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别闹,捉鬼呢

更新时间:2019-09-09 11:13:16

别闹,捉鬼呢 已完结

别闹,捉鬼呢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初唐 分类:言情 主角:唐可唐 人气:

初唐新书《别闹,捉鬼呢》由初唐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唐可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时移世易,鬼神的传说已经湮没在急速发展的高科技时代里,但是有明必有暗,有阳必有阴,总有这么一些人,可以突破阴阳的桎梏。在他们身上,发生着我们难以想象的精彩故事而这是一个学了一身三脚猫道术的小姑娘,磕磕绊绊在都市里慢慢成长的故事。她本以为自己能和师父一样,能凭着两三手道术过上“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美好日子。却没想,双胞胎姐姐因车祸丧生,为了照顾有心脏病的母亲,不得不以姐姐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好不容易打算金盆洗手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却出现了一个戾气冲天的鬼婴对着她一口一个妈咪。为了天下苍生,她忍痛认下了这个孩子。但孩子的父亲还是手动再见吧…… 颜值再高,来头再大,也拯救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五章 长生

白三娘好像去准备什么东西了,只留唐可和昏迷的林章二人在地下室里,唐可不担心自己,只要到了晚上,鬼婴肯定会来找她。她的战力是比白三娘渣了点,但她儿子厉害呀。

她担心的是林章二人,她怕没等晚上,两人就一命呜呼了。

唐可正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个熟悉的狗影出现在她面前。

“李元煦!你是怎么进来的!”

狗脸露出一个鄙视的眼神,是的,现在唐可已经能从狗脸上辨别出表情来了,多么强大的技能啊。

“就这么大摇大摆走进来的啊,谁会去关注一只狗。”李元煦不免有些洋洋得意,小样,最后还不是要我救。

唐可强忍住笑意,李元煦似乎越来越习惯自己现在的身份了。

“你进来有什么用啊,得我能出去啊,要不你试试帮我把这个咬断!”唐可动了动手上的蛇皮绳子。

李元煦的表情瞬间黑了下来。

“本大爷才不会做这么没品的事呢!”

“拜托拜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说不定老天爷看你顺眼,让你早点回到肉身去。”

“算了,看在你可怜的份上。”李元煦可不指望老天开眼,只是他看着唐可动弹不得的模样,感觉心里有些涩涩的。

他低下头专心要蛇皮绳子。

“我在寨子里逛了一圈,听到一些白三娘和她儿子的事,你要听吗?”

唐可闻言,猛然想起白三娘先前说的话,直觉告诉她这整件事的关键恐怕就是在这里了。

“快说,快说。”唐可着急地催促他。

白三娘和袁刚一样,都是走出过寨子的人。不同的是袁刚载誉而归,而白三娘则抱了一个孩子回来。这也是寨子这么大,为何独独白三娘住在后山的原因。长生从小是个药罐子,中医西医都看过不少,都没有好转的迹象。

寨子里的土医生断定这孩子活不过十岁,却没想长生活下来了,还一直活到了现在。

“长生现在是十五岁,五年前第一个人失踪的时候,正好是长生十岁的生日。寨里的土医生说,那天他亲眼见长生断了气。却没想第二日他竟又好好地活了过来。”李元煦说道。

死了又活过来,唐可马上否定了这个可能,应该只是一时闭过气。

唐可想起在二楼房间遇上的那个傲娇少年,他的面相……唐可居然都记不得他的脸。

包着软布的桌角,奇怪的对话,还有这些陌生的符印,这世上真的有延长寿命的方法吗?

不过……

“喂,你怎么还没把绳子解开啊?”有十五分钟了吧,但李元煦连洞也没有咬出一个。

“大小姐,你自己来咬咬看,这绳子根本解不开的嘛!”李元煦真的尽力了,这狗牙虽然锋利,但加了料的蛇皮明显更强大。

唐可哀叹一声,头侧过来躺在了李元煦的背上。

李元煦的心脏“砰砰砰”地跳了起来,他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有些热,不由伸出舌头来哈气。

“哎,李元煦,你有没有后悔,明明可以好好在别墅里做你的大少爷,却跟我跑到这种年不拉屎的地来送死。”唐可有时候还蛮同情李元煦的,明明是一个金尊玉贵的大少爷,却只能困在一条哈士奇的身上。

李元煦侧过头来,两人的脸离得很近,李元煦甚至可以感受到唐可微弱的呼吸声。

如果我现在是人身就好了,李元煦这样想到。

“喂,问你话呢。”唐可见李元煦发呆,用头撞了他一下。

“白痴,怕什么,等到天一暗,儿子就来找我们了,那个女巫婆肯定不是咱儿子的对手!”李元煦理所当然地说道。

唐可笑开了,笑得肚子直抽经。李元煦也不明所以地跟着笑起来,只要这个充满活力的女人开心了,他也就会开心,病入膏肓了呀。

大笑了一场后,释放了压抑的情绪。唐可心中也慢慢冷静下来了,那个傲娇的小长生的确很可爱,但是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有些选择该做还是得做。

正在唐可打定主意之际,白三娘回来了。她看到了趴在唐可身边的李元煦,并没有在意。

她熟练地把各色奇怪的液体混在一起,随后拿起红砂笔一笔一画描着地上复杂的符印,整整两个小时,她甚至没用擦过一次汗,直到画完最后一笔,才长舒一口气,露出满意的神色。

“李元煦,你沿着这条路到二楼,你会见到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男孩,你告诉他,一个睁着眼的人不可能永远当瞎子。加上这两个已经三十七个了,这两个人是大学生,和女朋友出来旅游的,他们爸爸妈妈还在家里等他们。”唐可一字一句地说道。

李元煦听得一头雾水。

“什么意思?”

“你不用明白是什么意思,照着做就行,不出意外的话,他听得懂你说的话的。”

李元煦似懂非懂,他甩甩头站了起来,听话地向二楼走去。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白三娘画完符印后,就把林诚和章薛冬带到了符印两边,她用铁链锁住两人的四肢,随后利落地在两人手腕上割了一刀,血液迅速从两人的伤口处涌了出来。

符印开始发出幽幽的血光,血液自发地向着白三娘勾勒的符印流去,一笔一画,用血勾成的符印在地下室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几分诡异。

“白三娘,你做这么多是为了给长生续命吧,但是你考虑过长生的想法吗?还有被你杀害的人,他们也有父母!”

唐可没想到白三娘的动作这么快,她割了两人的大动脉,按照这种血流速度,半个小时他们就得去见阎王了。

白三娘看了唐可一眼,“小姑娘真是聪明啊,若是长生再大一些,你给他做媳妇倒是极好的。不过,你等下还是不要说话了。”说完,她拿起旁边的毛巾就塞进了唐可嘴里。

唐可心里着急,但手脚实在挣脱不开。现在只能指望李元煦那边了。

当整片符印都被血液浸润后,唐可看到林章二人的生命力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减少,他们的生命力被汇聚在符印中心。

白三娘面上露出一丝喜色,两人的生命力非常强,这代表长生又能健健康康活一年了。

她快步出去,坐着轮椅蒙着眼睛的长生就被白三娘推了进来。同时进来的还有李元煦,他悄悄蹿到了唐可的身边。

“呜呜呜……”唐可不停示意着让李元煦帮她拿掉毛巾。

李元煦点点头,后退两步,随后小跑两步,高高跃起。

“哎呦。”他用力过猛,在咬掉唐可嘴巴里的毛巾的同时,还撞到了唐可的鼻梁。

唐可一边揉着鼻子,一边着急地问:“都说了!他听得懂吧!”

李元煦摇摇头。

“我不知道,至始至终那个男孩都没有讲过话,只给我一个后脑勺。”

唐可的心不由提了起来,万一她猜错了,长生根本听不懂李元煦的话,又或者他选择还是这样继续生活下去,那林诚和章薛冬不是死定了,不行,不能把全部赌注压在一个人身上。

白三娘刚刚用来割两人手腕的刀子就放在离符印不远的地上,趁着白三娘把全部心思都放在长生身上,李元煦偷偷把刀踢了过来。

两人合力偷偷将绳子割断,唐可正要上前,就听到长生说话了。

“妈,这几年你开心吗?”

白三娘惊讶长生怎么会突然这么问,但还是回答道:“当然开心了,你健健康康地活着,妈妈觉得怎样都值了。”

长生摘下了眼罩,在白三娘几乎称得上惊恐的目光中淡定地环顾四周,随后开口道:“睁着眼睛的人不可能一辈子做瞎子,说得真好。”

“妈,你开心就好,那这五年来我也算没白痛苦。”

“你知道吗?自从十岁那年后,我的眼睛就能看到一些活人看不到的东西,那三十五个人,闭眼睁眼都在我面前,妈,我快疯了。我支撑不下去了。我记得小时候,你连鱼都不忍心杀,为了我变成这样,我很自责。”

“妈,让我走了吧。”

白三娘整个人都在颤抖,她没想到儿子居然过得这么痛苦,那她这样做到底对吗,白三娘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

唐可趁着现在用布将林章二人的手腕包好。

“妈,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还年轻,自己再嫁人,生个宝宝,说不定这个宝宝就是我投胎的。”

“长生,你在说什么,你不能走。是我犯下的罪孽,你不能走。”白三娘紧紧抓着儿子,害怕长生消失不见。

长生脸上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我已经让认识的鬼魂去请鬼差了,现在应该快到了。”

话音刚落,一阵渗人的寒气便在地下室里悄然出现,使得地上符印上的血都结了一层冰花。

唐可紧紧攥住李元煦,示意让其低头。据程媛说,鬼差虽是阴司鬼神,却最为小心眼,若是他认为你有哪里对他不敬,他暗地里会给你小鞋穿的。

“哗啦。”一条锁链锁住了长生的魂魄。

“不,不,不!不要带走我儿子!求求你不要带走我儿子!”白三娘对着鬼差连连磕头,鬼差却连头也没抬一下。

长生虽然是主动投案,但私自延寿,本就是犯了地府大忌。阎王让你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这是地府的权威所在,恐怕他得吃点苦头了。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没有她教给李元煦的那段话,可能长生还会继续装糊涂下去,想起当时长生有意无意的帮助,唐可轻叹一声,是她欠他的。

唐可抬起右手,一枚铜钱出现在她手中。

“断!”她生生断开了自己和一枚铜钱的联系,随后假装不经意来到鬼差面前,偷偷将铜钱塞了过去。

鬼差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抬头看了唐可一眼,对她点点头。

钱能通鬼神,唐可的师门向来在阴司众非常受欢迎,因为他们凝结出的铜钱,对鬼神的修炼大有裨益,可比黄金值钱多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