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后现代穿越记事

更新时间:2019-03-26 02:41:29

后现代穿越记事 连载中

后现代穿越记事

来源:落初 作者:小燕子吐燕窝 分类:言情 主角:程清程小青 人气:

小燕子吐燕窝新书《后现代穿越记事》由小燕子吐燕窝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程清程小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无端成为七岁的小姑娘,还是小破农村的?  好吧,她可以展开一段含蓄的种田历程;  小门小户也要勾心斗角?  算了,这些都能忍;  可是为什么叫她知道这么大一个秘密啊,以后平静的生活怎么办?  还有啊,那个谁,不要再说她傻了!  人家只是在思考!过目不忘的双核CPU也要时间去运转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程小青现在醒的很早,每日起来的时候天都还是蒙蒙亮,呈现深蓝的色彩。不止是她,程家人都这么早,连程小弟,在一刻钟后也能精神抖擞地出来。一来是因为现在夏天,起得本来就早,也不爱赖床;二来,程家爹爹一早得去临杞县城上工,夫妻俩在外头叮咚叮咚,声响不大但也能吵醒人;第三,外头早早有人在聒噪了,大伯二伯三伯家的人,出门的出门,打招呼的打招呼,一个个豪爽得很,讲起话来中气十足,想睡也睡不着啦。想起以前一睡到八九点的日子,程小青忍不住唏嘘不已。

程小青今日穿了件浅橘色斜襟长群,脚踝处的下摆则是粉红色的,有点层叠的感觉。料子不算好,但胜在简单又透气,夏天穿着凉爽。厚底的的鞋子上是粉黄色的鞋面,两头处各绣了一朵水仙。整个人显得精神又活泼。走到外屋,闻到的是番薯粥的清香,边上摆了一小碟腌萝卜,一小碟腌芥菜,正中间是一盘白花花的馒头,程填手上攥了个馒头,头却低着呼呼地喝粥。陈氏在旁边,夹根腌萝卜就粥喝。程小青过去在大海碗里盛了粥,坐在陈氏身边,吃起早饭。只听见程填咽下一口馒头,转头对陈氏嘱咐:“昨儿个大哥说的,你先别自作主张,待我今天早点回来再商量。”

陈氏抬头,眼里带点赞同:“要不你顺便去趟他舅家,问个意见?”程填胡乱喝完最后一口粥,起身穿上外衫,也不看陈氏,道:“再说吧,看时间。”大步迈了出门。

程小青昨天早早就睡了,压根不知道大伯和爹娘说了什么,遂满脸好奇地凑到陈氏面前,问她:“什么事啊娘?”

“河边上那块地,”陈氏撕着馒头,一边回答:“我们先前不是用田西头的那块和葛大家换的么?现在有人想买,就是那个唐家,村东头那院子的主人。”

陈氏很八卦,一般和她搭一句,她就能吧嗒吧嗒吐出很多别的讯息。典型的农村长嘴妇呀。葛大家、唐家?程小青咬着根萝卜,打开记忆库搜索起来。葛大家,其实真名不叫葛大,因为是葛家的大儿子,大家为了区分他和他弟弟,以大、二来称呼。就像程家,因为程填上面有三个哥哥,村里就称呼他程四。

葛家住村西,从程家有走的话要绕过河头。葛大的田有一块是河边的,有两亩,和程填的田紧邻着;而程填家在西面远的地方也有块地,一亩七,而西面,是葛家大部分田地所在。所以去年的时候两家商定,找了里正,签了换地的契。这样一来,程家的两块地就靠在一起,用起来方便多了;而葛家的也尽量地集中了,省了不少功夫。剩下河边的三分地,只租给附近的种种时令菜,倒也便宜。

村东头的院子,程小青也百度了一下。那院子在本村属于上乘建筑之一,虽然有点老旧了,但三进的格局在七汀村实属少见。瓦房齐齐整整一溜,年年翻新;村东并河边一大块地都是他们家的,种的粮食每季收割下来都得一个中型仓库才够放。村外头那小片山坡也被他们买下,论季节种瓜果。听别人说,这是齐南府大族唐家的庄子。一对中年管事夫妇看着,每三天送一次新鲜蔬菜瓜果上主人家。

这么些年也没提起来过,怎么突然想起来要买地了?程小青提出自己的疑问。

陈氏兴奋起来:“我都忘了,那些天你一直睡着呢,难怪不知道!你还没见过唐少爷吧?这就是了!唐少爷可是齐南唐庄的嫡孙,那通身的气派,长得可真真俊那。东村院子还有那些地,都是他们家产业诶…..啊?你问为什么来这里啊?这少爷也12岁了嘛,听说要出来锻炼锻炼见识见识,将来那些个产业可全是他的喂,什么都不懂哪成呀?就过来管管庄子先…..你可别说,一般的有钱人家可没唐家这般,那少爷,啧啧啧….长得好就罢了,对我们这些乡下人一点儿都不摆谱,你是不知道,来这里第二天,村头贾管事就领着他,家家户户拜访过来,叫我们多多关照,依我看呀,哪里用得着我们关照哦,这哥儿福气得满出来呦!”

唐家少爷?!程小青脑中不由自主浮现出玉佩的主人来。当听到他娘形容“真真俊”时,这一点基本可以确定了。嘴角不自觉地撇下去,哼,这爷哪里是不摆谱,家家户户逛过来,那谱可是摆大发了,哪家哪户的长辈不得给他这个小辈面子?!福气?神气就差不多!她可忘不了那天他说了什么话,自私狭隘的小人,见死不救,都不知道那天是逃逸了还是逃逸了还是逃逸了呢!老娘就是没眼神。无情地打断她娘的神往:“那又为什么买我们家地呀?”莫不是这少爷一来,那三进的院子就不够住了吧?没这么奢侈吧…..

陈氏继续滔滔不绝:“那还要问?少爷哪能住得了这样的农家屋子呦,当然得再盖个细致的楼了…..”果然!这败家子。程小青无限鄙视。

“别说少爷了,就是身边伺候的,一个个也是体面得很。那天来拜访的时候,丫鬟是没带在身边,只贾管事夫妇和一个妈妈陪着,别说那妈妈简直比临杞县一般人家的夫人还富态,那一身的穿戴…..”陈氏心向往之:“人也是极好的,对人都客客气气,听说你昏迷着,她俩都进来探望了呢,还给了个压惊荷包…..”

程小青比较关心她爹娘到底要不要卖。

说起这个,陈氏才回到现实来,脸上露出点思考的表情:“本来咱们家地就分的不多,你爹是没有卖的意思的;可是这毕竟是唐家,就怕拒绝了会惹人家不高兴,何况,他们出的银子比市价高不少呢,都够买三块这样的地啦,你大伯就叫你爹赶紧卖了,怕唐家反悔呢。我也这么讲….可是那块地,去年还波折好久才换的呢,离家又近,用水也方便,你爹怕是不舍得。”

这样啊……程小青托腮思考。其实她比较赞成卖掉,回头再买一块大的就好了,摆明赚的。不过这个年代,田地对庄稼汉子很重要,有人可能一辈都子呆在地里;相对的,他们对土地也很有感情,除非是迫不得已,一般不会打自己田地的主意。自己老爹虽然从几年前就去临杞县上工,但自己的地轻易不肯动,农忙时候借了别人庄子里的短工来打理,居然也有不错的收成。可见,对土地的热爱之情,深深扎根在多数农村人心里。

看着娘的矛盾,唐铭在程小青心里的形象又恶劣一成。要不是来了这个纨绔子,爹娘自然就不用面对这样的抉择,一边是金钱的诱惑,一边是价值观的考验,还要冒着得罪唐家的风险。她有这样一种感觉,爹心里肯定更倾向于不卖。不过以现在的情形看,卖地这事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唐家人根本不用什么手段,只要高于市价几倍的买价一被公布,舆论就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无论是眼红还是畏惧,七汀村人的口水就能淹死他们一家,大家会说程四不识好歹,不给人方便。坏一点的,说不定得说出什么坐地起价的话来。到了这样的地步,程家估计就惨了。不过,程填是个有脑子的,应该会在事情恶化之前就卖给唐家的吧…..程小青忍不住地皱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