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悠然药农

更新时间:2019-03-09 10:15:50

悠然药农 连载中

悠然药农

来源:落初 作者:清清黛 分类:言情 主角:陆陆晓雨 人气:

完结小说《悠然药农》是清清黛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陆晓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风雨夜穿到小乡村,青山绿水绕人家。  本打算一家九口乐融融,奈何三两薄田难度日。  好在咱穿越女有优势,种药卖药开药园,  还能带领全村人民脱贫致富奔小康。  **********  PS:特别感谢《名福妻实》作者无名指的束缚提供的漂漂封面,鞠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或许是好久没动手的缘故,做好简单的洗净加工处理后,她的心里总惦着这事,时不时跑出来去看看晾在太阳底下的桑白皮,把蜷卷成槽状的药材翻过来又倒过去的,只盼着这会子功夫就晒干了内皮。

小囡囡眼看着自家二姐跑进跑去地折腾,大眼睛眨巴眨巴,也跟在她屁股后头来来回回地跑,还不停地问什么时候去卖树根,虽然不知道树根为啥能换钱,不过那句换糖人的话她可是记得牢牢的。

陆二郎坐在堂前看书,小脸满是平静的神色,好像没看到两个人影在跟前晃荡来晃荡去的,只一页一页慢慢翻着书,一册书也不知来回看了几遍也不觉得腻烦。

陆姐儿回来的时候瞧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动静结合的画面,推开虚掩的木门冲陆晓雨喊道:“二丫,你跟囡囡玩啥子呀,小心把头转晕了去。二郎,你看着点囡囡,二丫身子差,可经不起事。”

二郎闻言抬起头恩了一声,又低下来翻了一页继续,好像书里有什么吸引人的宝贝似的。

唉,二郎打小就这闷Xing子,一本破书看上大半个月也不嫌腻歪。陆姐儿摇摇头,挑着两木桶往厨房墙边的水缸走去,陆晓雨见了便跑上来帮她一起下了桶,接过扁担搁到厨房门后头,又从屋里拿了块毛巾,出来时陆姐儿已经把水倒进了缸里,接过毛巾揩了揩脸和脖子,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二丫真乖,都晓得疼人了。”

“大姐,二姐要给囡囡买糖人吃!”小孩子总是这样,有好吃的好玩的就想着和亲近的人分享。陆雪儿瞧见陆姐儿忙完了事,挥着小胳膊兴冲冲地嚷嚷了起来。

陆姐儿“咦”了一声,奇怪地看向自家妹子。陆二郎也抬起头来,合上书册看着陆晓雨,想听她怎么解释这桩稀里糊涂的事。

陆晓雨的眼睛闪了闪,小心着措词刚要开口解释,那边三丫已经忙不迭地把二哥二姐上山背了一袋可以换糖人的树根的事说了个七七八八。

陆姐儿皱了皱眉,这才看到院子里支起来的竹筛子,走过去看了半响也没瞅出这些树皮有什么不一样的,就扭头问二郎:“怎么一回事啊?”

“这是桑树皮,算是一味药材。”二郎淡淡地答道。

“大姐,这是二哥和我在山上看到的野生树,不是别人家的,你放心吧,不会出事的。”看到陆姐儿仍皱着眉,陆晓雨以为她在担心出处,赶紧拍着胸膛保证道。

“你们怎么认得的,这怎么弄,晒干就能使?”陆姐儿的眼神在二郎和二丫之间来回转着,最后把目光定在了二郎身上,“这东西真能治病?”说罢,还瞅了眼他手里的书,该不会是书里写的吧。

原来大姐是担心这个!这可是咱的专业,五年的中药专业可不是白念的。陆晓雨一脸自信地接过话茬:“你就把心摆肚子里好了,这是道地的桑白皮,等我炮制好了,铁定能换钱。”

“这你出的主意?不是二郎的?”二丫平日里跟野猴儿似的就知道疯玩,什么时候懂这些了?

“大姐你咋不相信我呢?”这不是摆明了质疑我的专业素质嘛。

“让二丫试试也好,也花不了多少事。”二郎扫了一眼郁闷得内伤的家伙,淡淡地开口道。

陆姐儿想了想也对,在家里捣鼓树根总比满山乱跑来得叫人省心,这么一来也不计较这茬了,小孩子嘛,想起玩树根就玩呗,等Xing子过了也就好了。说了句让二郎好生看住了两妹子,就到在院子里的小块地上摘了些菜叶子就进了厨房忙去了。

“居然不相信我,怎么能不相信我嘛……”陆晓雨嘴里不停地嘟囔着,很是纠结大姐把自己的养家挣钱大业看做小孩子胡闹。一个人郁闷了会,突然想起二哥还是支持自己的,赶紧抬头去跟他商量接下来的事情,可没想到二郎又翻开了书,老神在在坐那看起来,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造势,弄得她又是一阵憋闷,只得跺了跺脚进屋来个眼不见为净。

到了吃饭的点,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扒拉着饭,陆晓雨几次想开口提提药材的事,可姐弟几个明显把这事当做了小孩子过家家,谁都没接话说,搞得她只好闷闷地扒着饭,听爹娘说些村子里的事,什么王二家的妯娌为了只鸡吵架,李大他娘在地里摔了一跤之类的,听得她心里烦糟糟的。

好在让她郁闷的时间不长,虽说是Chun日,可这些天的日头很是不错,只隔了一天白色内皮就晒干了,分出一部分抢水洗净了继续晾晒着,只等着干到七八分时润匀切片了,算是生桑白皮。其余的都小心地抱进了厨房,准备炮制。

大概是陆姐儿和陆氏说过了,大家都各忙各的,任由几个小孩自己玩去。陆晓雨本想自力更生,可奈何不会生火,只好央着二郎撇开了书拖进厨房帮忙。

二郎拿了些干草松松地折成一团,再用火折子来回一划,烧着了干草团丢进灶坑里,挑了几根细树枝插进草团里也烧起来了,这才架了干柴把火彻底地烧了起来。

看他轻轻松松生好了火,陆晓雨羡慕之余,也把注意力拉回到了刷干净的大铁锅上,等锅里的水渍尽数烧干了,又不放心地拿抹布重新抹了一遍,感觉铁锅热了起来,才抓了一把桑白皮放进锅里,想了想,又抓了一把进去,用手翻了两下就觉得锅的温度越来越烫,到后来烫得下不了手。

二郎把柴火烧得旺旺的,就从灶台后面走了出来,站在边上看她拿起准备好的布条细细地缠了整只右手,在锅里时不时地翻炒着,直到白色的桑白皮炒得微微发黄才取出来搁到簸箕里。不得不说,她的手法简单而流畅,厚厚的布条一点也不影响她的动作,好像早就习惯了这种动作一般,炒好的桑白皮火候基本没什么区别,微黄的表面偶尔带几点焦斑,透着药材独有的味道。

簸箕里的炒桑白皮越来越多,她的动作也越来越简洁迅速,额头被灶边的热气熏得沁了汗,可心里却是越发地充实了,看着锅里不停翻炒的药材,她好像回到了天天与药材为伴的日子,跟随老师一起上山采药,在实验基地种植栽培药材,在药厂炮制药材学习成药制作……

不知不觉中,生桑白皮越来越少,直到都丢进了铁锅里,她才回过神来,怔怔地看着满满一簸箕的药材苦笑连连。唉,算了,蜜灸的费时又费钱,也不知能卖什么价,等下回去药铺里问问行情再做吧。

PS:要推荐票票啦,亲们看完文文记得丢几张给偶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