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时之道境

更新时间:2020-01-13 18:39:47

时之道境 连载中

时之道境

来源:落初 作者:怡真人 分类:玄幻 主角:金光白光 人气:

《时之道境》为怡真人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笔落苍穹,剑指星辰,道之意境,玄之又玄。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界划分,三族出。普天之下分三洲。芸芸苍生,何以永享,唯修道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信念是什么,这是很多人都想过的事情,就好比叶秋现在的信念又是什么。

叶秋已经在这坐了一个多时辰了,脑海里一直在回想着江河的话:坚持,信念。

在城主府十几年的时间,他一直都是自由自在的状态。外面那些人的嘲讽和唾骂,城主府内部所有人的不理解和异样的眼光,那时的他不是很在意,因为他知道有江河在。

现在不同了,他已经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了,更是情窦初开,就算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杨雪这个陪伴他许久的少女,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坚持,信念。”

想到还在床上躺着的叶枫,给自己当头棒喝的江河爷爷,还有愤怒离自己而去的杨雪,叶秋的眼神就变得呆滞起来。

“我修行的信念是什么?江爷爷和叶枫吗?”心里这样想着,很快就被他否定了。

先不说江河,就叶枫来说,他现在的修为比自己还要高出许多,不需要自己去帮助才对。

杨雪吗?叶秋想到这里,不知为什么就想起了之前杨雪离开时那失望的背影。

视线从屋顶转移到桌子上,上面放着一个药碗,还有一本书。

药碗是叶秋受伤喝完没拿走的,书是《阵法基础》。

叶秋眼神之中似乎在放光,嘴上嘀咕:“阵法,都是你这个阵法害得。”

声音从嘀咕到喊出来:“都是你这个破阵法害得,啊。”

喊着喊着,一把冲到桌子上,把桌子上的药碗推到地上,

“叮当!”药碗碎裂。

叶秋似乎还不觉得解气,就像要伸出双手拿住《阵法基础》。可惜左手上的伤还没有好,并不能直接拿到书本。

右手往上一拍,抓住《阵法基础》,从外壳开始,一页一页的开始撕扯起来,《阵法基础》也是遍布伤痕。

一只手撕不动了,拿到嘴边,右手拿着书,用那一口尖利的牙齿撕咬着,整个人看起来病态不已。

看着面目前非的《阵法基础》叶秋落下了眼泪。

秀儿在外面听到房间里面终于有了一点动静,却是那么骇人的声响。

东西甩在地上,还有叶秋少爷的嘶吼声,吓得她赶紧开开房门,冲进去。

进了房间,地上不是碗的碎片就是纸张,满屋狼藉,没有下脚的地方。

秀儿看着精神萎靡的叶秋,心中一阵心疼。

虽说眼前的这个少爷在外的名声不怎么好,但又有谁知道他内心的酸楚呢?

自秀儿进到城主府以来,从没有见过叶秋发过脾气,更不要说像今天这样疯狂的嘶吼和摔东西。

“少爷,少爷,你怎么样?”秀儿也不管脚下的什么东西,踩着碎渣就冲到叶秋面前,看着他满嘴是血着急的问。

叶秋被开门的声音和照进来的光亮惊动,更是对已经到了眼前的秀儿感到厌恶。

叶秋仍旧是吼着,对着秀儿指着门说:“你走,你们都走。永远不要来看我这个克天克地克父母的克星,都走。”

满嘴是血的叶秋,连唾沫星子都带着腥味。

一股股腥味冲到秀儿面前,还有叶秋那歇斯底里的声音和妄自菲薄的话语,心中不是滋味。想要在说什么,却被叶秋伸出双手推向外面。

叶秋一面忍受着手上的伤痛,另一面还极力表现出愤怒的模样。

“少爷,你别激动,你的伤还没有好,别激动,我走,我走。”秀儿无奈,只好妥协,退出房间。

在婢女离开叶秋房间之后,叶秋的左手也是有点点血液流下。

出了房间的秀儿,直奔江河的院落。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老爷。”

秀儿人还没有到,江河院子里的管家江声就听到了外面的声音,赶紧走到门外看看。

江声一看,原来是叶秋的侍女秀儿,也知道这几天叶秋的情况不太稳定,没敢大意,但是管家的身份不能丢。

江声往门口一站,看看秀儿说:“慌什么,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面对江声的呵斥,秀儿只能停止叫喊,平静自己的心情之后开口说:“江管家,叶秋少爷在房间出了点事,您可不可以去通报一声。”

江声也清楚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但是他也算是不看好叶秋身份的人之一。

带着不屑的语气道:“就那个灾星,他能出什么事?不用通报了,由他去吧。”说完之后,江声直接一甩衣袖就进了庭院。

在城主府内也有一些规矩是不能破的。

就好比,没有高等管家和江河的口谕,谁也不能随意进入家主庭院。

这也是为什么秀儿在还没到庭院的时候就开始大喊的原因。

可能秀儿真的是担心叶秋吧,也不管规矩就直接踏进了江河的庭院。

可是她这一踏进江河庭院的时候,就被江声一掌打了出去。

只见江声异常愤怒的吼道:“放肆!没有家主口谕,你也敢进这家主庭院,你真的好大的狗胆!”

秀儿本来就没有修为,怎么能够承受江声的一掌,坐在庭院外的秀儿,嘴角流出丝丝血液。

江声眯着眼睛看着秀儿,眼神冰冷至急。

“没想到,你一个小小的婢女也敢破坏规矩,今日我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叶秋坐在房间里发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人愤怒之后,所能感觉到的就是失落。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出现急促的脚步声。

房门直接被打开,一名少女走了进来,叶秋抬起头看向此人。

来人就是叶枫的婢女,这个时候不照顾叶枫,跑自己这边做什么?

叶秋想了想,就有些奇怪的问:“你不照顾叶枫,跑我这里来可是有什么事?”

海棠看了一眼叶秋的脸,一脸的厌恶,之前她对叶秋还不曾有这样的表情,这是第一次。

“秀儿出事了,她为了你直闯家主庭院,现在要被江声处死,你如果还想再内疚一次的话,那你可以当做没事人一样。”海棠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而叶秋还愣在原地,一抹嘴角的鲜血直接跑了出去。

惩戒堂,这里是所有家仆、婢女以及管家犯罪所受罚之地。

不过今天很有意思的是,一个婢女竟然私闯家主庭院,还是在家主外出之际。

要知道,就连嫡系子弟也只能在家主在家之时可以进出,今天一个婢女竟然敢私闯,这还得了。

整个惩戒堂外站满了人,所有人都对跪在地上,虚弱的想要跪着都很难的婢女指指点点。

上方江声三拜画像,然后在祭台上取下一把满是锈迹的长刀。

对着下方围观的所有人朗声说道:“今日,下等婢女徐秀,无家主口谕,擅闯家主庭院,根据家族规矩罪该万死!”

一套说词之下,就给徐秀立下死罪,而徐秀依旧没有面如死灰,她嘴里还小声念叨着:“叶秋少爷,对不起,对不起…”

回想起自己第一次遇到叶秋的时候,那时候她才六岁,叶秋也不过七岁而已。

因为叶秋突破三重天,江河带他出城游玩,在平民窟内,叶秋第一次看到她。

徐秀那时候父母双亡,在平民窟内本就没有什么好的一面,徐秀被人殴打、辱骂在她那么小的心灵里留下了创伤。

在她一天没有吃东西的时候,叶秋把自己手中的食物给她了,她不敢去接。

叶秋牵起她的手就说:“今天起,你就是我叶秋的侍女,我敢保证不会有人欺负你。”

只是小时候的一句话,她却记得那么清楚,在脑子里反复出现这样的画面。

都说人要去世的时候都会回忆过去的事情,她看到了自己和叶秋第一次见面,那是不是说…

眼神木讷的看着高高举起的长刀,她没有哭泣,只是嘴角还在动,仿佛还在说那句“对不起!”

就在长刀缓缓落下之际,门外一声怒吼传来。

“江声,你敢!”随后叶秋直接一掌打在长刀之上。

“叮”

一声脆响之后,叶秋右手鲜血流淌,长刀也直接断裂。

江声暗骂一声,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开口说:“叶秋少爷,这是规矩啊,不能破。”

叶秋一声轻笑,然后眼神冰冷的道:“规矩?可笑的规矩!”

江声眯着眼睛看着叶秋,带着一丝不悦的语气说:“叶秋少爷可是要坏家族规矩不成?”

叶秋摇了摇头再次道:“我不会破坏规矩。”

江声刚想要说什么,就听叶秋再说:“从今天起,徐秀不再是我叶秋的侍女,这就不算坏了规矩吧。”

“你…”江声也没想到叶秋会回答的如此荒谬。

就连地上的徐秀也是流下了眼泪,与其让他这样,还不如死去。

这时候门外一个嚣张跋扈的声音传来:“规矩就是规矩,不能改。”

叶秋回过头,看到一名少年走了进来,此人是江河的曾孙,按身份还比叶秋他们低下一辈,不过就是看不惯叶秋他们。

“江陵?你在玩火!”叶秋眼神异常冰冷,声音也是那么的低沉。

江陵一副买不在意的样子说:“不是在玩火,而是说一个事实而已,不过也还有一个办法,只要你能接我一掌,我就放她走,怎么样?”

“好!”叶秋想都没想就直接答应下来。

只见江陵右手微微抬起,手中微弱的灵气在运转,一掌直击叶秋的左手。

原本就受伤的左手,在这一击之下让他痛苦不堪,单膝跪地眼神坚定的看着江陵,却一句话没有说。

这时候的叶秋强忍着剧痛,颤抖的抬起右手,慢慢将徐秀扶了起来。

两人相互搀扶,就这样一步一步离开了城主府,看两人的背影是那么的楚楚可怜。

这时候两声看了一脸献媚的说:“江陵少爷,刚才怎么不直接杀了叶秋那小子?”

江陵只知一副不以为然的说:“当然不能杀他,如果祖爷爷怪罪下来,我可担当不起。”

人性,当真是可怕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