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六欲宝鉴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3:32

六欲宝鉴 连载中

六欲宝鉴

来源:微小宝 作者:陲隐田园 分类:玄幻 主角:师兄刘风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陲隐田园原创的玄幻小说《六欲宝鉴》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师兄刘风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天地变,魔气涌涌,一场阴谋席卷。只为那六欲宝书,霸气争锋,诡辩长泣。  弃徒出道,霉运连连,正道围攻,空随想,似梦幻,原来沧桑一指间。岁月风流尘,天地至有分,随歌切善舞,刀剑枪铭心。  得造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琴凤楼一道金光划向远方处,那人影带着话语,远远像一颗流星滑落。 忽然间惊动四周,那里闪光明耀。几个剑客追逐,遗憾而归。有人道:“那是琴凤楼发生的。难道宋世聪出现?看来惨不忍目,被人当沙包踢飞。” 许风为道:“那是我们师叔宋世聪,他在上面给我暗中传音,让我们快些离去!” 白金凤道:“又是他在作弄我们!几位姐姐那么善意对待我们,却让我们尴尬而去。” 刘风道:“此地不易久留,赶紧离去,我们师叔这次又惹祸了!我们不能在此背黑锅……” 游万金道:“也就我们师叔敢折腾,谁敢在几位美人面前如此?”四人抬步使用伏魔山绝学轻身术“流云飞踪”瞬间消失。 琴凤楼,三楼天台,四位女子青纱遮面,看着远去的宋世聪神色不一,琴小嫚望着凤小小,小香梅,花月儿看着她,她们带着疑问,怎么会发现宋世聪? 凤小小看着远离的宋世聪,咬牙切齿道:“那……那……淫贼偷我的东西!他……他那八字胡在猛吃海喝下露出原形!他的嘴脸我永远忘不了!猥琐的可耻……” 凤小小轻飞而去,她在追,追上偷窃她玉体的淫贼。 琴小嫚看着小香梅,花月儿道:“你们为何?” 两人瞬间脸色羞红,低下头去,难以说出口。她们看着琴小嫚,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你为何出手…… 琴小嫚望着远处道:“宋世聪曾经偷过我的潇湘琴,更可恨,是他的话语,说送给未来老婆一副古琴,” 他竟然神出鬼没的出现琴凤楼,我们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在偷古琴时惊动琴弦,让我寻到他的踪迹,他拿走我一根琴弦,让我的潇湘琴从此再也没有完美。 他临走道:“潇湘琴,为他而配!这是他一生的伴侣……”我追他七天七夜,在湘江大战一千七百多回合,他一招胜我潜逃而去。我自知他在让我,才没有生死拼杀,他的逍遥决出神入化,他的天蝉百步已经炉火纯青。 小香梅道:“他占着自己出神入化,就可以为所欲为?” 花月儿道:“好像也不全是,除非江湖美人榜,他才下手,总是作弄别人!”花月儿红着脸,不敢再看她们,她的话已经很明了,自己也是在那个范围之内。 小香梅道:“他……他是大混蛋……我非扒他的一身拉遢,让他对我求饶……” 两女看着小香梅露出笑意,她们相互摇头道:“你的愿望也许……” 小香梅道:“也许……也许什么?” 花月儿道:“也许深夜,你把他捆绑在你那香床之上,让你随便扒去!” 小香梅瞬间变得羞红,对着她们两个身上乱抓,她泼皮道:“看我不撕烂你们两个的小嘴,让你们春心泛滥!对着宋世聪竟然不舍得下手……” 一棵大树坐着一位郁闷的人影,一身道袍,发丝凌乱,带着浑身狼狈,衣服已经变得残破。他自语道:“难道我就这命?拉遢什么时候才能,让我脱离苦海?” 望着月色,一壶酒香随处飘散,他独自而饮,清净的月色,增加夜色的朦胧之美。伴随着酒香,多了浪漫的色泽。他举酒对着圆月成双饮,在这月色中谁能陪我?也许只有自己的愁影。他明白自己良苦,他的眼中多了寂寞。一个被飞月峡赶出来的人?也许就是一个落魄。他是落魄的浪子,丢了家,成为孤树的留恋。 他慢饮着酒香,陪伴着古树,成为宁静的优美。一曲悠悠笛声慢慢传来,这声音带着思念与哀伤。让他听得入迷,谁在为他吹潇湘?让他带着思念行走。他的心不在痛,成为有家的浪子。 他灌着酒香,酒水滑落地下,他静静地听着,一声怒吼断然而止。他猛然坐起,望向月下远处,那里两人在厮杀。他是一个远处的看客,那是一位白衣女子,在月光下轻轻漫舞,她的每一招都是那么优美,那个男子长剑流光,眼中狠毒,这是要为他的兄长报仇。 女子轻轻叹息道:“花少峰,你如此不眠不休追逐,不是我怕你,而是让你想一想自己的哥哥犯过什么错?” 男子怒道:“柳青,花剑门的人,不是什么人可以随便欺凌!你柳叶派欺人太甚……还我兄长命来!” “你兄长凶恶成性,在万霞山旁灭杀五十二口人命,就是为了奸污他们家的女儿,你不觉得他没有人性?”柳青道。 花少峰道:“你莫要信口胡言!诬蔑我兄长,欺我花剑门无人!今夜我们做一个了断……” 花少峰抖动花剑门无影绝学,一招“花里乾坤”杀上前去。柳青白衣翩翩一招“青柳荡乾坤”,花少峰随手而变“花影藏针”剑花翻滚刺向柳青。 “卑鄙!”这是一手剑决一手暗藏银针,如果刺中后果就是玉影残落。柳青随即换招“青柳抚平”她的长笛出现屏风,当当……银针击飞而去,她飞身而起一招“柳丝千陲”,长笛像万千柳丝涌入花少峰全身,他一阵阵猛退,反手一剑“背后花开”十三朵剑花刺出,快狠而毒辣。 柳青随身轻弯,一招“柳风随长”当当……剑花变得凌乱。长笛直取后背,花少峰就地旱驴打滚,避过此招,浑身冷汗。随手银针送花,银针像仙女散花涌来。 柳青怒言道:“果然与你兄长一类为伍!今不杀你还要为祸一方?” 花少峰道:“花剑门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以欺凌,你会为此付出代价。让你生不如死,成为花剑门中的花痴!” “你无耻!”柳青怒火,一招“柳丝怒风”长笛万影,猎杀花少峰。点点绿光,像似万千柳丝在怒风中千陲。长笛染着血花,带着一声怒吼,“花染江色”,“花海怒红”,“花落无魂”三招连环剑影一剑怒上一剑,白衣沾染血丝,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一声残笑带着怒火,更带着不甘栽落下去。 柳青青纱落地,露出无瑕春容,美,没有半点暇丝,清秀的容颜此时多了苍白,她轻颤着身体走动几步坠落不动。 她的白衣丝丝的血花染上黑色,她的眼中露出绝望。她自语道:“卑鄙,无耻!” 她的眼中模糊的出现,一位破烂不堪的男子,对着她轻笑。那笑容甜美温馨,让她努力的想要看清,却闭合了再也睁不开的眼睛。那是麻木和困意染上她的全身,让她失去知觉。 宋世聪摇摇头带着无奈,倾听优雅而伤感的笛声,却惹上此事。他看着柳青的伤势,眼中谨慎,这是剧毒!看着花少峰变得冷漠,竟然对如花似玉的人儿下此毒手,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他对花剑门没有好感,因为,他听白金凤说过,这就是一群人渣,他们势力很大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却纵容手下胡作非为。欺善霸女,更是让他们一方之地民不了生。 他在柳青身前轻点,金光融入她的体内,他看着四周,带着柳青远离。这里不远有处山洞,洞边清水缓缓,绿意丛生,他却没有心情,洞中几束干草快速拢合,他把衣服垫在下面,平静心中浮乱,轻轻地把白衣撕裂,看着剑伤带着黑色,那是毒气所侵。 他用嘴吸出,片片地黑血染上一处,几只蚂蚁瞬间不动。他取出几滴清露,滴入柳青嘴中,发紫的嘴唇多少染上红色,他的手掌贴在她的后背,一道金光慢慢地像网状一丝一丝涌去。伤口处变得红润,浑身散发着金光。洁白的玉肌,泛着金光更加圣洁,她!此时像一朵沉睡的睡莲。芳华滟滟,柔美清香。那是处子的清香,让宋世聪心中有些涌动。他平心静气,更多金光涌去她的体内,让她变得暖洋洋的舒坦。像似在柔软的毛毯,像似在阳光轻跳着舞姿。舒服的让她有些呻吟,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受。一团柔和包裹着她,她像幸福的婴儿在温暖中沉睡。 一道红影带着怒意道:“淫贼!你敢轻薄……我要杀了你……你果然邪性不改!”凤小小看着宋世聪,他的手在白衣女子身上拂动,像似看到厌恶的嘴脸。更想到自己被他偷窃的一幕幕,怒火染上双目,她的心被气得开裂。这个淫贼什么时候,也不放过猎艳的机会。 她随手一击“凤爪撕裂”,“凤扑地裂”,“凤舞九天” 砰砰……砰砰……大地开裂,山洞轰塌,一声轻咳,带着血丝轻滴,浑身刺裸着上背,他疯狂逃串。他的眼中多了悲苦,这凤小小记仇太深,自己不就偷看她的玉肌无瑕,玲珑妙嫚。她却寸步不离的追杀,让他躲尽伏魔山,伏魔山师侄女白金凤的地方。没想到还没有舒坦片刻,他那催命的师傅,让他前往魔气之地。而今一件接一件的倒霉事,落在他的身上。 他刺裸着背,怀中搂抱着美人柳青,让凤小小暗骂淫贼,如此的伤,还是色心不死。她一招“青云随步”追上前去,她道:“淫贼,那里逃!放下手中人儿,让你好死!” 宋世聪“脚步流云”一个跌浪,差一丝趴在地上,这是被凤小小气得,自己好心救人,她却认定自己是个淫贼。难道我宋世聪玉树临风,威武才俊,道风仙骨,就这么虚假不成? 宋世聪道:“定情之物一送,静等佳音我来后娶!小小,莫要再送,让外人看到,还以为我又欺负你了!快回!快回吧……等候我功成名就再来迎娶。” “淫贼!闭上你的臭嘴!玷污我的名节,我追到天边,也要让你跪地求饶。”凤小小怒急,脚下轻快“千里赶蝉”, 宋世聪在前面流云急速,“万步青云”瞬间闯入热闹非凡的花楼,他瞬间混入里面,消失不见。 凤小小看着前面的花楼,她停住脚步。花楼上面书写着龙飞凤舞三个大字“杏花苑”她的眼前是一群红妆肉粉,更是让她刺红着青纱遮面的脸蛋发烧。她在那跺脚不已,“淫贼!淫贼!死淫贼……”她转身离去,她要守护此地,让他寸步难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