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养仙为患

更新时间:2019-01-08 18:46:32

养仙为患 连载中

养仙为患

来源:微小宝 作者:素晚 分类:玄幻 主角:青玉师傅 人气:

《养仙为患》由网络作家素晚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青玉师傅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千年前,他拾得一坛有灵性的酒,废尽修为,舍去容颜,将其酿成世间最美的琼浆玉液,却被梦神带走。而她化为人形,错认师傅。跟随他入红尘,整天混吃混喝混睡,却也闯了许许多多祸事。 第一次大事,他为她挡了天雷,废去他重修的修为。 第二次大事,他耗尽一切,保得她的灵根,置于天地之始。 这大大小小之事,她无法道清他帮了她多少。直到睁眼醒来,方才忆起她是他所酿。 第三次大事,她在他尚未开口时,道:“迦大人,大人,迦离,离,是你嫁我,还是我嫁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月初三,蟠桃盛会后。   月老醉酒,误将属于温郁的人偶丢入凡间。   青玉在酒神迦离的指引下,自告奋勇,愿下凡找回温郁的人偶。   月老大喜,当下同意,并为青玉打通一切关系。   青玉怀着满怀喜悦名正言顺的下了凡,当然她还是再次向着素来沉默寡言的迦离道了谢谢。   还将最心爱的一用女娲之石所打造的小酒葫芦送给了迦离。   迦离捏着只有掌心大的小酒葫芦扯起嘴角,露出一个晦涩的笑容,这东西竟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他望着青玉的倩影渐渐的消失在层层云雾中,眉眼间划过一丝悲凉,稍即又恢复了平静。   月老自诩有一双洞察世间爱恨情仇的双眸,却是瞧不出迦离对青玉是怎样的感情。他叹一声:“迦兄,如此可好?”   迦离扯起嘴角淡淡的笑笑:“好与不好,于我们来说没什么差别。”   言毕,他将手中的一坛酒丢给了月老,留下淡漠的一句话:“你的酬劳。”   酒神迦离并未回到瀛洲,他一手执着花帚,一手拎着一坛酒,静静的站在红艳洞内的镜花台前。   如今正值春日,百花齐放,浓郁的花香和着浅浅的酒香甚是让人迷醉。   她们静默着望着修长的背影,长叹一声:都道时间有痴傻的人,这仙界也不乏这些人。   先是梦神,接着百花仙子,又是青玉姑娘,现在又是酒神。   素来都说这瀛洲上神与蓬莱的上仙是水火不容,但这里头究竟是如何,怕也就只有她们这些花花草草看得明白。   值得吗?   低问之声传入迦离的耳中,他轻点头,温和的声音从口中溢出:“值得。”   若然不值得,他又怎愿意去做,她的聒噪,她的俏皮,她的一颦一笑,只要她开开心,又何来不值得?   迦离波澜不惊的望着镜花台里,青玉衔玉镯出生,那是他给她带在手上的玉镯。   看着她咿呀学语,看着她蹒跚走路,看着她追逐着蝴蝶嬉闹,看着她渐渐的长大成离去的那番模样,还是那么俏皮。   每每瞧着她仰头望着天空之时,那双灵动的眸子,让他恍惚觉得她正是仰望自己。   其实,迦离还是明白,她是在看什么。   他从她的眼眸看出了对人世间的贪恋,和温郁,和百花仙子叶笙毫无区别,而他呢?   青玉仰望着雨洗后的天空,总觉得有一双眸子在盯着她看。   她想该是迦离大人,因为她以为他也该是贪恋凡尘,要不然之前就不会看那么久。   只是,他是在看她吗?   如若真是如此,青玉瞬间癫狂,对着天空呐喊道:   “迦,迦大人,求您老人家在小玉洗澡的时候,别偷看,行不行?”   这话没传到迦离的耳中,反而传到了这世为青玉老娘的女人耳中。   只见这年过三十,体态丰腴的妇人风风火火的冲出屋子,急急道:   “小玉,你说谁在偷看你洗澡,让老娘逮着,非得让他好看。要知道咱们家小玉可是含着玉镯出身,当是天降福星,怎得允许哪个臭小子的双眼玷污。”   青玉嘴角微抽,灵动的双眸里却是闪过狡黠,她抬手一指对门对户的人道:“是那家的温哥哥。”   青玉如今是林家的女儿,名林青玉,是京城首富的女儿。可谓是富贵缠身,这辈子不愁吃不愁喝。   而对门对户可是京城的大官吏部尚书温兆的府邸,其宝贝儿子正是青玉的师傅温郁,一模一样的名字,一模一样的人。   林夫人当下软了脾气,笑呵呵道:“小玉啊,为娘是怎么教导你的,做人啊不能小气,让人家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就算是少了,咱们林家难道会补不回来。”   青玉就知道这娘亲是个嫌贫爱富的人,满脑子的想着怎么将自己塞进对门的院子里呢。   可是,青玉明白师傅眼中只有百花仙子——住在斜对门的叶府千金叶笙。   仙子的爹爹似乎还是当朝宰相,位居一品,一心想让仙子嫁入皇家中。   可想而知,师傅与仙子这一世的路又该是多么的艰难。   想着,青玉的双唇紧紧抿起,双眸向着叶府望去,思绪飘得老远老远。   林夫人瞧着青玉这番模样,当以为小玉是在自惭形秽。笑呵呵的安慰道:“小玉,怕什么。你比那叶家大小姐好看多了。”   青玉收回视线,清凌凌的声音如风吹风铃般动听:“娘,小玉和你开玩笑呢。”   师傅怎会来偷看她这个毛都还没有长起的小毛丫头呢。   况乎身为官家的人,要懂礼,要识大体,要学会琴棋书画,要……   那么多的事儿,她怎得可能学会,她只会找好吃的食物,找好喝的酒,从小摸滚带爬,和男孩子无异,怎入得了那些官家人的眼。   虽然,假若,如果师傅真愿意,她也会努力的去学。   然而,她明白没有这个可能。   林夫人将信将疑的望了青玉一眼,心下却是想着得找个时机来将那臭小子逮住,这样他们家的小玉就能够名正言顺的入了温府。   青玉向着林夫人摆摆手:“娘,小玉出去找吃的了。”   她带着笑容蹦达出林府,踢着地上的碎石向着酒馆而去。   于她来说,这天下就算是没有饭都没事,只要有酒就好。   只是,她不明白,这世间有一种带着香甜的酒是由米酿成。   林夫人瞧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对着边上的两个仆人道:“你们两个,去跟着点小姐,莫让人欺负了去。”   她知道这丫头定是去找酒喝了,而且喝酒还没有个数,她这个做娘亲的,从来不知道这丫头究竟是能够喝多少酒。   但她知道这丫头定不是什么普通的孩子。   只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的确。在青玉出生之时,整间屋子都飘着浓浓的酒香。   当时,还将林家成下了一跳,以为他夫人喝了酒,可又知他夫人并不喝酒,连他也甚少喝酒。   林夫人抿了抿唇,这孩子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看明白很多事儿,这真是让人忧心。   青玉漫步在热闹的街头,四处看着人偶,她下凡来还有个任务就是寻找温郁的人偶,若是没了它。   这一世,师傅与仙子又将错过。   生生相遇,世世相错。   多痛。   而且那样,他们怕是再也不愿意上天。   师傅在凡间,她自是也该在这儿。   只是,她心中隐隐还挂念着那少言寡语的迦离,确切的说该是挂念着他的酒。   师傅,青玉定然会努力,让你们这一世能够圆满。   可是,她的心竟然会痛,不舍得,是不?   青玉清楚的明白自己也动了凡心,恋了凡尘,爱了师傅。   师傅,青玉喜欢你,喜欢了你好几百年。   然而,你的眼里应该就只认为青玉是长不大的孩子。   青玉幽叹一声,世人眼里她不过十五的孩子,怎能叹得这般沧桑。   “小姐,可是有何事?是不是没带酒钱?”   仆人已是孰知自家小姐是个酒鬼,怕整个京城都找不出有谁能像她那样喝酒。   青玉也不作解释,即使说了,这世上怕也没有人明白。   她向着百酒楼而去,要了一坛最烈的酒,提着边走边喝。   掌柜早已习惯,京城的人也早已晓得这首富有个酒鬼女儿。   若是看到哪个在大街上提着酒坛喝酒的女孩定然是林家成的女儿林青玉。   酒很烈,也飘着淡淡的酒香,却没有迦大人酿得好喝。   青玉摇摇头,等着寻找到师傅的人偶,送回去时,她定然要向迦大人索要几坛。   看在她那么可爱那么乖巧的份上,他会给她吧?   她又毫不犹豫的灌了一口酒。   这时,青玉远远的瞧见温郁向着她这边走来,一袭妖艳的紫衫,一双魅惑人心的凤眸。   也难怪走到哪儿,身后总会有姑娘小姐跟着。   师傅当真是妖孽,走到哪儿,就会祸害到哪儿。   也难怪好些个人家并不放心将自家女儿嫁给他。   如此风流倜傥之人,怎舍得为一个女人捆住?   但是,青玉明白师傅纵使流连花丛,他的眼里,他的心里也只有仙子。   因为从出生起,遇见师傅和仙子时。   她就看到师傅的眼里只有仙子一个人,偶尔还会看看她这个小不点。   青玉也该是满足了,师傅至少还抱过她,还给她买过酒,还给她买过很多好吃的……   “小玉,又出来喝酒了?”   带着一丝宠爱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一双流盼的凤眸笑望着她。   青玉乖巧的点点头,晃了晃手中的酒坛,嘴角扬起两个深深的酒窝:“温哥哥,小玉又喝完了。”   她不再叫他师傅,因为眼前的他说他没有徒弟。   想来是忘记了前尘往事。   这时,另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温郁,你身上怎又有木头的味道?又去野外办事?”   温郁笑语:“融墨,有小孩子在呢。”   说着他揉了揉青玉的脑袋。   温热的触感从头顶传来,青玉笑笑。   她不小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