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头再来过

更新时间:2019-10-09 17:39:23

重头再来过 连载中

重头再来过

来源:落初 作者:尘离 分类:言情 主角:陈英高薪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头再来过》的小说,是作者尘离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陈英自问是胸无大志的宅女。前半生的她,虽然过着被家人不自觉忽略,被哥哥阴影日日笼罩的生活,但也奋发向上,考上大学。日子开始变好的时候,上天像要作弄她一般,让她的父亲离去。她要代替无能的哥哥,保护从来不记得爱护自己的母亲,守护父亲留下小小的遗产,不让那班白眼狼亲人抢去。  当日子稳定一些,本想宅宅过活一辈子的时候,老天又再耍她,一觉醒来回到自己刚出生的1988年。  重头再来过,难道她又要重新悲剧一次?  (特此感谢书友Carey友情提供的简介!尘离就一文案无能)  还要感谢起点封面制作组美工大人提供的封面,大人辛苦!  本书群号:121439654。欢迎大家加入讨论,验证请注明女主姓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觉醒来,陈英简单吃过晚饭就跑到了隔壁,拉着正扫地的陈招娣出来。“二伯二婶,把三姐借我一会儿。”

“英子,什么事呀?”陈招娣奇怪地跟在陈英的后面,她还没见过陈英这样急切的样子呢。

“你跟我来就是了。”陈英故作神秘,把陈招娣带进老宅。

陈英是有自己的房间的,分家以后老宅子就就空下来了,偏房就搭了张窄竹床给陈英一个人住。房间不算小,但是去掉杂物和粮仓占得地儿以后,留给陈英的面积就小的可怜了。

把陈招娣拉进房间,陈英打开房间的灯。这才说道:“三姐,我今天去县二姨那里了。”

“哦。那又怎样?”陈招娣觉得这是和陈英的急切完全不搭嘎的事儿。

“你听我说呀,我在二姨那里得了个赚钱的主意,我觉着吧,这事儿三姐做正合适。”

“什么主意呀?”陈招娣的好奇心被勾引了出来。

“是编手链。”陈英把晚饭前准备好的手链拿出来,“三姐你看,这是编出来的手链,每编一根就可以得到一毛五分钱,难一点的可以赚两毛钱,最难的得有两毛五分钱。”

“才这么点啊!”家境还可以的陈招娣撇了撇嘴,对这么小的数额很是不满。

“一根是很少,但是十根最少一块五毛钱,一百根就是十五块钱。赚个零花钱还是不少的,何况这东西编的很快,赚上五六十块钱是没有问题的。”陈英仔细地解释。

“这样啊!”没见过什么世面的陈招娣很快就被诱惑了,“那我就试试吧,不过我还不会编呢,也不知道难不难。”

“很简单的。”陈英笑眯眯地解释,“你来,我编给你看。”

两人一交一学,也不觉得时间过得快。陈招娣的确是个手巧的人,很多编法一点就透,上手后速度也是毫不弱于编了六七天的陈英。搞得陈英颇有些嫉妒地大呼不公。二婶喊女儿回去睡觉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陈英这才发觉早过了自己规定的睡眠时间,赶紧收拾收拾睡下了。

开学后,陈英又恢复了往日的作息。她记得看过一篇养生的报道,规律的生活习惯是很重要的养生之道,上辈子不讲究这辈子还是注意一点的好。

林海霞已经对陈英放养了,她自己的水平不怎么高,要不也不会只是个一直教一年级的民办教师了。陈英常会翘掉自己班上的课,跑到二三年级的教室后面装模装样地听上一两节课,全校的老师没有一个不认识她的,在自己的课堂上看见陈英,偶尔还会提她起来回答问题,陈英有三分之一的几率能够回答正确。陈英自己都鄙视自己,不过为了掩饰自己也不得不背下“天才”的名号了。当然,陈英不无自恋地就没认为自己不聪明过,只不过没到妖孽的程度罢了。

到了星期六,陈英再次戴上帽子背着小书包出发了。

陈招娣的手工速度很快,几天把陈英买回来的所有线都用完了,就是有些链子的颜色搭配实在是恶俗,不像陈英喜欢清爽的搭配,比如正红配翠绿,陈英看到的时候都觉得是在糟蹋眼球,但陈招娣坚持认为很好看。陈英翻翻白眼不和她争了,这都什么审美眼光啊?

十一点多来到县中门口,陈英和上次那个大叔乐呵呵地打个招呼,还在边上摆起了摊。

“小丫头又自己来摆摊啊?你妈呢?”大叔一边忙乎一边闲聊。

“是啊,上个星期好多姐姐多预定了手链,我当然得来卖给人家啊。”

“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这几天好多女孩子都来问我手链什么时候有货呢,我都告诉她们你这几天准来。”

“那谢谢大叔了!不过以后就不卖了,我妈已经答应我会带我去省城了。”

“为什么呀?生意不挺好的吗?我看那么多女孩子都喜欢你卖的手链呢。”

“手链这生意天一冷就不好做了,等明年天暖和了才好卖呢。”

“小丫头说的有道理啊。我说你爸妈不会整天就教你这个了吧?”

“大叔真会说笑,我也就是听他们随口说的。”

和大叔随便聊了几句,县中的放学铃就敲响了。陈英抓紧把书包里的手链都仔细摆好,又把上次定下的手链单独放在一边,这才放心等着生意上门。

一会儿,就有女生过来了:“小妹,你总算来啦!我们可都盼了几天了。”

“这不是没货,我没脸来见各位姐姐嘛!”陈英笑开了眼,仿佛看见金子在招手。拿出上次记录的本子,打开,“姐姐上次有预约的吧?你先在这些手链里挑出自己要的,然后在本子上勾掉你的名字,这样就不会混。”

“行!”女生爽利地在摊上找出自己定下的链子,顺带又买了两根别的样式的,这才付钱离开。

陆续有上个星期来过的女孩子路过,还有一些听同学宣传二来的女孩子,把小小的摊子围得水泄不通。陈英勉强应付着,一边还要和大家解释这是今年最后一次卖了,下次都不会再来了,使得本就拥挤的的摊子更加沸腾。

好在手链不是特别的多,在庞大的消费市场面前很快就被一抢而空,比上次更快地完成了陈英的预定计划。

陈英仔细想想,觉得这个年代能上县中的女孩子大部分家境应该都还不错,手头比较松泛,一下子吃下几百根手链也就可以接受了。这个保守的县城里贫苦人家更愿意把女孩子早早嫁掉,来减少家里的消耗,顺便赚一份彩礼,二十年后陈英哥哥结婚还掏空了家里一半的积蓄,什么见面礼、小过礼、大过礼,总之越穷的人家要的越凶,仿佛养了女儿十几二十年就是为了最后宰一笔。

腰包已经装不下这么多的钱了,都放进了书包里。陈英和大叔道声再见,就急忙跑进一百米外的一家银行。

这个时候的银行工作人员是没有客户就是上帝的意识的,对陈英这样的小孩子同样没有什么同情心。

陈英费力的搬动大堂的一张长凳,爬上去对柜台的出纳员说道:“阿姨,我想要存钱。”

“户口本呢?”长相朴素的出纳员漫不经心地反问。

“啊?”陈英一下子愣住了。她原本清亮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

“没户口本你怎么存钱啊?小女孩子家家的怎么也瞎捣乱?”出纳员见状立刻就刻薄起来。

陈英低下头没有辩解,她是忘了这茬了,难过不是因为没带户口本,而是她根本就没有户口,作为父母超计划生育瞒下的孩子,她是见不得光的。陈英怔忪一会儿才取下书包,把里面的钱倒出来:“阿姨,我忘记带户口本了,但是还要麻烦您帮我把这些零钱换成整币,不然我带在身上也不安全。”

出纳员开口就要拒绝但看向孩子恳求还带一些悲伤的眼神,一下子就有些心软了。她一边不耐烦地搂过柜台上的零钱,一边熟稔地点起来。

陈英没有在意出纳员的举动,她刚刚被打击到了,重生后她一直忘了自己在法律上还是一个不被承认的存在,这让习惯拿着身份证办事的她分外的没有安全感。

前世她一直念到五年级,那个铁腕县长彻查干部的计划生育问题,她才被暴露出来,父母在单位都受到了处分,通报、罚款、工资掉级。她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那天中午她放学,和同路的小伙伴在回家的巷子里遇见骑摩托车的父母,她喊了一声“爸”,那声“妈”还没有出口,就消失在母亲怒视中。父母扬长而去,伙伴们还以为她认错人了,一直取笑她连自己的爸妈都分不清。回到家中,饶是她小心翼翼也还是被母亲抓住,说出一句她终生不忘的话“你以后在外面不许喊我们!”这句话陈英记了近十年,直到父亲去世后她才说服自己原谅可怜的母亲。

“一共是五百七十六块五毛钱。”出纳员费了番功夫才把钱清理完,她报数的时候有些讶异地看着陈英,原本还以为是哪家小孩子存零花钱呢。

“哦。”陈英回过神来,眨着小眼睛盯着出纳员,“那麻烦阿姨可以帮我换成整币吗?”

“行。小丫头哪来这么多钱啊?”出纳员好奇地打听。

“是我爸给我的,他还在卖东西走不开,让我过来的。”陈英毫不停顿地撒说谎话。

“那怪不得呢。”出纳员这才释然,就说嘛,哪家孩子能有这么多的零花钱,她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呀?不过什么生意这么赚钱啊……

把钱收好,陈英有些意兴阑珊,虽然一直让自己不要多想,但是脑子里却不断地冒出“你是个黑户”的信息。她不安地想要找到解决的办法,但是根本毫无头绪,说到底,她现在也不过是个不到四岁的孩子罢了。

拍了拍面颊,陈英强迫自己找了家面店吃了些手擀面。然后按计划去了二姨所在的市场,那里除了卖成衣的更多的是布店和裁缝店,毕竟自己买布做衣服还是便宜些的。

陈英这几天想到卖针织围巾前还可以卖一些秋冬交际时的丝巾、纱巾以及细棉布的围巾,所以先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布料。趁着NaiNai不在家,那架母亲嫁妆的缝纫机还是可以拿来用一用的,反正放在那儿也是白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