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天狐正传

更新时间:2019-03-09 10:17:20

天狐正传 连载中

天狐正传

来源:落初 作者:菱点 分类:言情 主角:静茹丛林 人气:

完结小说《天狐正传》是菱点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静茹丛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女大学生莫名身陨,发现自己居然变成嗷嗷待哺的婴儿,还是非人类!  老天啊!你这不是坑姐嘛!  虾米?!还是修炼废柴!  穿后的初恋居然心有所属?!  女主吐血三升:我命由我不由天!  法宝统统搜刮,修炼,美男一个不落下!  看女主是如何步步进化,慢慢崛起,成为统御妖族,魔族,人族之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年的时光,如弹指一挥间。

密林深处,一小瀑布边云雾缭绕,碧蓝如洗的天空,时而长河落日,时而小桥流水,时而宝钗扑蝶,时而黛玉葬花,时而化为漫天细雨……正是修炼云水决的月茹。

云水诀为橙系功法,共有三层,她突破第一层感应化云,到达第二层凝云为雨的程度,才有短短的数月时间,所以现在只能凝出少许雨丝来,以及几柄淡淡的白水刃。

等到了以后,妖力积蓄雄浑深厚起来的话,暴雨倾盆,水漫金山都不是没有可能。

而且到了第三层她可以腾云驾雾,练到极处可以在水中与鱼一样呼吸,并施展出水云遁。虽然没什么攻击Xing,对月茹来说还是一门妙用无穷的术法。

云水诀为水系术法,自然在水汽充盈之地修炼速度较快。月茹一有时间就跑到附近的各种溪流边,吐纳水气,运转灵力,天地为纸,白云为墨,信手涂鸦一番,玩得不亦乐乎。

而这个小瀑布,则是月茹找到的水气最为充盈之处,水质也远比普通小溪更为纯粹,虽然位置有点偏远,对提高云水诀的效果好上不止一星半点。

云水诀的修炼,因为要用妖力推动身体积攒的庞大的水气,让其对自身妖力的运用也更加灵活,对妖力的精微Cao控也更加得心应手。

经过三年的积累,她体丹田内的妖力已经由原来的Ru白的牛Nai色变成了Ru橙色的橙汁色,原来从圣泉汲取的灵力在自己的妖躯内流转数遍后,渐渐沾染了自身的妖气,变成了妖族特有的妖族元力。

Ru橙色妖元比起之前的Ru白色灵气来,更加凝练,运用起云水诀来消耗更小,被身体吸收后淬炼躯体的效果也更好。而只有将全身灵力转化为妖力之后,她才有突破妖灵之境达到妖精之境的希望。

当然,这样把庞大的灵力注入体内,再慢慢炼化为属于自己的妖力的方式,比起自己白手起家,一点一滴积攒起妖力来,还是大大地节省了时间。因为从天地中自行吸纳的灵气,吸收的效率并不高,差不多只有五成留在丹田里,剩下的一部分被血肉吸收淬炼身体,一部分则散逸到空中。

月茹差不多花了两年半的时间,才能把体内庞大的妖力完全运转自如,神识也锻炼到了能够支持全身灵力运转十多个小周天才告罄。要知道,越是强大的妖力的运转,需要消耗的神识也越多。

这三年内,月茹也足足讲了接近三年的故事。让月茹觉得始料未及的是,讲故事居然对神识有着一定的锻炼增强作用,所以月茹现在的神识强度,其实比起同是七级的其他妖灵来说,要强上不少。

普通妖灵只能支持全身妖力运转四五个周天,而月茹却足足翻了一倍多。

还好月茹现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时间和耐心,虽然表面上看,花费三年时间妖力未进步一层,但是月茹感觉自己此时的修炼状态和三年前不可完全同日而语。

再说现在是打根基的阶段,月茹深知,前期的根基越是牢固,后期的发展空间就越大。正如万丈高楼平地起,靠的不是别的,就是无比深厚的根基。月茹将来可是要冲击那最高巅峰的,绝不会行那揠苗助长之事,只一味地拼命增加妖力,而不去花功夫去打牢根基。

在Ru橙色的妖元里,还漂浮着不少淡蓝的水滴,是月茹的云水诀修炼到了第二层的标志。

只要一有空闲,她都把时间用在修炼上,当月琴月影还在梦会周公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修炼,在漫漫长夜无法入眠的时候,她也会偷偷溜出门去修炼,甚至连吃饭的时候都在思考云水诀的控制和运用,所以她反而是三狐中最早突破云水诀第二层的一只。

此时三姐弟的修为依次是:月琴妖灵六级,月茹妖灵七级,月影妖灵六级。

月琴的青霖诀和月影的紫雷诀,也在数月前相继突破。

月琴的青霖诀自不必说,倒是月影的紫雷诀,威力无匹。一层的紫雷诀就能抗衡月茹二层云水诀的白水刃,而且月茹的修为还比他高上一层,修炼成二层的紫雷诀在三狐中几乎可以说是同级无敌。

第二层的紫雷诀可以形成紫雷球,关键时刻还能自爆,威力非同小可。

第三层的紫雷诀则可以凝成锋利尖锐的紫雷长矛,威力又要上一个台阶。

天下八大种术法,金木水火土风雷冰,雷系威力最大,速度也最快。紫雷诀可以说是纯攻击Xing的术法,威力非常强大。有了月影在身边,紫雷诀加上他神出鬼没的潜隐术,月茹感觉自己的安全也有了大大的保障。

水系术法虽然攻击较弱,但长于遁法,变化无穷,而且对于灵力的消耗也小得多。

木系术法攻击略强于水系,但长于隐匿气息,且防御仅次于土系。

去年芸香一家子又去参加了一次银月仪式,而月茹的心情也大大的不同。

这次的银月仪式虽然没有上次那么隆重,有那么多林中老怪出席,不过月茹还是兴致高昂。

身为狐狸,寿命只有百来年,一旦蜕变为妖灵,立马增加一百年的寿命。不过对沐浴过灵幻泉的众狐来说,寿命增加又翻了一倍,变成三百多年。

灵幻泉乃狐族圣泉,银谋狐皇留下的无上至宝,妙用无穷。

泉水掌握在银狐王手里,基本上每两年的八月十五都会开启一次。因为那时候月光最纯粹,血脉觉醒时唤醒的灵力也越强,还有更大几率获得强大的变异技能。当然银狐王也会适当地选取一些忠心的部下帮助他们的部族开启妖识,作为控制众妖的手段之一。不过那时一般不会是八月十五,因为灵泉需要时间回复灵气,所以其他部族即使沐浴过圣泉也不会出现狐族那么强大的天赋。

她如今知道技能觉醒跟滴入泉中的血脉浓度以及滴血者修为有关。因为三姐弟都有银狐血脉,银狐王又是谷中修为最高者,所以技能觉醒时天生就比其他狐狸出现更为强大的灵力,而且变异程度会更高。弟弟就是一个变异成功的例子。

可是自己是个穿越者,灵魂并不属于狐族,也许这就是没有得到灵泉全部认可的原因吧。

这三年来,无论月茹如何绞尽脑汁,还是不能发现自己身上有任何天赋的影子。于是也渐渐接受了自己泥瓜的身份。

泥瓜虽然还能修炼一些后天法诀来增强妖力,但是对妖族来说,天生天赋总是最强大的,可以随着自身的境界提升而成长,越到后期,越是威力无穷。天赋的不足,会导致泥瓜修炼的速度比正常妖族慢上百倍,千倍,同其他人的差距越来越大。就如同白痴跟正常人的区别,智力低下者一年可能都不能读完的一本书,读了也理解不了,智力正常的人可能一个星期不到就读完了,那种资质上佳的天才甚至几天就能融会贯通,过目不忘。

所以在这个奉行弱肉强食这种赤Luo裸的的丛林法则的世界,泥瓜是食物链金字塔最底层的存在,它们的诞生,就是一个悲剧。

没有任何一个兽族会对一个陷入困境的泥瓜伸出援手,在他们心中,泥瓜就是一种纯粹浪费资源的,无意义的存在。没有一个妖族会为了一个泥瓜而弄脏自己高贵的爪子。甚至很多泥瓜忍受不了冷嘲热讽,为了不给家族声誉蒙羞,偷偷找个角落含泪**。

可是她就不明白了,泥瓜怎么能在这里受到这么大的歧视呢?

可是泥瓜反映的只是修炼上的价值,一个有灵识的生命,除了修炼,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啊,为什么要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呢?要知道,开启灵识对妖族来说是多么的不易。

眼看接近傍晚,神识几乎耗尽,一日修炼也告罄,于是乎月茹哼着小调儿,在瀑布下的水潭里泡了个澡后准备离开。

在密林的阴影处,突然闪出五只蛤蟆,笑涎涎地出现在月茹面前,拦住了她回家的路。

“小茹儿,我们又见面了,这真是缘分呐!”一个为首的鼓泡眼癞蛤蟆色迷迷地说。

“又是你,好蛤蟆不挡道,你们想干嘛?”月茹捏紧了拳头,眯起了眼,目光阴沉地盯着他们。

“当然是有很重要的事,哥哥想请小娘子去我那蛤蟆洞坐上一坐,品尝几份点心,畅谈一夜妖生,多么美好的事情啊!”为首的蛤蟆一脸猥琐的笑。

月茹胃里一阵翻腾,他的笑实在比哭还难看。

“就你这一脸蛤蟆相,我会信你?”月茹一脸寒霜,对蛤蟆不愿多瞧一眼。

“其实哥哥我仰慕小娘子已久,自两年前一别,一直缘悭一面,无奈对小娘子已经情根深种,相思成疾,辗转反侧,无法自拔,势要娶你做薛某的第九十九房妾室,双宿双栖。”那个蛤蟆越是说得道貌岸然,月茹越是觉得恶心无比。

“你还敢作此打算?难道上次你还没有得到足够的教训吗?”月茹极度厌恶地看着他爬满疙瘩,留着黏稠涎水的皮肤,以及凸出无神的浑黄色眼珠,胃里的酸水不断往上翻涌。

“哈哈,上次哥哥我被你们姐弟一起欺负,寡不敌众。这次不一样了,特地带了几个好兄弟过来,一起迎接小娘子过门呢。”见薛桂蟾一副有恃无恐的嘴脸,月茹恨不得把一朵鬼脸芙蓉塞到他口里去。

可惜现在是下午修炼时间,她身上平时防身的秘密武器几乎都放在了家里,蛇皮鞭已经在同野狼搏斗的那一战中被毁,狼牙刃也没被她带在身上。

“迎接你个一脸!你还真是卑鄙无耻下流俱全!仗着人多势众就想逼我就范,你就不怕我大声喊非礼吗?”月茹咬牙切齿,恨恨地道。

“哈哈!就凭你这个泥瓜?你就使劲喊吧,你就算喊破喉咙也没谁会来救你!”那群蛤蟆一齐狂笑起来。

“不可对未来的嫂夫人如此无礼!”薛桂蟾立马怒目喝止住他们,然后转过来对着月茹满脸谄笑:“小娘子啊,虽说你修道资质平平,只要你把哥哥服侍得舒舒服服的,为夫也会保证你下半辈子富贵荣华,衣食无忧!”

月茹眼神更阴冷了,紧紧咬着下唇,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一张蛤蟆脸,口水都快滴到地上,内心厌恶无比,心头在飞快地想着对策。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受你们摆布的!”月茹从牙缝里迸出这几个字后,突然朝一个蛤蟆身上扔出一只火信子,那只蛤蟆冷不防被突然袭击到,巨大的冲击把他带出老远,他身上也因火信子的爆炸很快着起火来,疼得他龇牙咧嘴呱呱怪叫,很快晕倒在地。

月茹立马掐起云水诀,布出一片白雾,好借着白雾隐蔽身形,偷偷逃走。

刚刚借着说话的时间,她已经在脑海里拼命地思考对策。面对这几个五大三粗的蛤蟆,如果她全盛状态下肯定会有一拼之力,无奈对方选的时机恰好是她修炼结束,神识最薄弱的时候,连几道白水刃都发不出来,最多发出一点白雾好借机逃走。

还好她随身带了赶路用的风翅果,运气好的话也能甩掉他们的包围。于是她挑中了看起来最弱小的一只蛤蟆,砸出火信子,以他为缺口突破包围。

不料其中一只蛤蟆趴在地上大口一香,把雾都给吸了进去,还咂咂嘴,似乎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这是虾米技能?香云吐雾?月茹傻了眼,立马用最高的速度狂奔,嘴里还塞了一根加速的风翅草。

可是那些蛤蟆一个个地趴地进行蛤蟆跳,瞬间便飞掠过一大片距离。眼看着好不容易拉开的距离越缩越小。

月茹赶紧捏碎仅剩的一颗火信子的壳,用力抛上天空,里面一道火红的信号飞窜起来,爆炸开来,在傍晚的天幕盛开了一朵耀眼的火信子之花,经久不散。

不知道姐姐或者弟弟看到这个信号能不能及时赶来。

蛤蟆跳为蛤蟆族特有的遁法,威力无穷,不过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只能走直线,而且跳起来后不能改变落点。所以吃了风翅果的月茹身形飘忽,踩着诡异的步法,曲线地跟他们绕来绕去,专门往树木密集之处钻,好让那些枝桠将它们的速度缓上一缓。

月茹知道自己这样下去是肯定逃脱不了的,因为自己的速度跟它们的速度相当,而且自己走曲线的话还要慢上一筹,不过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好等到月影月琴来救自己。

同时月茹还在睁大眼睛,努力寻找着周围的灵花灵草,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帮上自己的。

月茹跑了一阵,发现自己似乎暂时摆脱了那群蛤蟆的身影,突然眼前一亮,正好发现一大片开得欣欣向荣的鬼脸芙蓉,不由大喜,顿住身形,准备好好采上一把,待会儿定要给那些蛤蟆一个难忘的教训。

月茹的爪子刚要够道鬼脸芙蓉,突然感觉尾巴上一麻,一种被无数细针同时扎中的感觉顺着尾巴蔓延上全身,连抓向鬼脸芙蓉的爪子也不由自主地慢下来。

遭了!中了那死蛤蟆的天赋-蛤涎酥!月茹立刻警醒。如果意志力不够坚强的话,会慢慢肌肉僵硬,浑身失去知觉,当然脑袋可以一直保持清醒,只是浑身跟被点了Xue道一样浑身不能动弹,连话都说不出来。

刚刚自己还窃喜摆脱了那群蛤蟆的包围呢,原来那蛤蟆也不傻,一直埋伏在附近,就等着她来上钩呢。

自己真是太大意了,月茹不由深深懊悔。要是警惕心再强一些,自己虽然逃不走,那群蛤蟆短时间内也奈何不了自己。

奈何现在自己中了蛤涎酥!月茹一脸悲愤。

上次她就也是着了它的道儿,还好当时小弟也在,于是隐身摆平了那臭蛤蟆,还狠狠给了他一个教训。没想到,这家伙好了伤疤忘了疼,仍旧贼心不死,又纠集了一批蛤蟆找上门来。

这死蛤蟆仗着老爸是蛤蟆族的族长,凭着这项天赋不知道害了多少女妖,现在家里小妾都有九十多个,但是他非要凑个一百零八的大圆满,上次见面就要月茹做他的第九十三房小妾,这次都变成九十九号了,看来其间又有数名少女中招。

月茹对他恨得牙痒痒。上次真不该那么便宜地放过他!

只见薛桂蟾笑嘻嘻地从鬼脸芙蓉花丛后面现出身形,慢慢对着月茹靠近过来。

月茹忍着麻木,屏住呼吸,拼命抓了一把鬼脸芙蓉握在爪子里,然后往薛桂蟾天女散花般掷去。

薛桂蟾不慌不忙地躲过大部分鬼脸芙蓉,然后拈起一朵,香进嘴里,眉头只是微微皱了一下。

月茹不由一翻白眼,天哪!这家伙居然就这样把鬼脸芙蓉吃了下去!

月茹觉得自己彻底被他打败了。

“多谢小娘子送我的鲜花,虽然味道比较怪异了一点,也不是很香,不过你能有这份心思,为夫已经很是欣慰。对了,你说为夫是不是也要回赠你些什么呢?”

月茹见到他的一张脸笑眯眯地靠近,胃里的酸水差点忍不住就要吐到他的脸上。

好不容易咽回去,月茹心下不由一阵感慨:就是鬼脸芙蓉和他比起恶心来,都要差上几个档次啊!

自己现在落到他的手里,千万不能触了他的眉头,自讨苦吃,还是先虚与委蛇,从长计议的好。

很快,月茹的身体渐渐麻木,四肢使不上力,不得不瘫倒在地,束手就擒。

此时几个蛤蟆打手也猥琐地围上来。

“哎,茹儿姑娘啊,你看你这是何苦呢?本公子本来想好好请你回去成亲的,可是谁让你不好好配合,现在可怪不得你薛哥哥不怜香惜玉了。”说着,给旁边的几只蛤蟆打了个手势,“你们几个过来!把你们未来的第九十九位嫂子给扛回去!注意不要伤了她,否则回去有你们好看!”

月茹见他们几个熟练地找出几根藤条,把自己的四肢给捆了,嘴巴也塞上,拿个网把自己兜起来。一个比较强壮的把网兜如扛麻袋般扛到背上。月茹差点没被那蛤蟆身上的味道给熏晕过去。

几只蛤蟆的动作配合无比熟练麻利,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看来做这种勾当肯定不是第一次。

哎,月茹不由内牛满面,还想修炼以后行侠仗义呢,不料自己竟然这么不济,才修炼不久就要沦为一只癞蛤蟆的第九十九房小妾。

想到将来一群小癞蛤蟆围着自己呱呱地叫娘亲,月茹就不由悲从中来,眼泪刷刷地流。

要是自己像姐姐或者弟弟一样,有一项比较强大的觉醒天赋,就肯定不会落入现在这种窘境了。不说弟弟隐身能够很从容地脱困而出,就是姐姐拿出琴音一扫,不昏厥过去也得脱层皮啊!可是自己偏偏是个泥瓜……

这几年,谷里的众兽都拿各种异样的眼光看着她,每次她出门都会听到各种冷嘲热讽,窃窃私语。

月茹不管到哪儿都能感受到众兽像看废物一样的目光看着她,开始的时候总让她觉得颇为不自在。

她不明白,自己头脑正常,身体健康,品格端正,就算真的血脉变异,失去了天赋,难道自己在众妖的眼中就真的是没有任何价值,一无是处了吗?

要知道,维系一个社会正常运转的,不仅仅只有冲锋在前的武士。除了不能上战场,她还可以在后方出谋划策,还可以帮妈妈种田,给大家输送粮草。怎么能说没有价值呢?

她本来一直对那些看法不以为意,觉得只要自己多多付出努力,最终也能赶上来,不至于落在后面。而且事实也是这样,她的灵力水平一直比她姐姐和弟弟要高,而且修炼云水诀也在三狐狸中最先突破第二层。虽然自己三年之内妖力并未有半分突破,可是她还是觉得自己只要肯多花工夫,在修炼上一定能有所成就。

但是现在月茹却有些隐隐地觉得,泥瓜真的要比普通的妖要略逊一筹,至少多一项强大的天赋也就多了一分不小的自保之力。

姐姐,小弟,你们怎么还不赶紧过来救我!再不来你们也许再也见不到小茹了……

不行,不能就这么死了,这样太便宜这个蛤蟆了!要死也要拉着它一起陪葬!

等找到机会,一定要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额,等等,喝血吃肉什么的还是算了,总之一定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是了。

月茹正在蛤蟆背上迷糊地YY着如何对这伙蛤蟆进行残忍的报复。

突然,感觉自己精神一阵恍惚。身下的蛤蟆一阵摇晃,把自己给抛到了一旁。还好身体麻木,感觉不到痛。

然后月茹仿佛看到一双绿莹莹的眼睛在打量着自己……

等月茹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居然到了一个小山洞里。只不过不是自家的山洞。

不是吧?!难道自己才脱虎口,又入狼Xue?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