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冥战

更新时间:2021-02-22 21:31:21

冥战 已完结

冥战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奠元 分类:言情 主角:南绍行童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冥战》的小说,是作者奠元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做了20年无神论者,一朝沦落进神棍队伍。 流连人间千年的厉鬼; 只有两尾的九尾狐; 久远王朝太子的残留记忆······ 一切渐渐揭示出南绍行与那位天神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纵然是天皇老子,也休想让我替你背黑锅!” 浩荡寰宇,他终将踏遍三界归于远古征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章 我是谁

鬼门关外的荒地叫阴湿地,这里阴气不及冥界中的重,但对已死的魂魄来说反而不利。四周依稀还有人间的景致,但气氛压抑透着彻骨的寒冷,天上有一轮在雾气中透出朦胧微光的“月亮”,南绍行同谢君承悠悠漫步于荒地上,偶尔飘过一两魂魄还没靠近他们就绕道而行了。

“这到有趣了,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曾听过。”

南绍行和他聊了很久,发现这人懂得很多,几乎各个方面都涉及到了,南绍行也不想太显鄙陋,只能借助自己现代人的身份说了些超前的东西。“这些谢兄弟你不知道很正常,不过你接受的很快。”

“我对你的身份愈加好奇了,你进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魂体却没有丝毫损耗,而且现今看来状态更好了。”

“我若是说你、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一场幻像,你信吗?”

“为何不信?世间有有无无,也许你也只是别人的一个虚影。”

南绍行觉得跟这种人谈话实在很轻松,他想了片刻又说道:“不知你是否听过幻食?我如今身陷此幻术中,可能只有解决你家的事才能离开。”

“幻食······略有所闻。”谢君承果然听说过,他似有疑惑的说,“以我所知的幻食还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它依势而生,要是我所存于的世界皆是你的幻像,我还真想不出有哪位布阵者能造出如此大的势。”

“这我并不清楚。”身为一个初学者只有半瓶子理论,能一试就挂掉也不容易了。

“嗯······要是助你回去就要解决耿瑜华,而她最恨的人又是我,是要我引出她?”

引出来我也拿她没辙啊,等等······这都是我幻觉产生的世界,我应该有办法制服她。“这样最好。”

“那你可要护我周全,若真落在她手中我也只剩魂飞魄散一法了。”

南绍行知道换了他这种事肯定能做得出来,虽然自己心中说这是假相,但还是不想这人就这么灰飞烟灭了。

谢君承一指前方,“我们到了。”

南绍行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前方比之他们之前所走的路更加黑暗,两排焦状的树杈交叉搭盖在一起,造出了一条通往黑暗深渊的小道。南绍行心中苦笑,又要走一回么?没有刚来时的归属感,他已经越来越想念人间了,之前走过的那条冥徒现在想起心中泛起阵阵恶心。

谢君承看出了南绍行心中所想,笑着说:“你毕竟还不属于这里,前面那条道通向一个地方,我听那老鬼说魂魄是无法长留于冥界的,鬼寿一到就必须进入轮回。在那个地方的深处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人们可以用魂魄的一部分换取更多存在于冥界的时间。”

“你打算这样做吗?”南绍行觉得他问这句话纯粹多此一举。

“九死一生,但值得一试,做鬼起码要比人自在许多。”

南绍行转头又看向那条暗黑之道,感觉总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自己,目光难以从那里拔开。南绍行不可能会知道,不久的将来自己会再次、真正的踏临这里。

谢君承“咻”的转身,目光飘向远方,淡淡的说:“走吧。”说罢他身上多出一只手抓住了南绍行,“我毕竟比你多做了几日鬼,就带你一程吧。”

两魂用几近光速的速度冲了回去,南绍行暗叹,这才是鬼应该有的速度啊,慢慢悠悠的散步才真不像样儿。

穿过阴湿之地,又穿过漫漫冥徒,一句句流过耳边的佛经给人以时光穿梭之感。

终于,一点亮光出现,两人穿破最后一道屏障身体在瞬间腾飞起来,但没飞多久就被东西挡住弹了回来。

这里是人间?我们回来了?

此处屋里的布置还是南绍行离开时的样子,只不过他的身体被人搭上了一层白布,恐怕谢家人以为他死了吧。

外面天已黑透,大概是戌时,虽然他们之前看到一股极强的亮光,没想到人间却是黑夜。

“我头七。”谢君承想想又补充道,“虽然我尚未成为鬼界住民,但这时间也是可以回来的,只不过没有经过十殿阎王审判,无法向生前仇家讨债,此时若是害人性命,便如耿瑜华那样再也下不去了。”

提到耿瑜华牵连许多无辜人的性命,南绍行对谢君承升起了一丝不满,做人尤其是做男人,起码要有责任感,且抛开他为了自由逃婚不说,这么多人因他而死,难道他心中就没有半分愧疚。

谢君承再一次看透他心中想法,双目微合释然的说:“轮回往生,无止无尽,这些死去的人前世做过什么?是否留下罪业?你我均不知。万事万物皆循道而行,因果报复应运而生,如今有的结果都是过去埋下的根,谁又能亏欠谁呢?”

这番话说的南绍行实在无法辩驳,他默不吭声,细细回味着。突然,谢君承抓起他快速闪到一边,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就在他们刚才站的地方现在站着个红衣批发的女人。不用说,这女人就是耿瑜华,她依旧身着那华丽的婚袍,但已无半点美感可言,她的皮肤是青黑色的,眼球向外突起,鼻尖弯起一道尖钩,鲜红的嘴两侧嘴角有些被撑破了。

“哼哼哼哼·······”耿瑜华低哼着,两只外凸的眼球瞟向上方,但却给人一种就是在盯着你的感觉。

谢君承侧身对南绍行说:“人怕恶汉,鬼也怕恶鬼。”

南绍行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他看了眼自己还在地上躺着的肉身,小声问道:“我现在还阳怎么样?”

“不好,刚回魂时身体很虚弱,极易被她夺舍。”

其实这个问题一说出来南绍行就后悔了,自己好歹算半个神棍预备军,怎么问出了这么傻的问题。

南绍行不停的跟自己说这是他的幻像,一切都应该受他影响,他强压住心中的紧张,努力回想着他在书中看到的一个阵法。短短的十秒钟,南绍行就回忆起了那个阵法的全貌。接下来就是布阵了,他集中意念想着:东南位铜蛇、铜蛇、蛇、蛇、蛇你奶奶的!难道因为自己还是魂体所以不管用了?明明白天时就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念操控火符的。

没给南绍行更多的时间,耿瑜华旋转不停的眼球一边一个的定在了他们身上,她似笑非笑的说:“谢——君——承,你终于肯出现了。”

谢君承抿嘴不语。

“你让我难堪,我让你永世难安!”耿瑜华满身的煞气,一股难以反抗的威压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南绍行心中吐槽,以谢君承的性格,想让他难安才是难上加难。等南绍行再抬头,正好对上耿瑜华几乎全是眼白的眼球,他一惊,身体向后靠了靠。

“多管闲事者,滚!”

南绍行魂体一虚,险些真按她说的那样滚开了,他仔细回想他哥最后跟他说的那几句话,却怎么也想不出接下来该怎么办。

善谈的谢君承此时也一直沉默着,他低头垂目,看不清眉目的脸上透着些许落寞。过了一会儿,谢君承仰头狠狠的说:“我真的非常讨厌她!”

这句话声音虽低但很清晰,不知耿瑜华是否听到了,只见她眼球又开始快速转动,一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她······”南绍行刚吐出一个字就再发不出生了,五根冰冷尖锐的利刃抵在了他的脖子上,他回头撞上耿瑜华渗血的獠牙,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当着你的面吃了他,看好了,你的亲人、朋友也是这么死得。”耿瑜华翘起细长的红唇,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谢君承目不斜视地看着他们,“你自便,看我会否有半点不自在。”

耿瑜华依旧笑着,她缓缓低下头,鼻尖在南绍行“左耳”下方刺了一下,然后她捧住南绍行的头,用獠牙抵在他的“太阳穴”上深深一吸,“嗯?”,南绍行的魄没有如她料想般被吸出来,“你的···啊!!!”耿瑜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震开,谢君承见南绍行得以脱困赶忙去拉他,却也被这股力量弹开了。

南绍行冷笑着向耿瑜华走近几步,他微微抬臂虚一握掌便抓住了耿瑜华的脖子,“凭你?来杀我?”

“呃啊!!!”耿瑜华如浑身沾满炭火,难耐的抽搐着。

“鬼煞,非天时地利人和不可成,打散你的魂魄确实是可惜了。”

“取南冥之静火”

不是!

“取北陵之博水”

不是我!

“取东华之巨木”

这不是我!

“取西幽之随金”

我到底是谁!!!

“四——象——封——印”

“啊!!!”

啊!!!

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空间受到一股冲荡,四周景象皆化为了雾气,撕扯声、尖叫声、杀喊声、怒吼声等等的一切融合为一体,不停的在南绍行脑中冲撞,最后化为一阵嗡鸣。

我是谁!是谁?是谁!

你是,我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