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异世狂人录

更新时间:2020-03-31 04:26:51

异世狂人录 已完结

异世狂人录

来源:落初 作者:广厦寒士 分类:玄幻 主角:石印连 人气:

主角叫石印连的小说是《异世狂人录》,它的作者是广厦寒士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地球第一世家家主穿越异世,以身化道,成就超级家族。  “雷家的荣耀,将因我而起,世界没有对与错,只有谁的拳头更大。”  奇特的道法体系,感悟天地五行之力,更有高一等的大道烙印,强大的灵兽骑兵,而这些,雷忘尘仅仅只用了十年的时间,便铸造出横亘与迦玛大陆的超级世家。  本书体系:醒神,神念觉醒;唤魂,召唤天地之魂;开光,自创一系;造化,开辟大世界  本书相应称谓:唤魂--君,开光--尊,造化--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雷天冷哼一声,“最近外面不太平,最好听老爷子的,别到处乱跑,还有,那个方家大小姐,以后有多远躲多远,千万不要去招惹。”

说罢,雷天也不理会雷忘尘还想说些什么,直接转身而去,乖侄子,虽然你最近上进了不少,不过,希望你这种上进不只是一时冲动吧,雷天叹了一口气。

雷天的语气虽然还是和以前一般格外冰冷,但雷忘尘已经不是以前的雷忘尘,从雷天的语气中,他多多少少听出了雷天对自己的关心,雷忘尘正想把自己的情况告诉雷天,只不过,当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雷天已经走出了练功房。

算了算了,反正不是坏事,NaiNai滴,连穿越都能发生,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雷忘尘转而想到另外一个问题,虽不是他的,但却是这具身体前主人的。

方滇池,雷天的到来,让雷忘尘想起自己还有一个仇敌,踩人脸面,吐人口水,身体之痛在于次,可是对身为男人的雷忘尘来说,士可杀不可辱,灵魂和身体的融合,让雷忘尘也把这不可忘之耻辱铭记在心。

按照原来的记忆,现在的方家如日中天。不能轻易招惹,但他是谁?哼,一个小小的方家,和M国相比连根毛都不是,那可是整整一个帝国,世界第一的超级存在,而这方家也就只是这一方县城的三大世家之一,故而,雷忘尘并没有多少畏怯之心。

说起来,雷方两家还曾经立过婚约,雷忘尘的父亲雷一鸣在世的时候,雷家如日中天,雷忘尘和方敏晴各自代表两家进行联姻,在五岁那年定了婚约。后来雷一鸣死去,这种建立在利益上的家族联姻也不攻自破,雷老爷子曾经想过用武力让方家就范,好为自己死后的雷家铺平未来的道路,但雷忘尘也太不争气,还未到适婚之龄,纨绔的名声就传遍整个太原县,真是好事不出门,家丑扬千里。

再者,又有杨家在一旁虎视眈眈,雷无敌有所顾忌,这桩婚事到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也不知道雷忘尘最近发的哪门子疯,突然去纠缠起方敏晴,任凭雷老爷子如何高压强权,也无法让雷忘尘老实地呆在家里。

被女方退婚,在雷忘尘眼中看来还不算什么,现代人结婚都能够离,更何况这种建筑在利益之上的联姻,以前那个纨绔子弟,确实也配不起印象中的那个方家大小姐,再者现在本少爷穿越而来,你要嫁给本少爷,本少爷还不要呢,知不知道什么叫婚姻自由,你们这些迦玛人是不懂的。

但有一点是雷忘尘不能原谅,方敏晴那可恶的表哥方滇池,既然敢这么做,那就要有接受报复打击的觉悟。

双拳紧握,指甲插入掌心之间,雷忘尘的眼睛逐渐地爬满了血丝。

以前整个世界黑@道都明白,招惹雷疯子,会是什么下场。

再者,最后下黑手的究竟是谁,雷忘尘意识到自己来到这世界后,暗处潜藏着不少时刻想要杀死自己的敌人,因此必须尽快把自己的实力提升上来,不然一切都是虚妄,心中一定,立马转向书架上的另外两本道法,短时间内不打算进入岩浆世界,那便只有如此了。

……

西厢酒楼,乃是方圆数百里最大的一家酒楼,每一天迎来送往,好不热闹,西厢酒楼前身是一家倒闭的小酒馆,后来被方家盘下,进行了一番整改,又请来太原县厨艺最好的厨子。

而,更加让人啧啧称奇的是,西厢酒楼的崛起,脱不开方家注入的大笔资金,更脱不开那年仅十五的方家大小姐方敏晴。

方敏晴接手西厢酒楼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把酒楼经营的有声有色。而且方敏晴也是太原县公认的第一大美人,皮肤吹弹可破,小琼鼻,樱桃嘴,丹凤眼,这还是其次,再漂亮又如何,只不过是花瓶而已,虽然这个花瓶靓丽得让所有人为之侧目,但若是拥有花瓶的外表,同时拥有让男人都为之羞愧的能力,以及世家的背景,叠加起来产生的魅力,已经不能简单地去计算,对一个男人而言,能够降伏如此优秀的方敏晴,也能够大大地满足其虚荣心。

“大小姐,轿子已经备好了。”

方敏晴合上案前的账本,双眼失神地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如果有人看到她这般心事重重的模样,如果能博得这位绝代佳人一笑,即使是死也愿意,然而这一瞬间流露出来的倾情,很快就从这位绝代佳人脸上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情绪转换之后,方敏晴才从房间中走出。

一阵风在方敏晴身前刮过,让她不由地打了一个冷战,方敏晴转身,全身一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一袭红色的披风盖住了身体。

“表妹,这么冷的天,干嘛不穿多点。”

方敏晴微微地一皱眉,今天表哥又来了,哎,方敏晴的这一个皱眉的表情,看得方滇池一阵神魂颠倒,然而,方滇池还来不及说些什么,方敏晴便脱下身上的披风,“多谢表哥关心,轿子里暖和,还是你披上这披风吧。”

不得不说,虽然方敏晴对方滇池无甚感觉,但是方滇池丰神俊朗,年方二十,就突破到醒神五级不久,也是方家第三代潜力子弟,无论是地位、实力,还是这翩翩外表,在太原中无一不是上上之选。

对表妹充满拒绝语气的客套话中,方滇池眼底闪过一抹失望,不过这抹失望仆一出现就消散得无所踪,哼哼,这太原县除了自己,还有谁能够配得上表妹,谁敢和我抢,那我就把谁给打跑喽。

看到方滇池眼睛里带着的彻骨骄傲,方敏晴轻叹了一口气,再也不说什么,直接踏进了轿子。

今晚的风实在太大了,方滇池走在轿子边也不得不运转水之灵力护体。这时,一名黑衣人挡在路上,拦住众人前进。

“来者何人?竟敢拦我方家的轿子。”方滇池为醒神五级的高手,实力在这太原县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这又是难得在表妹面前表现的好机会,方滇池喝吼之时,故意又大声了一点。

“表哥,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方滇池听到轿子中传来的询问声,顿时柔声道:“表妹莫怕,有贼人挡住了去路,表哥这就去替你打跑他。”

从来人的身形上看,眼前的黑衣人才十几岁出头的模样,这个年龄,最多就是醒神三级到四级之间,远非自己的对手。毛都还没长齐呢,竟然学人拦轿子。

不过方滇池也不禁嘀咕,打跑过不少对表妹心怀不轨的家伙,倒没见过这么嫩的。方滇池身形一震,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从他的身体透发而出。

而这时拦在前方的影子动了,“方家的小子,敢来和大爷玩几把吗?”

不自量力,方滇池不屑地摇了摇头,轻喝一声:“流云道。”只见,在方滇池的身体周围,浮现出朵朵白色的云彩,方滇池双脚一踏,犹如蜻蜓点水一般,身形在白色的云彩中化作一道蓝线,灵动地漂移起来,借着凭空出现的白色云彩,方滇池若隐若现,飞快地向着黑衣人奔袭而去。

黑影见到方滇池有所动作,也不纠缠,同样轻喝一声:“流云道。”

一时之间,一蓝一红两道线条,在云端之中追逐了起来。

“表哥,穷寇莫追。”方敏晴急忙叫道,可方滇池已经消失了。

“大小姐,我们怎么办?”

方敏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前方,方才叹了口气道:“回府吧,表哥是五级高手,想必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

“毛贼,给我停下来。”方滇池在云层之中愤怒地吼道,本想在表妹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奈何眼前的拦住轿子的家伙,见到自己移动到他身前,直接拔腿就跑,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黑衣人冷哼一声,低喝道:“龙虎道。”

只见,那双白皙稚嫩的手掌,在空中散发着红色的光芒,朝着方滇池印来,方滇池由于追赶的惯Xing,猝不及防,身子朝旁边一闪,然而,也正是这一闪,让方滇池露出了破绽,空中的白云幻象溃散,黑衣人凭借着诡异的身法,手掌带着红色的光芒再度欺身而上。

方滇池怒喝一声:“缚道。”

嘶嘶~

无形的灵力,牵扯住黑衣人的手掌,原本一往无前的,带着强大力量的一掌,在空中一滞。

方滇池轻喝一声“龙虎道”,右手掌带着蓝色的光芒,想要趁黑衣人被自己束缚的瞬间发动致命一击。

然而年仅二十岁的方滇池,虽是醒神五级的高手,也在同时,暴露出他对道法修炼的不足,右手上的蓝色光芒,虽然比黑衣人要浓厚许多,却不如黑衣人手掌的红光那般,凝聚于一点。

黑衣人眼神一冷,龙虎力完全凝聚成一个金红色的亮点,噗噗噗~缚道的限制之力在金红色亮点之下纷纷崩裂,和方滇池的手掌硬撼了一记,两掌之间顿时传出一阵低沉的撞击声,轰,方滇池不由地后退了一小步,黑衣人在这一击之中,狼狈地接连后退三步,方才缓冲掉这股暗劲。

这简单的交击,一下子看出两人实力上的差距,不过相比于方滇池的五级实力,黑衣人的道法却要强悍不止百倍,仔细观看,几重道法间的转换,即使是成年的术道高手,也未必能够做到灵力的完全内敛,然而黑衣人自始自终都没有浪费丝毫灵力,若真的如方滇池猜想的只有十几岁出头,那就很恐怖了,只是方滇池心高气傲,又兼年轻气盛,根本没有意识到眼前黑衣人的强大之处。

两人凭空而立,不同的是,黑衣人的眼睛之中带着谨慎,而方滇池却明显地不把眼前的对手放在眼里。

“你究竟是谁?”醒神三级,刚才的那一记对轰,让方滇池探出黑衣人的老底,顿时再也没有了一点担心,不屑地笑道:“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技巧都是笑话,小贼,报出你的姓名,或者本少爷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

“哼,你这个无用的废物,竟然也敢打表妹的主意。”

砰!砰!砰!

一脚接着一脚,方滇池毫不留情地,用脚踩着已经趴倒在地上的雷忘尘,“绝对实力的面前,你只是一个笑话。”

雷忘尘屈辱地想要站起来,可是方滇池迎面又是一脚,踹在他的腹间,整个人像死狗一般蜷缩在地上。

……

收回思绪,引诱方滇池的黑衣人正是雷忘尘。

听到同样的一句话,雷忘尘已经愤怒地快喷出火来,方滇池,你身为堂堂的五级高手,这个草包已经被你教训一顿了,你还吐口水,还踩他的脸,杀人不过头点地,一向纨绔的雷忘尘,被方滇池教训的产生轻生的念头,要不然也不会被人趁机下了黑手。

真无聊,这个家伙已经被吓怕了,方滇池略感无趣,产生了离开的想法,耗在这里,还不如呆在表妹的身边,多争取点表现的机会,果然,方滇池不耐烦地说道:“算了,我没时间和你这种弱者耗下去,我先走了。”

那蓝色的背影,犹如一道利刺扎在雷忘尘那狂傲的心上,自己三级的实力根本不是其对手,哪怕道法巅峰也无法与之抗争,不甘,愤怒,各种各样的情绪充斥在雷忘尘的心头,可是面向这个到处都是破绽的后背,他心中竟生出一股无力感。

强烈的愤怒,以及羞辱之恨,在雷忘尘内心之中互相纠缠着,犹如滚滚的活火山,随时都会爆发,只有理智不停地警告他,那道满是破绽的背影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敌对的。

离开吧,还有下一次。理智不停地压抑着雷忘尘心中的疯狂,却愈发地有压抑不住的趋势。

他是谁,他是震慑黑@道群伦的疯子,高高在上的君王,曾几何时,会被对手这般蔑视。

理智终于被疯狂彻底淹没,轰咔~雷忘尘的脑海中恍如响起一道惊雷,对一直无法领悟的两式顶级道法,心中产生了些许明悟。

裂天龙翔诀第一式,裂天式!!

铺天盖地的气势不停地在雷忘尘的右手之中汇聚,隐隐间能够看到一方石印的虚影在闪耀,方滇池受到气机的牵引,不由得骇然地转身,一双冰冷到极点,带着疯狂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方滇池全身一震,所有的汗毛第一时间立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