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溪云

更新时间:2019-11-30 17:24:44

一溪云 连载中

一溪云

来源:落初 作者:轻小罗 分类:言情 主角:林溪小娘子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轻小罗原创的言情小说《一溪云》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林溪小娘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穿到北宋的林溪晚,从丫鬟到小姐,步步走来,步步惊心,步步真心。  终于熬到嫁人的她,人生却迈入另一个战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启程时是大雪飘飞的正月,到达汴梁已经是桃红柳绿的三月末。

船申时靠了码头,王谦先遣人去苏府报信,又亲自去码头雇车马。林溪晚凭窗眺望,夕阳斜斜洒在水上,映在她的眼睛里点点金光。码头上人影孱动,隐隐漂浮着似曾相识的味道——那是都市生活的味道,尽管跨越了千年的距离。林溪晚微微阖上眼,某种冲动跃跃欲试,仿佛小船下面的水波,温柔的拍打着心窝。

她忽然睁开眼睛,清亮的眸子转向丹青:“咱们去和小娘子商量一下,先行下船逛逛如何?”

丹青苦着一张脸:“现下我只想下了船好好睡一觉……”

“逗你玩呐,咱们又不识得路,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拍拍丹青的手,收起戏谑之心,“你歇着罢,我去给小娘子收拾东西。”丹青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恹恹的躺下。

两个多月的行船生活,枯燥乏味,乏善可陈。所幸的是她没有晕船,王闰之也没有晕船,就连安婶子也只是船坐久了精神不济。只有丹青,一到了船上就吐的天昏地暗,多亏了她去抓的那付药,全用在自己身上了。船每次靠岸补充食物清水时,王闰之又总是遣了小厮照方子抓几付回来,丹青才熬到现在。

王闰之就住在她们对面的船舱里。林溪晚进去时,她正以手支颐,出神的望着窗外,眼底一片悲壮的决然。林溪晚暗叹了一口气,从知道她的身份以后,她用了几天的时光才将眼前的二十七娘同历史上的王闰之合而为一,结局已然写好,她只能静静的看着她走进剧情。

“想来少爷很快就安排好了,咱们先把被褥收进箱笼罢?”王闰之点点头,一起动手收拾东西。还好,这个主子娇养而不娇惯,一向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动手。

箱笼整理好了,两人又说了一会子闲话,采苹就过来请示:“少爷请您上岸,轿子已经侯着了。”

王谦雇了三顶轿子,两辆马车。王闰之自乘一顶,林溪晚和丹青同乘一顶,安婶子和采苹同乘一顶,王谦骑马,两辆马车驮运行李,一行人一溜排开向城里行去。没多久就到了汴梁外城,由西水门入了京。

隔着轿帘,林溪晚依旧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繁华:小贩的当街叫卖声,行人的讨价还价声,丝竹的咿咿呀呀声,相向驶来的马车辘辘声……丹青却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林溪晚心觉有异,看了她一眼,就发现她脸色蜡黄,嘴唇紧紧抿着,一副忍耐的样子。摸摸她的手,手心全是汗。微一思忖就明白过来,轿子有节奏的晃晃悠悠,跟坐船的感觉相差无几,难怪她这般难受。林溪晚忙掏出帕子与她擦汗,又轻轻拍着她的背小声安慰着。又行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轿子忽然停住,这么快就到了?

“兄弟们,别让他跑了!”一阵**,林溪晚忍不住掀开轿帘,前面已经围了一堆人,透过缝隙,隐隐看到一个十四五的少年从地上爬起来,他拍拍袍子上面的泥土,目光向旁边几个人一一扫过,眸子里沉着千年寒冰。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半个月前你向咱们借了三贯钱,说好八分利,十天后还清,如今已经过了五天,今儿咱们就找你算账来啦!合着你有钱抓药,无钱还债?若乖乖把钱还了,咱们自然不动你分毫,若想赖账,得先问问咱们兄弟的拳头答应不答应!”这番话侃侃而来,条理清晰,说话的应该是几个人中的小头目,人群中已经有人暗暗点头。

少年微微蹙了眉:“前几儿不是已经还了,怎么还来追讨,分明是恃强耍横!”

“还是还了,只不过你晚了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的利息未曾算。利滚利,你还欠咱们三贯零七百文。”

“你们……”少年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显然已经气极,他不怒反笑,“原是我错了规矩,容我回去取了钱,亲手交到你们当家的手里,可好?”

那头目看向他手里沉甸甸的药包,脸上闪过一丝恼怒:“有钱抓这么多药……谁知道一会功夫你和你的死鬼弟弟又躲到哪里,今儿咱们可是凑巧赶上了。”挥了挥手,“给我搜!”

几个人一拥而上,推推搡搡,混乱中,少年手里的药掉到地上,几只脚踩在了上面……

不断有人加入围观的阵营,路被堵得越发严密了。

王闰之示意王谦过来,低声说了几句话,王谦点点头,跟轿夫商量了一会,轿子又被抬起,绕了个圈,拐到另一条路上去了。转弯的一瞬间,林溪晚看到了那家药铺的名字:上善德。

太阳缓缓沉下,还未到掌灯时分,许多店铺门前已挑起了灯笼,撑开了一片暧昧的热闹,轿子拐进一条胡同,热闹倏然隐退,只有尽头的几只灯笼发出影影绰绰的光,抚慰着躁动的人心。等轿子靠近停下,就有两个未留头的小丫鬟迎了上来:“可把你们盼来了,少夫人都等急了,直说要亲自来接呢!”说着就向里面报信:“王家少爷和小娘子到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走了出来:“阿弥陀佛,总算来了!”

林溪晚和丹青下了轿,绕到王闰之的轿子旁边,刚刚掀开轿帘,一边的丹青身子就软了下去,林溪晚忙去搀扶,却差点连她一起跌倒。众人吓了一跳,七手八脚的去扶她,王闰之和安婶子也围了过来,丹青的骨头就像被抽走了一般,软绵绵的,根本扶不起来。

“嘚嘚”的马蹄声传过来,马上一身家人打扮的少年干净利落的下了马,向先前那个妇人打千说道:“任妈妈,您怎么亲自出来了?大少夫人歇了没?大少爷要我先回来说一声,他有事耽搁了,要晚些回来。”

“客人刚刚才到,大少夫人等着呢!”任妈妈一脸关切的问那少年,“大少爷遇到什么事,要紧不要紧。”

少年犹豫道:“少爷回来,自然会知道。”又看了这边乱糟糟的场面,迟疑了一下,走过来背起丹青往大门走去,“再这样躺下去,没病也病了,事急从权,得罪了。”竟是知礼而不迂腐。

任妈妈这才带人过来见礼,引着他们往里走。一边遣丫鬟去通报,一边问了丹青的病情遣小厮去抓药。一边又问这一路走了多久,沿途可有什么风景,辛苦不辛苦。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穿过前院,往东边走去,任妈妈解释道:“大少爷住东院,二少爷住西院,老爷住前面的正房。”过了一道月亮门,有个丫鬟提着灯笼匆匆走过来。

“闻柳,可是大少夫人等急了,怎么遣了你来?”

那个叫闻柳的丫鬟行了礼:“大少夫人服了药,撑不住睡下了,听絮在跟前守着呐。只说按原先的安排,王少爷住外院的厢房,小娘子住小跨院。今儿太晚了,客人又累了,吩咐厨房做了些清淡爽口的吃食,用过后可以早些歇息。明儿再好好的为两位接风洗尘。”

王氏兄妹谢过,任妈妈又问:“大少夫人精神可好?”

闻柳点点头:“精神尚好,只是惦记着两位客人,吃的不多,晚上又喊乏了。”

任妈妈叹了口气:“回去好好伺候着,这里有我呐,大少夫人夜里若是醒了问起,只管教她放心!”

闻柳答应着,又行了礼去了。

这边任妈妈另派了人引着王谦去厢房,自己陪着王闰之到了东院的小跨院。

院子很小,格局也简单,三间正房,两间厢房。

丹青已经被安排到西厢房躺下。林溪晚和安婶子收拾箱笼,王闰之陪着任妈妈说话。林溪晚过去给她们续第三道茶水时,任妈妈就起身告辞:“……不打扰小娘子休息。院子里有两个粗使的婆子,有什么活就支使她们去做,她们做不好,只管来告诉我,有什么需要的,也只管来找我。”

王闰之客气的道了辛苦,又忍不住问道:“七姐她……身子究竟怎么样了?”

任妈***目光忽然锐利起来,她深深的看着王闰之,良久才垂下视线,换上笑脸:“大少夫人知书达礼,心地又好,必然是个有福的。”

林溪晚心中突的一跳:任妈妈,任妈妈,莫非就是苏轼的Ru母任采莲?据说她在苏家甚有身份,王闰之不过是王弗娘家的普通亲戚,却事无巨细,劳她亲自过问,面子也够大了。

正想着,就有丫鬟送来了晚饭,林溪晚服侍王闰之吃过,端了自己和丹青的晚饭进了西厢。

丹青已经醒过来了,两只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林溪晚将晚饭端过去,她看也不看。

“生病也是力气活,不吃饱了饭,哪来的力气生病?”

大概是觉得这个说法有趣,丹青瘪了瘪嘴,终是没有笑出来。

晕船也不是大病,休息几天自然会好。她一路上虽不多说话,却一向跟人配合,又是个直Xing子,好端端的,这闹得哪门子别扭?林溪晚暗暗纳罕。

“难不成你看我跑里跑外,服侍了小娘子又来服侍你,感动成这幅模样?”

“你……唉,”丹青欲言又止,忽然气恼道,“你一个小孩子家,哪里懂得这些?”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落初文学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