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圣者之遗

更新时间:2020-02-10 01:36:16

圣者之遗 连载中

圣者之遗

来源:落初 作者:无火余灰 分类:游戏 主角:希洛特雷斯 人气:

主角是希洛特雷斯的小说《圣者之遗》此文是无火余灰原创的游戏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每一个治疗,都有一颗输出的心!——————于此,世界一分为二。一边是血与火的凄婉悲歌,战与乱的纪元,王国倾覆,黄昏降临,血染蔷薇之日,星耀旗亦蒙尘褪色。一边是光荣与梦想的黄金时代,英雄巨龙的不朽史诗,断剑重铸,骑士归来,划破永夜的死寂,迎来黎明的曙光。希洛站在命运与因果的十字路口,为扭转曾经见证过的悲惨历史,誓要以祈祷者之名,抵达圣者巅峰。“群星陨落,众神凋零,而我,必将成为最耀眼的晨星,指引世界的行方。”——————其实就是一个资深玩家穿越到游戏中,为了曾经的爱与梦想,逆天改命,拯救世界的故事。唯一指定读者群:阿斯特尔高阶议会583916858,欢迎大家来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陌生而又熟悉的天花板。

夏末睁开双眼,却首先被吊灯的摇曳烛光吸引了注意力。

嗯,摇曳?

脑中还在思考究竟是如何的状况,才能让固定在天花板上的吊灯发生如此强烈的晃动,他坐起身,环顾四周。

尔后,他才觉察到周遭的异常。

“这是?”

石制的墙壁,来来往往的人影,一阵接一阵炮火的轰鸣,时不时被震落的灰尘,以夏末多年在《彩虹之诗》的游戏经验判断,这里似乎是一个受到攻击的要塞内部。

可是,为什么?

夏末明明记得自己只不过是受人所托,得到了一个常年没有登录过游戏的账号,然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登录上去,想要看看这个账号里到底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就像他之前做过无数次的那样。

是的,夏末是一个盗号者。

被所有玩家深恶痛绝的存在,通过各种手段获取他人宝贵的账号,然后将其洗劫一空,可以说是少数几个被人从旧时代的网络游戏里带到新时代的恶俗。

尽管进入VR时代,玩家们的账号都有了十足的安全保障,可有人的地方就有漏洞,每年,VR游戏账号被盗窃的案件还是屡有发生,而他,正是一个专业盗号的玩家。

事实上,夏末早已经决定金盆洗手,毕竟盗号这种事还是损阴德,干多了自己心里也不舒坦,而对他来说,《彩虹之诗》这款游戏也早已从曾经的爱好变成了例行的日常,是时候AFK,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了。

这次,他被人找上,要求盗取一个数月没上线的账号,由于报酬丰厚,加之找他的人又是关系还不错的生意伙伴,他本着干完这票就回家的打算,登录了这个账号。

可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在心里大叫,夏末谨慎地观察着四周。

他明明记得,这个账号最后登录的地点显示的是特雷斯坦,现在温德兰联邦的属地,那应该是个繁荣的商业都市才对。

而这一副大战当中的状况是什么回事?

CCE的那帮猴子程序员又弄出什么史诗级的BUG了吗?

“啊,你醒了?”

疑惑并未消散,夏末的思考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唔……嗯!”

本来还只是随口的答应,在夏末见到对方的样貌之时,却转变为惊呼。

那是一名如同梦幻般美丽的少女,金色的长发在发梢轻轻束起,碧蓝的瞳孔纯洁而无垢,身上简约的军装虽然不是什么华服,但也考究而精致,为了适应战斗而改短的裙子摇曳在半空中,纯白的长袜勾勒出腿部优美的曲线,皮靴虽然沾满泥土,却与眼前少女给人的印象并不相悖——战场绽放的蔷薇,如果这么形容,夏末觉得再合适不过了。

“开什么玩笑!?”

夏末几乎跳了起来,可身上传来的痛楚又立刻阻止了他的行动。

“嗯,怎么了吗?”

侧头问道,对方及腰的长发随之飘荡。

“没、没什么。”

被对方注视着,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的夏末,突然想到了什么。

“那个……现在战况怎么样了?”

如果自己的猜测没有错的话——

“嗯,很不妙呢,温德兰的攻击已经持续了三十小时,而援军......依然没有到来。”

少女紧咬嘴唇,试图在夏末面前压抑自己心中的不安。

看来是了。

夏末脑中豁然开朗。

温德兰的攻击,特雷斯坦要塞,迟迟不来的援军,以及,眼前这位美丽的少女。

那是多久以前的记忆了,夏末不禁一阵恍惚。

温润而潮湿的南境森林,烘干了的稻草有太阳的味道,夏风划过树叶的窸窣声,夜晚篝火映照着少年少女舞动的身影,偶尔路过清澈溪流捕捉到的小鱼在火苗的舔.舐下逐渐变得金黄,微酸的葡萄酒和煮得黏糊糊的麦粥透过木杯温暖着手心。

以及,蔓延的战火,节节败退的王国.军,不落的要塞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陷落,直到最后,血染蔷薇,世上再无星耀旗飘扬。

而夏末,作为曾经的阿斯特尔王国玩家,也开始了颠沛流离的流浪生活,最终沦为盗号者这样一个被众人唾弃的职业。

夏末在想起这些的时候,另一些记忆也同时觉醒。

那是幼时窥见的漫天繁星,养父温暖的大手,年少时的刻苦学习,洁白无瑕的城堡与繁复冗长的祷告,以及,最后所见的,硝烟弥漫的天空。

这是属于希洛.伊恩格雷的记忆。

两个灵魂融合交错,形成了新的人格。

既是现代人的夏末,也是阿斯特尔的牧师希洛.伊恩格雷。

夏末一开始以为是《彩虹之诗》的游戏程序出了问题,让自己回档到了游戏过去的场景战役中,然而,这份记忆又是如此真实,就如同他亲身体验过一般,他能感受到希洛年少时的憧憬,成为正式牧师后的骄傲,以及临死前的悔恨。

夏末并不认为CCE的那帮猴子程序员们能做到那样的程度。

所以,他大概理解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现在是第二纪,苍月历二六五年,特雷斯坦要塞之战的收官阶段。这场历时四天的战役,最后以阿斯特尔守军被全歼告终,当然,即使抛弃了这座号称“不落的要塞”的战略要冲,将全部的兵力龟缩,阿斯特尔王国也没有撑过第二年的Chun天——贝德维尔平原的最终一役,随着最后一面星耀旗的倒下,这个当年第一个站出来反抗黑狂君残暴统治的国家,也终于湮灭于历史的尘埃中。

至于他眼前的少女,特雷斯坦要塞陷落后也被温德兰俘获,在莫德雷德高原趁乱逃亡之后,带领东部战线的军队与温德兰殊死战斗,一度让阿斯特尔的玩家们看到了翻盘的希望。

然而,她最终却被叛变的贵族所害,死在了开战前的演讲台上,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死在了希洛的面前。

血染蔷薇之日,就连群星也为之叹息。

没错,这名少女便是现任国王亚特拉一世的小女儿,爱丽菲尔斯公主。

希洛作为一名阿斯特尔玩家,自然对这名公主有着非同寻常的憧憬,在游戏中,他无数次远眺过公主殿下冲锋在前的背影,仿佛只要跟着公主殿下,就一定能取得胜利。在看见公主被刺杀身亡时,希洛也和其他阿斯特尔玩家一样,顿时有种卸载游戏,给CCE寄刀片的冲动。

夏末,或者说希洛想到这里,心中不禁一番感慨。

现在,不落的要塞仍屹立不倒,哪怕在历史中,它将于三个小时后毁于一旦,而被誉为阿斯特尔最闪耀明珠的爱丽菲尔斯公主,也依然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令自己沉沦的事情,一件都还没有发生,而现在的自己,有着对游戏的了解,对未来的记忆。

那么,要做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公主殿下。”

“嗯,什么?”

爱丽菲尔斯公主看到眼前的青年在良久的沉默之后,突然呼唤自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仿佛被惊吓到般颤动了一下。

“冷静一下,听我说,援军不会来了。”

首先,他必须告诉大家这个消息。

事实上,在之后论坛里的复盘中,如果特雷斯坦要塞的守军选择撤离的话,那么至少能保存相当一部分实力,虽然在贝德维尔平原一战中无法做到逆转局势,但若是选择拥护爱丽菲尔斯公主,建立流亡政权,那么,最后阿斯特尔王国的境遇,或许还不至于那么糟糕。

“等等,你在说什么?利维亚斯将军说过了,援军会在破晓之前赶到的!”

希洛看到爱丽菲尔斯公主的眼中闪过一丝怀疑的神色,才在心中暗叫不妙。

自己作为一个小小的随军牧师,居然敢质疑统率阿斯特尔王国.军最高指挥官,理查德.利维亚斯将军的战略,在毫不知情的公主看来,想必十分可疑吧。

希洛不敢说出自己知晓未来的事,因为那样只会让自己被冠上疯子和蛊惑人心的罪名,在温德兰破城之前被绞死。

如果死后能像游戏一样在最近的神殿复活,那么希洛自然不用担心,然而,直觉告诉他,这个世界的死亡,与真实世界并无二致。

“呃,我是说,我们要考虑到,援军被温德兰阻挡在外部的可能Xing。”

退而求其次,希洛决定说服爱丽菲尔斯公主,毕竟,自己作为一个盗号者,当然不止盗取原本账号的东西,还包括骗取与那个账号有联系的人的钱财,因此,他自认为自己的说服能力已经达到不需要再掷骰子鉴定的程度了。

“特雷斯坦要塞之所以被称为‘不落的要塞’,除了本身坚固难以摧毁之外,地形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莱纳缓缓说道,他瞥见不远处的桌上,有一张摊开的地图,便艰难地站起身,蹒跚着移动到桌边。

“公主殿下您看,这是要塞周边的地形。”

背靠高耸入云的帕米拉山脉,正面则是肥沃富庶的特雷斯坦平原,矗立于山隘之间,作为王国南境的一道屏障,特雷斯坦要塞几乎具备作为一个死守地点所应该具备的所有要素,但同样的,如果敌人选择绕过帕米拉山脉,取道西边的泽地,从莫德雷德高原进军,虽然从行程上会拖慢一周左右的时间,但特雷斯坦要塞的情况就不容乐观了,很容易会遭到来自身后的袭击。

在希洛记忆中的历史上,这个时间点里,实际上温德兰已经有一部分军队折道西进,为特雷斯坦要塞久攻不下做第二手准备了,但是,这些军队还远远达不到包夹要塞,阻断援军的程度。

“所以,你认为温德兰已经绕到帕米拉山脉的后方,准备截断阿斯特尔的援军,将特雷斯坦要塞围歼在这个地方吗?”

爱丽菲尔斯公主不愧是受过正统皇室教育的千金大小姐,对于希洛的解释,没有多久便领会了。

“虽然从时间来看,似乎有些不足,但这样的可能Xing,我们不能忽视......咳咳,失礼了......我想我不能站太久......”

伤口随着希洛的说话而一阵疼痛,他咳嗽出声,嘴里顿时渗出一股铁锈的味道。

“没关系的,请坐下吧。”

爱丽菲尔斯公主看着希洛缓缓坐下,接着开口。

“那么,呃......抱歉,牧师先生,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希洛,希洛.伊恩格雷,我是第四军团的随军牧师。”

亮出了自己口袋里的圣徽,希洛说道,话虽如此,眼下第四军团,实际上成编制的不足三成,剩下的,估计也是要葬送在这个特雷斯坦要塞里了。

好在随军牧师这个身份向来处于重要的位置,不然,公主殿下估计根本不会理会他区区一介草民的谏言。

“嗯,那么伊恩格雷先生,面对这样的情况,你有什么对策吗?”

以温和,但又充满威严的语调,爱丽菲尔斯公主询问。

希洛没有自大到觉得自己能扭转这座要塞的命运,不过,至少,他的两个灵魂,都想要拯救眼前的这名少女。

“当然,公主殿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