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狐狸王爷神偷妃

更新时间:2019-09-17 01:25:58

狐狸王爷神偷妃 已完结

狐狸王爷神偷妃

来源:落初 作者:风格转换 分类:言情 主角:靳月靳明 人气:

《狐狸王爷神偷妃》为风格转换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她,神偷世家传人,二十一世纪高级催眠师,精通奇门八卦。    一朝魂穿在尚书府同名同姓、无才无德、懦弱成性的嫡女靳月身上,  本以为嫡女是门高贵活,却面临失业的危险。    宫中有虎视眈眈的太宗皇帝,家中有伪善的父亲、姨娘,    外加这几个随时想把自己拉下位的面目可憎的兄弟姐妹,日子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庶兄送她壮男?催眠让他享乐,一辈子做断袖!    姨娘想当嫡母?门都没有!    从府邸到深宫,处处阴谋诡计,且看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他,狡猾如狐,心机深沉,在他面前,却只愿展现自己温润的一面。  他,冷血无情,对待敌人从不手软,却一次又一次纵容她的挑衅。      他,风流倜傥,奉行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认识她后,却只愿从此长伴她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要啊!”静寂的房间内,现出了靳月仰躺在床上的身影,蓦然间,从她的嘴里发出了一道凄厉的喊叫声,同时,她的脑海中断断续续闪过一些片段,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一个身子单薄的小女孩被罚跪在书房门口磕头,额头渗出的血珠与雪交融在一起,红得那么艳丽。

酷暑的天气,一个妇人边吃着冰镇西瓜边一脸讪笑地看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抽打小女孩,小女孩的脸肿得成了馒头,嘴角全是血,抽打的人却越来越兴奋,脸都扭曲在一起。

画面接着来了个大旋转,漫天的雪地中出现了一名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貌美女子,随着小女孩的出现,貌美女子的眼中快速闪过一道恶毒的光芒,脚也迅疾绊向小女孩,只听见砰的一声响,回头就见到小女孩已经掉进冰窟中,貌美女子随之发出了喜悦的笑声,冰窟中隐约还可以听到小女孩无力的呼救声,“救我......”

画面到了这里,突然间就停了下来,靳月的腿随之咯噔了一下,额角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心,在这一瞬间,更是变得无比痛苦起来。

“你快走开!”噩梦向靳月袭来,靳月无意识地挥动起手臂,意图驱赶开这些困扰自己的东西。

“丫头,你怎么了?”这个时候,一道关切的声音蓦然间突兀地传了过来,伴随着的是有人在推搡靳月。

靳月一下子从噩梦中惊醒过来,有些发愣地瞧着眼前推搡自己的人,一张艳丽绝俗的面容,波光潋滟的桃花眼,睫毛就如鸭羽那般细密翘长,Xing感的薄唇微抿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墨黑的发丝随意披在身后飘荡,红得极其妖娆的锦缎长袍套在此人身上,居然有种出尘的感觉,仿佛此人生来就该穿着这样艳色的衣服。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瞧清楚对方的衣着打扮后,靳月迷糊的意识顿时清醒了三分,脑中恍惚闪过自己初来这异世时醒来后中****的情景以及匆忙跑出来的身影,顿时,只觉得全身在这一刻都疼痛起来,如被车子碾过一样。

不好,一股怪异的感觉涌上靳月心头,靳月急忙翻开薄被察看。

映入眼帘的,是已经焕然一新的衣服,如此软滑的布料,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绝不是自己刚醒来时所看到的那种粗布衣服,天哪,衣服都被人换了,自己现在又到处都疼痛,如被人打过一样,该不会,自己真的已经失身了吧?

脑袋轰的一下子炸裂开来,如有千军万马呼啸而过,靳月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好运气,买福利彩票都不会有如此大的好运气,自己莫名其妙穿越古代就已经够倒霉的了,现在还失身于一个陌生男人,这到底还让不让人活了?

“是你替我解的****?”靳月微眯起眼睛,意味不明地瞧着眼前的红袍男子,错把他的关心之情看成了是事后意欲讨好自己的表情。

红袍男子有些诧异于靳月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冷静态度,一般中了****醒过来的人,发现一个陌生男子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不是该哭着喊着求对方负责的吗?眼前的这个丫头,神情怎么如此平静?

想着,红袍男子的桃花眼悄然染上了一抹名为恶趣味的光芒,对着靳月挤了挤眼睛,道:“的确是我替姑娘解的****。”

“你该死。”靳月攥紧拳头,狠狠揍向红袍男子那过份嫩白的脸,红袍男子一时间没有防备,待觉得一股冷风袭来,人想要躲避时已经来不及了,靳月的拳头就这样重重地落在了他的脸上,发出了啪的一声响,随着这清脆的啪声传来,红袍男子愣了楞,一股疼痛感随即在脸上快速蔓延开来。

“你个死丫头,我好心......”红袍男子一张口,脸立即痛得扭曲起来,只得龇牙咧嘴怒瞪靳月。

靳月不甘示弱回瞪他,“好心什么?好心毁了我的清白?感情,你还觉得自己有理了。”

“你......”

红袍男子还待解释,门外突地传来一道温润的声音,那声音就如山间鸣涧的清泉,给人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姑娘,你误会他了。”

伴随着这道温润嗓音而来的,是一名身着月白色锦缎长袍的男子,阳光透过缝隙微撒在他身上,为他踱上了一层光圈,随着他的进来,整个室内顿时变得敞亮起来,让人有种惊艳的感觉。

只见眼前之人,如玉的肌肤就如高山上的皑皑白雪,施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五官极其俊美,尤其是双唇,几乎像涂了胭脂般红润,但又不会让人觉得女气,眉毛就像鸟的羽毛那样挺拔,鼻梁英挺得完完全全的巧夺天工恰到好处。

乌黑的发丝紧箍在透着黄金色泽的雕空镂丝冠中,仅余发尾随风飘逸,黝黑到极致的狐狸眼,望向你时,眼角微微上挑,勾出一抹半月形的弧度,似笑非笑中给人一种如沐Chun风的感觉,只是细瞧的话,却发现对方微笑的眼睛中透着一股子疏离,笑意不达眼底。

看清楚了对方的容貌,靳月有些发愣,这人倒是生得一副好皮囊,远比自己在现代所看到的那些影帝级明星还要闪瞎人的眼,只是,明显地,这人看来也不是什么好鸟,居然帮着那个毁了自己清白的桃花眼。

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失掉的清白,靳月就气不打一处来,附带地,对眼前之人莫名产生了一股怒意,“我如何误会他了?”

“实不相瞒,姑娘的****是我解的。”

“我的****是你解的?”白衣男子此话一出,靳月足足怔愣了那么一秒钟,这才堪堪从这种角色转换中回过神来,牙齿咬得咯噔响,“感情,毁掉我清白的人是你?”

靳月才刚说完这话,白衣男子的眼角就狠狠地抽了抽,红袍男子立即怪异地瞧向靳月,突地发出一声诡异的大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