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成皇霸业

更新时间:2019-01-03 12:01:41

成皇霸业 连载中

成皇霸业

来源:落初 作者:半个书仙 分类:游戏 主角:周寒帅 人气:

《成皇霸业》由网络作家半个书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周寒帅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奇怪的意外导致周寒穿越,让他成为了一个国家的国君,且看一名没有做过领导者的上班族,是怎样学习成为一名国君,带领自己的国家争霸天下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寒拿起床头小桌上的铃铛摇了摇,“叮铃,叮铃,叮铃”一阵清脆响亮的声音响了起来,很快,就进来两名面目清秀身着一身素色轻纱衣服的侍女进来了。

侍女来到他的面前,行了个礼,轻声说道:“王上,日安。”

周寒嗯了一声,两名侍女立刻出门,很快又回来了,并拿来一盆水和一些洗漱用具。

简单的洗漱完后,周寒让两名侍女给他更衣,他则悄悄的盯着两名侍女,打开探查:

【姓名:俞玉】【姓名:任娇】

【年龄:22岁】【年龄:20岁】

【职位:内宫侍女】【职位:内宫侍女】

【能力:魅力57,忠诚91】【能力:魅力54,忠诚93】

这两个侍女的数据更简单,她们的年龄都超过了20岁,在这种时代,16岁以上还没有嫁娶的女孩,都属于晚婚了,她们应该是宫内侍女的原因,导致不能婚嫁;能力很单调,只有魅力这一项,魅力都在50以上,她们的样貌清秀耐看,如果是以前的周寒,这样样貌的他能追到作为女朋友,已经是幸运至极了,现在却有两个是他的侍女,而且这宫内还不知有多少这样的侍女呢;忠诚,望着突然多出来的一项,周寒陷入思考,看来属下都还有忠诚度这一项,有忠诚也就说明,就算是侍女也可能背叛自己,这倒也能成为判断敌人的一个方法。

他突然很好奇,怎么没有政治这项能力?他也是看过宫斗剧的,宫斗剧中后宫宫斗的残酷,让小到侍女,大到皇后,都是政治智商超高的人,难道他的后宫没有宫斗吗?

察觉到周寒在盯着自己看,正给周寒更换衣服的两名侍女都娇羞了起来,双颊微红,她们是最近几日才被调过来服侍周寒的,不愧是常年在宫内做侍女的,虽被看到有些羞涩,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停顿,看来这也是要20岁以上的侍女来服侍他的原因。

名叫俞玉的侍女心里有些期待,期待自己能被王上临幸一次,当然她有自知之明,以她的容貌,没有期望被王上临幸一次就能成为大王的夫人,但想必在宫内的生活会好一些;名叫任娇的侍女则没想这么多,只是单纯的被年轻的王上看得脸红。

由于翻看过记忆的关系,虽然上辈子没有被人服侍过,现在被两名容貌娇好的少女服侍,他也没有一丝别扭。

很快,两名侍女就帮周寒换好了衣服,因为没有镜子,没法看到全身,周寒只能低头看了一下,又抬起左右手看看袖子,有些像古秦国的汉服,一身黑色衣袍,边缘有着红黑色图案,腰间系着一条黑色漂亮的宽腰带,袖口宽大,衣袍宽松却不影响行动,丝质的材料透气干爽,穿在身上舒服极了。

穿戴好后,叫做俞玉的给他递来一顶黑色的头冠,头冠边上绣着金色的丝线,很显威严。

戴好头冠后,周寒甩了甩衣袖,说道:“退下吧。”

两名侍女再次行了个礼,回道:“是,王上。”缓缓倒退,退出房门后才转身离去。

侍女刚出门,一名年轻的小侍从进来禀告:“王上,程公来了,现在大殿等候。”

周寒没有对小侍从使用探查,而是回道:“带我过去。”

跟随侍从一路来到大殿,周寒在记忆中知道,这个大殿一般是国君会见官员处理公务的,由于国家不大,所以也不像前世的电视剧里看到的那样会有朝会。

大殿中,有一名须发皆白面向和蔼的老头跪坐着,身边堆着一座小山一样的竹简,他看到周寒进来,等周寒来到主位坐下,才起身,对周寒施了一礼,说道:“见过王上。”

从原身的记忆中周寒知道,这个老头叫程道仲,是周寒夫人程紫柔的父亲,也就是周寒的老岳父,也是周的宰相,为众官之首,周寒的父王去世后,周寒接触得最多的就是他,可以说是股肱之臣了,也是他在先王葬礼后,提议让周寒娶他的小女儿程紫柔为夫人冲喜的,可以说做派无可挑剔。

也是因为迎娶程紫柔的原因,所以程紫柔是夫人,而不是王后,至于以后会不会提为王后,则要看周寒了。

周寒则望着程道仲打开探查,并一副礼贤下士的做派说道:“程公请坐,让程公久等了。”

【姓名:程道仲】

【年龄:55岁】

【职位:宰相】

【能力:统帅21,力量18,智力61,政治70,忠诚100】

【技能:无】

依然很简单的数据,看不出什么来,100的忠诚度,让周寒稍稍放下心来:看来让自己娶他的女儿不是为了掌控周寒,掌控周国。他真怕出一个司马懿出来。

身为宰相,技能居然是无,周寒心想:看来技能是个非常难得的东西,不知道要方式才能获得技能,又要用什么方法才能提升技能等级。

对周寒突如其来的礼貌,程道仲没有表现出什么感激涕零的样子,也没有因为自己是国君的岳父就对周寒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反而皱了皱眉头说道:“王上无需多礼,老臣是臣,王上是君,礼多虽不错,但王上以后不可轻易对臣子礼让,否则不免让王上对臣子少了些威严,还请王上牢记。”

一上来就是一番说教,但是没有这让周寒不快,反而对程道仲更有好感,他连忙说道:“程公说的是,寡人知道了。”

程道仲看到周寒的态度,有些欣慰,他觉得周寒有些变化,但不知变在哪里,之前的周寒虽说身为王子也算是有礼有节,却总有些傲气,他生怕周寒成为周国国君后会独断专行,而这次见面,他发现,现在的周寒有些平易近人,没有了傲气,虽说少了一份作为国君的威严,但他相信以后有的是时间改变。

“程公,此次请你来是,寡人初继位,对我周的情况不甚了解,还请程公教寡人。”周寒询问。

因为在上任国君去世以来,他与周寒多有接触,因此很是了解周寒的情况,所以程道仲这次也是有备而来:“大王,我周有一城四县七乡十二村,目前在册有五万一千七百户人。”

五万一千七百户人家,周寒在心里换算了一下,以每户十人来算,应该是有差不多五十一万一千七百人,他心想:好小,我的国家居然还没有现代的一个县人口多。

一城四县五十万人就敢称王,周寒这一刻觉得自己不是国君,而是一名县长了。

停顿了一下,让周寒了解后,程道仲继续说道:“目前我国税率是十一税,秋季后收税,去年税收是两百七十万,而每年在各项的开销在两百三十万,只有约四十万的余额。”

听到这里,周寒没有失望,他很高兴,据他了解许多国家都是负债运作的,能有余额就很不错了,之前他还以为会有很大的欠债,这样的国家压在他身上,他可受不了,不过他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对程道仲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示意他继续。

国小,情况也小,程道仲简单说完国内的情况,又向周寒介绍周国周边:“我们周地处平原,周边跟我们临接的有三个国家,分别是申国、元国和山国,申国一直都与我们有所往来,山国和元国虽不曾在外交上有所往来,但也没有什么间隙,民间商人常往来通商。”

听到这里,周寒突然醒悟了,早上耳边听到的通告里的元国可能就是他周国的附近的元国,看来元国国君被杀的消息还没有传过来,这时一个想法冒了出来:要不要组织军队去乘机占领元国,这样就有人有财了。好在这个想法才冒出来就被他压下去了,周寒考虑到自己初来乍到,连周国的情况都还没了解清楚,在对自己国家的军队都不了解的情况下,没法动兵,而且,目前申国和山国不是与他敌对的国家,但是如果他突然占领元国,让申国和山国感到威胁,联合起来攻击他,那可就糟了。

提到山国,周寒不禁好奇的问道:“程公,山国是在山上的吗?我国周边有山?”山可是宝库啊,他以前看小说中领主起家的,大多数都能在山中找到矿的。

“不,他们只是国名叫山国而已,我国附近也没有山,倒是有条大河,临水县就在河边。”虽然不知道周寒哪来的这乱七八糟的想法,但程道仲还是耐心的向周寒解释。

“那有皇帝吗?天子是谁?”周寒又问道。

“王上,自两百多年前天朝上皇驾崩后,天下就没有皇帝了。”对这个问题,程道仲解释了一句。

两百多年没有皇帝了,这个答案让周寒非常吃惊,虽然他以前学的历史成绩差到狗都不如,但还是知道自古以来先有皇帝,才有的诸侯诸王的,又因有皇帝的约束,哪怕是傀儡皇帝,各国间的战乱才会有那么点节制,甚至要求师出有名;如果没有皇帝天子的约束,那可以想象诸国的混乱,但凡有国家有着野心,那都会导致战乱,战国三国和五代十国就是个明显的例子,而从今早的通告中,周寒就发现,许多国君很可能都是像他一样的穿越者,如果说这些穿越者都是没有野心的人,这种事周寒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周寒已经可以想象诸国混乱,百国乱战的局面了。

周寒没有向程道仲解释他的想法,而是问道:“寡人新继位,对如何作为一名国君还有许多不清楚,还望程公能教教寡人。”

程道仲想了想说道:“王上,大致的东西老臣都写在了竹简里,您可以随意查看,如有不懂的地方,除了老臣外,也可以招来负责各职的大臣们询问。”

停顿了下,他继续说道:“只要王上需要,老臣与各位大臣必定尽职尽责辅佐王上成为一名贤王。”

说完,他示意指挥侍从把他旁边的竹简山一点点的搬到周寒身边。

望着小山一样的竹简,周寒无语了,他随手拿起一本竹简打开看了一下,一本竹简几十个字,却有大概一市斤重,光是翻看竹简都得累死,他打定主意,不论怎么样都得弄出纸来,不光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和培养人才,就是为了上厕所他也得造出纸来,对啊,上厕所,周寒突然想到:我上厕所不会还得用竹板刮吧。想到竹板刮在屁股上的感觉,他突然打了个寒颤,立刻搜索记忆,好在他发现,他在宫里上厕所用的是麻布,才松了口气。

“王上,王上?”程道仲看到周寒不过是翻看了一下竹简,突然就发起呆来,不禁轻呼了两声。

周寒听到程道仲的呼喊,立刻回过神:“程公,寡人会细细翻看这些简的,如有需要了解的,寡人一定会再召见程公的。”看到周寒回过神来,程道仲就没在意他之前的发呆,他看了看周寒说道:“老臣随时恭候大王的召见。”这时他想到了自己的小女儿,很想问一下周寒,不过犹豫了一下又放弃了,以后还有时间。

周寒继续向程道仲询问起各种他能想到的问题,只到看到程道仲露出疲累之色才停下,请程道仲回去休息。

等程道仲离开后,他随意翻看了一下竹简,一副竹简不过几十个字,对于经历过信息大爆炸时代的周寒来说,任何一副竹简,翻开后他一眼就能看完上面写了什么,随意翻看了几副竹简后他就没有耐心了。

询问侍从后,得知快到中午,他也起身离开,才起身时,他的脚因为跪坐久了,一时有些不舒服,好在身体年轻,一会就恢复了。

周寒苦笑一下心想:看来以后也需要改改这种制度了,至少不要跪坐,哪怕有个凳子也好。

离开大殿前,他想了想对着侍立在一旁的一名侍从说道:“去请欧阳丰将军下午过来,寡人有事向他请教。”侍从应声后走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