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特种联盟

更新时间:2019-11-30 16:02:49

特种联盟 已完结

特种联盟

来源:落初 作者:铁石梅花 分类:玄幻 主角:红宝石玉洛 人气:

经典小说《特种联盟》由铁石梅花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红宝石玉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东郊殡仪馆***仪容告别式中,十二岁的栗翰梅透过层层迷雾,终于知道:爸爸妈妈早就不在人世……原来自己八年来一直生活在巨大的谎言之中……八年前,伤心绝望的地质队长栗板索带着妻子铁莲莲和女儿栗翰梅,离开高原探矿点——天揭鼎。助手许督善发现栗板索身上藏着远古时代雪猿人首领羿节留下的红宝石,设计将他们全家推向万丈悬崖……在机场贵宾厅,栗翰梅发誓:如果我不把杀害爸爸妈***凶手揪出来,不严惩杀害我爸爸妈***凶手,我就不是栗翰梅!在复仇的道路上,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是人类六千年一遇的特种人!而且竟然会和另外两个人类特种人刘高啸、于都成一起,纵横驰骋异界天地间,一时风起云涌,激荡乾坤,撼动日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经过栗板真出面斡旋,栗板索博士夫妇失去联系的这一消息,非常顺利得到了封锁。

彩康省地勘局也按照相关部门的要求,统一了口径,对于栗板索博士夫妇和博士助理许督善失联的消息只字不提,一切工作照常运转,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栗板索是个在国际上知名度很高的地质学博士,他们夫妇失联的消息一旦被媒体报道出来后,在国内和国际肯定会引起轰动,造成的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更何况,他们的母亲已经是八十岁高龄了。

完全可以想象,如果年迈的母亲知道了这件事,用“晴天霹雳”来形容也许还过于自信,栗氏兄弟还当心会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

而这种结局,都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

母亲为了拉扯三兄弟的成长,尝遍了人间凄楚,历经了数不尽的苦难。父亲去世后,留下她独自一人颐养天年,三兄弟唯一的心愿,就是要让她老人家开开心心、幸幸福福过好每一天。

母亲住在栗板探北京的别墅里。

为了更好地照顾母亲,栗板探特意从老家请来了一个保姆,平日里除了照顾好她的生活起居外,就是带她到公园、超市走动走动,更重要的是,要陪老人家拉拉家常,说说闲事。

这样一来,母亲的心情就好很多了。她很快就习惯了这里的生活环境。看到母亲心境恬然,神清气爽,幸福地安度晚年,每一天都过得开愉快,家里的人都十分宽慰。

三弟的噩耗传来之后,栗板真、栗板探兄弟俩就在电话中商定:要采取一切办法,绝对不能让母亲和栗翰梅知道栗板索夫妇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她们遭受失去亲人的沉重打击!

至于采取什么办法,他们当时就已经统一了思路,早就安排好了。

栗板探把这个思路前前后后又理了一遍,接着就亲自给于都成打电话,请他帮忙协助公安部门的调查工作,能够尽快让真相浮出水面。

“我非常需要你的帮助,请你向部队请假几天,”栗板探诚恳地说,“如果需要,由我来直接协调军区的领导,请你帮忙我。”

“没有关系,我明天直接向大队请假就行了!”于都成爽快地说,“配合调查是我的责任和义务。必须严惩凶手!”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栗板探想了想,又给妻子打了个电话,把今天的最新进展情况向她说了,并交代好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八十岁高龄的老母亲。

“你不能告诉妈妈我们这里已经发生了什么。我已经和青青、梅梅说过:板索和莲莲当时接到紧急任务,去英国了,”栗板探如此这般说了一遍之后,又叮嘱道:“孩子回到北京后,妈妈问起,就说板索和莲莲在去英国前,就为了孩子的前程着想,考虑到北京的教育条件较好,就叫我们把她接回北京读书。”

“如梅梅在家里吵着要见她爸爸妈妈怎么办?纸包不住火啊。”阙妮在电话那头啜泣着说。“你们编织的谎言,太残酷了!”

栗板探可以想象,此时的她一定是在擦着不停掉落的眼泪,悲伤得肩膀都在颤抖。

阙妮的哭声没有停止,她接着说:“总有一天,妈妈会知道这个坏消息的。这对老人来说,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啊。”

“你别哭,一个叫于都成的军官刚好路过现场,梅梅叫他和我通电话时,我就叫他帮忙马上报案了。我想,现在,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

栗板探听到老婆的哭声,尽量把声音压得轻松、冷静和平稳些。

“哥哥已经协调好了北京方面,明天公安部会来三个国内一流的刑侦专家。他们明天上午十点从北京起飞,到达拉萨后……”说到这里,栗板探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栗板探顿了顿,喝了半杯蜂蜜水,接着说:“到达拉萨后,我们就乘军用直升飞机,直接飞往案发现场,拉萨方面将会组织精干力量进行现场勘查。”

“主耶稣保佑,但愿板索和莲莲能够创造奇迹。”阙妮说,“但愿这一切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但愿。在没有找到他们之前,我们都要有信心,不能够悲观失望。”栗板探说,“特别是你,一定要坚强乐观起来,要创造积极快乐的氛围,而不能有伤心绝望的表现,不能让妈妈从你的表情和情绪中,发现你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嗯,我知道,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做。你们在拉萨一定要注意身体。”此时,阙妮已经慢慢恢复了平静,她一再叮嘱,“高原城市条件差,两个孩子一定要照顾好,一定要保证她们的安全,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

“放心吧!公司的人会很好照顾好她们的,会带她们在拉萨开开心心玩几天,”栗板探安慰着阙妮,“我呢,就全力配合公安部门的工作,一结束我就带她们回到北京。”

第二天,武装军用直升机在峡谷上空盘旋。

飞行员聚精会神地选择最佳的降落地点。很快,他看好了山顶上一个椭圆形的区域,直升机在降落点的上空悬停两分钟后,然后缓缓的垂直降落,停在这块比较平整的山地上。

栗板探、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三个国内一流的刑侦专家等一行六人先后下了飞机。他们刚一落脚,就看到前面不远处的公路旁警灯闪烁,一大堆的人在那里忙着什么。

“前面就是出事的地方。”于都成用手指了指,气喘吁吁地说,“我们自己的飞机就是好,又快又稳,原来要九个小时的车程,现在不用一小时就到了。”

他们沿着山道,高一脚低一脚的走了二十几分钟,就到了事发现场。

事发地点已经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三辆警车、两辆救护车和其它大大小小的轿车停在路边,使原来并不宽敞的道路看起来变得更加狭窄。

刚刚堵塞的过往车辆在交警的指挥下,正有序的往前行进。车上的每一个人都伸长了脖子,往警戒线里的人群望去,纳闷着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现场,刑侦专家、公安厅副厅长和地方领导认真听于都成介绍他当时看到的情况,其它公安干警则在周围不停地拍照、取证。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公安、武警、消防派出精干力量,对方圆三十多公里的峡谷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再次出动直升飞机,进行空中侦察和排查。

第一天,在峡谷底的河滩上,发现了摔得支离破碎的越野车、大大小小的行李箱,和野外地质勘探所需的贵重器材。

第二天,在悬崖上的一棵树上,发现了一支挂在树杈上的双管-**、岩石上的几滩血迹,和散落在峡谷乱石间的书籍、衣物。

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回到拉萨,三位专家征求了栗板探的意见以后,来到总统套房,请栗翰梅详细回忆当时的情况。栗翰梅一把鼻涕一把泪,把所能想起的事情都说了,专家们认真听着,作了十分详细的记录。

“你们问我这么多问题,是为什么?”栗翰梅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身穿警服的他们,“难道你们怀疑我的爸爸妈妈是坏人?”

“不是,警察叔叔是怀疑当时有人给你爸爸的车子搞破坏,问你有没有看到那个坏家伙,”站在一旁的栗板探急忙站了出来打圆场,“所以要问你整个事情的经过。谢谢梅梅记得那么清楚,哈哈,梅梅的记忆力真好!”

“反正我当时没有看到哪个坏家伙故意在破坏我爸爸的车。是不是……是不是他搞破坏以后就逃走了呢?这也有可能,”栗翰梅扑闪着她那双大大的眼睛,把每个人都扫了一遍,“也许他跑了,那警察叔叔就要把他抓回来。也许没有,你们不要冤枉好人。反正,警察叔叔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栗翰梅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等他们回答什么,小屁股一扭,一转身,一溜烟似的,找青青姐姐玩去了。

专案组一直搞不明白:如果人和车是同时坠到悬崖,那么为什么连遗体也找不到?即使被狼吃了,也会留下骨头或者身体的其它残迹才对啊!?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

悬崖底是一片狭长的谷地,中间是一条缓缓流动着的小河,河道不宽,河水不急,尸体根本没有被冲走的可能。

血迹、发丝和车子的残片证明,栗板索夫妇十有八九已经遇难。

然而,尸体到底在哪里?

专家分析,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被某种巨型的动物香噬了,二是被外星人或者不明飞行物掠走了。

年轻的地质博士和夫人的失踪,从此就成了一个巨大的谜团!

第三天,栗板真从美国回来,他和政府、公安部门的领导进行了简短的会谈之后,详细商议了一些重要事项,就和栗板探等全部回到了北京。

栗板探把于都成大义相救侄女栗翰梅于危难之中的前前后后告诉了哥哥。

“好人于都成,坚强的栗翰梅!”听完后,栗板真眼里含着泪花,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地说道。“于都成是我们栗氏兄弟的救命大恩人,我们一辈子都要感恩在心。以后,无论他提出什么要求,我们都要满足他。”

接着,栗板真要了于都成的电话。

因为刚成立的波丹史利公司此时恰逢进入一个极其关键的发展节点,有很多重大的事项需要会商决策,所以,在陪了母亲几天后,栗板真就又匆匆回纽约了。

按照大人的吩咐,懂事的栗翰青、栗翰梅并没有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NaiNai。

NaiNai看到一大家人其乐融融的欢聚一堂,心情非常愉快,两个孙女围着她活蹦乱跳的,左一声NaiNai、右一声NaiNai的叫个不停,极是淘气可爱,清纯逗人,更让她内心充满了幸福和甜蜜。

“要是板索和莲莲也在的话该多好,一大家人聚在一起,那就热闹了,可惜他们就回不了。”老太太左手抚摸着栗翰青的小脸蛋,右手整理着栗翰梅的小裤衩,不无遗憾地说。

“妈,板索和莲莲他们都在忙于工作,单位临时派他们去英国了,所以赶不回来,”栗板探只好搪塞着说,“他们这几年要出重大的成果,现在就必须以工作为重,不能因家事分心,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为好。为了能够安心工作,他们就交代我,把梅梅也安排到北京读书了。”

老太太显得很无奈,却很欣慰地说:“是啊,是啊,我的儿子都很听话的,一定会把工作做好的。”

然而,直到她老人家离开人世的那一天,也没有明白事实的真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