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大王如此傲娇

更新时间:2020-05-28 06:37:19

大王如此傲娇 连载中

大王如此傲娇

来源:落初 作者:mo一世红妆 分类:言情 主角:嬴政承德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王如此傲娇》是mo一世红妆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嬴政承德,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穿越千年,只为与你相遇。初遇时,他问她捉鱼做甚?相知时,他说玥灵汐别死,寡人许你黄金千两。相恋时,她说长夜漫漫,深宫寂寥,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相守时,他说玥灵汐,寡人甚是挂念你!简单来说,这是一个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虐心小故事。最后作者友情提示1.男主。2.女主虽穿越,但一切切合实际,没有金手指。3.本文非甜爽文。以上不喜的小伙伴请直接点X。然后呢,本故事非架空,一切以历史为准,除剧情需要偶有小改动外,所有脉络尽最大可能贴合历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她不太清楚原身同嬴政之间究竟有怎样的爱恨纠葛,不过这事跟她没啥关系,她不知道也懒得弄清楚,可眼下瞅着某人那恨不得将她一刀砍死的毒眼她突然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她就应该先弄清楚原身在他心里有几分重量,这可直接关系到她的生命指数。

呃……不过眼下看来,原身在他心里真特么不是一般的重!

“……”对于嬴政的怒吼她选择了沉默,她没种,所以不说第二遍。

“你说阿灵死了?你杀了她?”嬴政声音冰冷,问得咬牙切齿。

“不不不。”钥灵汐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一听这话当即为自己辩白:“大王明擦,人绝对不是我杀的,我的灵魂附在她身上之前她就已经死了,地上还吐了一滩黑色的血,我还擦了大半天才擦干净的,看样子应该是毒发身亡的,真的跟我没关系啊大王!”这黑锅她可坚决不背。

毒发?他们知道事情败露了所以提前杀人灭口?可是为什么周围遍布眼线他却丝毫不知情?

她死了,时隔一月之久他才知道!

嬴政心底还在思索这一席话的真假,但他很快就发现是真是假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占了阿灵的身体,得把她赶出去,这样他的阿灵才能回来。

“既然阿灵死了那你也没必要活着!”嬴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上一使力正打算一抹脖子给她痛快。

幸好她眼色好,早一刻在他动手之前就跪了下去,两手干脆抱着他的大腿不撒手,哭得惨兮兮的求饶:“大王饶命啊大王!奴婢不想死,求大王别杀我……”

初次被人抱大腿嬴政面色一黑,说实话铮铮铁骨不怕死的细作他见多了,但怂成这样的他还是前所未见,这特么哪国送来?你敢不敢再送过来一个!

这厢钥灵汐还不知某人活跃的小心思,她偷偷瞄了他一眼,发现他的面色越发阴沉,搞不好他真的会直接卡擦一刀了结了她。

作为女主,她没能让全剧男配为之竞折腰怎能轻易就死,嘤嘤嘤,她不要连美男都没摸一把就挂逼,悲催炮灰女主完全不是她要走的路线好吗?

这么一想大约是悲从中来,她哭得更带劲了,稀里哗啦的眼泪鼻涕挂了一脸,哭得忘乎所以之际她也没多想,顺手就抓过来一块布充当纸巾一通乱擦。

嬴政长身而立,眼睁睁的看着她抓过自己的锦袍就是一通乱擦,粘稠状的不明液体挂在锦袍之上,素来就有洁癖的他当即就怒了:“放肆!”

被嬴政这么一吼钥灵汐有些懵逼,等她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艾玛!大王我不是故意损您的威仪的,这纯属意外啊!

自己这么作死再想得到他的饶恕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瞧瞧他那怨毒的小眼神,不当场给她一刀已是万幸,哪还敢妄想他饶命,装可怜这路子是行不通的了,关键时候还是得靠实力说话。

眼看局势越来越糟,她得赶紧做出补救,好好顺顺大王的龟毛,于是她当即老老实实的跪好:“大、大王,你别炸毛,奴婢不是故意的,就一个顺手……”眼瞅着嬴政一张臭脸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哀求而缓和,无奈之下她只好亮出最后的护身符,继续哀嚎道:“求大王大人有大量饶了奴婢这一回吧!奴婢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可大王余毒未清,若是没有解药只怕是……”

经她这么一提他难得的迟疑了片刻,原以为这厮会是个草包,没想到还是个有脑子与胆量的,居然胆敢威胁他,的确,若是真杀了她那他将会永远失去可以缓解蛇毒的解药,且更没有机会揪出幕后黑手,单单是这一点,他就没有非杀她不可的必要,相反,于他,她还有利用的价值。

只是可惜,他生平最恨被人威胁,偏偏她还顶着阿灵的样貌,他极少见她落泪,就连当初将她禁于永巷她也只是苍凉一笑,而后便真的搬去了永巷,不曾恼怒于他,只说他若是得了空便去看看她。

他应了,刚开始去的勤,后来政事繁忙他则去的少了,似乎最近一次看她都还是一年前的事,他没想到她会这么悄无声息的死了!

更令他想不到的是她的身体居然住进了另一个灵魂,借尸还魂!那他的阿灵如今又会寄宿在谁那里呢?

这厢,钥灵汐还五体投地的跪着,声嘶力竭的哭喊了老半天她嗓子有点疼,眼巴巴的就盼着他能看在她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留自己一条小命,可惜他握着青铜剑跟尊大佛似的,剑眉紧蹙,面色一阵青一阵黑的比变脸还精彩,要不要留下她真的很伤脑筋吗?

与其这样提心吊胆的等着倒不如先发制人,打定主意她抬袖擦了擦自己哭花的小脸,嘟囔道:“既然大王不说话那便是默许了,奴婢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话毕,钥灵汐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企图跑路,然而她才刚颤颤巍巍的走了两步身后就一阵凉飕飕,下一秒,高髻散落,与此同时,散发着森森凉意的剑锋自面颊擦身而过,“噌”的一声,剑刃稳稳的扎在雕花大门之上,惊得她额前冷汗直冒。

靠,差一点她就毁容了!

看着被剑锋削断的青丝,惊愕之余不得不叹服一句,好剑法!若是稍微偏了一点她的小脑袋可就戳出个大窟窿。

“寡人不管你是谁,有何目的,但你占了她的身体便是该死,现在、立刻、马上滚出来——”言语阴冷至极。

嬴政迈着沉稳的步子阔步走来,每靠近一步眉宇就不自觉紧皱一分,眼神更是冷得可怕,简直分分钟都能给你活剐了。

距离记忆中的的身影越来越近了,瞳孔一紧,他的阿灵死了,这个身体里住着另一个人,她占了阿灵的身体,他的阿灵回不来了!

杀了她,也许他的阿灵就能回来了!

对,杀了她……

再一次听到他阴冷至极的咒骂钥灵汐心下一沉,她知道他这次是真的对自己起了杀心,他是残暴冷血的嬴政,要杀她简直就跟捏死个蚂蚁一样简单。

可她不想死,能好好活着谁又会想死呢?

听到他近在耳畔的脚步声,她慌了,潜意识的拔腿就想跑,可惜他让早早看穿,大掌一捞就揪住一把青丝,猛的一拽,生生将她甩出大老远。

“混蛋……咳、咳……”钥灵汐没想到他会突然发难,一个始料未及,臀部摔得一阵生疼,她摸着屁股正准备破口大骂,结果这厮却像抽风似的扑过来,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

她拼命的拍打着他强而有力的手臂,想狠狠踹他一脚双腿却让他死死的压着使不上劲,她这点力气在他面前就是挠痒痒都不够,不管她怎么挣扎他始终纹丝不动,手上的力道却是又增加了几分。

钥灵汐大口的喘着气,面色因为缺氧一片通红,自知拍打无用她只得改变攻略,竖起指甲拼了老命往他手臂扣,果然见他眉头一皱,手上猛的一用力,似乎下一秒就能听见“咔嚓”一声,她短粗的脖子就这么让他掰断了。

这下她喘得更厉害了,脑袋一阵一阵的闷疼,也不知是她用完了力气还是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四肢渐渐没了力气,双手缓缓垂落。

算了,死就死吧!也许一睁眼她就躺在纯白一片的病床上,老妈一边抱着她哭得声泪俱下一边骂她没事跑去旅什么游,老弟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说别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用还他两块五毛八的巨款……

自知再多的挣扎也只是枉然,她干脆省了力气闭上眼睛等死,尼玛!她一定是历史上最悲催的穿越女,才没混俩月就让人给弄死了。

正当时,殿外远远的一阵急促的叫嚷,来人是承德:“大、大王,不好了!长公子患了急症,一众太医令束手无策,请大王定夺!”

听闻自己的长子扶苏得了重病,几欲杀红嬴政终于回过神来,慢慢的收回手,一双泛着森森冷意的双眸逼视她,也罢,砧板上的鱼肉还能让她跑了不成。

“怎么回事?”锦袍一撩,他又恢复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起身阔步走向宫门,没看她一眼。

经历了九死一生的钥灵汐半坐在地上,摸着差点被他勒断的脖子更加剧烈的喘着气,又可以肆无忌惮的呼吸就是好。

她一直以为这么一段时间相处下来,他除了面瘫外加冷漠些并不像历史所说的的那样残忍暴戾,果然是她太天真了,老虎无论多温驯始终都是老虎,永远都不会变成软萌软萌的猫,骨子里的阴狠是天生的。

怎么办?他是打定主意要杀了她的了,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下一次可不会再有今日的好运,偏偏这厮又是软硬不吃,该怎么办才好?她很愁!

这厢,承德诚惶诚恐的匍匐在嬴政脚下,仔细禀报:“回禀大王,据掌事姑姑所言,长公子自前晚就开始断断续续起红疹,一开始起得少,只以为是遭了蚊虫,便请了太医令简单的抹了药,谁知今早红疹竟起了一大片,眼下又持续高热不退,可太医令却始终诊断不出病因……”

“都是一群废物!”不等承德说完,嬴政大袖一甩,气哄哄的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