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世敛泽川

更新时间:2020-07-05 03:08:16

一世敛泽川 连载中

一世敛泽川

来源:落初 作者:席琛. 分类:言情 主角:林泽川苏敛 人气:

席琛.新书《一世敛泽川》由席琛.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泽川苏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等来年开春,铁血战士会跨上烈驹,冲杀进皇都,推翻羸弱王朝,拥崇他们最至高无上的将军登临帝位。而前朝,泯灭于熊熊烈火中,不负波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即使心中有百般不愿,林泽川在父亲眼神的催促下,还是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此屋。

二夫人身子微微颤着,她哀求的唤,“老爷,这不是我的错啊。她,她还骂我……”

“闭嘴。”

林将军厉言狠厉,截断二夫人脱口而出的告状话语。

二夫人也因他的震声,腿软的瘫倒在地。楚楚可怜的仓皇着神情,双手紧紧抠住地砖。

林将军再言,“公主的命令,是你我能违背的吗。别让皇家见了我府的笑话。”

苏敛拍了拍掌,“将军说的好,我的命令确实是不能违背的。二夫人快请吧。”

二夫人眼见形势不得逆转,平日里待她冷清寡淡的丈夫冷硬着一张脸,一副决绝无情的模样。

而苏敛,一身锦衣华服,姿态卓绝。垂眼似是怜悯,似是嘲讽注视着自己。

也许真应证了她刚刚说过的话,自己在这将军府,是个笑话。

室内静谧无声,二夫人也在长久的寂静中,心如死灰,内心自卑和羞耻同时涌上心头。

她颤巍巍的伸出手,往自己脸上扇去。

手掌在中途便被人截住,苏敛紧攥着她的手,一把将她拉起。

而后不重不轻的在她脸上轻轻拍了三下。

“好了,母亲的刑法已结束。我也倦了,先回房了。”

说完,转过身去,逆着光,朝着门口行去。

林将军对此突变的情况面色依旧,抱拳道:“多谢公主留情。”

苏敛偏了偏头,夕阳日晕铺撒在她精致优美的侧脸上,镀上柔和。

她唇角缓慢勾出一个笑来,“不谢。”

待苏敛端正的步伐从二人的视线中移开,林将军愤然的冷哼一声。

转身一手将呆立在原地的二夫人推倒,“废物。”

而后,一眼也没施舍给俯趴在地上,凄惨低吟的二夫人,拂袖走人。

林泽川站在书房内,脸上焦急夹杂着愤怒。他使劲的比着拳头,想象着自己正在狠揍苏敛。

而苏敛蜷缩着身子,在自己的拳头下,鼻青脸肿,可怜兮兮的求饶着。

林将军一来就看见他幼稚的行径,咳嗽了两声。

林泽川发现父亲到来,赶忙恭敬站好。唤了声,“父亲。”

林将军将书房门合上,重重的呵斥一声,“我还担的上你一声父亲?”

林泽川一惊,立马跪下,“您肯定担得起我一声父亲,百声千声都担得起。”

“既然知道我是你的父亲,为何还要做些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被林将军说的一愣,林泽川绞尽脑汁,搜肠刮肚的思考,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担得上大逆不道。

他将头垂下,压低了声音,“还请父亲明示,孩儿到底做错了什么。”

林将军上前狠狠的掴他一下他头,“混账东西,成婚之日去什么青楼,去什么清月坊?”

林泽川一听又是和苏敛扯上关系的事情,立马克制不住,猛的抬起头,大吼道:“父亲,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她的。”

话语刚落,便被林将军狠狠的打了个巴掌。

常年在外行军打仗的人,手劲若千钧重,再加之是突然的一掌。

林泽川登时承受不住,发出痛吟。

林将军又给他一巴掌,“如此一点痛,你就受不了?”

这回没有任何的声音了。

捂着自己红肿发痛的脸颊,林泽川硬憋下一口气,低眉顺眼的跪着。

“她在怎么说,也是大颛名义上的公主。成婚之日,你去别的地方寻花问柳不好?你去那清月坊?”

察觉话中有异,林泽川抬头惊愕的看着林将军,“父亲此言何意?”

林将军觑他一眼,“你寻花问柳,去哪儿我管不着。但你不应去那清月坊,让那苏敛找到借口,铲除那个地方。你可知,你可知那清月坊,是我收集情报和敛财的好地方?”

林泽川不明,他迟缓了一会,“清月坊不是个妓院吗。苏敛前去,不是为了同我圆房吗?”

林将军叹息一声,“川儿,你真以为大颛的公主,如此感情用事,仅凭你不愿同她圆房的妒意,就屠灭了清月坊吗?”

“她那是有备而去,以你为借口,铲除你父亲我所铸造的一个基业。”

林泽川更加缓不过来,他张了张口,不自觉就嘶哑了声线,“所以说,她屠灭那里,不过是为了对付您?”

“是。”

“那,苏敛向皇上请旨,下嫁给我,也是她的计谋之一。”

“是。”

“那父亲为什么同意!”林泽川赫然站起,双眼腥红,“父亲明知道她下嫁来,下嫁来!”说到此处,嗓子里突然就提不起力了。

林泽川本想说,明知道她下嫁来是欺骗自己感情。话在心中转了转,出言还是变成了,“明知道她下嫁来对付您的。”

林将军轻蔑哼了声,“她想的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来进入我们林府,找到把柄,从而要挟。却不知还有一句话叫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她以为她能逆转乾坤,拯救羸弱王朝。实则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不过蚍蜉撼树,螳臂挡车。待我收复了皇宫禁卫军,就是她苏敛死无葬身之地。”

语落,他又沉沉的叹了口气,拍了拍林泽川的肩膀,“川儿,你此刻也该知道,这大颛不久后就是我们的了。父亲知道委屈你了。但你要暂且忍耐,待这皇宫禁卫军属于我,你就能解脱了。”

林泽川被信息冲击的头脑浑浑噩噩的,他茫然的睁着一双眼,“父亲,她为什么要对付您?而你为何要造反?”

此言一出,林将军登时精神矍铄,豪气萦了一身。

“那是因为你父亲我,功高盖主,权倾朝野,不甘心屈于人下,想做那普天下的第一人。”

往后的事情,林泽川记得不太清了。他模糊的记忆中,是父亲一张扭曲的脸,上面掺杂着狰狞的笑。和父亲的再三叮咛,一定要忍。

他被奴仆送回了房间,灯火通明的室内,苏敛坐在桌前,巧笑倩兮,眉眼带情的看着自己。

温声唤了句,“夫君。”

这一句夫君让他突然觉得恶心,遏制不住的开始干呕连带着气管都发出悲怆的嘶鸣声。

苏敛伸了手想去扶他,被他一巴掌挥倒在地。

这间屋子太过于压抑,太过于窒息。

他甩了甩脑袋,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的朝门外逃窜出去。朝着没有苏敛的地方奔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