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穿越八十年代逆袭

更新时间:2019-02-10 01:33:27

穿越八十年代逆袭 已完结

穿越八十年代逆袭

来源:落初 作者:YTT桃桃 分类:言情 主角:邢文卓文卓 人气:

YTT桃桃新书《穿越八十年代逆袭》由YTT桃桃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邢文卓文卓,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到八十年代?女主:生死已看淡,发家致富必须干!然而,命犯桃花一朵朵,每朵都求个结果……男主:无爱是精英,单身一身轻!然而,当他遇到她……各种姿势各种招,各种追法各种飘。女主脸色涨红轻喝道:“那个兵哥哥,听指挥,向后转,齐步走!”已有完结作品《穿到七十年代蜕变》,欢迎大家正版阅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晨时分,睡梦里、高烧中的“毕月”,眼角处有泪悄然滑落进枕芯里。

……

东北一个三面环山的小山村里,住着这样一户人家。

爷爷毕富患有尿毒症,常年瘫痪在炕上;

小叔毕铁林在二十三岁那年,因为亲了一口还未返城的女知青,被判了“流氓罪”而进了监狱,直到现在已过整七年了。

NaiNai也是在小叔刚进去那年,跪倒在政府面前喊着冤枉,回了村儿没过两个月,她抱着哭得直喘的毕月,睁着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死不瞑目。

从那天起,十一岁的毕月,慢慢变得不爱言语了。

女孩儿为何会这样?

因为在柴火垛后面正拢着柴火的毕月,亲眼目睹了是那个女知青先亲的小叔。

她埋怨自己,如果不是她告诉了NaiNai小叔是被冤枉的,是不是最疼爱她的NaiNai就不会那么早离世?

这成了小小年纪女孩儿心里的一道疤、一道永远翻越不过去的坎儿!

……

后来,她和孪生弟弟毕成长大了。

他们成了十里八村被竖起大拇指的谈资,同时,也能经常听到乡亲们替他们骄傲过后的一声叹息。

因为她家穷,因为毕家有很多外债,能借的早已经借完。

因为先是怕小叔在里面受罪送吃送喝而困难,后来又添了爷爷得了尿毒症的治疗费。

穷到什么程度呢?

考上了大学,却掏不出路费,走不出大山。

为了路费,为了到京都后的其他费用,毕成去砖厂背砖挣钱了。

为了钱,那些欠的钱、眼前缺的钱,毕月觉得活着真没意思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和弟弟在十六岁就能考上大学,却仍旧没有改了命!谁能给个答案,告诉告诉十六岁的她!

……

“妮儿,不就是路费吗?!爹就是卖了这把骨头也供你们读书!”

一米八的中年大汉,扛着锄头,背着干粮毅然地迈进了当地有名的危险大山。

传说,那里有狼,十个进去,八个回不来;

据说,那里有东北特产的宝贝,找到就富裕了。

大闺女、大儿子双双考上了首都的大学,不仅是十里八村竖大拇哥的龙凤胎,还是聪明过人的姐弟俩,谁不说他闺女儿子是文曲星下凡!

全村老少都说他老毕家祖坟冒了青烟,毕铁刚想想就觉得生活终于有盼头了!

这名皮肤黝黑的质朴大汉,在儿女们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出发了,他豁出命进了大山。

他目的很简单,送儿女念大学,送他们离开小山村奔大城市!

然而,毕月、毕成却没有想到,他们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他们拼了命学习的成果,是让父亲瘸了一条腿。

毕月那根紧绷的弦,在看到父亲被抬回来的那一刻,断了。

……

“妮儿啊,我的傻妮儿啊!你爹腿脚不行了,那是他的命,你咋能想不开?他不后悔进山!他着急上火的是什么都没挖到!有我们这样的爹娘耽误了你们,你这样作践自己,是在挖娘的心啊!”

声声哀痛般的哭声,刘雅芳用着粗喇啦的大手,心疼的摸着毕月的脸蛋儿。

这段日子,刘雅芳那双眼睛都似要哭瞎了般,看什么都有点儿模糊不清。

躺在炕上的爷爷毕富,看着大儿子毕铁刚拖着一条伤腿要着急下炕看毕月,又无力般徒劳地靠在火墙上,老爷子把头歪向了另一侧,瞬间老泪纵横。

门吱呀一声响起……

唯一的姑姑排行老二的毕金枝,掀开了破旧的门帘子,抓起**未遂的毕月,啪啪就是两巴掌,毕月的脸上立刻浮现出巴掌印。

打完了,在毕月娘刘雅芳的惊叫声中,毕金枝又抱住躺在炕上木呆呆的侄女,忽然间嚎啕大哭,嘶哑地喃喃自语:

“姑掏钱供你!姑供你!小月啊!”

毕金枝恍惚后悔,当年嫁人,为什么不挑条件好的找……

这是毕月从小到大第一次挨了打。

十岁的毕晨拽着当年十六岁的毕月急得脸色发红表达:

“大姐!我去砖厂背砖,跟哥一起背砖!你别、你别……”

十岁的男孩扭头倔强得不想掉泪,可眼泪却不听他的,噼里啪啦的混着鼻涕往下流……只求你别吓我,姐。

……

两年前的那一幕,当时的毕月,犹如此刻穿越而来的霭萱。

她们的眼睛里都聚满了泪,却不愿睁开双眼,那泪滴从眼角处滑落,流进了心的细缝里、渗进了骨髓中,蔓延全身。

霭萱透过原身的记忆,她躺在铁架子床上,紧紧地攥起了拳。

似在替毕月抗争命运在使着力;

似在鼓励自己有勇气感受下去;

似在无奈无论是大城还是小村,这人世间总能看到的悲剧。

……

毕月上了大学,毕家走出去两名大学生,这对于当时的毕家来讲,是不可思议的。

是五十多岁的村长赵树根,推开了这个满屋愁绪的屋门。

拐着弯儿的亲戚,赵叔根尊称毕福一声“老叔”。他进门就冲瘫在炕上的老爷子喊道:

“老叔,大刚腿的事儿……唉!您老别上火,小月这有我和乡亲们!”

喊完了,赵树根才进了屋,看着毕金枝和刘雅芳继续说道:

“你说这得是多大的荣耀,光宗耀祖啊!小月是我看着长大的,咱这山沟沟里也终于飞出了金凤凰!弟妹,这个给你拿好了。”

一直闭着眼睛的毕月,身体瞬间僵直,摒心静气地听着。

一个棉帽子里面被钱堆的冒了尖儿,那帽子里有粮票、有几分钱,有一毛两毛……

“就这些,全村儿老少爷们凑的!小月和大CD是老少爷们眼摸前儿长大的好孩子,考上首都大学了,我们脸上都贼有光,说啥也得去念!让大成麻溜回来别要钱了,那工头欠他的背砖钱,等赶明我去要!”

姑姑毕金枝颤抖着手接过棉帽子。

躺在另一个屋里的毕铁刚,托着一条打着板子的腿,他觉得心口堵的要上不来气,他有好多话要说却说不出口。

七尺大汉从受伤起一直没敢倒下,这一刻他顺着火墙歪倒在炕上,双手捂脸,肩膀抽动了起来,浑身像泄了力。

老村长赵树根看着瘦弱的毕月,先点着了烟袋锅子才劝道:

“小月啊,大伯告诉你,这人的一辈子啊,都得碰到点儿难事儿,你的路还长着,要出息,要去首都好好念!

将来有能耐了,全村老少的脸上都有光!

大家伙不图别的,就图将来有一天你和大成有出息了,我们能告诉告诉别人,看看,毕月、毕成是从我们这穷了吧唧的赵家屯走出去的大学生!谁说山窝窝飞不出金凤凰!”

被刘雅芳哭着商量,毕月没睁眼;

被她姑姑毕金枝打了两个巴掌,毕月不敢睁眼面对;

可这一刻,当她听着那带着浓重乡音儿的劝解声,她睁开了眼睛,被她娘扶着坐了起来。

十六岁,一路跳级、过关斩将,品学兼优只为少花几年学费的女孩儿,心里终于燃起了火花儿。

那一双清透的泪眼,望向她姑姑手中的棉帽子……

在那一年快要过了入学时间的盛夏时节,毕月、毕成揣着那些零的不能再零的钱,兜里带着她娘蒸的馒头,离开了那个名为“赵家屯”的小山村。

姐弟俩站在大山上眺望那个炊烟袅袅的村庄,回头又看看即将要踏上的那条未知路,毕月、毕成噗通跪地,对着家乡的地方磕了个头。

耳边好像能听到村儿里男女老少的叮咛;

眼前似乎还能看到他爹拄着拐站在村头的样子;

最近几年不爱说话的爷爷,在他们转身推开房门时高喊:

“要出息啊!”

这一幕镌刻在了毕月的骨血中,这就是她两年大学吃不饱穿不暖,明明早已患了抑郁症,却能保持成绩名列前茅的理由。

……

霭萱的指甲抠在了手心中。

她看到了当年那个十六岁的女孩儿,双手使劲拽了拽布兜子,瘦弱的肩膀连续攀越了两座大山,随之毕月茫然地站在街上,她似乎才知道外面的世界原来和她想象的不同。

毕月第一次坐火车;

毕月第一次知道在京都不能只靠步行,要学会倒车才能找到目的地;

毕月第一次发现身边同学也有能顿顿吃上白面馒头的;

那双如水双眸不知道的有很多、很多……

霭萱挣扎着在高烧中不停地摇着头。

为自己上一世的无依无靠、拼命努力的无奈,为毕月心理承受的比自己还多。

只有她懂,毕月病了,她早就得了重度抑郁症。

她明明早已看不进去书了,满身净剩疲惫,她的生理机能下降所产生的恐慌,在日日侵袭着她,可她放不下的太多太多。

霭煊忽然哭出了声,她感觉到毕月要离开了!

她攥起了拳,毕月撒开了手;

因为毕月放心了,她知道自己会感同身受。

“谁呀?讨不讨厌!大半夜的,哭什么呀?”宿舍的袁莉莎尖着嗓音喊道。

“毕月”强撑着自己爬了起来,她站在走廊里看着外面寂静的大学校园。

她的脑中在旋转着,旋转着那个真的毕月在离开时对她鞠的躬。

天亮了,穿着红色暗格衬衣、黑色裤子、黑色拉带布鞋的“毕月”,站在八十年代京都师范大学的校园中。

她在仰头看着大喇叭,那里面放着属于这个时代的《话说长江》:

你从雪山走来,Chun潮是你的风采;

你向东海奔去,惊涛是你的气概;

你从远古走来,巨浪荡涤着尘埃;

你向未来奔去,涛声回荡在天外。

……

双眼红肿的“毕月”,放眼望去勃勃生机的校园。

原来,这就是八十年代,

看来,她要在八十年代,谱写属于霭萱和毕月共同的诗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