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少爷别耍酷

更新时间:2019-09-07 17:17:23

少爷别耍酷 连载中

少爷别耍酷

来源:落初 作者:歪脖长颈鹿 分类:言情 主角:师傅老和尚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少爷别耍酷》的小说,是作者歪脖长颈鹿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姐水灵灵的一个大姑娘竟然当了十几年的“男人”!?  晕死了,姑且不去理那个始作俑者,但也不能荒废了大好青春,  决定了从今天开始好好享受生活……  (看天真女学会心计,慢慢掌握美好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缘跟随着二少爷走进了大少爷园内的一间房,这里是二少爷平常来找大哥时临时呆的地方,刚进房门,二少爷倏地把门关上了。

“咦?二少爷,不是要见大少爷吗?为什么要把门关上?”

“呵呵”色狼终于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大少爷今天忙着呢,没空见你,今天二少爷好好见见你。”说着一脸坏笑地朝着天缘走过来。就算天缘再单纯,也知道面前的这个人现在不怀好意,自己很危险。她突然害怕起来。“不行,我要回去了,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呢……”一边说一边往外走去……“回来吧,往哪儿去呀?”小小的个子一把就被拽过来,一张臭哄哄的嘴顺势复了过去,“让我尝尝你的滋味,看看老三喜欢的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天缘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以往三少爷也曾亲吻自己,可那时自己只是感觉到甜蜜,事后又后悔沉浸在其中,而这一次她才明白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带给自己那种快乐的,现在的自己就象在上刑一样,屈辱、愤怒、还有摆脱不了的无助感,使得她快崩溃了,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下来,谁来救救我……就在天缘快昏过去的时候,门“咣”地打开了,大少爷沉着脸怒视着,“老二,你在干什么?”

屋内的人终于都停止了,天缘立刻躲得远远的低低的抽泣着,一旁的色狼吊儿啷当的坐在床上,“啊,是大哥啊,没什么事,我就是在和天缘聊天。”

“放屁!”大少爷大步走过去揪住冷傲轩的耳朵,“你这个猪脑子,怎么教也教不会,现在是什么时候?难道说你想让爹知道你才是个断袖的家伙?”

“大哥……大哥……疼……疼……”二少爷呲牙咧嘴地捂着耳朵,平时最怕这个大哥了,什么事都听他的,这时听他说老爷子有可能认为自己是个断袖的人,不由的暗示自抽了一口气,心想那还能有好下场吗,刚才做的事确实糊涂。“我……我刚才是喝多了,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哼,你最好是喝多了,以后少干这种傻事。天缘,你也听见了刚才二少爷说他喝多了,做过什么都不记得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回去吧。”

天缘怀着满腔的悲愤,昂着头快步地离开了。哼,本以为大少爷能为他主持公道,没曾想两人根本是蛇鼠一窝,都欺负我人孤力单,欺负我是个下人是吧,等着瞧,我会让你们为了刚才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当晚,冷家堡里又出现了奇景,无论大少爷和二少爷走到哪里,都会突然从头顶掉下了一坨鸟屎,有时落在衣服上,有时落在头上,有时落在手上,搞得两个人换了好几身衣服,洗了好几遍头发,大少爷气得哇哇直叫,二少爷直喊要把这些鸟都杀掉,但鸟儿都长着翅膀还真不是好抓的呢,何况又不只是一只鸟,好象全苏州的鸟都聚集过来了,一拨飞走了,又有一拨飞过来,刚飞过来的似乎比才走的更起劲,拉的屎坨也分外大,翅膀忽闪忽闪的还在呼朋唤友,最后两人决定不管走哪儿随身都带着一把伞,人走到哪儿伞就打到哪儿,这样才避免了总被鸟屎淋到身的尴尬,只是他们的伞也实在是不好看……气味也不大好……

冷傲涵静静地看着天缘,从刚刚叫她过来开始就觉得她不对劲,眼睛有些红肿,唇上也有些红肿,看自己的眼神好象还有些恨?难道……

“你这是怎么了?”三少爷不无担心地说,“这唇上的红肿的是我昨天弄的?你在怪我?”

“哼,咱们人小位卑怎么敢怪罪堂堂的冷家少爷呢?”一个翻白眼继续擦着桌子。

这事好象不太对劲儿啊,瞧着小丫头那股劲头,连带着可不只是他自己啊,难道还有别人欺负了她?想到这儿冷傲涵的眼倏地冷下来,这可不是自己能够允许的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说,别总藏着掖着。”

“什么?我藏着掖着?”眼泪倏地从天缘的脸上滚滚流下来,一直以来憋闷的心情仿佛也要一涌而上。“现在连二少爷、大少爷都知道你和我的事了,二少爷还说要尝尝我的味道,看看三少爷您为什么那么喜欢我?今个儿骗了我去大少爷那里要行不轨,幸亏大少爷赶到了才没有发生什么,不过大少爷也讲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以后谁都不准再提了,你看看你们冷家堡的少爷们多么威风,什么事情都只凭自己的喜好,从来不问问别人愿不愿意,喜不喜欢,在你们眼里,这些根本不需要是吧?我们都是些下等人,而你们是高高在上的人,没有人可以反抗你们,反抗了就是大罪过!末了还要说是我的不是,可是这些事情哪一件是我能左右得了的呢?”说到这儿天缘已经泣不成声,趴在桌子痛苦地抽搐着肩膀。

天啊,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冷傲涵被震惊了,从没想过自己的喜爱会给她造成那么大的困扰,自己以前确实有些太过自我太过霸道了吧,不过最可恨的是二哥,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天缘是自己的,谁都不能碰她。原本黝黑的双眸布满了血气,不行,一定要让他得到教训!这个衣冠禽兽,枉自己平时称他一声二哥,竟然明知道天缘是自己中意的人却还要妄想染指,可恶,我会叫你付出代价的!

只是……眼前的这个人儿要怎么办呢?冷三少爷挠了挠头,从小一直被别人呵护着长大,从来都是别人让着他,他可不会低头于别人啊。可是再一看天缘一脸的梨花带雨,瘦弱的小肩膀跟着一抽一抽的,还真是让人分外怜惜呢。唉!哄就哄吧,谁叫自己喜欢这个小丫头呢,反正也没有别人看见。冷傲涵咳嗽了一声,用手拍了拍天缘的肩,“那个,不哭!不哭!”

天缘正哭得意乱情迷,猛地被人用重物在后背上砸了两锤,“咣!咣!”小脑袋被打到桌子上重重亲了两下,抬起头来看一看,这是谁呀,谁打我?

冷少爷还没觉出来,兀自在那儿哄着,“别哭!别哭!”。

“咣!咣!”小脑袋又重重磕了两下,这下天缘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着急地喊:“停!停!,不用再拍了,我自己不哭了。”

冷傲涵抬起眼面露喜悦,看来自己这一招还挺好使,我就说嘛,我小时候就喜欢大娘这样拍我,怎么会不管用呢。

“呵呵,天缘你不哭了?以后有什么委屈就来找我,我来安慰安慰你就好了。”

“不用了!”一想到刚才那种安慰方式,天缘一阵心惊,暗想我还想多活几天呢。“那个,三少爷,要是没事了,我想回房去休息了。”

“啊,好,你回去吧,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至于……二少爷的事,你放心,我会去处理的,不会让你白白受欺负。”

天缘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终究又闭上了,转身回了房间。

人都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靠着窗坐在竹椅上,天缘不禁叹气,自己自从下山以后,可真是承受了十足十的悲欢离合。也不知师傅他老人家在哪里?有没有按时吃饭,睡觉时有没有离窗远一点,入厕时是不是又蹲了那么长时间,腿麻得不能动?

“师傅!”晶莹的泪滴顺着她光洁的脸庞淌下来。

“啾啾啾。”小绿绿双脚蹦着来到她身旁,“啾啾。”

“小绿绿。”天缘爱怜地抱起它,“你要我别哭了?好,我不哭了。我们都不伤心。以后让我们伤心的人,我们也绝不会让他们快活。绝不!”本来一个挺单纯的小姑娘,在下山后经历了这么多事,也变得成熟谙事起来。

这些人真当自己是个纸糊的,谁都来捏谁都来摸?天缘不禁嘿嘿笑着,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呢?姑NaiNai的本事,随便露一手,就够你们喝一壶的。以前的事也就算了,以后再有任何人对不起我,我天缘发誓定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啾啾啾。”小绿绿欢快地叫着。

“什么?用我的独门毒药?嘘!”天缘紧张地捂着它的嘴,生怕别人听见,自己却忘了别人是听不懂鸟语的。“千万别让人听见。”

小绿绿闭眼睁眼。

“你鄙视我?”

“啾啾”趁着嘴上的压力小了些,赶紧逃离得远了一点,“啾啾啾。”这个没记Xing的鸟儿又出了个主意。

“你说什么?在他们背后按个无影掌,彻底送他们回老家?嘘!”鸟嘴再一次被封了起来,“你当是在玩吗?这样草菅人命?况且师傅也说过,除非是破不得已,否则这些东西都不准用。”

看着小绿绿好象憋闷得难受,天缘赶紧松开了它轻轻地放在手上,“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好多事情还要慢慢看,还有告诉那些对付大少爷和二少爷的鸟撤了吧,时日长了,那些混蛋真的恼起来,不知道会用什么办法对付它们,到时候死伤的可就是那些无辜的鸟儿了。”

“啾啾。”

唉!自己的心Xing还是太善良了,但愿别再有人惹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