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天行九歌

更新时间:2020-03-24 17:37:22

天行九歌 已完结

天行九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浮生 若梦 分类:玄幻 主角:张旭白虎 人气:

主角叫张旭白虎的小说是《天行九歌》,它的作者是浮生 若梦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张旭是来自神界叛逃的天神,下凡潜入“刃”组织盗取灵音盘,收集上古十大名曲,只为了找回曾经心爱的女孩。高山流水、阳春白雪……,随着张旭的寻找,它们逐渐现身,但是,各种阻碍和危险也随之而至。千年之前的圣灵王和邪灵王重现于世,上古十大凶兽纷纷复苏,世界末日来临,他又该如何应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实在没法拒绝她,女孩子独有的天赋就是卖萌装可怜,她请求我时的样子表现的楚楚动人,看上去很是可怜,如果有其他人在场,看到这种情形的时候,一定会指责我的不是。

出于无奈,我只好答应了她,不过我说必须在毕业晚礼之后,因为我必须要在毕业晚会上熟练的弹奏那首曲子。我现在还无法熟练的掌握它。

潘莎莎见我同意了,开心的点了点头,忽然她想到了什么,拿出一本线装古书交给我说:“学长这本书借给你,应该能帮助你,到时候别忘了还给我。”

那本书便是《乐经》,《乐经》据说是很久之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儒家创始人孔子编定的六经之一,当世素有四书五经之说,其实五经原为六经,它们就是孔子晚年编定的《诗经》、《尚书》、《礼记》、《易经》、《春秋》、《乐经》这六本,秦始皇焚书坑儒,《乐经》便消失于世,有人说它毁在了火焰之中,四书六经,最终成为四书五经。

将《乐经》交给我之后,潘莎莎撑起她那把伞离开了,她的伞不是用伞布做成,而是南方的那种油纸伞,白色的伞盖上用浓墨画着一幅兰花图。我不由的想起戴望舒的《雨巷》,在这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只不过她如同丁香一样,却没有结着愁怨,她如同雨中的精灵一般。

张旭和王婷坐在辰梓轩的那张填充着鸭绒的床上,王婷聚精会神的听着,但是张旭却是坐在床上,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留下两道阴影。

“看来他不喜欢听这个故事。”辰梓轩看着张旭苦笑,没想到他居然睡着了。

“只不过房间的温度有点高,眼睛干涩了而已,我没有睡着,你可以继续你的故事。”张旭忽然开口,淡淡的说了一句。

张旭并不是普通人,他的眼睛可以做到长久不眨而不干涩,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不知何时,这个故事的听众从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他闭上眼睛是在用精神力探查那个人的身份和所处的位置。

辰梓轩点了点头,坐在那张太师椅上继续说着他的故事……

《乐经》的确是本好书,孔子也不愧是中国古代的伟人,按照他《乐经》上讲述的方法,很快我便可以真正的弹奏古琴,而高山流水,我也可以断断续续的弹奏了,那个时候距离晚会只有一天时间了,我必须要在一天时间中将高山流水熟练的弹出。否则我一定会成为学校饭后畅谈的笑柄。

上天给了我这个天赋,我彻夜不休的练习,手指几乎被磨破了,但是我却可以弹奏出高山流水了,在晚会上,我大放异彩,让所有人记住了我,不仅仅是在成绩上。那天之后我的班主任找到了我,我本以为他要夸奖我,但是他却对我说,我弹奏的曲子有形无实,根本不能称之为曲子。

班主任告诉我,这首曲子之所以称之为高山流水,是因为伯牙在弹奏的时候,可以使钟子斯听出感受到身处高山之巅,身处流水之中的意境,但是我的曲子是死的,从我的曲子中根本听不出任何东西。

我愣住了,呆呆的看着班主任,心想他只不过是个语文老师而已,又不是音乐老师,而且有人调查过他的成绩,音乐很差,他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班主任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搬了一张板凳坐下,他向我借了绿绮,指尖按动,一首古曲缓缓弹出,正是高山流水,而且他弹奏出来远比我还要好。

“明白了吧。”一曲终了后他淡淡的说道,“所谓乐曲,弹着无心,听着有意,你弹奏的高山流水,对于不懂音乐的人来说,的确很棒,但是对于稍微懂些音乐的人来说,它就是噪音,因为他根本无法从你的乐曲中听出任何东西,真正的乐曲是要将自己内心的情感倾注在上面,使它被弹奏出来之后,可以与听众的心引发共鸣。你的确很有弹奏古琴的天赋,如果努力的话,或许你的将来,无可限量。”

我懵懂的点了点头,班主任微笑着摸了摸我的头,然后起身离开了,那一天我坐在绿绮前看了它良久,终于知道为什么它可以做为四大名琴出现了,因为它的主人,赋予了它情感,经它弹奏的乐曲可以引发人心中的共鸣,真正可以让它出名的,不是它的材质,而是它的主人。

那一天下着倾盆大雨,北方的夏季,这种雨很常见,有时候它们可以连续下上好几天,但是在我来的时候还出着太阳。我没有带伞,只好在教室里等待着雨变得小一些。

“辰梓轩学长,我送你回家吧。”在我站在教室门口看着雨,心里想着七点之前它会不会小一些,这时候一道倩影忽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穿着一身prada当季最新款的短裙,性感妖娆。

“不必了。”我回绝道,“夏天的雨总是一阵一阵的,一会儿它就应该停了。”

“停不了,据说是受到台风的影响。”潘莎莎说道。

“台风来了吗?”我看着天空喃喃说了一句。

“没有。”潘莎莎摇了摇头说道,“好像往韩国那个方向偏离了,差一点就沿中国海岸线来到北京了。”

“好吧。”我点了点头,同意坐她的车回去,委实说我不想和她这种富家女有太多的交集。

迈巴赫62,这类车型在2002年首次来到中国,价值千万之上,专门用来接送潘莎莎上学用的,据说可以声控启动,是真是假我不知道,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见。

车上的后排座椅的加热已经打开了,这么大的雨,潘莎莎和我撑着一把伞,很容易被淋湿,我坐在车中看着雨水打在车窗上,尽量不去看那个被雨淋湿的美人。

迈巴赫发动,如同豹一般迅捷的离开学校,一路上我都是把头扭向窗外,所以没有和她说一句话,直到来到了棚户区,我忽然想到她的书还在我这里,拿出来还给她。

“也不知道这本书有没有帮到你,不过学长你的琴弹的很棒。”潘莎莎称赞。

“多谢了。再见。”我推开车门将绿绮包在怀里,踩着积水跑回家,我听到她在后面叫我,不过雨太大了,我没有听清,我猜她应该是想借我把伞,不过我并不打算再向她借任何东西,因为我已经打算在暑假的时候游历大自然,体会高山流水,只有这样,我才能向班主任说的那样,弹奏出真正的高山流水。

接下来的假期,她如约而至的来了,我以为她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但是没想到她真的找上来向我学习古琴。

那是第一次,我面对着一个听众,专门为她弹琴,我按照老师说的,心中想象着高山,心中幻化出流水,内心的情感通过指间注入琴弦,通过琴弦发出心声,与听着的内心引发共鸣。

那天之后,她每天都会来,我也将我学到的东西教给了她,暑假的计划就这么泡汤了。

这个世上有一种东西叫做一见钟情,它如同魔法一般玄幻,但是还有一种东西叫做日久生情,它很现实。

如果说一见钟情是丘比特射出的箭,那么日久生情就是她撒下的网,我和莎莎没有逃脱这张网,我们谈起了恋爱,听上去有些滑稽可笑。因为我们之间没有可能。

“千万不要这么说,我觉得你们很有可能,至少和某个人相比那简直太有可能了。”王婷忍不住插嘴说了一句,然后看了一眼旁边闭着眼睛的张旭。

张旭睁开眼睛淡淡的看了一眼王婷:“不要拿我做比较。”

“的确不能拿你做比较。”王婷说道,“从生物学上来分类,辰梓轩属于动物界,脊索动物门,脊椎动物亚门,哺乳纲,真兽亚纲,灵长目,人科,人属,智人种。至于你,我还真不知道该分为哪一类。”

一旁的辰梓轩有些无语,心说明明是我在讲好不好,怎么你们两个争执了起来。

“吵架回家吵就可以了,我们现在先办正事。”张旭无奈的说了一句。

王婷点了点头,忽然感觉到不对劲,冲张旭叫喊:“什么叫回家吵!我和你之间可是没有任何关系。”

张旭无奈的叹了口气,示意辰梓轩继续说。

感情随着时间的延长慢慢升温,当它升温到一定程度,就会将爱情的导火索点燃,爱情的烟花在漆黑的夜空很绚烂,烟火达到最绚烂的时候,就是它要消失的时候,感情也亦是如此。

两年之后,莎莎也成了北京大学的学生,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凡事都是双喜临门,她毕业的那个暑假,属于她的白马王子也来了,他们要在那个暑假订婚。

她的白马王子很帅,据说是耶鲁大学毕业生,毕业后在华尔街工作,商业界的精英,戴着一架金丝框眼睛,黑色的西装。

“不会有人来听你弹琴了。”我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然后绿绮被重新放进了那个为它量身打造的紫檀木盒,我的心里忽然空出了一块,说不出那是什么滋味,那一刻我忽然感觉一切又回到了从前,我依旧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和任何人都没有交集。

她订婚的那天邀请了我,可惜请柬没有送到我的手里,那个时候我去米兰了,因为成绩优异,直接用了两年的时间毕业,然后被保送到米兰进修。

两年后我从米兰回来了,她曾经找过我,可是没有见到我,我自然不会让她轻易找到我的,属于我们的那段感情已经过去,过去的东西被成为历史,一切的一切都是历史的选择,不可更改。

“原来只是为了情而已。”张旭淡淡的说道,“这个世界上你会遇到很多知音,你的琴声不应该消失。”

“就是就是,对方不就是耶鲁大学毕业的吗,只要你愿意,张旭可以让你拥有一切。”王婷说道,“不要小看这家伙,他曾经可是振臂一挥天地变色的人。”

“小说看多了,别理她。”张旭对辰梓轩说道。

辰梓轩点了点头,其实做为王婷的朋友,两个人在米兰的时候在一个教室学习,那时候王婷就总爱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有时候甚至可以说出妖物和神灵这样的话,大概越是有钱人越是迷信吧,否则为什么大部分有钱人都要在节日里去烧香拜佛呢?

“那么你要如何才能答应再次弹奏呢?”张旭问道,“这一次潘莎莎还会找上你,而且这一次你躲不开她,不要以为女孩那么容易甩掉,有些时候只是她们没有真正的去找你。”

“你说的对,虽然知音难觅,但是人的一生中总会遇到不止一个知音。”辰梓轩忽然下定了决心,“我只想和莎莎再做一天的恋人,按照冬季的昼夜时长来说,是十个小时。”

“仅此而已?”张旭问道。

辰梓轩点了点头:“我会在这十个小时里某个时间,最后一次弹奏高山流水,如果你真的想听,不要错过。”

“我们跟着不会成为电灯泡吗?”王婷眨了眨眼睛问道。

未等辰梓轩回答,张旭忽然起身冲出房间,一道身影跳跃在棚户区的屋顶上,张旭微微皱眉,那道身影是白虎,他又想做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