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武极冰帝

更新时间:2019-02-10 01:15:31

武极冰帝 已完结

武极冰帝

来源:落初 作者:影重楼 分类:玄幻 主角:敬城紫龙 人气:

影重楼新书《武极冰帝》由影重楼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敬城紫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废材就是废材,但是他死了。恰好他死的时候那个牛气哄哄的冰帝凉敬又重生为废材凉敬~看重生冰帝如何重证大道!“既然是因我而死,我便还你一报。既然我今世依为凉敬,那我便再还这天下一个冰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唔——”呼出一口浊气,散发着寒气的兽核落入凉敬手掌。吸纳了许久,也不过是这兽核中的一成寒气而已。武道一途嘛~总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对此,凉敬已经很满足了。

收拾好衣衫,凉敬离开了这自从新宗主上任后就被列为禁地的山水福地。

山林间,凉敬缓步前行。

丛林深处,三人相斗。

剑招不断,身着白衣的三人斗的不分上下。

“青重,你若识趣,就将菲儿让给我,与我一同双修。我自会饶你一命,且去执事那里为你讨一粒大还丹,助你突破武者境界。如何?”白衣男子一剑递出,将身前清秀少年打了一个踉跄。

“休想!”少年一甩手臂,嘴角渗出鲜血。

白衣男子忽然递出的一剑让少年处于下风,也受了不轻的伤势。

他柳青重就那么一个妹妹,怎么可能轻易让给这水Xing杨花的纨绔做可能随时都会丢弃的双修鼎炉?

“呵呵…即便你不同意,我也有办法。你不领我的好意,那我就只好…”说到这,男子做了一个抹脖的手势。

周遭二人动身,准备一举击杀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

轰——那攻击向柳青重后心的男子忽然身形一滞,猛的倒飞出去。

只见一英俊少年甩了甩有些胀痛的右臂,目光冰冷。

“你是谁?”白衣男子缓步走来,看向那轻而易举就重创了自己‘小弟’的陌生面孔。”

英俊少年没有说话,只是吐了口浊气。

这少年,自然是凉敬。

“多谢兄弟相助…若有机会,我柳青重定当以命奉还。”清秀少年拱起双手,激动道。

凉敬似乎并不喜欢他的Xing命,指了指他腰间悬挂的剔透玉佩。

“这是家父临终前留下的,恕我…不能赠与兄台。”柳青重面色微变,沉声道。

“赠个屁,我就是看着眼熟。”凉敬嘴角撇了撇,看向那面带狠戾的白衣男子。

“这位兄弟,我劝你早些离开,我可以不跟你计较。”男子靠在树上,冷声道。

不跟我计较?傻子才信。

不过凉敬也不在乎。

“打造这玉佩的主人,与我有些渊源。不如你给我个面子,放了他?”凉敬向前一步,冷声道。

给你面子?你谁啊?我郎征横在天岚宗外门面子比天大,除了雷靖黄龙两位大哥以外,我还没怕过谁!凭什么给你面子?

“给个屁,我就是要他妹妹。他若不给,我就拿他的脑袋。你若挡路,连你的一起摘了去!”郎征横不屑撇嘴,走到凉敬身前。

柳青重面色有些难看。

不说郎征横的实力如何,他那如今在内门修炼许久的大哥,也不是自己一个孤儿能惹得起的。原本想着宗门的规矩总能束缚他,不敢太过造次,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把自己逼入丛林,打算在这里痛下杀手。只可怜自己的妹妹…还有这个可能会因自己而死的兄弟了。

“兄弟,今日恩情我柳青重记下了…若是还有今后!”

“有个屁今后!老子改主意了,今天,你们两个都得死!”郎征横面色一凛,拔出腰间长剑。

凉敬一顶柳青重肩膀,将其撞到一旁。

原本帮助郎征横的白衣男子见大哥出手,也不再逗留,与那名被凉敬一拳打的重伤的少年一同离开。

“哼!”郎征横怒哼一声,显然是在嘲笑这小子的自不量力。

一剑递出,隐隐有龙啸之声萦绕。

“剑是好剑,可惜,找错了主子!”

凉敬没有再用开山拳与他纠缠的心情,这位比黄龙实力差上一大截的外门第五,就这么被凉敬一把扯住衣服,甩至身后。

滔天寒意骤然而出,凉敬以手做刀,劈向郎征横肩头。

“要说使剑,你比黄龙不知要逊色多少倍。不过要说跋扈,恐怕这整个外门也没人能跟你相比了!”

啪——骨肉分离,凉敬手染鲜血,一脚踹飞那断去一臂的外门第五。

“噗——”吐出一口鲜血,郎征横心中惊骇。

外门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厉害人物?

在一旁观战的柳青重不禁瞳孔收缩,注视着这个一身凌人杀气的单薄少年。

“呵呵…今日,就让我来教你用剑!”

提起泥泞之上雕龙长剑,凉敬一步踏出。

滔天刀意。

“谁说王霸不能结合?”

啪——

面露惊骇的郎征横被剑势卷了个血肉模糊,提出气海中仅剩元力,凉敬一剑抛出。

啪——一剑如炸雷,雕龙长剑在泥泞地面之上炸开一道三丈余宽的深邃大坑。

世上再无龙啸剑。

噗——

凉敬喷出一口鲜血,靠在树干上。

早已看的呆滞的柳青重连忙跑来,搀扶凉敬。

“哈哈哈!”推开柳青重,凉敬忽然仰天狂笑。

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何证道不成。

他,太傲了!

傲的那整座江湖鸡犬不宁,傲的自己心爱之人死于非命。

“唔…”咽下一口腥甜,凉敬扶着柳青重手臂,踉踉跄跄走出山林。

前世不知内敛只知不羁的凉敬坐在清静房间内,调息顺气。

将翻腾气血调理顺畅后,凉敬走出房间。

房间外,一男一女两位少年面带焦急,见凉敬走出房间,紧皱眉头终于舒展。

“兄台…不,恩公!”柳青重一抱拳,欲双膝下跪。

“举手之劳。”凉敬搀扶住柳青重手臂,面带笑意。

千年前,有一个女子专门为他雕玉,愿上苍保佑他证道大成。可惜,他不屑去理会。

她也姓柳。

“这位是家妹,柳菲菲。柳青重斗胆问恩公大名…”柳青重低头抱拳,始终不肯抬头。

“不要叫我恩公,很别扭。我叫凉敬,你如果不嫌,可以叫我一声敬哥。”凉敬一笑,毫不客气道。

“敬哥。”柳青重依旧不肯抬头。

“那你就是我兄弟了。”大力传来,将柳青重腰板扶直。凉敬坐在门前石凳上,有些无奈。

“恩公…啊,敬哥,哥哥他是太激动了。若不是你出手相救,恐怕…”青涩少女走上前来,有些不敢去看这个救下自己哥哥一命的恩人。

也不怪那郎征横这么拼了老命想要这个妮子,虽说发育未成,但这小脸蛋儿,已经略微有了点儿‘祸国殃民’的味道。

被凉敬投来的目光弄的一愣,少女脸色微红。

“这都是小事,以后你们若是有事大可找我。”凉敬看了一眼那留存了千年却依旧成色不变的精美玉牌,起身离开。

看来,这家人对这玉佩真的很好。

没有脸皮去索要那本该就是自己的玉佩,凉敬挥了挥手,缓步离开。

梁青重沉默不久,随即转身。“敬兄,小弟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凉敬止住脚步,却也没转身。

“若是我死了,请照顾好菲菲!”

“哥!”

凉敬没说话,摆了摆手,随后伸出一根大拇指。

空旷院子,只留下那一脸茫然的兄妹二人。

凉敬收回右手,优哉游哉的走在路上。

我凉敬要你活,你就得活。不然我可没心情去照顾一个半大的小妞儿。

做好饭食等待凉敬许久的青青趴在桌子上,已经不知沉睡了多久。

出入伶风岭,凉敬不知保护了自己多少次。不然以梁箐和自己那三脚猫功夫,恐怕早就死了。

只不过做了这一大桌子饭菜,等了几个时辰都没能等到那清早就不见人影的凉敬。

推开门,凉敬嗅了嗅房间里还残余几分的饭食香气。

轻手轻脚的将妮子抱到床榻上,坐在桌前,狼香虎咽起来。

一条紫龙,破壳而出。

“睡的可真香啊…这娃娃的肉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窝在凉敬肩头,紫孽扫了一眼那躺在床榻上盖着一层薄被的少女。

凉敬没有说话,只是吃着冰凉的饭菜。

“话说你在林子里出的那一剑可真厉害,你当初遇到我的时候要是也出了这一剑,恐怕我现在早就乖乖的在你身边长成一个大美人了。”紫孽一笑,两根长须挑了挑凉敬脖颈。

那一剑,厉害的自然不是威力。

而是剑意…准确的说,是刀意。

那一剑让凉敬顿悟,有了几分弃霸道,转王道的意思。

若是千年前凉敬真的递出同样一剑,那随之崩裂的,可就不是当初那仅仅一州了。

“没事就接着装蛋,要是被旁人看见,又得生出麻烦。”凉敬不屑一瞥,冷声道。

“哼!”

紫孽不忿一哼,随即又化为手掌大小的青色龙珠。

将那颗“绿蛋”塞进怀里,凉敬不由得笑了笑。

重来的这一遭,似乎比总是走在巅峰更有趣一点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