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冥婚哑嫁,我的老公不是人

更新时间:2019-09-17 01:27:10

冥婚哑嫁,我的老公不是人 连载中

冥婚哑嫁,我的老公不是人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子若雨 分类:言情 主角:南筱九阙 人气:

完结小说《冥婚哑嫁,我的老公不是人》是子若雨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南筱九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南筱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梦后,醒来发现现实反而开始变得无比玄幻起来。脑海里多了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也变得怪怪的,被家里人逼着找了风水先生。风水先生说她被鬼缠上了,但是桃木剑,剪刀,五帝钱那些驱鬼神器对那个神秘的鬼却没有一点作用。南筱深深的慌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老公站出来了,看着她宠溺的说道:“老婆,你确定要驱我吗?”南筱:“……”她的老公什么时候变成鬼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九章 远古呼唤

“唔,头好痛……”一阵头疼,南筱蹙眉,睁开眼睛看着四周,这是一个不太宽大的帐。篷,最多可以容纳两三个人,帐篷内部是极为简单的两床可折叠竹床,南筱就躺在其中一个竹床上,此外,青草遍地的地上零零散散放置着一些物品还有背包。

她怎么会在这里?

南筱紧蹙秀眉,揉了揉自己的鼻翼两侧,努力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记得凌琳出去洗手,彼岸烤了鸡翅给她就离开,妖妖忙着整理帐。篷。里面的东西,所以自己一个人坐在草坪上,后来,她听到脚步声就转头站起身来,然后……人脸!没错!

一张惨白的人脸,惊悚诡异的笑容,还有白花花的眼白凸出来,就那么歪着脖子静静地看着自己,是凌琳!她要杀死自己!

不对不对,她一定是魔怔了,做梦做的脑子都傻了,怎么会有那么诡异可怖的事情,一定是梦,可是南筱的脸依旧惨白,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缩着脖子南筱将自己的身子蜷缩成一团,试图找些安全感。

闭着眼睛,南筱浑身的神经都紧绷着,仿佛一根拉紧的弦,所有的毛孔都放大,耳朵警惕的听着外面的动静,风吹过的声音,夜晚知了鸣叫的声音都能让她出一身冷汗,努力的将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人脸忘却,可是却清晰的出现在自己脑海中,一次次地回放。

“筱筱,你怎么样了?”一道声音适时地响起,声音轻柔可亲,可是南筱却被吓得登的站起来,嘴里的话只剩下阿弥陀佛上帝圣母玛利亚了。

“筱筱?”这次的声音略微提高些,南筱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彼岸,身姿颀长地站在她的面前。

鼻头一酸,南筱立马眼眶红了,眼泪转悠转悠着就扒拉扒拉流下来,顾不得什么狗屁形象立马熊扑到彼岸的身上,抽抽搭搭道:“呜呜呜,彼岸,我又做梦了,这次是什么见鬼的人脸,长得跟刷白墙一样,太可怕了,实在对不起群众对它的信任啊!”

“……”

彼岸没有想到南筱会突然扑到自己的怀里,两只手堪堪地落在空中僵硬着不知如何是好,听到南筱的话更是一阵无奈苦笑,这小丫头还真是心大呢,对于人脸婆族,彼岸并没有解释这件事,一场梦便是一场梦吧,只要丫头无忧便好。

而站在帐。篷。外的蓝妖妖同学刚好听到的便是,长得刷白墙,对不起群众信任……心中默默地排一队蜡烛,为灭族的人脸婆族做祷告。

许是因为彼岸在身边,南筱原本战战兢兢的心情得到缓解,便开始扒拉扒拉讲着人脸的事情,顺道还问了句凌琳的去向。

耐心地听完南筱关于长得惨不忍睹的人脸形容,彼岸嘴角缓缓地勾起一丝恶劣的笑意,手指弹了弹对方光洁的额头,开口道:“傻丫头,那什么凌琳当然好好地,要是让她知道你在梦中这样对她,啧啧啧。”

一听这话,南筱便没了话,关于诡异人脸的“梦”自然而然也抛之脑后,毕竟从小到大做的梦还少吗?

“彼岸,凌琳去哪里了?还有妖妖呢?”一冷静下来,南筱便觉得有些空荡荡,问道。

“筱筱,你终于想起我们了。”蓝妖妖边说边走进帐。篷,身后还跟着凌琳。

南筱看着蓝妖妖挤眉弄眼的怪异表情,心道自己是梦魇了,妖妖是眼抽筋了吧。

一看南筱一脸木然完全没有被调侃的羞涩,蓝妖妖一阵无力,果然,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筱筱还是少了情根啊,瞥了瞥一旁的彼岸,见对方没有多加在意,依旧是一脸的宠溺。

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筱……筱……你怎么样了?”站在蓝妖妖身后的凌琳突然出声,南筱被吓得一个哆嗦,手脚止不住的抽。动,虽然在她意识中只是一个梦,但是梦中的凌琳实在是给她印象太深刻了,难免会有些害怕。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凌琳乖巧的站在蓝妖妖的身后,隐在黑暗处,机械地重复这几句话,生硬而又诡异,南筱抬眸,甚至连对方的神色五官都看不清,更是手脚冰冷了。

“凌琳,我没事,你还好吗?”南筱看着凌琳站在妖妖的身后,没了声息,于是心里有些抱歉,于是开口道。要不是彼岸和妖妖在身边,南筱觉得自己肯定没出息的窝在被子里,舌头也捋不顺溜。

许久,凌琳没有说话,正当南筱准备站起身来说些什么的时候,蓝妖妖立马不动声色的站在凌琳的身前,刚好完全遮住南筱的视线,使了个眼色,彼岸立马拉住南筱的手,开口道:“傻丫头,等一下还有篝火晚会,你还不收拾收拾,这幅鬼样子能吓死其他人。快快快,去洗把脸。”

说罢,彼岸做出一副极其嫌弃的表情,一弯腰直接将南筱打横抱起,大步跨着离开,南筱惊呼一声,立马将手挽着彼岸的脖子鼓着一张脸离开。

“说话就说话,干嘛突然抱着我!”

“筱筱,你做梦吓得腿软,抱着你省的丢人。”

“你!彼岸,你放下我,我自己可以洗脸!”

“筱筱,别折腾了,你实在是太重了!我快坚持不住了。”

“重?!该死的,彼岸……”

“……”

南筱气呼呼的声音传来,蓝妖妖甚至能想象到她娇俏可人的小包子样子,心中失笑,只是余光看着自己身后的凌琳,脸色顿时严肃起来。

“今晚你便回凌家,出国留学,数月后因车祸死去。”蓝妖妖此刻一脸威严,看着远去的彼岸和南筱两人开口道。这一句话便为凌琳的结局画上圆满的句号。

毕竟凌琳是人界的人,这次被意外杀死,总会引起怀疑的,更何况,南筱也会发现不对劲,蓝妖妖只好施展法术,制造出一个纸片人,赋予生魂,让其暂时装作凌琳。

可是,真正的凌琳早已在今天就凄惨死去,甚至尸体都早已被吞噬殆尽。这一切,无人知晓。

身后的凌琳上前一步,跪地应了一句,然后机械般的离开,若是南筱看到便会惊讶地发现,这个凌琳脸色苍白毫无人气,一双眸子漆黑空洞,甚至走路都是机械生硬,仿佛一个机器一般。

篝火晚会从晚上七点开始,那时候天色早已暗了下来,黑幕降临,而墨色长空逐渐繁星遍布,点缀着夏日夜晚,清凉的夜风吹来,众人的兴致皆是被调起。

不知是何人起头,提议让南筱唱歌,一旁的彼岸淡淡的笑着没有说什么,看起来心情不错,而蓝妖妖见此则是比自己唱歌还要激动,啪啪啪的鼓起掌来。

南筱也不扭捏,站起身来,走到众人之间,看着山风阵阵,感受着最清凉的气息,远处的山岭传来的动物呼啸,一瞬间便心中有了想法。

轻咳几声,南筱润润嗓子,看着一旁眼巴巴等候着的彼岸和蓝妖妖两人嫣然一笑,精致的五官仿佛绽放光芒一般,一时间,蓝妖妖仿佛看到了当年在妖界的青衣女子,五官虽然不一样,但是也是喜欢这样咧开嘴甜甜一笑,冲着自己喊君娆姐姐,然后一蹦一跳的捧着满怀的花朵。

而一旁的彼岸见此,心蓦然一疼,垂眸掩盖眼中的复杂和深情。

清风徐来,人群中安静下来,听着南筱唱歌。

“荒芜上古,苍茫五界,远方的魔神要回家。

九阙重天,苍古大帝,昆仑的女魃在等你。

“荒芜上古,苍茫五界,远方的魔神要回家。

九阙重天,苍古大帝,昆仑的女魃在等你。”

简单的歌声不断地重复,远古的召唤在歌唱,清甜的歌声此刻却带着难以形容的意味,仿佛穿越时空的浓浓思念,众人一下子都被南筱的歌声带入那个荒芜的大陆,仿佛感受着一个女子的思念和等待,难以言喻的悲伤和凄凉。

南筱唱着唱着,脑海中不断地浮现梦中的场景,苍茫的远古大陆,诡异的人类,歌唱的女子……说来也奇怪,自从那一夜做梦之后,南筱已经许久没有做梦,仿佛和另外一个世界隔绝一般,原本应该是开心的,但是南筱心中却隐隐有些怅然若失。

众人都沉醉在歌声之中,唯独彼岸和蓝妖妖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仿佛受到巨大的惊吓一般,怔怔地坐在一旁没有反应!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荒芜上古,苍茫五界还有九阙重天,筱筱怎么可能还记得?!

这首歌,不是当年旱神女魃唱的吗!!!

如此,筱筱对于当年的事情是不是也记得了!

“彼岸,若,不,筱筱怎么会记得这些事?!”蓝妖妖看着彼岸,声音压低道。

彼岸手里紧紧地拽住一杯饮料,因为用力过度早已变得扭曲,而原本笑语晏晏的脸上遍布阴云,声音冷的仿佛能掉冰碴子,冷声道:“筱筱身体内部似乎还残留着过去的记忆,之前一直做梦,我加固了她体内的封印,原本以为……”

彼岸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蓝妖妖已经全听懂了,抹着额头的汗,喃喃道:“怪了,原本轮回便是忘记前尘往事,怎么会还记得上古的事情……”

突然,蓝妖妖想起当初妖界祭司的话。

六根缺一,命盘白雾。

生死轮回,镜花水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