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绝色娇妻在田园

更新时间:2019-02-12 10:46:04

绝色娇妻在田园 已完结

绝色娇妻在田园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夙潇夜霁 分类:玄幻 主角:柳姌凤无尘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夙潇夜霁的原创小说《绝色娇妻在田园》,主角柳姌凤无尘,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朝穿越居然被家人卖给了一个老男人做妾,还说她命犯煞星! 当我们现代的新新人类好欺负吗? 为了逃离牢笼,她干脆赖上了一个看起来无害的教书先生! 从此发家致富、做夫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于是,柳姌蹲在葛府门口的石狮子下百无聊赖的画圈圈,诅咒周老婆子和那几个伯娘不得好死。 她娘林氏为什么上吊,还不是周老婆子她们逼的,柳姌被卖,她娘肯定是绝望了才那么做的。 大夫来瞧了葛宇,说是并无大碍,只是受到惊吓,然后又开了两贴药就出了门。 跟在大夫身后的是凤无尘。 见来人,柳姌急忙从地上站起来。 凤无尘看了柳姌一眼,然后把卖身契递给了她,一句话没说就离开。 柳姌接过卖身契,就默默跟在凤无尘身后。 凤无尘走了一会,才顿住脚步:“为什么跟着我?” 他的声音犹如泉水潺潺,好听的让人沉醉。 柳姌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帮人帮到底,我无家可归,你能不能收留我?” 凤无尘不语,从身上取出一两银子,递给柳姌。那是他的教书银子,一个月二两,给了柳姌一两,还剩一两。 他的手很好看,白皙修长,指如葱根。 柳姌还是接了。 凤无尘继续走,柳姌继续跟,就想一个跟屁虫一样。 “怎么还跟着我?” 看着身后的凤无尘的声音中带着些怒气。 “你救了我,我当然要报答你。” 她自然明白,凤无尘和雇员外说她命中带煞是为了让她脱身。 “不必。”凤无尘说完,继续走。 没走两步,凤无尘头也不回的又道:“不要跟着我。” 柳姌当然不听,她总得有个落脚之处,一个女孩子在外头飘零,会惹出许多麻烦,她又人生地不熟的。 凤无尘走了一会儿,自然是发现柳姌还跟在身后,再次顿住脚步,回头看她:“你还想怎样?” 见凤无尘如此问,柳姌悄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随即眼泪流了下来:“公子,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你既然救了我,总不能让我自生自灭吧......” “哦?这么说,我是不应该救你了?” 凤无尘的俊脸上闪过一抹玩味的笑意,犹如三月春风,柳姌看的有些痴。 见了她的样子,凤无尘轻哼一声,准备离开。 柳姌上前一步扯着他的衣袖:“你要是不带着我,我就到处说你睡了我,还不负责!” 凤无尘是个教书先生,文人都注重名节,只要柳姌这么一嚷嚷,凤无尘一辈子可就毁了。 “来......” “你不要后悔。”就在柳姌准备撒泼的时候,凤无尘及时开口。 柳姌听了高兴的咧嘴一笑:“好,不后悔。” 就这样,柳姌跟在凤无尘身后。 走了许久,柳姌累的腰酸腿疼,浑身冒汗,走了这么久还没到,凤无尘家肯定是在乡下了。 “这么远,你怎么不雇个马车啊?”柳姌靠在一棵杨树上喘粗气,语气中满是埋怨。 “省钱。” 凤无尘的话让柳姌吐血,那么抠的人,刚刚还给了她一两银子,也算不错了。 “你等等我。” 凤无尘也不管身后的人,自顾自的走着。 看着那背影就要消失在视线里,柳姌不得已小跑着追去。 “不想走可以回去,没人逼着你。” “哎,你说葛员外的小儿子怎么就关键时刻撞了脑袋?” 柳姌便走边问起了心中的疑惑,就在凤无尘说她命带煞气的时候,葛宇就撞了脑袋,岂不是太巧了。 凤无尘看着柳姌,良久才开口:“不傻么。” 柳姌恍然大悟,原来真的是凤无尘做了手脚,看来他没出门前就是要帮她的。 富平村,凤无尘一回来就有不少人和他打招呼,而他回答的都是:“嗯。” “无尘,你身后那丫头是谁?” 就在凤无尘准备进院子的时候,隔壁的田婶子探出脑袋好奇的问。 凤无尘只回答了两个字:“丫鬟。” 柳姌听了忍不住想要骂人。 丫鬟?凤无尘家那么穷,还有钱买丫鬟?真是见鬼了。田婶子唏嘘,然后跑出去和那些长舌妇说这事去了。 凤无尘家,是三间土坯房,屋顶的茅草有些发黑,一看就有年头了。 一旁的灶房在冒着炊烟,凤无尘掀了帘子就走了进去,齐老太正在做饭,急忙上前帮忙。 “外婆,我不是说了,做饭的事情等我回来做就好,您身子不好,还是好好歇着吧。” “你那是写字的手,哪能来做饭呢,再说你做的饭有几次是能吃的,不是白白浪费吃食!” 齐老太说着,艰难的弯下腰给灶里填火。 “我来。”一旁的柳姌见了,急忙上前。 齐老太见了她,有些惊讶,急忙问:“这丫头是哪来的?” 柳姌想了想:“我是柳树村的,这位公子救了我,我是来报恩的。” 嗯,报恩听着好听些,总不能说她是投奔凤无尘的吧。 齐老太听了,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是个知恩图报的孩子,好!” 柳姌笑着扶着齐老太起来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对忙碌的凤无尘开口:“你扶着外婆出去,做饭的事情我来。” 柳姌拿过凤无尘手里的水瓢开口。 “你行?”看着她的样子,凤无尘有些疑惑。 “瞧好吧。” 晚饭做的还不错,小米粥,野菜饼子,一碟小咸菜,还有一个蒜泥野菜。 齐老太吃了连连叫好,一旁的凤无尘端着粥碗不知在想什么,一动不动,神情复杂。 睡觉时是柳姌和齐老太一间屋子,齐老太人很和善,也不多嘴,偶尔也就是说说乡里的风土人情,和凤无尘的事情。 “外婆,那公子的父母呢?”柳姌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齐老太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窗外,没见风无尘的身影才拉着柳姌的手,眼泪吧差的:“那孩子命苦啊,二十年前的冬天,那天还下着雪呢,我就听见门外的哭声,开门一看,就见那孩子穿着个肚兜躺在雪地里,身上冻的冰凉风冰凉的,小脸也是通红,也不知是谁家这么狠心.......” 齐老太说着,用袖子抹了抹眼泪。 这时,凤无尘端着药碗走了进来,见了齐老太的样子,看着柳姌的目光有些冷:“怎么回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