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血色红楼

更新时间:2019-03-09 10:22:00

血色红楼 连载中

血色红楼

来源:落初 作者:寄言 分类:言情 主角:黄大天武士刀 人气:

《血色红楼》是寄言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血色红楼》精彩章节节选:【女强文】台湾黑帮大小姐冷艳舞,拥有一张清纯如天使般的容颜,可她的嗜血残戾令众人畏惧。这样的她,却被一位高僧预言,被送进精神病院。一杯毒酒,给了她断绝一切的机会,一个秘密,令她厌恶白秋水的一切,狠绝的亲手剜去双目,不看世人丑陋的嘴脸,自此,苍月王朝,不再有白秋水,只有冷艳舞。一个江山,男人趋之若鹜,她最终是否成了被抛弃的人?!一个事实,她冷笑以对,舍弃所有的权利地位,还有那个邪恶的男人,绝尘山下,一座山,一方池,一竹屋,一个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深沉。

皎洁的月光凝着纯净的气息穿窗而过,为黑暗的房间,添上一丝明亮。

但是,不知是谁的内心深处,那不断怒吼的邪恶之魔在这样的黑夜里猖獗的想要摆脱控制,蠢蠢欲动着……即使有月色笼罩,依然战胜不了魔的漫延,即使,她摒除杂念,一遍又一遍的念着佛经……

静,很静,很静。月光缠绕着黑暗,争夺着希望,而不是绝望……

无声的空间里,希望之光无法延伸到床上,那片永远笼罩在黑暗里的地方,就像注定永远活在黑暗里的冷**。冰冷而无情!

佛中有曰: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林中,心不动则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则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一迷为心,决定惑为色身之内,不知色身外洎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譬如澄清百千大海,弃之,唯认一浮沤体,目为全潮,穷尽瀛渤,汝等即是迷中倍人。

皱者为变,不皱非变;变者受灭,彼不变者,愿无生灭,云何于中受汝生死?……

白色大床上,黑暗中的人,盘膝而坐,面前放着一本佛经,双眼紧闭,默默的诵念着佛中之语。

令人不敢置信,堂堂的黑暗帝国的血刹,在无人的黑夜里,此刻一遍又一遍的默念佛经?!

黑色的长发如同神秘的黑幕,遮掩了无暇的容颜,只有那在黑暗里轻启的樱唇,在空气里不断的蠕动着。

冷**微微皱起双眉,放置在膝上的双手,渐渐握起,心中烦躁不断升起。

看似静寂无声,其实内心的蠢动早已沸腾不已,看似平静的心,却能够嗅闻到纷乱的气息。即使这修身养Xing的佛经默念无数遍,也平复不了她心中的魔障。就像投入大海的一颗石头,半点涟漪也激荡不起,那冷漠的心房就是那冰山上的万年冰柱,凿不穿,融不化,红尘往事对她来说,像一道风,一丝空气,置身其中,却看不入眼,绝情绝爱,冰冻了灵魂。

魔障,魔障啊!

呵……有位修佛高僧,将她嗜血的心Xing,称为魔障,魔入心中,人Xing全无,自灭已!

不论是狠绝残忍的血刹,还是冷漠绝情的冷**,仅靠一本佛经是拯救不了任何人的,因为她早已没有了七情六欲,就连那灵魂都麻木了,感觉不到丝丝波动……

即使闭着双眼,即使沉静在佛经中,可是对冷**来说,最初的开始,黑暗的堕落,她想起来时还是那般深刻,那鲜红的血色依然那般美丽如初,放弃所有情感的那一刻,她的心和灵魂在无数的血夜里,渐渐失去人的一切,遗忘什么是重要,什么是不重要的,只有那沸腾浓烈的鲜血才能激起她的渴望,那激烈的波动,让她惊讶一叹,原来她还是活着的啊!

记忆深处的那一天啊,那般的……

阴翳的天气,车子的撞击爆炸声,子弹从头顶飞越而过的灼热,纷乱的脚步,和嗜血的吼叫,所有的一切全都响在五岁的冷**的耳边,那时的她无邪天真,晶莹剔透的像一个惹人爱的洋娃娃。耳边呼啸而过的危险,就像她母亲和其他人脚下纷乱的奔跑声,呼呼,忽忽,从她的耳里穿透,直至脑中,呼呼,忽忽……

那一天,在母亲和她住的地方,从来都是忙碌的父亲来此休息,却遭受袭击,这次的袭击,敌人太多太多,仿佛不将父亲杀死就不放弃般,一波一波的攻击。父亲的几个属下带着她和母亲,从**逃出去,因为暗巷的尽头,有人接应。那段不远的距离,在那一天仿佛变得好远好远,她的耳中除了纷乱的一切,还有母亲的粗重的喘息,那抱紧她的双手,是那般冰凉,颤抖。

就在看到车子的时候,四面八方涌来数不清的敌人,父亲和他的属下,奋力的还击,只有她和母亲颤抖的在他们的身后被庇护着。敌人的攻击太猛烈,父亲的属下全死了,只剩下父亲和那个从没有离开他的美丽女人……

那个女人,很美丽,很勇敢!

在小小的冷**眼中,那个女人浑身是血的身影很深刻,她就像永不倒下的勇士般,执着的守在她的父亲身边,即使遭受巨大的攻击,她也毫不退却的守在最初的地方,为她的父亲承受背后的魔爪。

最后危急时刻,父亲的援兵终于赶来,抵挡了大部分的敌人,父亲带着那个美丽的女人和她还有她的母亲,快速的往车子而去,可是却在她母亲上车那刻,一颗子弹击中她的腿,身后的追兵也越来越近了。

她最后看到母亲的那刻,是在车门半尺不到的地方,母亲跪伏在地,却用力将她推到车子里,扬起苍白的容颜,似解脱,似有千言万语,却只说了一句,“走吧……。”

那刻她想哭泣,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好似吓傻一般,看着这一切残忍的发生。

父亲在那刻没有丝毫的犹豫拉上车门,吩咐司机开车,离开那纷乱的一幕,连回头看一眼都没有……

只有她自己,跪在座椅上,趴在后玻璃目睹了那用鲜血喷洒的一幕,即使只有一分钟而已,母亲那喷洒而出的鲜血,洒在玻璃上,好似洒在她的脸上般,浓烈的,让她都能闻到血腥味,萦绕在她的鼻头,不曾散去。在她静静的回头,看到那个始终在父亲身边的女子为父亲包扎伤口,即使她自己身上的鲜血还在流着,都不曾看到她皱一下眉。

那刻,她看到了这个美丽女人的坚强,和母亲的脆弱。因为脆弱,她与母亲永远的分离!

后然,父亲面对她的时候,没有一丝的悲伤,只是面无表情的告诉她,“没有能力的人,注定被抛弃!”

她平静的看着父亲,指向那个浑身是血的女人,稚嫩的声音响起,“就像她一样,才不会被抛弃吗?!”

“是,就像她一样!”

父亲没有情感的回答,深深的敲在了五岁的冷**的心上,那刻开始,她就发誓,绝不会如同母亲那般被抛弃,只有自己主宰一切,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任何人的世界,就不会被谁所抛弃!

心中只有自己……

失去母亲的冷**,即使小小年纪,可是她没有伤心痛苦,也没有对任何人的怨恨,执着而坚定的选择自己所走的路,遗忘任何人,只有自己。

那对鲜血深刻的铭记,让她在无数日夜里,深切的渴望着,杀手之职,让她无所阻挡的去见证强与弱的区别,而不是生与死的分野……

数千数百的日子,在鲜血里度过的她,已不再记得最初的目的,心中只有对血的渴盼,和挥洒刀刃的激荡,生命对她来说,渺小的连灵魂都麻木了……

血刹对血的执着,即使是念上上千遍的佛经,都无法从她的心上抹去,直至疯狂。

麻木的心,麻木的灵魂,谁还能保证,它不会在下一刻,坚定的握起锋利的刀刃,毫不犹豫的划破任何人的脖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