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王爷站住,劫个色

更新时间:2020-02-19 00:43:50

王爷站住,劫个色 已完结

王爷站住,劫个色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张小张儿 分类:言情 主角:周祈佑,尹小书 人气:

《王爷站住,劫个色》由网络作家张小张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周祈佑,尹小书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周祈佑想,一时心软收留了尹小书,大概是此生做过最蠢的事。一朝落魄的将门千金,大胆刁蛮,阳光正暖的某日,她冲着周祈佑的背影脆生生道:“王爷你跑什么,我只劫财不劫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四章 束发风波

我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将水盆放在桌上,又趁着月光走到他的床前。本是想第一天,应该一展温柔甜美给他留个亲切的好印象,便试着柔声将周祈佑叫醒的。可是这床上被褥整齐的铺放着,人呢?

挠了挠头,难道他早就醒了,早早的上朝去了?还是说我进错房间了?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转身要走的时候,身后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道黑影,狠狠的吓了我一跳。我脚下一个没站稳,就要向床上倒去,慌乱中挥动双臂想要找个支撑,就在那黑影身上抓住了一处衣角。可惜的是,我不仅没有稳住身子,反倒是连同那人一同倒在了床上。

一股馨香入鼻。

“怎么是你?”我惊讶的问道。

他却答说:“这是本王的房间,本王不在这,应该在哪?”

“你不好好的在床上躺着,在身后吓人做什么。我都被你吓死了!”我的话语中带着一些怪罪和抱怨。

他的目光中却带有一丝诧异,他在诧异我居然会同他说这些,本不该是从一个丫鬟嘴里说出的话。

而我也是在话语脱口而出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处。便赶紧搜肠刮肚想着有什么能有效解决这段过失而又能解决尴尬的话来,可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我意识到无法解决这段尴尬的时候,却没有发现还有更大的尴尬等着我来处理。我们都忘记了,此时他倒在我身上,我倒在他床上…….

“那个..呵呵..我..我是来伺候你上床,哦不是上..上朝的..”我一把推开他站起身子语无伦次的说着。

他却显得比我镇定很多,气定神闲的走到桌前洗漱完毕,又将衣物穿好。而我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好一会周祈佑才坐在镜前,叫我过去。我慢慢走过去后,他又示意我为他束发。映衬着烛光,他的墨发如缎锦一般柔滑乌亮,让我这个女孩都有些自愧不如。我拿起镜前的那把墨色玉梳为他将头发梳顺,接着便有点犯难--怎样替他束发呢。反反复复的束起,又反反复复的放下。弄来弄去总是有点歪七扭八的。

“你当初女扮男装的时候自己不是弄的很好吗,如今怎么犯难了。”周祈佑缓缓的说道,可是神情却依旧是闭目养神的姿态。

我撇了撇嘴犯难的说道:“我也是第一次给被人梳头发,难免会生疏。”

“如果依照你这个速度,本王今日怕是进不了宫了。”

我这才想起,还有进宫上朝这样如此重要的事,居然给忘了。不由的手下又加了点速度,只是越是着急就越是慌乱,手中的墨发也不听我的使唤,反而更乱了。慌忙中我的手又加了点力道,下手稍微重了些,可以清楚的看见镜中的周祈佑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我生怕他要怪罪于我,便连连道歉,他却声音柔缓的说道:“没事,你继续吧。”

虽然这段时间他与我相处态度已经逐渐转好,但我殊不知却能转到这么好。一时倒让我觉得他有些温柔了。

恍惚间却见半合的门被人推开。定睛一瞧原来是李若雪和红艳。李若雪先是笑意盈盈的将早点放在桌上,随后转身看到正在为周祈佑梳发的我,那抹笑容就如同晴空中突然间乌云密布,瞬间冷却了。

“你怎么来了。”周祈佑缓缓睁开眼看向李若雪说道。

此时李若雪又回复来时的笑容满面,仿佛从来没有看过我一般说道:“太妃走时曾嘱托我要好好照顾你的。今日上朝,我又怕尹姑娘手生,所以特来照应照应,没想到还真赶上巧儿了。”

随后李若雪又向我走近,从我手中拿过玉梳,至始至终没有再看我一眼,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她说道:“从前年幼,我也是天天为你梳发的,你说我梳的发髻很好,一丝不乱很是精神。我当时就说过要一辈子为你梳头的,王爷还记得吗?”

周祈佑点了点头笑着应道:“嗯。””李若雪的声音如同阳春三月里吹来的一缕清风,如此舒适轻柔。

周祈佑轻声说道:“只是不想麻烦你。”

“你我之间还说这话,岂不是生疏了。”

李若雪说着,继而莞尔一笑,那笑容仿若细雨后微微绽放的蔷薇花一般羞涩且美好。而周祈佑也在一旁露出温柔的笑意。

这时我也才发现,周祈佑也只有对着李若雪才有这温润的柔情,而对于我所以为的温柔而言,那充其量不过是一种客气罢了。

如此郎情妾意情意绵绵的一幕不免让我越看越刺眼。索性找了个间隙便端着那水盆从房间里退了出来。看着远处东方吝啬的露出一抹白光,不知怎么,残留的倦意也全都消散了。

这脑袋倦意刚散,这肚内便饥肠辘辘的叫唤起来了。想起周祈佑此时已然坐在房间,佳人在侧,用着香喷喷的早点,而我起的比他早,却忙活了半天颗米未进,想想都不免凄凉。我来到厨房从桌上拿起一个包子愤愤的啃了起来,脑子里又浮出了李若雪为周祈佑束发的画面,也不知为什么心情突然就不好了,包子也跟着不香了。咬了两口便又没了食欲。

厨师李大宝从灶台后走了出来,见我一副锤头丧气的模样,便嘿嘿的笑问道:“你是咋的了,蔫了吧唧的。有啥不高兴的跟哥说说,哥开导开导你。”

只因当初刚进府做打杂丫头的时候经常吃不惯丫头们专门用的伙食,经常食不下咽,饿着肚子。有时夜晚睡觉,饿的辗转反侧时,便想着趁着夜深来这厨房偷些东西吃吃。当时的李大宝也是刚进府不久,跟着个师傅学习厨艺,也颇有上进心,经常趁着深夜在这厨房拿着萝卜练雕花刻龙的花哨手艺。结果当时来偷吃东西的我与他撞个正着。

一开始他对我还是充满戒心,但在后来又觉得都是只身在外生活不容易,便对我表示理解和包容。于是一来而去,我便和他熟络了些。后来时不常的他还偷偷留些做好的点心给我。当时我对他是颇为感激的。又因为他虚长我几岁便哥前哥后的叫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