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冷王的逍遥医妃

更新时间:2019-10-23 02:47:01

冷王的逍遥医妃 已完结

冷王的逍遥医妃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幸运九 分类:言情 主角:慕容武功 人气:

《冷王的逍遥医妃》是幸运九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冷王的逍遥医妃》精彩章节节选:她一朝旅途探险,意外死亡。竟重获新生,成为五岁小女娃!然,摔得不成人形,重生的她几乎二次死亡。得高人所救,习武学医…… 十年后,她风华毕现,聚钱集势,只因她有了想要守护的人。 然而,她喜低调爱逍遥,她说:“既然避不了,那就让她做个大隐隐于市的隐士,江湖逍遥。” 他,冷面暖心;他,面若春风却心冷如寒冬;他,邪魅诡异,却冷心冷情;他,侠肝仪胆,热情似火。他们,个个人中之龙,然而,这几人痴恋于她,她将如何抉择?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带人回谷

经过半个时辰的急奔,慕容九总算是来到了忘忧谷的入口。看到熟悉的景物,兴奋不已。西斜的阳光投在慕容九的侧脸上,使得她脸上的汗珠都闪着淡淡的光。无暇去擦,只顿了下便又提速进谷。抱个人跑那么长的路,真心有够累!幸好快到了,心一下轻松了许多!速度竟是一下快了许多。

忘忧谷内,天机老人立于崖边远眺,眉目间带着忧色。“申时已过去一半,九儿尚未归,莫不是途中出了意外?”天机老人轻语,虽说他知道慕容九对忘川森林中心的这片山脉已非常熟悉,对危险的应变更是如身体对冷热的感知,武功更是得他真传,可见她逾时未归心里仍是不由担心。而,这时慕容九急切的声音由远至近的传来。

“师父,我回来了,快过来帮帮我。”慕容九如一阵烟般闪过,未跟天机老人照面,便直接进了竹屋,往她的阁楼而去。竹屋只有两间卧室,一楼一间是师父的,她的阁楼还是后面,师父救回她时,拆了屋项重新加盖的,他们住刚好够用。他们是隐居,没有想过带有其他人来,便没有预留客房。如今慕容九突然带了个病患回来,自然带回自己房间,总不能占了他师父的房间不是。在说了,她带人回来,师父会不会不高兴都还不知道,再占他房间那不是找抽嘛。

天机老人听到慕容九的声音松了一口气,可当他回头,看到慕容九身上抱着一个满身是伤的男子进了阁楼,不由的升起一阵担忧。慕容九身形极快,可天机老人是何许人,眼力自是惊人。天机老人忧心的不是蓝衣人的伤,而是无论蓝衣人的身份是什么,这处居所恐怕是将不再隐蔽。四国本来就一直在寻他,江湖近年已有他隐居忘川森林的传言。最近一次出忘川森林也在无意中得到消息,外界有人暗中重金悬赏寻他。他忧心即便有忘川森林这样的天险做为屏障,怕也是终有一天会被找来。

你说为何寻天机老人?那还用说嘛!找大夫干嘛?找的还是一代神医!不是家中有人患有恶疾,就是别有用心。若是单纯求医便也罢了,要是别有用心,那……

而,最让人忧心的便是皇室。你说哪一朝皇帝不是希望能“万岁万万岁”的,天机老人便是“怀壁其罪”。可是,长生不老这种事岂是你想就能的。天机老人也不是神,即便医术了得,让耄(mào)耋(dié)之年的人多活个几年的还有可能;想要“万岁”,只能说想太多了。

其实,个中道理大多数人都懂,可是,有时候人的执念很可怕,许多明知道的事,却偏偏还是执迷不悟。秦始皇不就是个例子嘛。

而就算排除这点,伴君如伴虎,有多危险可想而知。

至于江湖,那险恶亦是不惶多让。

所以说,盛名之下还真是……很累。如此也能明白天机老人为何避世于此,以及他的担扰了。

话说回来。天机老人听到慕容九的叫唤,一边思索着,身体却自然反应般,飘身随慕容九来到她的阁楼里。

慕容九闪身进入阁楼,将蓝衣人放在自己的床榻上。将背上的药娄解下放在一边,边来回从柜子里取出许多药瓶子,及一些用于治疗的工具。见天机老人进来,看了看天机老人道:“回来时正巧碰到他被人追杀。”,慕容九手指了指床上的蓝衣人,算是解释了她迟归的原因。

“师父,我需要一些热水。”慕容九朝天机老人眨了下眼,便回到床边开始为蓝衣人治伤。

也不知道肋骨的断处有没有移动,要是刺穿胸膜、肺或血管都会很难办。在这没有外科手术设备,做手术是极危险的事。慕容九认真的为蓝衣人做检查没有再理会天机老人。

天机老人似乎早习惯,也知道这里不用他帮忙,于是挑了挑眉转身离开。只是心里一阵郁闷,这丫头对自己真是越来越不客气了!轻叹一声,烧水去了。

“幸好断骨没有造成其他伤害,伤口也没有再恶化。”慕容九为蓝衣人检查完,有些庆幸的自语。为了更好的做治疗,慕容九将蓝衣人的衣服全部退下,只留一条褒裤。便开始仔细的为他固定肋骨、清理伤口。

当天机老人把热水送来时,慕容九已经将蓝衣人断了的肋骨固定好,伤口的腐烂面亦已切除上药包扎得差不多。

“师父,拿套你的衣服来吧,他的衣服不能穿了。”慕容九感觉到有人进来,头也没抬,继续手上的动作,直接吩咐道。

“嗯?”天机老人正要把水盆放在屋中的木桌上,听到此话,手一顿,蹙眉看了一眼慕容九忙碌的身影。回想那蓝衣人的衣服确是被砍得破烂不堪,是不能穿了,便不再纠结,将手中的水盆放下,再一次走出去。

天机老人将水放置屋中木桌上离开时,慕容九也刚好包扎完。

“呼……好了,累死我了。”慕容九伸展了下四肢,愉悦的道。

回身却看到一盆冒着热气的水放在桌上,又回头望了一眼床上满身血污的人,蹙眉一叹。拿了一块干净的棉布在热水里浸湿、拧干,动手为蓝衣人将血污擦拭干净。等天机老人拿来衣服又在他的帮助下为蓝衣人穿好衣服后,慕容九彻底累摊了。一天没吃东西,追了雪狐几个山头,经历无名山谷里的震撼;救人;一路狂奔;回来又忙于为蓝衣人治伤,如今已是酉时,天已微暗,都到晚饭的饭点了。真的是又累又饿。

慕容九重重呼了一口气,这次是真的好了。轻轻的转了转酸疼得都快没有知觉的腰肢。忍着酸疼拖着疲乏的身体来到楼下储水的地方,打水洗手,来来回回洗了好几次。慕容九不否认她有洁癖,两世为医,她非常、极度重视清洁。

回到屋内看到净了手坐在屋中喝水的天机老人,慕容九立即皱着脸,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对天机老人道:“师父,我一天没吃,快饿死了,有没吃的?”

“……”天机老人眼神深邃一丝表情都没有的盯着慕容九,一声不吭。

慕容九被天机老人看得有些心虚,师父这样好可怕!有什么话不能用说的,只好卖萌的抚着肚子,睁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回望着天机老人,用眼神告饶并告诉天机老人:“师父大人,我真的很饿。等我吃饱了再来盘问可以吗?”

“等着……”天机老人眼神一暗轻叹道。这丫头,就是吃死了他。她可是他唯一的爱徒,虽是师徒相称,可他把她当女儿。看她那副样子,更是再也无心责备。起身往厨房走去。没一会儿端出二碗还冒着热气的面条。

“刚烧水时顺便煮的,还热着,快吃吧。”天机老人脸色淡然却是语带宠溺的道。

“嗯,好香啊!谢谢师父!”面条只是面条,连洒点葱花都没有,可现在的慕容九实在太饿,给她什么她都觉得很美味。一点形象都没有的狼吞虎咽起来。

一旁的天机老人看着这样的慕容九,不由莞尔一笑轻摇了下头道:“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慕容九听到天机老人的话,抬头,嘴巴鼓鼓挤眉一笑,像极了一只皱起的包子。低头又与面条斗争去了。

“呵呵……”看着慕容九那可爱到极致的小模样,天机老人忍不住轻笑了起来,之前的烦忧瞬间烟消云散,跟着吃起眼前的面条。只人家天机老人吃得可就优雅太多了。

“哇……吃饱了,好舒服啊……”慕容九摸着自己的肚皮,仰天闭眼一副脸享受。

“吃饱了就歇歇,厨房里烧了水。”天机老人吞下嘴里的面条,缓缓的吩咐完,又继续优雅的吃着碗里的面条。慕容九太饿吃得太快,天机老人吃得细嚼慢咽,自然没有那么快。

慕容九听到天机老人的话,心头一暖。她这个师父看着似乎什么都不关心,可却是事事细心。竟是帮她烧了水方便她一会沐浴。

“嗯……”慕容九甜甜的应了声。便起身回到自己的阁楼,再次为蓝衣人把了脉及检查了下看有没发烧等。见一切正常,拿了干净的衣物,便要下楼。回身时眼睛一瞥,看到被自己随手扔在一边的衣服,走过去拾了起来。蓝衣人的衣服破了也不一定能穿了,但还是洗洗好些,做为有洁癖的慕容九是这么想的。拿起来翻了翻,让她翻出一只钱袋还有一块玉佩,以及一根信号筒,钱袋里面还有些碎银和银票;玉佩玉质细腻温润,色泽纯白如羊脂,一看便知定是一块极品美玉。玉面一面刻着龙腾图,一面刻了一个“睿”字。无论是衣饰或是手上的这些东西,都显示此人非富即贵。加上,从她遇到他,他正被追杀这件事上,慕容九直觉此人很复杂。

慕容九蹙眉凝思了下,最终定论是:此人不简单,以后能不接触便最好不要。虽说如此,她也没后悔将人带回忘忧谷救治。

将玉佩及钱袋等收起,放在床头,男子醒来便可看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