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我在异世卖挂

更新时间:2020-09-13 11:45:39

我在异世卖挂 连载中

我在异世卖挂

来源:落初 作者:奶糖萝莉 分类:游戏 主角:纪陵杨艺 人气:

《我在异世卖挂》由网络作家奶糖萝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纪陵杨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当穿越到自己开发的游戏世界里面,苦逼的人生开始逆袭……你说你没天赋,给你建一个超级账号……你说你实力差,给你张高手体验卡……你说你没妹纸,对不起,妹纸都是我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纪陵心里虽然对三楼的四个神秘姑娘有些好奇,但也深知自己此行过来的目的,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到三楼角落的那个房间,利用bug获得芙蓉镇的控制权,绝对不能被其他东西迷惑了双眼。

“那个房间是谁的?”纪陵指着铜钱微亮的房间向红姨问道。

红姨抬起头,说着纪陵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紫鹃,青燕,红鸾,明鸢!爷,您可真有眼光,那个房间正是我们芙蓉楼的头牌,明鸢姑娘的房间!”红姨一个一个数过去,最终对纪陵说道。

“那是明鸢的房间!”

纪陵心中有些惊讶,明鸢与陈蒹葭,王清并称芙蓉三艳,单论容貌而言,是三人中最好的,《灵武纪》游戏宣传图中的明鸢,根本就是明艳不可方物,秋水剪瞳,一颦一笑都让人心尖儿颤动。

在最初的《芙蓉镇》里面,是没有明鸢这个人物的,那时候纪陵还想着打造一款经营策略类型的游戏,所以做蜀锦生意的陈蒹葭和豆腐生意的王清他是很了解的,而明鸢这个人物,则是后来在公司里面,为了提升游戏吸引力加入的人物,这个人物的设计师不是纪陵,他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角色的存在,但对她并不是很了解。

这就很令人头疼了。

按照红姨的说法,想要上去三楼进入姑娘的房间,必须取得姑娘的青睐,由她邀请才能进入。纪陵想进入明鸢的房间,就必须让明鸢对他产生兴趣,邀请他去屋中,若是他对明鸢像陈蒹葭那样了解,大可再冒充一次神棍,说点即将发生在明鸢身上的事情,不愁明鸢不上钩。但他现在对明鸢知之甚少,根本没法对症下药,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就在纪陵低着头苦苦思考对策的时候,一楼的人群中突然起了骚动,几人的打骂声伴着杯盘被摔碎的声音传了过来。

正看着纪陵笑得灿烂的红姨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

“这帮天杀的炼气师,扣扣搜搜的,逛青楼舍不得花钱,却一个个趾高气扬跟大爷似的,这才几天啊,天天闹事,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

红姨兀自抱怨着,纪陵却听得有些疑惑。

芙蓉镇是商业小镇,镇民们多以经商为生,服务的也是过往的客人,很少有人修炼玄道,治安极好,只有在锦官城这种修炼之风盛行的大城才会有武者天天斗殴的事情,而在芙蓉镇,这种事情却几乎见不到。但是听红姨的话音,芙蓉楼经常有武者闹事,这就不太正常了。

“红姨,芙蓉镇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的炼气师啊?”纪陵顺着楼梯地缝隙往下瞅了一眼,然后对红姨问道。

“芙蓉镇哪有什么炼气师啊!这些蛮子都是从各地去往锦官城赶考蜀山弟子的,经过咱们芙蓉镇,见咱们镇上的人好欺负,才这么嚣张!这帮家伙没钱还逛青楼,我们实力不够,又不能赶他们走,只能吃个哑巴亏。别的不说,就是他们每天打破的桌子椅子,那也值不少钱呢!”红姨一脸肉疼的说道。

“都安静!明鸢姑娘出来了!”一楼再次有人大喊。

“呦!看来爷您的运气不错,明鸢姑娘今晚接客了!那帮人估计也是为了明鸢姑娘打起来了。爷不是想进明鸢姑娘房中一览吗?跟我一起下去吧!爷的相貌甩了那些练武之人十万八千里,说不准就是明鸢姑娘今晚的房中之客呢!”

红姨吃吃地笑着,拉着纪陵下了一楼。

一楼除了那些摆着酒水的公共地方之外,还有装饰美丽豪华的四个小厅,每个小厅中都有一个小的舞台。这些舞台,就是芙蓉楼四花魁平日里表演的地方。

今天晚上,左手边的三个厅灯火熄灭,明显不待客,但是最右侧的那个厅,灯火辉煌,小舞台上撒着芙蓉花瓣,一个白纱遮面身段窈窕的女子款款地走了上去,坐在了早就准备好的榻上,在小舞台的前方,有一个用碧纱覆盖搭成的小棚子,把小舞台与厅隔开,将榻上女子与台下众人分割开来。

“爷,明鸢姑娘已经到了,可惜前方的好位置已经被那些炼气师占了,不然爷坐在前面,以您的风采,一定能迷住明鸢姑娘的!”

红姨笑意盈盈,纪陵却不当真,都是嘴上客气,自己若是手里没有那一银币,说不定她在门口就把自己赶走了。

“对了红姨,这明鸢姑娘平时可有什么喜好?你告诉我,我也好对症下药啊!”纪陵看了眼躺在榻上几乎一动不动的明鸢,转头对着红姨问道。

“别的姑娘还好说,我能提点爷一句,但这明鸢姑娘脾气古怪得很,今儿个喜欢这个,明儿个就不喜欢了,我也不敢跟也乱说!得了爷,这讨姑娘喜欢还得靠自己本事,我也帮不了您。今儿的芙蓉楼有些乱,我得找个高人来镇镇场子,就先失陪了!”

纪陵点点头,便将注意力放到了前面人潮拥挤的厅中。

此刻的小厅,前方桌椅上坐着的,尽是些气息彪悍之人,他们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吵吵嚷嚷的,根本不注意形象,而后面站着的,却是平日里衣冠楚楚的人,他们平时风范儒雅高深莫测,此刻却是鼻青脸肿,衣服上还带着脏脚印,一脸的愤恨,嘴里碎碎念地咒骂着,风度全无。

两拨人刚发生了冲突,体面人输了。

一看这些人的惨样,纪陵熄了往前挤的念头,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人群后面。

“台上那小妞,躺着坐什么呢?还不赶紧给爷爷们表演个节目?”前方一个满脸横肉,一脸凶相的人对着榻上的明鸢叫嚣道。

他本是蜀凉边界流窜的马匪,听说蜀山招弟子,便一路来了这儿,经过芙蓉镇,听说这里的青楼不错,便进来看看。芙蓉镇这个破地方,没几个修炼玄道的,他这个五品气师在这里竟然成了高手,让他心中很是得意。此刻将腿搭在桌上大大咧咧的坐着,等着台上的美人表演,他仿佛又回到了在山寨当大王的日子。

蜀山招弟子,天赋修为与品行并重,正经炼气师不会来这种风月场所,也只有这些身份不正当的喋血散修,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出入红楼楚馆,甚至当众打人杀人都毫无顾忌。

周围坐着的有别州犯了事儿的,有凉冀两州军中的逃兵,有附近的地痞流氓,也借着这帮狠人的势挤到了前面。这干人纯属来找乐子的,前面纱帐中受众人追捧的明鸢姑娘,在他们眼中也就是一个玩物,自己想让她干什么就让她干什么。

“就是!听说明鸢姑娘是这芙蓉楼的头牌,我觉得名不副实!赶紧表演几手绝活给爷瞧瞧!爷要是心情好了,少不了你的几刀币!”

这两人话音一落,后面站着的人就愤愤地骂道:“粗鄙!穷鬼!”

二人根本不以为意,后面的人不服气又怎么样?还不是得被他们的拳头揍得哭爹喊娘?呵呵,他们这些浑身铜臭的商人,根本就不懂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有实力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他们坐在前面的几个人,就是有实力!

坐着的人纷纷起哄,见到帐中的明鸢无动于衷,竟还有人用桌上的茶杯砸了过去。

明鸢今晚是真的累了,这个台,她是真的不想出,但芙蓉楼是自家产业,自己不能砸自己的招牌,便撑着身子忍着睡衣来到了舞台上,给他们表演个贵妃卧榻,自己也趁机眯一会儿。

这些天,神教刚册立的圣子突然从灵界降临九州,还要来锦官城,不日就会途径芙蓉镇,蜀州分教给她下了命令,让她早做准备,操办迎接事宜。这些天,她就是在忙这些事,昨天还因为教训一个出言不逊的小娘儿们浪费了一些时间,今天又是一天奔波,实在是累得不行。她本来还打算今天跟往常一样,随便挑一个看得顺眼的人,带到三楼打昏了扔掉,结束今天的琐事,谁知道刚在榻上没坐一会儿,就有人开始闹事了。

茶杯摔在榻前四分五裂,滚烫的茶水到处迸溅,还有一滴落在了明鸢的脸上。

明鸢心中杀意顿起,闭着的眼睛瞬间变成半眯着。

“几个四五品的气师废物,真是找死!”

看到明鸢依旧不为所动,甚至还对他们露出了不屑的眼神,几个人瞬间怒了。

“***!一个青楼女子,还真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物了!”

凉州马匪一脚踢翻了眼前的桌子,捡起一条椅子腿,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就要上舞台教训明鸢。

明鸢灵墟内赤虹气流转,垂于榻前的雪白柔夷力量汇聚,只等马匪靠近,就能一击瞬杀他。

就在马匪充上舞台,即将掀开碧绿纱帐的时候,芙蓉楼传来一声大喝:“住手!”

随着声音一齐到达的,还有一柄闪着寒光的飞刀,咻地一声飞了过来,划破了马匪的胳膊,刺进了他手里的桌子腿中。

马匪胳膊吃痛,手掌一下放开,桌子腿咣地掉在地上。

他捂着胳膊愤怒地转身喝道:“是哪个王八蛋偷袭老子!”

纪陵也转头看去,只见红姨率先从门外进来,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位器宇不凡的少年公子。

“徐公子,就是这些人在咱们芙蓉镇闹事!我芙蓉楼只是为一些可怜女子提供个容身之处,可不能随便让人欺负啊!”

听到红姨的哭诉,徐皓赶忙说道:“红姨不必惊慌,这些姑娘流落风尘本就可怜,我既是芙蓉镇人,又有几分本事,那就该护佑各位,绝不让宵小之徒在此地撒野!”

徐皓在芙蓉楼现身,顿时吸引了楼中不少姑娘的目光,她们一个个地用崇敬爱慕的眼光看着徐皓,让纪陵很是羡慕。

“哪里来的小兔崽子,竟敢偷袭爷爷我,不想活了是吧!”

马匪看到徐皓,总算找到了罪魁祸首,旁边坐着的恶犯和逃兵也站了起来,都目光不善地看着徐皓。这个小白脸,明显不给他们面子,宵小之徒,说的就是他们。

听到马匪的话,徐皓脸上瞬间浮现一股怒气,灵墟中的碧灵气飞速集结,力量流遍他的四肢百骸。

他身形一动,如同一抹碧绿色的影子,飞快地掠至马匪身前,只用一拳便将他砸到在地,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一缕鲜血马上从马匪的口中溢了出来。

“九品气师!”

旁边的恶犯和逃兵眼中出现一抹骇然,不自觉地后退了好几步。

他们三个只是四五品气师,而且还是最差的浊气天赋,加起来都不是徐皓的对手,五品气师巅峰的马匪连他的一招都接不住。

此时三人都有些后悔了,没想到芙蓉镇卧虎藏龙,他们不该小看的。

“我爷爷是九品大气师!就凭你,也配让我喊爷爷?”徐皓眼中出现一股戾气,又一拳砸在了马匪的头上,直接把他砸昏了过去,生死不知。

在后面看着这一幕的纪陵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这些人也太狠了,出手就要命啊!

“来人来人,赶紧把他拖出去!”后面的红姨心明口快,马上指挥人手把不知死活的马匪拖了出去。

剩下的恶犯逃兵跟地痞流氓都吓得两股战战,他们本就是欺软怕硬的主,如今碰上硬茬子,自然是完全哑火了。

徐皓目光阴沉的看向这几人,语气森然地说道:“还不滚?等死吗?”

“快走快走!”几个人吓得屁滚尿流地逃出了芙蓉楼。

随着几个闹事之人的离开,芙蓉楼里恢复了原来的秩序。

“今晚真是多亏了徐公子啊!”

“就是!徐公子不仅人长得俊俏,修为还这么高,真是我芙蓉镇之龙啊!”

“那可不是,凭徐公子的家世,就是锦官城的一些豪门,也有所不如吧!”

众人纷纷出言夸赞徐皓,徐皓脸上也不自觉地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明鸢姑娘,你没事儿吧!”徐皓转身面向榻上的明鸢,语气温柔,眼中也流露出一股爱慕之意。

“我无碍!多谢徐公子出手相助!”明鸢语气有些冷淡地回道。

徐家在芙蓉镇是强,徐皓的爷爷是大气师,他自己也即将踏入大气师境,一门两个大气师,就是在锦官城,也算是豪门了,但跟神教比起来,还差的远,她明鸢本身就是二品大气师,没必要低声下气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