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庶女当朝:易水兮年

更新时间:2019-10-21 02:55:11

庶女当朝:易水兮年 已完结

庶女当朝:易水兮年

来源:落初 作者:任运佳 分类:言情 主角:楚墨殇子瑶 人气:

主角叫楚墨殇子瑶的小说是《庶女当朝:易水兮年》,它的作者是任运佳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与皇家,乃是天敌。而他身为皇家中人,却依旧憎恨皇家。她曾对他说:你说过你会等我,那么陛下就等吧,等到梨花初见、蔷薇凋零、血莺啼叫,那个时候,也许我就愿意做陛下的妃子了。却未曾料到他如此神通广大。所以,后来的画风逐渐变成了——“来,儿子,让爹爹亲一个......”“我生的儿子,干嘛给你亲!”某男无语地看着她,一脸嫌弃:“连你都是我的.”“嗯?”某女威胁似的望着他。他眨巴眨巴眼睛,立马改口:“我是你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果然,老天爷做事总会有个预告的,例如暴风雨前的闪电,又例如,现在舅母出事前的绵绵细雨。

当怜易兮和楚墨殇急急忙忙赶到赌场时,舅母已经被人打倒在地,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舅舅楚元勋。楚墨殇见状急忙上前推开楚元勋,他关心的,只是娘亲的安危。此时的舅母秦蓉已经昏死过去了,怜易兮也急忙走上前去看看舅母的情况。

“娘亲!娘亲!醒醒,殇儿在这儿呢!娘亲!”楚墨殇就算再是一个坚强的男子汉,面对自己的娘亲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状况也很惊慌。

楚元勋听到楚墨殇的叫喊声,嘴角掀起冷笑,一脚狠狠地踹在楚墨殇身上,大大咧咧地骂道:“你个小兔崽子来这儿干什么?叫你砍的柴呢?”

楚墨殇回头便对自己的父亲大吼:“你个混蛋,将娘亲打成这样还有脸在大街上耀武扬威!娘亲是你的结发妻子,你怎能如此对待她?你今日能大摇大摆地进赌场,还不是因为娘亲辛苦挣银子,若是没有娘亲,你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楚墨殇越说越激动,旁边围观的人们也纷纷点头。

“是啊,真是个没人性的家伙!”

“可不是吗?连自己的妻子都打成这样,这世道,到头来,还不是怪在昏聩的皇帝头上,今日……还将相府给……”妇女刚想说完,便被自己的丈夫捂住嘴:“嘘!这话可不能乱说,是要掉脑袋的!”

……

怜易兮听闻,低下头不说话。

楚墨殇脸色通红,似乎这样还不够他泄愤:“娘亲出身如此高贵,要不是为了你这个混蛋,能和家里人闹翻脸吗?你……”“啪!”一声响亮的声音让怜易兮回过神来——楚元勋打了楚墨殇一个响亮的耳光。

“住嘴!臭小子,看我今天不打烂你的嘴!”说着,楚元勋便将楚墨殇一把提起,他奋力挣扎:“放开我!混蛋!”

“你再骂一句混蛋试试!”楚元勋面色铁青,眼眶已被气得发红,一气之下,便抬手向楚墨殇再次抡去。

怜易兮很清楚楚元勋此次的力度,深知他一定用尽了全力,所以她的小脸上满是惊慌,情急之下,竟大声喊出两个字。

“不要——”

楚元勋的手陡然停下,这时,他才注意到原来还有个怜易兮。

“你又是谁?”楚元勋没等怜易兮回答,便转头对楚墨殇恶狠狠道,“哟!这次学聪明了,竟然敢找帮手?真是儿子大了翅膀硬了。可惜的是,找来的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头片子?真是长智慧了。你就看我怎么把她一块儿收拾了!”说完拎起怜易兮衣领便将她提起。

“你不准碰兮儿!你放开她!”

“臭小子,怎么总是胳膊肘往外拐!”楚元勋将目光投向怜易兮,果不其然,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怜易兮的发饰和耳环上,财迷终究还是财迷,再怎么也变不了,“哟!还是个小金库呢!”楚元勋放下俩孩子便取下怜易兮的一支银钗,双眼直直发光:“叫什么名字啊?小妹妹。”

楚墨殇被放下后赶忙托起秦蓉去找郎中,不过他还是担心怜易兮的安危,身上背着秦蓉却站在原地踌躇不定,怜易兮给他一个“放心吧”的表情,楚墨殇才三步一回头地离去。

“舅……舅舅……”稚嫩的声音颇为小心翼翼,“我……我是兮儿……”

嗯?他面部微微僵了僵,才缓缓道:“兮儿?哪个兮儿?”

“舅舅,我是怜易兮,我的母亲便是相府的二夫人也就是你的姐姐楚氏。”怜易兮小脸颇为平静,楚元勋脸上却满是震惊,周围的人又开始了新一轮讨论。

“这小姑娘便是相府的五小姐?”

“据说相府四姐失踪,相爷及夫人均受绞刑,最小子女被流放,这最小子女应该就是这孩子了。”

“唉!真是可怜,想不到这楚元勋还有这等背景。”

……

怜易兮终究还是个孩子,不听则矣,一听到人们的讨论心中便一阵酸楚,眼泪竟如潮水般涌出,小小的身子立马蹲在地上抱成一团,让人看了心生怜意。

楚元勋眼中闪过一丝贪婪,而后对着怜易兮换了一副嘴脸,蹲下身安慰怜易兮:“行了,兮儿不哭,以后啊,住舅舅这儿,舅舅给你当爹,这样,兮儿便不可怜了。”

“舅舅当兮儿的爹爹?”怜易兮如水晶般的眼珠茫然无措地望着楚元勋,而后又好似在想些什么,有咬了咬唇,“不妥,兮儿不要舅舅当爹爹,舅舅便是舅舅,永远也不是爹爹,兮儿会为爹爹伤心也永远不会为舅舅伤心,兮儿只想安稳有个住处。”

楚元勋脸微微一抽,有些尴尬地收回手,心中暗骂道:不愧是怜溱的女儿,话都能说得如此欠揍!不过他终究是只笑面虎,陪笑道:“好,兮儿不要舅舅当爹爹舅舅不当便是了,走,舅舅带你回家。”说着,蹲下身抱起怜易兮便朝屋子的方向走去。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楚墨殇才将秦蓉带回家,此时的秦蓉头上,手上都绑着绷带,看得怜易兮小脸都皱成了一团。可楚元勋似乎对楚墨殇的做法很不满意,站起便将他提起:“你小子翅膀硬了是吧!怎么能拿银子去给这个老婆子看郎中呢?还不如把银子给我,等我赌赢了,说不定多的都有了!”

楚墨殇听闻此话,越发越觉得这人不可理喻,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咬下楚元勋手臂,楚元勋一声痛呼,便将楚墨殇一把甩下,楚墨殇也因此头部撞到床脚,流出血迹。但他依旧站起身,愤愤道:“你还是不是人!是要妻子还是要银子!”他还想说下去,怜易兮却向他摇了摇头,他便住了嘴。

怜易兮微扯楚元勋衣袖,楚元勋扭头看她:“干嘛?”

怜易兮被他的气势吓了一跳,而后又说:“舅舅,我把这个给你,你就别打骂子瑶哥哥了。”说着,她便取下自己的一只耳环,“这是纯金的,舅舅。”

楚元勋本想见好就收,不过一瞟怜易兮另一只耳朵,心中贪念又起,便道:“只是如此吗?”

怜易兮眨了眨眼,见楚元勋视线一直在自己耳朵上打转,瞬间便懂了,取下另一只耳环便递给他:“舅舅不提醒兮儿倒还忘了,这对耳环就当是给舅舅的见面礼。”

楚元勋满意地点点头,转头斜睨楚墨殇,唇角勾起冷笑:“向人家兮儿多学学,别一天娘亲短娘亲长的……”之后便满意地向门口走去。楚墨殇自然知道他要去干什么,无非就是去赌场,便叫道:“你回来,娘亲好不容易将你从赌场拉回来,你再去对得起娘亲吗?”楚元勋压根儿就不听他的话,“砰”的一声关上了屋门。

“你回……”楚墨殇正欲再次叫喊,却被怜易兮阻止:“子瑶哥哥,算了吧。”怜易兮暗暗垂眸,是啊,摊上这么一个舅舅是她的不幸,不过又能怎么样呢?她如此弱小,翻不了天也覆不了地,能拿这个舅舅怎么样呢?

她就将以后的生活环境当成一种逆境好了,在逆境中成长,也不失为一种变强的捷径。再转头看向舅母,见她一直紧锁着眉头,自己也不由自主地将小眉紧紧皱起。舅母……很爱舅舅吧……娘亲曾说过,爱一个人就是包容他的一切,包括他对自己的暴行。

真是一朝春走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舅母,也应该如此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