来,如果干扰游戏进程,是要扣奖金的。小成是A组第一任GM,根据比赛进行到不同阶段,可能会同时有几组GM进场。

路建起不再多说,挥手让小成下去休息,然后低头查看玩家活跃度。

9号玩家的活跃度居然为0?臭小子,以为这样就拿你没办法?

——叮,9号玩家,生命值减少10点,当前是40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