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名门嫡女

更新时间:2020-05-28 06:34:05

重生名门嫡女 已完结

重生名门嫡女

来源:落初 作者:果喵 分类:言情 主角:赫连飞颜若宸 人气:

经典小说《重生名门嫡女》由果喵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赫连飞颜若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她是尚书家的嫡小姐被亲生妹妹和挚爱男人亲手送入地府她用血写下毒誓若再世为人那些害她之人必当一一诛之!Q群18045915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完,颜若宸对着绯儿微微点头,并没有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而是来到了墨韵堂。

自从那日颜黎昕被人下药的事情之后,颜若宸就十分小心命人小心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甚至不惜卖掉母亲留给自己的嫁妆,用来买通人手。

王氏经过上次的大动静之后,为了撇脱关系,一时半会是不敢再对颜黎昕动手,此时清除掉这个院子里那些眼线是再合适不过了。

前世的方嬷嬷是母亲留给颜黎昕和她的依靠,奈何前世颜黎昕早早被害死,自己又懦弱非常受到王氏的摆布,方嬷嬷彻底失望,最后选择出家为尼,可见这里唯一值得相信的人,只有她了。

果然,一听到她来,方嬷嬷在院门口就迎了出去。

“大小姐又来看少爷了,少爷在院子里晒着太阳。”

面前的老妇人中等身姿,并不如张妈妈等人肥厚,寡淡的生活让她的脸色并不红润,可那一双黑漆的双眸,却格外的明亮。

颜若宸点点头,由方嬷嬷带路进了院子。

颜黎昕一身黛色长衫,闭着眼睛卧在软塌上,因为长期的卧病,面色透着不正常的苍白,黑亮如墨的长发倾洒下来,他始终面色透露着一丝忧愁,远山般的眉毛微蹙着。

颜若宸怔怔的站在哪里,心中一阵的心酸。

若不是为了保护自己,日夜思虑,积劳成疾,加上王氏的毒害,她的大哥也不会变成这样。

前世的自己还不了解他的一番苦心劝解,轻信了王氏的话,现在想来,她亏欠大哥的实在太多。

“大哥。”颜若宸整理了情绪就是笑着走了上去。

颜黎昕也睁开眼睛,一双褐色的双眸带着暖意。

“宸儿怎么来了,这天道开始热了,瞧你满头都是汗,快坐下来休息一下,夏雪,你去给大小姐倒茶。”

颜黎昕刚要起身,颜若宸一个箭步就是冲过来,一把扶住了他。

“别担心我,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就安心坐在这里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少女特有的活力和小脾气,只有在大哥这里才能彻底的释放。

“你啊。”颜黎昕微微喘了一口气,宠溺的揉了揉她的长发,无奈的摇摇头。

“少爷,我去院子门口去盯着。”方嬷嬷知道两个人有话要说,警惕的走到了院门外。

说话间,夏雪也将茶泡好端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绯儿却是抢到前面一步突然扑通一声的跪了下来。

“绯儿,好端端的,你这是做什么!”颜若宸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丫头。

绯儿却是目光没有落到颜若宸的身上,而是径直的对颜黎昕道。

“大少爷,您就帮奴婢劝劝小姐吧,您是不知道小姐这几日为了给老夫人做糕点,把手给都伤着了呢,这还不算,去了还要给老夫人捏肩捶背,手上的伤口总是裂开,奴婢劝了不听,只好求大少爷开这个口。”

颜黎昕震惊的这才顺着绯儿的话将目光落到了颜若宸的手上。

那双白皙稚嫩的双手,蜷缩在衣袖里面,只露出了纤细的指尖。

“绯儿,你快给我住口,这些话不是你该说的,忘了我在路上怎么教育你的吗?”颜若宸面色一冷,出口斥责。

她不想让颜黎昕知道这件事情,更不想他为之担心,可绯儿这样一说,却将一切隐瞒都给毁了。

她心中恼怒,却狠不下心再去斥责绯儿。

“怎会如此!宸儿,你将手给我看看。”颜黎昕眉头紧蹙就是伸手要去拉她。

“大哥,宸儿没事……”刚要躲开颜黎昕的手,却被他一把抓住,手劲儿异乎寻常,大的惊人。

掩盖住双手的袖子被一下子拉开,露出了红红的各种烫伤刀伤。

“大哥,你听我说……我……”

“夏雪,快去把我的生肌膏拿过来!”颜黎昕的面色冷的吓人,不由分说的命令道。

夏雪怔了片刻,小跑着就进了屋。

“这就是你说的法子吗?这就是你说的报仇吗?!”颜黎昕抬起头,一双眼睛里布满了哀伤和愤怒。

“大哥,你听我说好不好,我只是……”

“若是要我的妹妹用残害自己的方法博取祖母的同情,我不许,宸儿,我不许你这样伤害自己,母亲离开之前曾千万叮嘱我要照料好你,可奈何我这幅身躯,只能给你带来麻烦。”

颜黎昕兀自的说着,声音都在颤抖。

她明白颜黎昕的自责和内疚,可若是只有欺压,她可以忍,可前世她和大哥是怎样的惨死,她不会忘记,那些刻骨的仇恨,她不会忘记,她要报仇,要将这些害她之人千刀万剐,这一点点付出又算的了什么呢。

颜若宸微微一笑,反过来双手握住颜黎昕的手,声音带着无比的坚定。

“大哥,你说的对,我是用这个法子来报仇,更是用这个法子来博取祖母的同情,爹爹只在乎他的官爵,万万不会得罪王月笙的哥哥罗郡王,而几个姨娘受王氏的压迫,连口气都不敢大声喘,我们虽然贵为小姐少爷,却是在这个家中没有丝毫地位可言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唯有祖母,可护我们周全,我此番所有作为,都让她极为的满意,可若是要长期的留在祖母的心里,必须要做点什么,二妹貌美我说不能及也,可若是寻一个好的上位机会,大哥,我们兄妹二人,便可摆脱这里,不再受制于人!”

颜若宸的眼中带着坚定的目光,令人动容。

“只是你这般损害自身,我不放心。”他终于松动,因为颜若宸说的没错。

生活在这里已经害过他们不知多少次,若是继续放任躲避,不知何时是一个头,唯有出人头地,才不会受制于人。

更何况母亲的病,他如何也不会相信会与王氏没有关系的。

“大哥你且放心,我会珍视自己的身体,因为她还有更大的用处。”

颜黎昕的微微叹息看着她。

从懦弱变成如今这般模样,他不知自己心中是欢喜还是忧愁,只知道,这条路,他会一直和她走下去。

“今日我来,也是想同你商量一件对策。”

“你说。”

“大哥,每日房里送给你的药你要全部倒掉,我会请人给你看病。”

“你怀疑药中有问题。”

“不是怀疑,是确定,大哥你本来几年之前只是一个伤寒之证,吃了药之后虽有好转,却各类病症一齐发作,这府内谁人不是唯王氏之命是从,就算是做点手脚,谁又会知道呢。”

想起这数年来自己缠绵病榻,颜黎昕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他私下找方嬷嬷请来大夫开了药,吃了也没有好转,便真以为自己身体出了问题。

“好,我听宸儿的。”

颜若宸点点头,继续说道“其二,六月初三是贵妃林如玥的生辰,圣上特许可在林府祝寿贺宴,大哥你务必养好身体,前去给林贵妃送上一份我们兄弟的大礼。”

“这件事情我本也想与你说说,只是送什么却是难事。”

颜若宸微微一笑,贴耳说完之后,颜黎昕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我已打听好了,这件礼物绝对是林如玥最想要的。”

颜若宸嘴角微扬,这件东西不仅是林贵妃最想要的,还是六皇子最需要的。

而且还是他们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

颜轻漪自那日起,听了王氏的那番话,显然是一副备战状态,每天都可以从漪兰阁里传来阵阵琴音吟诗之声,甚至连给周氏请安的功夫都没有了。

王氏则是对周氏宣称颜轻漪身体不适,借机躲过了每日请安的必修课。

倒是颜若宸和缠绵病榻的颜黎昕,每日必到寿祥院来给周氏请安,哄的周氏开心不已,开始两日王氏每日来请安的时辰都恰巧和颜若宸和颜黎昕无意碰到,在看到两人对于六月初三林贵妃的寿辰并没有什么准备之后,便也放了心,再无心思搭理他们,也少了偶遇。

颜若宸耐心的为周氏抄写经书,一写就是一天,几乎是日日呆在哪里。

周氏看在眼里,心中自然明晰,次日吃饭的时候,叫住了颜若宸。

“宸儿啊,你今年多大了。”

颜若宸乖巧的羞红了脸。

“祖母,宸儿刚过金钗,莫不是祖母嫌宸儿日日来,吵着祖母的清静了,要赶宸儿走。”

周氏笑着摇摇头“我这里沉闷无趣,你在这陪这我,我自然是明白你的孝心的,只是你小小年级呆在这里,正是活泼的时候,来我这里,怕会倦烦。”

颜若宸红了眼睛,委屈的连连摇头“祖母说的什么话,宸儿是有福气,虽生母以逝,却有祖母和父亲母亲的疼爱,祖母还处处为宸儿着想,能在这里陪着,是莫大的荣幸,若是祖母不嫌弃,我原终身留在院子里伺候祖母!”

第十二章祖母赠宝

说完,颜若宸就是要跪下去,孙妈妈连忙上前去一把扶住了颜若宸。

“大小姐,你这可使不得,老夫人哪里有赶你的意思,老夫人这是心疼你才这样说的呢!”

“快起来,傻丫头,你这张小嘴,真是讨人喜欢,我怎么舍得赶你走呢。”

周氏又是连忙说道,颜若宸这才泪眼婆娑的重新坐到座位上。

“唉,可怜的孩子,说起来你也是无依无靠,虽是有母亲,可又哪能比的上生母呢。”

周氏心中一时悲悯,言语间也是凄凄然起来。

“有祖母如此疼爱我,宸儿已经是修来的福气了。”

“傻孩子。”周氏又是不忍的说道“我看你身上朴素的很,都没有一件像样的首饰,这样可如何出去面客,燕儿,去给我把准备给大小姐的首饰盒拿来。”

刚刚这些只是周氏用来试探颜若宸是否真的是愿意跟着自己,颜若宸刚刚的表现令她很是满意,更何况,她的这个孙女长的也算是个美人,虽然光芒不及颜轻漪盛烈,好好装扮一副也并非别的大家闺秀可相比。

这寿辰上少不了皇亲国戚,京城满门贵族,局时择取一个可以为颜安远朝中互助之人联姻,可算的上是一桩美事。

就在喝茶的当口儿,燕儿已经将首饰盒拿了过来。

“打开看看吧,都是给你的。”周氏慈祥的看着她,笑着说道。

颜若宸点点头,将那个满是珠翠雕花的精美首饰盒打开,只见琳琅满目,珍贵的珠宝横布其中。

颜若宸神色微变道“祖母,这么珍贵的东西,宸儿实在是有愧接受。”

“大小姐,这是老夫人赏给你的,你就好好收着吧,老夫人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是没有收回来的道理。”一旁的孙妈妈笑眯眯的插话道。

颜若宸此时也再托辞,起身做了个福,收下了首饰盒。

很快,周氏送给颜若宸首饰的事情在府里就传到了王氏和颜轻漪的耳朵里。

王氏不仅没有做出任何的动静,还在第二天给周氏请安的路上带上了颜轻漪巧遇了颜若宸。

颜轻漪这些日子的苦练果然有些成效,见到周氏之后身姿明显比往日要显得苗条轻盈了几分,瘦弱的肩膀和纤细的腰肢盈盈可握。

妆容是精心装点的,一身鹅黄的锦服,凸显出少女特有的青Chun气息,精心描摹的眉眼顾盼生姿,墨玉般的长发只在脑后简单的绾了一个髻,慵懒的洒在肩上,放佛云中仙子一般。

对于这个称病好久没有来请安的孙女,周氏虽然是不悦,不过在看到她的瞬间,也着实被惊艳了一番,虽说颜轻漪不如宸儿贴心,可单凭这样绝顶的美貌,和楚楚可怜的眼泪,本来有十分的怒火,这一瞬间都让人心中的怨气消散了三分。

“既然都来了,就坐吧。”待众人都请安完毕,周氏缓缓的发话。

因为王氏的缘故,颜若宸则是坐在了离着周氏隔了一个位置的角落。

周氏皱了皱眉头,对着颜若宸招了招手道“宸儿坐那么远做什么,过来我这边。”说完,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一个位置,王氏的笑容则是在片刻的僵硬之后,恢复如初。

没有想到她不过是几日没有来,颜若宸就把这个老东西给哄的团团转了。

王氏抬起头,看了看颜轻漪,果然,自己的女儿在看到这幅场景之后,也面露不悦。

“宸儿这几次来老太太这里伺候辛苦了吧,若不是这几日漪儿身子不适,早该来伺候老太太和长姐了,现下好了,我特意带着漪儿过来向老太太和宸儿陪不是。”

王氏这番话将宸儿捧得极高,又是再次提醒了众人,颜轻漪是因为生病才未来请安。

“母亲说这番话可就见外了,妹妹一向体弱多病,院内的丫头们还是要多悉心照料的才是,伺候人的事情,哪里需要妹妹动手,母亲这样一说,倒是宸儿羞愧,只顾着给祖母请安,忘了去看望妹妹了,不知妹妹这段时日将身子养的如何了。”

颜若宸意有所指的看向颜轻漪,一副大小姐的模样,自己的丫头都足有几十人,伺候别人,那还不是笑话。

颜轻漪神色微微一变,却不能立刻发作,只能柔声回道“已经好了许多,劳姐姐挂心了。”

颜若宸点点头,一副当家大姐的模样,又是问了饮食吃度,颜轻漪都只能老老实实的答应着。

“哎呀,老太太,你看他们姐妹俩,不过是几日未见,就有这般多的话要说,我这个为娘的实在是开心,其实我今日前来,是给宸儿准备了一件礼物的。”

王氏笑眯眯的打着哈哈,周氏都送了礼物给颜若宸,不就告诉了府里的众人,颜若宸并非是无依无靠的大小姐,背后可是有周氏撑腰的。

“过几日就到了林府办寿宴的时候了,宸儿平日里穿着朴素,这几日西域使者刚刚进贡了一批料子进来,老爷有幸分了一匹,我便想着拿来给宸儿做件衣衫。”

说话间,王氏就是微笑着从迎Chun的手里取来一个匣子,放到了颜若宸的面前。

“未曾和宸儿说就做了出来,宸儿过来看看,喜不喜欢。”

王氏满脸的笑意,站起身来,亲自打开衣匣。

王氏是如何知道她的尺码并不奇怪,身边眼线众多,再加上对她院子里的内线稍作安排,拿到尺码并不困难。

不过令她惊奇的却是,既然是进贡的料子,又是皇帝赏赐下来的,虽然能给尚书家,想必也给了不少达官贵人赏赐,可毕竟是圣上恩赐的东西,王氏不留给自己和颜轻漪,竟然会送给她,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

平白无故的献殷勤,其中定然有诈!这东西是断断不能要的!

“你倒是心细,宸儿也是该好好置办一番,毕竟是我们颜府的嫡长女,出去可不能落人笑话。”周氏微微点头,面色平静的夸奖道。

“老太太说的哪里的话,宸儿也是我的孩子,疼爱她是应该的。”王氏贤德的笑笑,又是走到了颜若宸的身边亲手打开了匣子。

瞬间,闪耀着淡淡萤光的淡绿色华服就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本是黯淡的房屋,被这幽幽的光芒照耀,清雅的颜色和花纹,脱然出尘,这样一件美服,实在是令人动心。

可是这样美的一件衣服,王氏竟然送给她,颜若宸微微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颜轻漪,她这样的女人,从来都是要将最好的收纳己用,此时在众人都惊叹看到这件华服的片刻,她的神情却是不带丝毫的情趣。

若不是她的演技大有提升,就是王氏在这件衣服上做了文章。

颜若宸像是其他丫鬟见到这衣衫一般,在微微呆怔了片刻之后,忍痛般的摇摇头道。

“母亲厚爱,宸儿实在是有愧难当,这么漂亮的华服,宸儿自知不过常人之姿,无法与之匹配,能够配上这件华服的,也就唯有妹妹这样的绝世美人呐。”

颜若宸说完这话,见到颜轻漪果然露出了一分得意,你还算识相的表情。

只要是女人,在听到赞扬自己美貌的话语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是可以掩饰住内心的欢愉的,就算她不动声色,可面部微弱的变化却是骗不了人。

王氏满意的看着颜若宸的神情,到底还是小姑娘,面对首饰衣服的诱惑还是很管用的,明明就很想要,却做出一副谦让的表情,是想要在周氏的面前故作姿态吧。

“哎呀呸呸呸,谁说宸儿不好看的,娘可是觉得你比京城那些名门小姐要美上更多呢。”王氏边说一边就是拉住了颜若宸的手,眼睛又是在颜若宸的身上来回的扫视,一副欣赏的模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