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花开亦落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4:11

花开亦落 连载中

花开亦落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点芭蕉 分类:玄幻 主角:兰小姐 人气:

经典小说《花开亦落》由一点芭蕉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兰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因为情动,樱花仙子被花帝罚下凡间,渡劫后才能重返花界。这一世,她是乱世中宁国相府的千金小姐,却突然离奇死亡,幸得高人施术,为她拘来后世之魂,被封印了后世记忆,获得重生。从此,她的生活发生了太多变化。看尽世间万象的辛酸,夹杂生离死别的爱恨情仇,卷入激烈的神魔之争,颠沛流离于世间。人生如花儿一般,有极盛也有衰败。辗转在这乱世红尘里,天上地下,便如那一树短暂开放的樱花,灿烂之后,便凋落而去。年年如期,年年如斯。只是不知道,谁还记得,那名如樱花般的女子?爱恨纠葛,如何解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月初,春暖花开,阳光明媚。西安青龙寺樱花园里,游客如织,每一棵开放的樱花树下,都有人留恋照影。 “参观青龙寺的人很多都是冲着樱花来的。这些樱花是1986年,青龙寺从日本引进植于寺院的,有12个名贵品种,早期开放的有彼岸樱、红枝垂樱,中期开放的有一叶、杨贵妃,晚期开放的有普贤像、关山等樱花品种。还有很多名贵的品种,比如绿樱。最好看的要数杨贵妃了,因为它很密集整簇整簇的长在一起,有贵妃的那种丰满姿态,所以叫做贵妃……” 某个带团的导游小姐滔滔不绝的介绍完樱花,便由游客们继续拍照游玩,一边喝着矿泉水,一边转悠着。 一株红枝垂蔓下,站着一名素面朝天的女孩。她扎着一把粗黑的长马尾,穿一件浅蓝底色胸前粉花簇簇的T恤,外套着粉色修腰短款小西服,挎一个单肩白色流苏皮包。一条普通的深蓝色牛仔长裤,勾勒出她修长的双腿。一双细跟裸色单口软皮鞋,鞋尖上缀着大朵的珠串玫瑰花。 花枝垂泻如流瀑,满树烂漫,如云似霞。她仰望着樱花,心情是那么平静,仿佛远离了喧嚣的尘世,再也没有纠缠郁结的烦心事。她甚至能听到那繁密樱花们之间的笑声,每一朵似乎都在争先恐后地向她露出如晕如染的笑靥。 过了一会儿,见时间差不多了,导游小姐才用扩音器喊道:“好了,下一个景点就是云峰阁,请大家跟我来,注意不要掉队。往这边走,我们可以登上楼阁,俯瞰整个青龙寺的美景。登楼的时候,请大家一定小心哦……” 十几名游客很快地跟在她后面走了,他们边走边议论着樱花。原本比狭小的园子登时空旷了许多。 那名牛仔长裤的女孩,仍然站在那里,久久地不动。可是她的眼泪,却在悄然之间,纷纷落下。 “妈妈,妈妈,快看,那儿有个大姐姐在哭呢。”另一株树樱花树,一根低矮横伸的枝桠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个五六的小女孩,看见了牛仔裤女孩,低头对她妈妈的嚷道,并向这边示意。 年轻的爸爸拿着照相机,纠正着女儿不安分的坐姿。年轻的妈妈则望了女孩一眼,漫不经心地说:“囡囡,那个姐姐在感动呢。” 伤悲秋月,患得患失,有人会因高兴而哭泣,也会有人因挽留不住的极致美丽而流泪。如今的小青年,喜怒哀乐都露于形色,张扬个性。所以她也就见怪不怪了。 牛仔裤女孩没有挪动脚步,也无暇注意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任凭自己的眼泪肆意而下。也许,这将是最后一次流泪,从此以后,她不想再为谁而难过。 这是最后一次来青龙寺,也是这四年中唯一孤单形影的一次。曾经以为,她与他十指相缠,携手一同赏花,能一直到白头。但谁会想到呢,不过弹指之间,她被对方面无表情毫不在乎地宣布分手,告别四年的感情。不是她不够好,也不是她做得不够努力,可是有什么用呢?转身之后,便成路人,什么都微不足道,哪怕你站在原地哭得撕心裂肺,他也不会再回头看你一眼。 明年,后年,后后年,她,都不会再来青龙寺。恐怕以后,她这一生,再也不会踏足西安。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她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回到那个被他永远鄙夷和瞧不起的某个南方小县城。 泪眼模糊里,天地慢慢旋转,满树的樱花和周围的游人逐渐淡远,化为一团灰色的浑沌。全身的力气,好像在一刹那间抽身而去,再也找不到倚靠的支撑点。吐不出一个音节来,她只看见自己挥动的双手,微伸向远方,在空中缓慢无力地垂下。 …… 两日后的下午,兰花忽然惊醒,猛地坐了起来。耳边似乎还响着纷乱的惊叫声,那么真实,那么近。 她抬头看看屋顶,又看看身下的床榻,还好,她安全地躺在这里,眼前没有樱花园,也没有游人。 轻吁一口气间,兰花又跳了起来,等等,她怎么会在屋子里?她不是,不是一直坐在马车上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不想还好,一想之下,头痛如裂,像是有几百口银针在里面乱扎乱窜,疼得她直想打滚儿。 “丫头,你没事儿吧?”一个醇厚低沉的男声响起,用关怀的口气问她。尧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竹榻前,看着眼前的她,微有些怜悯。 兰花一听,再也止不住,嘤嘤啜泣起来,有委屈,有难过。眼泪如春天的小雨,经过一个寒冷冬天的酝酿,开始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丫头,丫头,为什么当听到别人这样叫她,她会控制不住难过的心情?好像它就是她的名字,为什么她会有这么奇怪的认定?模糊的记忆里,曾经有那么一个人,用温柔的语气这样轻轻地呼唤过她。可是,那个人是谁?为什么她一点都不记得他的容颜? 尧轩第一次看见有女子在他面前哭泣,而且还是个凡人。从来没碰到这种情况,登时局促不安,一双大手在空中不知该放还是该举。 他扭头看向旁边的蔷薇仙子,蔷薇仙子也是一脸愕然。谁晓得这丫头一醒来,就一语不发,只管哭泣。做神仙做得太久了,她都忘了怎么哄人了。 “哎,小妹妹,你为何而哭?” 这不问还好,一问之下,兰花哭得更厉害了,大有黄河决堤之趋势。两人都没见过此阵势,都傻了眼儿。 “大人,依小仙看来,这位小姑娘伤势没好全,情绪过于激动,不利于恢复,还是让她继续休息吧。” 蔷薇仙子想了想,觉得还是让她躺下比较好,于是手一扬,挥出一缕淡淡的香雾,直射床上人的鼻前。兰花低头哭着哭着,忽感觉到浓浓的睡意弥漫,头部无比沉重,渐渐合目斜倒。 两人松了一口气,蔷薇轻言道:“终于安静了。” 尧轩辑礼谢了她,又说道:“还请仙子这段时日替我照顾于她。” 蔷薇仙子有些惶恐,急忙还礼,说道:“大人不必客气,有事吩咐就是。为大人分忧,乃是小仙职责所在。这样反而折杀小仙了。” 尧轩如释负重,又谢了她,这才走了出去。 蔷薇的唇角,却扬起一抹充满趣味的笑意。方才她见尧轩神情,竟是从未有过的慌乱,与她日日仰见的木神大人,恍若两人。这可是她自成仙以来,第一次看见呢。要是琉璃大人瞧见了,估计也不会相信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