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毒医弃妃

更新时间:2019-08-26 09:09:08

毒医弃妃 已完结

毒医弃妃

来源:落初 作者:紫涵雨 分类:言情 主角:尹王爷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毒医弃妃》是紫涵雨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尹王爷,书中主要讲述了:(新书《医手遮天:盛宠小魔妃》连载中,期待亲们的收藏、推荐票、留言)灵魂转换,她由一名现代毒药制造师成为惨遭暴戾对待的尹熙国公主;  所嫁非人、父皇昏庸、美男缠身、刺客刺杀……  一切的纷扰,皆因她手中握有人人争抢的绝世宝图,可笑的是,她根本不知道它究竟在哪!  宝图,没有,毒,她有的是!================已开新坑《嫡女惊华:倾世小魔妃》,请多多支持~读者群号:323074166,欢迎大家来敲门O(∩_∩)O~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主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认得在下了?”男子薄唇微掀,笑得很是邪气。

尹初槿蹙眉看着他,却不再开口。若他们以前认识,现在她说的越多只会错的越多。

“盛熠铭,盛昊国瑞王爷,现在嘛,就在你们这儿当质子。”紫衣男子盛熠铭简单地介绍了自己,果然在尹初槿脸上看到了迷惑与茫然。

质子?这是传说中的人质?盛昊国又是哪个国?她醒来后就只听珠儿提起过,她是尹熙国公主,天下还分了哪些国她根本没了解过,不过,这跟她也没任何关系。尹初槿仅愣了一会,便不再理他,继续低头吃糕点,直到将盘中最后一块咽下肚里去才再次抬起头来。

“你的糕点很好吃!”吃了人家的东西,最起码的礼貌还是要有。

听了她的话,盛熠铭又是轻轻一笑:“这是御膳房里做的糕点,尹公主不要告诉我,你在皇宫生活了十多年从来没吃过?”

“我……夸我们皇宫的糕点好吃不行吗?”

“哦?”盛熠铭勾起一抹邪笑,好倔强的人,知道露馅了还在苦苦支撑着,于是,他故意逗弄着加了句,“抱歉,在下记错了,这糕点是你们京城里最负盛名的满香楼里带回来的。”

尹初槿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暗暗将他咒了千万遍,她发现论起耍嘴皮子,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如果我没猜错,你,不是尹初槿槿公主?”

尹初槿直直对上他的眼,学着他勾了勾嘴角,回答道:“瑞王爷觉得呢?如果我不是尹初槿,那我会是谁?宫里有这么多公主,而你只不过是盛昊国过来的质子,竟然将本公主的名字记得这么牢,这还真是本公主的荣幸呢!”

盛熠铭双手环胸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不错,比起以前那个遇事只会撒泼的尹初槿,你聪明多了!”

尹初槿错愕地看着他,以前的公主跟他很熟?抬头望去,却见他又以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过来,转而从衣袖里掏出一份图纸。

“这是我自绘的皇宫地图,你应该用得上。下次别再迷路迷到我这盛瑞轩来了,不过如果公主不怕宫里传出什么不好流言来的话,在下也欢迎你常来做客!”

尹初槿知道他已经看出问题来了,不管他有什么目的,眼下她确实需要他手里的那份地图,于是她也不矫情,直接接过手察看起来。再次看了他一眼,见他低头喝着酒,并没再理会自己,轻轻说了声谢谢便转身往亭外走。

“奉送公主一句话,一个在宫里生活了十几年的人边拿着地图边找路实在不怎么像样!”

尹初槿顿了顿脚步,果然他不可能一下子变得那么好心,时不时逮着她踩一踩他很开心么?

她也不生气,收起地图放入袖中的同时转身看着他,脸上挂着嘲讽的笑:“瑞王爷,我也奉送你几句,你本来长得就够美了,再加上那妖娆的紫色衬托,只会让你更加……”话故意只说到一半,那么Jian滑的人肯定意会得到她所要表达的意思!

女人被称赞为美,那是种荣耀,但对于男人来说,却是种伤自尊的话,尹初槿的几句话里不仅用了美,连妖娆这个词都用上了,更别提那未说完的话中隐含的意思。

果然,尹初槿这话说完,成功地在盛熠铭脸上看到他表情的变化:他收敛了邪魅的笑,危险地眯起了眼看向她。

她耸了耸肩,大步朝亭外走!

尹初槿借着盛熠铭那拿来的地图一路寻着往流影殿而去,从槿语阁出来至今早过了半个时辰,那暴戾的男人怕是等的不耐烦,恨不得拧了她脑袋吧!她边走边绞尽脑汁思考待会见到萧烨磊要用怎样的借口,然而还没走近流影殿,便听到远处传来动静,不仅有打斗声,隐隐还听到公公尖着嗓子慌乱地大喊……

“抓刺客……保护皇上……”

掏出地图细细一看,声音似乎正是从流影殿传过来的,尹初槿寻思着现在是否该过去。看着侍卫从四处奔向流影殿,她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尾随着过去了。

她站在杨柳树后看着流影殿前发生的状况,数名身怀绝技的黑衣刺客抵挡住一批批侍卫的围攻,手中的剑一舞动,凌厉的剑锋划过,前头的侍卫睁着暴戾的双眼仰头便倒下。看到皇上被层层侍卫保护在中间还拎着几名宫女挡在身前,脸上尽是慌张与惊恐,没有一点身为九五之尊该有的气势,尹初槿嘲讽地笑了。还真是昏君!

再移动视线,看到离皇上不远处冷漠着一张脸犹如看戏般闲适而立的萧烨磊时,她真心觉得他非一般的深沉,隐藏得太深让人觉得过分可怕。

“狗皇帝,把破兵图谱交出来,否则要了你的狗命!”一名刺客突破侍卫的重围,举着剑朝着皇帝飞过去。

护驾的侍卫举着长戟奋力抵挡,尹初槿眼尖地发现,萧烨磊在听到“破兵图谱”这些字眼后眼里闪过一丝狠戾,下一刻竟然加入了护驾的行列中。原来他在意的是破兵图谱!难道他要从她手里拿到的东西就是它?公主手中会有破兵图谱?

“护驾护驾!朕手中没有什么破兵图谱,先皇没传给朕,也许给了朕的母后,她半年前已不在人世,也许……也许破兵图谱在陵墓的陪葬品中……护驾,薛公公,宫里的侍卫干啥去了?有刺客啊,到需要他们时全死哪去了?全砍了砍了!”

皇上恐慌的已经要跳脚了,为了保住生命,连先皇和太后都拿出来当挡箭牌,昏庸无人道!

从皇上的话里她倒是明白了些端倪,也许破兵图谱先皇真的给了太后,如今太后已逝,却没流传出破兵图谱的事来,也许太后将它给了自己最为疼宠的公主尹初槿,也或许并没有给她,但萧烨磊同样这般推测,太后会将它给尹初槿,所以将矛头对准她。

尹初槿低头看了手中的地图一眼,脑海里一闪而过一个念头,也许她可以赌一把!于是她迅速将手中的图纸卷成轴状,揣进怀里,换上一副惊恐的表情朝动乱的人群中跑过去,眼见黑衣人将手中的长剑刺向皇上,她飞快地从旁边以身体撞过去,将皇上重重地撞跌在了地上,而自己也跟着滚到一旁。

“不要杀我父皇,不要杀他,我……我知道破兵图谱在哪,在我这,皇NaiNai仙逝前将破兵图谱给了我……啊……”尹初槿话还没说完,脖子上便架上了一把长剑,下一刻她便被黑衣人拎在了手上。

而在那一瞬,她看到了萧烨磊脸上有丝慌乱,转瞬便飞身而来,伸手想拉住她,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尹初槿心中冷冷一笑,她可不会认为他是担心她这个“妻子”,他怕的只不过是她把他要的东西交给了黑衣人。

“把图谱交出来!”黑衣人恶狠狠地朝她吼道,同时手中一用力,长剑便割入血肉半分,血汩汩地往下流。

“痛……别杀我,别杀我,只要你不杀父皇,不杀我,我就把破兵图谱给你!”

“少废话,不想死就快点拿出来!”

尹初槿满脸慌乱,颤颤巍巍地伸手往怀里掏出图纸,才刚露了个头便被黑衣人一把抢了过去,而后她也被一掌击飞,重重跌落在地,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她支撑着回头察看形势,果然如她所料,黑衣人拿到图纸后根本来不及查看便受到萧烨磊的猛烈攻击,皇宫的侍卫也在这时涌向这头,黑衣人被重重包围。

“撤!”领头的黑衣刺客一声令下,黑衣人不再恋战,扔下烟雾弹,烟雾缭绕,等白雾散去,除了在打斗中死亡的数名黑衣人外,其他早已不见踪影。

“该死的!”萧烨磊一拳击在墙上,满脸都是愤怒之色。

此情此景,没人注意到,人群外的尹初槿低着头,眼里的笑意有多深。

“薛公公,快请御医,把宫里所有的御医都请到流影殿来,马上去,没看到朕的公主受了重伤吗?”皇上在危险过后松了口气,同时也想起了刚刚奋死救自己的女儿来,要不是尹初槿及时冲过来,他怕早受那刺客一剑了,“烨磊,快把槿儿抱到流影殿去,槿儿受了很重的伤。”

萧烨磊再怎么不甘愿,碍于这么多人在场也不会忤逆皇上的话,于是上前抱起尹初槿往流影殿里走去。

尹初槿将所有的得意全藏在心里,苍白着脸,尽是虚弱之色,猛咳了声,将嘴角流出来的血全染上他的白衣。

她在赌,赌一个一石二鸟之计,她赢了,但她毕竟还是受了重伤,在陷入昏迷前,透过人群,她似乎看到有个身着耀眼紫衣的男人站在人群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这一眼,将她所有的得意尽数抹去,只因,那图纸……来自那紫衣男人!他不该是在盛瑞轩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