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浮生如梦亦如烟

更新时间:2019-09-09 11:18:01

浮生如梦亦如烟 已完结

浮生如梦亦如烟

来源:落初 作者:张薇咪 分类:言情 主角:苏文叶昭鸿 人气:

《浮生如梦亦如烟》作者:张薇咪,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苏文叶昭鸿,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苏浮烟,本是出生于宰相府的小姐,为何却不受父亲喜爱,远送他地?多年后归家,本以为能和心爱之人携手,却卷入了一场复杂的爱恨纠葛、政权阴谋的惊涛骇浪中。意外失忆,醒来却成了江城孟萦,苏澈的妻子,苏澈口口声声称她“娘子”却又为何在得知她怀有身孕时勃然大怒。她腹中孩子究竟是何人的?到底这其中隐藏了什么?奉诏进宫,却不甚听见了皇室秘闻,招来杀身之祸。孑然一身的她如何在这样奸诈诡谲的世间存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刚刚实在无意冒犯郡主,不过,这婢子说得也没错。”浮烟眼色平静地看着她。

“你!”颜若气得脸色泛白,怒喝道:“我连你一起打!”

管家见状,怕事情闹大,忙上前息事宁人,他一步踏到两人中间,朝颜若跪下:“禀郡主,多亏了这位将军解了咱的危难!”

颜若转脸,视线落在一张英气逼人的脸上。那实在是一张俊美秀逸的脸,只是双眸凌厉了些,散发出的寒气令人不敢逼视。

“哦……原来是墨将军。”她张扬地扬起下颌,“既是将军在此便好办了,将军帮我评评理,她弄坏了我的玉如意到底该不该赔!”

该不该赔?他一勾唇角,若是别人,也许不该赔,但她是苏家人……听闻苏家此次要将远在恒城的小女儿送进宫去,莫非就是她?好一个惑国妖颜,怪不得他苏家有恃无恐了。

“苏府的?”他的马鞭直指浮烟,眼中似是询问之意。

“咳、咳!”浮烟突然忍不住咳了起来。

“我家小姐是……”漪兰忙答。

墨昊冷睨漪兰一眼,“我问你主子,何时轮到你说话。”

浮烟裹了裹身上的大氅,望着面前盛气凌人的将军,躬身道:“苏府浮烟,谢过将军相助。”

“苏府?丞相府?”墨昊一眯眼,看了眼一旁简陋的二马小车,脸上一副不屑的表情,“怪不得如此蛮横无礼了,难道是苏澈新纳的宠妾?”

苏澈?路旁的观者一副惶然明了的神情,眼中不知是惊喜还是惋惜,苏府的大公子,风度翩翩,才容绝佳,能娶到如此美妾实在令人羡慕。不过一直未闻苏大公子有娶妻妾,莫不是这女子来自烟花之地,登不得大雅之堂?

“原来只是个贱妾!还不快赔我玉如意!”颜若得意地一笑,气势越发逼人。

“你们胡说!我家小姐才不是什么小妾!”漪兰气得跳脚。

只听啪地一声脆响,墨昊手中的九节银鞭如银蛇般袭向漪兰。

“啊!”漪兰痛得惊呼出声,跌倒在地。

然而,随着一声更嘹亮的脆响,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寂静了,静得能听见雪花落地的声音。人们硬生生吸了一口冷气,仿佛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那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居然、居然打了当朝辅宰的三公子,南越国赫赫有名的禁卫军、却薛军、左护军三军统领威武大将军墨昊一耳光?

墨昊被这突如其来的力扇得偏过头去,白皙的脸颊上渐渐浮现出五个清晰的指印。

浮烟自己也怔住了,右手的疼痛令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直到那个铁塔般的身影在她的上方投下巨大的阴影,她才尚自惊觉自己干了件什么样的蠢事。

一双黑色金边战靴停在她面前。

浮烟不敢抬头,她错了,她不该在来到昭临的第一天便同时得罪了当朝的两个权势,一个是坐拥千万财富的瑞郡王,一个是手握重兵的将军。难怪自小便被父亲送到恒城去,自她出生不久她便被贬,如今刚一回来便又令他难堪。莫非,她真是他的克星?为何此次他又要召她回来?

银鞭抬起她的下颚,逼得她不得不与他对峙。

他身后的黑色披风此时正迎风烈舞着,似暗夜中修罗的羽翼,无数的雪花自他身边落下,充满了肃杀之气!

他细细眯起双眼,“刚刚我真是太优待你了。”

浮烟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咳出来,双眼平静地直视着墨昊深邃凌厉的眸子,“是将军失礼在先,不过小女子打人亦有错,将军为何要与小女子为难?”

“哦?为难?”墨昊粗暴地捏住她的下颌,俊秀的眉目带着丝丝冷气向她逼近,“打碎了郡主的玉如意难道不用赔?向来哲夫成城,哲妇倾城,看来苏澈是太娇惯你了。”

“啪!”地一声,浮烟只觉颊边火辣辣地一痛,脚下一个不稳,便重重倒在雪水泥地中。众人齐齐抽了一口冷气,巴不得替那女子挨了这一巴掌,却又摄于将军慑人的气势,懦懦不敢上前。

地下的雪水夹着污浊的泥泞渗入袄衣内,冰冷、刺骨!浮烟挣扎着从地下爬起来,凛然道:“将军打也打过了,可否让我们主仆二人离开。”

“还有我的玉如意呢!”一声娇喝从墨昊身后传来,颜若走到墨昊跟前,眼角斜睨着浮烟,道:“还请将军帮我讨要。”

“我朝律法,毁人财物者需受笞刑。”墨昊冷冷地扬鞭,长长的银鞭啪地甩在地下,激起片片残雪。

一个人影突然飞扑过来,抱住了墨昊的双腿。

“求将军放过我家小姐。”漪兰发辫散乱,颊边尚留了一道殷红的鞭痕,双手紧抱住了墨昊的腿不放。

墨昊不曾低头瞥她一眼,只略一抬腿,漪兰已如破絮般飞了出去,摔倒街边的石狮上,痛呼一声便没了声息。

“漪兰!”浮烟惊呼出声,不顾前方卫队的阻拦便要飞奔过去。

一只有力的手却将她拽回去。

“放开我!”浮烟怒目而视,“听闻墨家军征战时尚不杀老弱妇孺,何以天子脚下却要如此欺压两个弱女子!”

她嘴唇冻得乌紫,眼神却凌厉逼人,寒风陡起,扯乱了她如云的发髻,墨色的头发随着脑后一根白色的丝带瀑布般流泻直下,宛如一朵寒雪中盛放的白梅。气势上,竟丝毫不输于墨昊。

人群中突然发出低低的嗡声,墨昊侧过头去,眼神朝四周一扫,冷凛的目光立刻令周遭安静下来。

“本将军乃是按律法行事!”

“既然将军口口声声按律法行事!”浮烟指向一旁的五马高车,“敢问将军,五马高车是何人才能坐得?”

“你!”颜若气得满脸透红,却无话辩驳。

那五匹马本是狄戎国进贡来的良驹,皇上因不善骑射便赏给了爱马的瑞郡王,今日便被颜若拉出来炫耀。律法虽定一品以上大臣才能坐五马高车,但当今皇上一向与瑞郡王亲厚,一向不与她计较,瑞郡王对这个唯一的女儿也甚是宠爱。正是这个缘由,她飞扬跋扈惯了,也无人敢管。没想到今天竟当街被一个女子斥责,脸上竟是一红一白,气得不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