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婉若晨曦

更新时间:2019-12-06 10:46:38

婉若晨曦 已完结

婉若晨曦

来源:落初 作者:素衣凝香 分类:言情 主角:萧萧天佐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素衣凝香的原创小说《婉若晨曦》,主角萧萧天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巾帼不让须眉征文比赛参赛作品*  ――――――――――――――――――――――――――  *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用一朵花开的时间;遇见一场烟花的表演,用一场轮回的时间。*  ―――――――――――――――――――――――――――  那是一个颠狂的年代,那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年代,那更是一个激情相撞的年代。  迷茫的年青的人们在混乱和杂乱无章的色彩中寻找光明和纯粹,这期间,有多少悲欢,有多少离合?  谁是谁的谁?谁又曾是谁的谁?  当晨曦划破黑暗之时,一切……是否都能看得清楚?  ―――――――――――――――――――――――――――  多年前的一场家门浩劫,到底谁是主谋?在这场浴血浩劫里幸存的两兄弟走上了怎样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他们,能否再次相遇和相认?  只因为母亲“母凭子贵”的思想,将她驱逐出本应属于她的锦衣玉食的世界,成为了一个普通的乡间丫头。继尔,她来到了富可敌国的楚家,成为了一个名符其实的“丫头”。  她要怎样面对这些她原本不知道的“不公”?  当年身为土匪首领之女的母亲,将身为军阀的父亲背出“狼窝”,她既叛逆又不不羁,拥有美貌以及千般宠爱于一身的她,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阿来阴沉着一张脸,野猪和瘦狼有点蒙了,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阿来这个样子。以往无论发生什么,即便是面对最强劲的敌人的时候,阿来的脸上也是笑嘻嘻的,可是现在,这张俊美的脸上第一次挂上了一股阴沉的怒气和――隐隐的煞气。

野猪凑上去,似乎是想问点什么,阿来却径直冲向一把破旧的木头椅子,他坐在上面,沉默了一两秒。

野猪看看瘦狼,瘦狼也看看野猪,两个人不知道怎样开口问阿来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他们有点不敢开口。

“野猪、瘦狼。”阿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像是做了一个决定,他转过脸看着这两个人,眼神里的,是一种坚定的神情。“我要走了,离开这。”

“为什么?”野猪急了,“怎么回事?”

“别问了,我现在就得走。”阿来说着,站起身来。

“不行!”瘦狼也急了,阿来少有的郑重表情让他和野猪都预感到一丝不祥,都是在生死线上“混”大的,他们知道如果到了要离开这个乡间的地步的话,那就肯定是出了事――而且是大事!瘦狼一把抓住阿来的手,怒道:“不许你走,出了什么事,我们哥俩替你扛!”

一股势流直冲向阿来的脑门,他的脸攸的一下涨得通红,这就使得太阳Xue上的青筋“突、突”的跳了两下。他的眼圈突然间的红了一下,然后迅速恢复正常。“放屁!”阿来怒吼着,“放开我!如果是哥们,就别说你们今天见过我,也别说我去了哪里。如果有缘,我们肯定会再见!”

阿来一甩胳膊,连东西也不收拾一下的就朝门口走去。

“你回来!”野猪跺着脚喊。

阿来,却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野猪愣了愣,又追出去,拉住快步离开的阿来,翻遍口袋里所有的钱,不由分说的塞进阿来的手里,“拿着!”野猪的声音有些变了调,他的眼睛模糊了,爷们之间的规矩,有些事情即便是哥们也不能管得太多,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放手让对方做自己想做的事。

即便,分别是那样的让人难以接受。即便他们连一个分别的理由都不知道。

“拿着!都拿着!别苦了自己!”野猪的声音有点哽咽了,现在的野猪已经是个虎背熊腰的大小伙子了,他足足比阿来高出一头,依旧浑身的肥肉,可是他现在涨红的脸的含着泪的眼睛却让他的神情看上去像个话离别的大姑娘似的。如果不是在这样的状态下,阿来一定会笑破肚子的。

可是阿来没有笑,他浓重的眉毛纠结在一起,静静的注视着野猪,眼睛里纠缠着一种浓浓的痛苦。阿来紧紧的攥着那些钱,突然狠狠的抱了野猪一下,既尔猛的推开他,大步离开。

“你走!你走了就别再回来!”瘦狼在后面小跑着跟上来,纤细的小胳膊竹杆一样指着阿来,尖着嗓子吼道。看得出,他的眼睛也是红红的。

沈清弦呆呆的,在地上坐了很久。她的手里还紧紧的攥着那把冰凉的刀子,双眼空洞而迷茫,好像是灵魂早已经神游出自己的身体一般,完全失去了知觉。

太阳已经西下了,当它最后一道余晖倾斜进这间凌乱的屋子,沈清弦的魂儿像是被这道落日的余晖唤了回来一般,略略的让她有了知觉。沈清弦茫然的转了转头,看向窗子,窗外是一片火红的云霞――一片火红。这片火红让沈清弦打了个哆嗦,她彻彻底底的回过了神,想起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低下头,她看到了手里紧攥着的一柄寒光,不由得一松手,刀子掉在地上,发出“铛啷”的声响。

沈清弦看了看屋子,自己的爹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倒在地上,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跑出屋子。

第二天,娘就回来了。

沈清弦肿着一双眼睛,看着娘消瘦的脸庞,心里忍不住一片悲凄。母女俩抱头痛哭。

沈清弦撒了谎,说是一个蒙着脸的人闯进家里,拿着刀子威胁自己向他爹要钱,他爹与那人争执了几下,被一刀捅在了胸口上。她一见也晕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蒙面人走了,怕是见杀了人吓到了逃跑的。

乡下本就是毫无油水可捞的地方,何况清弦爹又是出了名的酒疯子,说他与强盗争执,简直像螳臂挡车一样笑掉人的大牙。正巧当时有一伙逃犯流窜至本乡,已经从镇里下达了通缉令。警察署只派了两名警察匆匆的来看了看,见沈清弦家徙四壁,沈清弦又是一个小姑娘,就知道哭哭泣泣,连话也说不清楚,更觉得不耐烦。便随便看了一下,也就走了。回去后,只胡乱捏了一个外乡逃犯作案的理由一交差了事。

这边倒有好心的邻居,垫了点钱,买来一口薄棺材,将清弦爹先装敛了,说是要等到清弦娘回来后再下葬。沈清弦哪里懂得这些?只蒙蒙的,随着这些老邻居们安排了。

这工夫,她才知道些许害怕,但心里也估计着阿来应该早就离开这里了,心里也略微的放宽了一些。待到第二日,见到了自己的娘,才觉得一股悲凄之情汹涌而来,哭个不住。

葬了清弦爹,屋子里便显得寂静了。晚上,娘俩儿并排躺在床上,心里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清弦娘更是万般感想在心头,清弦爹胡闹了大半辈子,这一死,也不知道是不是个解脱。

清弦娘转过头来,窗外是一轮皎洁的明月,透过薄薄的窗帘轻轻投进它的清辉,她就借着这朦胧的清辉看着自己的女儿。

清弦已经十四岁了,她正以最快的速度长成一个美丽、温婉的姑娘。她的脸型小巧,五官精致,在她纤细的身上有着一种混合了乡间的淳朴和与生俱来的高雅的神秘的气质。此刻,她正圆睁着双眼,盯着天棚,脑子里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真是可惜呵……明明是那么一个千金之躯……清弦娘想着,不由得轻叹一声。

“娘?”沈清弦听到娘的叹息,转过头,面对面的看着娘,娘更加的憔悴了,她的脸上已经被岁月刻下了深深的痕迹,过度的Cao劳也使得这张年轻时本应精致的脸庞过早的出现了近于年老的征兆,沈清弦的心轻轻的颤动着。

“清弦是个大姑娘了。”清弦娘慈祥的笑着,伸出手轻轻的抚了抚沈清弦的脸。

沈清弦的脸上,露出了女儿在母亲面前特有的羞赧,她向娘的怀里靠了靠,靠在了那个温暖而又散发着淡淡她所熟悉的体香的身上。她多久没有这样幸福过了?自从爹越来越疯,属于这个年龄她所应享受的撒娇和快乐就离她越来越远了。沈清弦闭着眼睛,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微笑。

清弦娘的脸上,也荡漾出了母Xing的温柔笑容,她轻轻的揽着自己的女儿,心里无限感慨。

“娘。”沈清弦轻轻的唤道。

“嗯?”

“娘,爹去了,我不想你再劳累。”沈清弦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这个为了家劳累了半生的自己的母亲,沈清弦有一种说不出的心酸。“娘,我也不小了,让我出去做事吧。”

清弦娘愣了一愣,继而重新打量着自己的女儿,是呵,清弦就快是个大姑娘了。清弦娘看着她,眼神有些迷离,这双清澈的眼睛里传递出来的坚定的光芒和一种倔强的神情让她恍若看到了多年前的另一个人,那个自私任Xing的,使自己的人生发生了莫大转变的女人的身影。清弦娘失神了。

“娘?”沈清弦又轻轻的唤道。“你怎么了?”

“啊,没事。”清弦娘回过神,笑道:“可是清弦,外面人心险恶,即便是在大户人家做工,也是要处处小心的,而且会很苦。娘怎么会忍心让你出去受苦。”

“娘,”沈清弦翻过身,抓住母亲的手,“我已经长大了,总不能成天在家里靠你这样辛苦养活我。该让我做点事情了。这样你也就不用太辛苦。”

清弦娘看了女儿半晌,心里暗暗的思量。清弦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女儿大了,总该有些事情做。这些年,在家里照顾那个老酒鬼也让这孩子吃了不少苦。或许,是该让她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了。

况且……能碰上可以改变她一生的机缘也说不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