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替嫁小绣娘

更新时间:2020-10-26 18:43:36

重生替嫁小绣娘 连载中

重生替嫁小绣娘

来源:落初 作者:青空飘雪 分类:言情 主角:冯轻小姐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青空飘雪的原创小说《重生替嫁小绣娘》,主角冯轻小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华国最年轻最有天赋的刺绣大师冯轻因为天灾穿成了农家替嫁小娘子,醒来在洞房花烛之时,面对走一步咳三咳的新郎,冯轻舔了舔唇,吃还是不吃?。。。新家里,夫君肤白貌美大长腿;婆母刀子嘴豆腐心,公公两耳不闻自家事,哪怕有个把极品亲戚,冯轻觉得自己也能忍受。只是后来,她才发现,她那温和善良貌美的夫君其实是个黑心芝麻馅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身为庶女,你应当猜出我以往过的都是什么日子,我不愿意回冯家,能不能让我呆在这里?或者暂时呆在你家?”冯轻直接跟方铮说了实话,至少在她弄清楚目前所处的环境,才能离开方家。

起码方家人口简单,矛盾不会太多,若是去了大户人家,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冯轻一直知道,得到多少就得付出多少,她自认没那本事去富户人家跟人斗智斗勇。

男子低头不做声。

“这样吧。”虽古代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也不是没有婚前自由恋爱的,她又道:“如果以后你有喜欢的人了,我们可以和离。”

古代离婚是叫和离吧?

男子卷睫一颤,良久,吐出一个字:“好。”

暂时有了生存之地,冯轻心情顿时明亮许多,她感激地扶着男子,“相公,来,我帮你脱衣服,你在床上躺躺。”

冯轻明显感觉到男子胳膊僵硬起来,他别开脸,只露出逐渐泛红的耳尖,“不,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

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他都忘了咳。

“你别跟我客气。”自己要想安稳呆在这里一段时间,少不得要靠这男子。

说完,冯轻不由分说地扯开男子大红外袍,又替他脱了鞋子,再将人直接按倒,扯过旁边的被子给人盖上。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她忙得起劲,没注意男子若有所思的目光。

“三郎,药来了,娘给你吹冷了,正好喝。”方蒋氏大嗓门已经到了门口。

冯轻急忙去开门。

见冯轻挺利索,方蒋氏满心的怒火这才消散了点,不过仍旧不悦地提醒:“以后你就是我们方家的人了,你在冯家那套小姐做派给老娘收着点,平日里好好伺候我家三郎是真的。”

冯轻让开位置,没作声。

虽然明白这个时代婆媳大概都是这个模式,她一时还是没办法接受。

好在床上的人已经半起身,“娘,娘子她初来乍到,你多费心,教教她。”

这话说的好听,方蒋氏心头最后那点怒火也消失了,她声音都柔了好几度,“你放心吧,娘知道,快,把药喝了,喝完早点睡。”

刚将药碗送到男子面前,方蒋氏手一顿,回头又瞪眼,“在那边站什么站,不知道扶三郎起来?”

真是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冯轻这回都来不及叹气,按照方蒋氏的吩咐,过去将她这位新出炉的相公扶起来。

三人合力,一碗药总算喝完。

方蒋氏收回碗,叮嘱道:“三郎啊,这天渐冷,你咳嗽又重了些,要不明日去镇子上找徐大夫看看?。”

“娘,我这都是老毛病了,等天暖和就好了,这段时间我少出去些就行了。”事实上,他知道家里为他的亲事已经耗尽了最后一点家底子,反正他这毛病目前也死不了人,能拖就拖吧。

方蒋氏哪里不知道自家三儿子的顾忌,她眼眶泛酸,转过头,“那行,夜里多盖点被子,别着凉了。”

说完,拿着碗起身。

临走前,嗓门又变了个调,“还有你,夜里也睡得跟死猪似的,看着点三郎。”

方蒋氏离开后,男子解释,“娘她就这风风火火的性子,你别介意。”

“不会。”

冯轻爬上了床,去了里侧躺下,在别人眼中,两人已经是夫妻,睡一起理所当然,再说,屋里就一张床,现在又过了冬至,到处冷飕飕的,她可不愿打地铺。

两人各盖了一床厚棉被,中间足够再睡一个人。

安静的室内,没人再开口。

冯轻闭着眼,开始琢磨以后的路。

读取了原主的记忆,冯轻除了知道男子名叫方铮,她此刻所处的地方叫清丰县白塔镇东留村之外,对其他事一无所知。

冯轻闭着眼睛又是一叹。

没别的办法,慢慢摸索吧。

将所有担忧扔在脑后,很快睡着。

冯轻不知道的是,在察觉到她呼吸平稳后,身侧的男子侧过脸来,盯着她看了许久。

毕竟要将自己的魂魄融入这具身体,冯轻这一觉睡得很沉。

第二天,鸡叫了三遍,身边的人摸摸索索起床,冯轻还睡的不知今夕是何夕。

吱呀一声门打开,男子轻脚出了门。

外头,方蒋氏已经烧好了洗脸水,她抬头就看到门口的小儿子,连忙放下盆,“三郎,你咋这么早就起来了?天冷,你别出来了。”

说完,伸头往方铮后头瞅,没瞧见冯轻,顿时怒了,“你媳妇呢?!”

不等方铮回答,方蒋氏已经一阵风似的窜到新房门边,抬脚就踹,一边喊:“鸡都叫三回了,你这个懒货还睡,你看谁家媳妇跟你一样?给老娘起来,去做饭。”

方蒋氏嗓门极大,冯轻就是晕了也得被吼醒,她勉强睁开眼,觉得眼前这场景太陌生,她咕哝一声:“你是谁?”

这话才说完,她骤然清醒,急忙起身,“我这就起来。”

方蒋氏只听到冯轻后面这句话,她冷哼道:“给我手脚麻利点,一家还等着吃饭!”

说完,裹着一阵冷风又出了门。

冯轻揉了揉有些钝痛的太阳穴,下了床。

她倒是没想着一觉醒来还能穿越回去,毕竟她原先的身体落在地震废墟里,能不残缺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

床脚有一个不大的红漆箱子,是原主带来的陪嫁。

潘氏向来刻薄,自然不会给她好东西,除了昨天那件缎面嫁衣,箱子里只有两套颜色难看的衣服,一套春秋天的,一套冬衣,及十多辆碎银子。

这银子还是原主爹看到原主寒酸的嫁妆,随手给的。

冯轻呼出一口气,搓了搓手,早上实在是冷,也顾不得样式土,颜色丑,她拿起那套厚袄快速换上。

方家虽然没家底,不过房子却是不错的。

方铮的祖父曾今也是一方富户,不过是后来迷上了赌博,将家底输了个干净,再还没来得及抵押掉房子继续赌的时候,一日喝醉了酒,从镇子上回来,不小心掉沟里,脸朝下,被不到脚踝深的水淹死了。

人是去了,不过好歹也给后人留了个住处。

方家院子里正方一共三大间,中间的堂屋平常吃饭待客用,西间是方老头跟方蒋氏住,东间住的是方铮,方铮身子弱,需得住有阳光的屋子,这是方蒋氏定下的。

方铮大嫂二嫂也眼红过,暗地里鼓动自家男人跟老两口提,大郎二郎知晓三郎在方蒋氏心里的位置,自是不敢吱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