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旺门佳媳

更新时间:2020-03-25 18:49:14

旺门佳媳 连载中

旺门佳媳

来源:落初 作者:瑾瑜 分类:言情 主角:周氏季善 人气:

火爆新书《旺门佳媳》是瑾瑜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周氏季善,书中主要讲述了: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死之人,给人冲喜冲喜就冲喜,季善不信还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了!不想垂危夫君病因竟是考试恐惧症,这不是送分题吗?且看她如何化恐惧为动力,助自己的第N个学生金榜题名。只是某人不是说好中了就放她自由么?怎么越来越撩了不知道老阿姨对小鲜肉的抵抗能力为零,再撩就真要忍不住了某小鲜肉:“忍不住就别忍,来吧,别因我是娇花就怜惜我!”季善能怎么办?只能如他所愿,夫妻俩一起一路高中,让极品都全部退散,走上人生巅峰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红花轿、吹鼓队、喜娘……虽然时间紧急,沈家该有的礼数还是一样没有缺。

亦没对即将正式成为自家亲家的季家抱太高期望,毕竟能把女儿嫁给一个说白了就叫将死之人冲喜的人家,还能有多疼女儿不成?

自然也别指望季家今日能把喜事办得多体面盛大,尤其新娘子还只是他们的养女,就更不可能为一个养女过多破费了。

可当迎亲队伍瞧得季家除了大门挂了红绸以外,便再看不出丝毫今日嫁女的迹象,还是忍不住都呆了一呆。

这、这也太过了些吧,好歹也该放个鞭炮,请两桌客人热闹热闹吧?

季大山已听得声音,满脸是笑的迎了出来,瞧得沈家如此礼数周全,也是一呆。

沈家果然殷实,仓促之间都能这般周全,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可既然有那个钱,怎么就不能折了银子一并给他们家当聘礼呢?

但转眼之间,季大山已回过了神来,忙上前笑道:“亲家和客人们请稍等,我马上便让孩子她娘扶了孩子出来上花轿啊。”

又看向迎亲队伍中打头的一名二十出头、着红色吉服的年轻男子,“不知小兄弟是?”

一旁喜娘忙笑道:“这是沈家三郎,今日代四郎来迎新娘子进门的。”

沈三郎沈树便给季大山行了个礼,笑道:“亲家伯父,三郎有礼了。四弟身子不舒服,所以爹娘只能让我来代四弟迎四弟妹进门了,还请……”

话没说完,已被季大山打断了,“你爹娘既让你来,肯定该交代的,都事先与你交代过了吧?”

不把剩余的八两聘礼先给他,他才不会让孩儿他娘扶了那死丫头出来!

沈树看季大山一脸的迫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虽心里越发不舒服了,想着不能坏了自家的大事,还是忍住了,点头道:“是,我爹娘该交代的都给我交代过了……”

“那就先把正事办完了,再上花轿吧。”季大山再次打断了他。

沈树这下连勉强的笑都维持不住了,自袖里掏了个荷包递给季大山,语带嘲讽道:“那亲家伯父先验验吧。”

满以为季大山会不好意思了,不想季大山却连脸都没红一下,扔下一句:“你们稍等一下啊。”

便折回了院子里,进了屋里去。

好一会儿才笑得一脸稀烂的又出来了,身后还跟着被周氏搀着的季善与季婆子季莲花虎头祖孙三人。

一出来便笑着与沈树道:“我们把女儿扶出来了,这便可以上花轿了。时间紧急,什么都来不及准备,家里也乱糟糟的,就不请大家伙儿进去坐了啊。”

竟是不要脸到连请迎亲的众人进去喝碗水都舍不得的事都做得出来!

沈树与喜娘等人都惊呆了,这矮子里选出来的高子,原来也跟其他人家没什么两样吗?

那自然陪嫁之类,也是休想指望一丝一毫了……是哈,人才不是说了‘时间紧急,什么都来不及准备’吗,实在不要脸到了极点!

季大山见迎亲的众人都不说话,脸色也都很不好看,到底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又讪笑道:“这不是想着你们家赶着救命,昨儿才说定,今儿就要来迎亲,我们实在来不及准备吗?不过我这女儿不是我自夸,生得好,心灵手巧不说,还是个有福气的,等她进门后,女婿肯定立马就能好起来了,只要女婿能好起来,其他又算得了什么呢,你们说是不是?”

可惜仍是一个接他话的人都没有。

再是来不及准备,也不能他们大老远的来迎亲,女家却连顿饭都不给吃、连口水都不给喝,还让新娘子除了一身衣裳,什么都没有的出门子吧?

整整十六两银子的聘礼呢,给新娘子花个几两怎么了!

季大山这下实在下不来台了,只得看向了早盖好了红盖头的季善,有些恼羞成怒的训起话来:“到了夫家后,记得好生孝顺公婆,服侍女婿,少吃多做,与妯娌们都好生相处,别丢了老子……别丢了季家的脸,不然……”

话没说完,就被季善猛地掀开盖头的动作惊得戛然而止了,这死丫头是要干嘛……还敢瞪他,当真是要反天了!

可在季善冷得没有丝毫温度的目光下,季大山已到嘴边的话竟莫名的说不出口了。

季善见他终于闭嘴了,方沉声开口道:“记得以后对……我娘好一些,否则我以后没能发达便罢了,只要我发达了,定然饶不了你!”

随即冷冷看向季婆子,“还有你,也是一样。”

最后才看向了季莲花和虎头,“你们两个也最好对娘好一些,尊敬一些,她是你们的娘,给了你们生命的人,你们不对她好,可是要天打雷劈的!”

季善来季家十五年,从来都是连话都不敢大声说一句,被打骂虐待得再狠,也逆来顺受的,几时这般厉害过?

当下不止季大山越发的惊怒,一时却慑于季善的气势,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季婆子亦是又惊又怒,这死丫头今儿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就更别提季莲花与虎头姐弟了,看向季善的目光都满是掩饰不住的惊惧。

季婆子立时就骂开了,“死丫头,你竟敢……”

却才只起了个头,就见季善已转向了沈家的迎亲队伍,一个欠身后,缓声说道:“让各位辛苦,也让各位见笑了,可惜我……小女子今日实在无以为报,只能留待将来有能力时,再好生一谢众位今日的辛苦了。”

沈树与喜娘早被她的一系列操作惊住了。

惊讶之余,又禁不住对她生出了几分好感来,季家虽比他们想象的不堪,这新娘子却不但长得出奇的漂亮,更是个明白懂事,知道眉高眼低的,可真是难得!

沈树因忙道:“四弟妹言重了,这本就是我们沈家应该做的,至于旁的,于你一个女儿家,又有什么相干?四弟妹还有旁的需要交代的吗,若是没有,这便请上花轿吧。”

说着看了一眼喜娘,喜娘便忙上前扶住了季善。

季善却没就走,而是看向了周氏,缓声与周氏说了一句:“……您以后千万保重,千万对自己好一点儿。”

待周氏红着眼抖着唇应了一声“哎”,才任喜娘把她的盖头重新盖好,由喜娘扶着上了花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