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赤焰金身诀

更新时间:2019-02-10 01:29:05

赤焰金身诀 连载中

赤焰金身诀

来源:落初 作者:长河烈火 分类:玄幻 主角:石林石奉 人气:

长河烈火新书《赤焰金身诀》由长河烈火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石林石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虞国四皇子虞宁,被二皇兄毒死,一缕神魂投进石家落魄四少爷石奉体内,经历了一个死与生的轮回。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依靠修炼赤焰金身诀而不断强大的虞宁,当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从此开启了自己的复仇之路。“捅我一刀的,我要你一命;害我一命的,我就灭你一族……”虞宁复仇的怒吼,如同闷雷般,响彻并震撼了天衍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竹青说出“重明掌”三字,石奉心头陡然一动,他是从一个“明”字上敏锐地猜到了这种掌法的属性。

“火性武技?”他紧跟着问道。

“是的。”竹青随口答道。

“火性武技……重明掌……赤焰诀……”石奉想到这里,突然就兴奋地笑了,暗中想道,“既然是火性武技,跟赤焰诀相同,那么,我何不借助于这火性掌法来掩藏赤焰诀呢?”

想到这里,他的那双眼睛冒出异样的光芒,完全就在瞬间打定了主意,赶紧问道:“竹青,重明掌灵诀在你身上吗?我想修炼它,你能让我学习一下吗?”

竹青听到这话,都要傻了,倒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而是这种掌法,相对来说是阴柔之法,如同火焰的跳动,灵活婉转,呈现出的也是一种阴柔之力,更适合于女子的修炼,实在没想到石奉竟然会修炼这种掌法!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可不是女孩子啊!”竹青感觉太不可思议了,鲜红的小嘴儿都是张得大大的,一双大眼睛中更是闪烁着难以置信的光芒,她忍不住地问道。

“是的,你没听错,不是女孩子怎么了?难道有谁规定了,这重明掌不是女孩子,不能修炼?!”石奉笑吟吟地反问道,而他,则是神情自若,丝毫也不觉得哪里不妥,就那样静静地等待着她的答复。

“噗嗤!”

竹青终于还是忍不住地笑出来,先是用一只小手儿捂住了小嘴儿,继而,更是笑弯了腰,因为在她的脑海里分明出现了石奉修炼重明掌时的那种阴柔而又妩媚的身姿,太过于超乎想象了,让人受不了。

石奉很超然,就站在那里,等着她笑足笑够了,尽管他看出了她这般地笑的深意,根本就是在笑他嘛,谁让他太过奇葩,也不知是脑子的哪一根筋抽了,竟会生出如此疯狂的想法儿。

他就带着笑意地盯着她看,而在笑中,则是显露着认真的神色,很有耐心地等待她的答复。

“你可要想好了啊?!”

过了片刻之后,竹青才总算能直起细细的腰肢来,收住了笑,最终确认地问道,在她看来,她必须如此地确认,因为直到现在她都还觉得他是在开玩笑,逗她玩儿呢!

“嗯,想好了。”石奉正色地答道,就连之前的那种笑意都是收敛了,十分地郑重,压根儿不像是开玩笑。

竹青见他如此,也是郑重起来,同样是收敛了笑容,就从腰上的一个布袋儿里掏出一枚玉片,通体银白,只比掌心略大些,呈四方形。

“给你。”竹青就说这玉片是她从镇海学院回来时带着的,武技馆管事给她登记了,三天后归还。

石奉身为镇海学院的弟子,当然不会不知道这个规定。他接过玉片,低头看去,见它正面刻着“重明掌”三字,周围有着火焰形雕饰缭绕,栩栩如生,极为生动。

背面乃是密密麻麻的字迹,赫然便是诀文。

于是,他便是把玉片置于两手掌心,合扣于胸前檀中穴处,就利用育灵塔进行刻录。

不过片刻之间,他就将诀文给全部刻印在了育灵塔上。

“好了。”石奉随即交还了玉片,不能影响她修炼,毕竟,她也只有三天时间。

“这么快?”竹青颇为吃惊,盯着他看,就像看怪物一般,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我是就有这点记忆力好的特点,天生的……”石奉耸了耸肩,显出一副自豪的神态,借此掩饰身藏育灵塔的事实。

一起回到岔路口,石奉只是随意地从篮子里拿了几盖蘑菇,剩余的就都是竹青的了。

“既然伤势都好了,那就早点回学院吧!”临分别时,竹青打量着他,说道。

“会的。”石奉没有多说什么,而就只是以肯定的口吻,给出了答复。

他的确是会回去的,而且,在阔别大半年之后,只要回归了,他就非要在那里掀起波澜不可。

回到茅屋,已是近午时分。

石林与范秀正坐在竹椅上,相对无言,满面愁苦,而在愁苦之中,分明又显出愤怒之意,只是,这愤怒却是被包裹在一层无奈之中。

面对着两个兄长,外加一个跟他一般修为的四弟,处于绝对劣势的石林,纵便有滔天的愤怒,也是不敢显露,只得是忍气吞声。

一想到大半年前石奉被石链打成重伤,又被石尚趁机下毒,种种作为,都是欲将石奉置之死地而后快,身为父亲的他就感到不寒而栗。

这次去见石坚他们,任凭石林苦苦哀求,依然是无法得到任何同情,身为家主的石坚就只是冷声地道:“知足吧,能有那一片山地立足,你真不应该再有别的奢望。”

绝情到如此地步,已经是不念半点兄弟之情。

石奉还不知道发生在石林身上的事情,不过,看爹娘如此模样,已经是可以猜出一个大概了。

“奉儿,是爹没用,一丁半点的家产也给你争不来!”

石林看到石奉回来,看着自己,陷入呆愣之中,他只得是强忍悲痛,艰难起身,步履沉重地走到他跟前,以手抚住他的肩头,羞愧无地地说出这一句话,泪水早已经是滚滚而下。

石奉的泪水也是在此刻溢满眼眶,但他拼命控制住,不让泪水流下来,而在同时,他咬响钢牙,双拳攥得铁一般硬,颤抖着。

“奉儿,我们什么都不要了,只要平平安安的,这就最好了……”范秀也是来到石奉跟前,强忍泪水,宽慰爱子道。

“不,我绝不!”

在一片深沉如苦海般的悲痛之中,突然有着一声怒吼逆势而起,直接是将这笼罩全家的厚重悲痛给冲破而去,连带着也是震醒了被悲痛打击得仿佛是傻掉了似的石林与范秀。

夫妻二人谁都没想到爱子的反应竟会是如此地剧烈,不觉得倒退了一步,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爹,娘,我们不能再退,否则,只能被欺负死!”石奉猛地抹了一把泪水,下死命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并且努力地保持平和,就将心中那个反击的谋划给全都说出来。

“这……可行?”石林跟范秀听到最后,心神大受震动,彼此对视了一眼,口不由心地问道,对于这一对夫妻而言,真觉得是不了解儿子,一刹那间就感觉跟他有些陌生,因为直觉告诉他们,还真是小看了他了。

整个计划,相当紧密,虽然称不上宏大,但是却也步骤得法,合乎情理,就只是有些冒险,如果忽略这个因素不算,那么,还真是值得放手一搏哩!

“我们干吧!”

石奉见爹娘动容,尽管神情复杂,但是,对于自己的这个反击计划,还是显露出应有的兴趣,便是再加一把劲儿,鼓动道,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他就将攥着的拳头给用力地举到了眼前。

在那拳头之上,正有着一抹淡淡的灵气光层显现,颇为地不凡。

“奉儿,你的伤势?”

石林对他的伤终究不能放心,因为他太清楚,大半年前他所受的绝对就是重创,能恢复到今天这地步虽然已经可称得上是万幸,可是,在修炼上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必然会对他构成巨大影响。

在此情况之下,他又如何能够应对那比他实力超出整整两段的石链呢?

石林所担心的的确就只是他的身体,如果没有受重伤,不会因此而耽误修炼,那么,身为父亲的他,又怎么会不允许他奋力一搏呢?

“我的伤好透了,没问题!”石奉对于爹娘的担心,可谓是心知肚明,故此,就用铿锵有力的语调,硬声地回答道,他的目的,当然就是为了消除这一对夫妻的顾虑,他希望用自己激昂的态度,来感染因饱受压迫而显出丝缕暮气的夫妻俩。

“好,那就干!”石林用力地点头,终于表明了态度,严峻而残酷的现实也是让他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问题的可怕,若是还是只管隐忍不发的话,只怕就连这赖以栖身的一方山脚都是保不住的。

与其那样,被人一刀刀割死,倒不如趁着还有些实力,拼死反抗,或许还真能挣出一片天地也未可知。

夜里,石奉盘坐在卧房内,开始修炼那已经被他刻录在育灵塔之上的重明掌灵诀,很快熟练之后,他便是有些迫不及待地将它跟赤焰诀混杂在一起,是想要令二者相互融合。

经过大半个夜晚的努力,进展还倒称得上顺利,这让他心情大好,瘦削的面庞上都是透着一抹难掩的激动。

“多亏是在关键时候碰上了竹青哪!”这般地感叹着,石奉对于山脚以南竹园子村的竹青,便是理所当然地产生了一种感激的心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