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寰宇魂道

更新时间:2019-11-20 06:31:31

寰宇魂道 已完结

寰宇魂道

来源:落初 作者:蓝天麦园 分类:玄幻 主角:烨张凡 人气:

《寰宇魂道》是蓝天麦园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寰宇魂道》精彩章节节选:天地大道,人为主、自然为辅也!  以自体破自然才是天地大道!故以身体为基,灵魂为灵,筑基使其牢,筑灵使其通,继而以人体化自然,以灵通宇宙与本心,共同衍变天道自然……  坚毅少年,冥冥中自被三生石铭刻,灵魂穿越位面。以废材之名,身体入道,淬身、凝灵、悟本,拼搏、厮杀、登顶……  却发现,生命中,一滴伊人泪、一片伊人心才是自己心之追求……“心泪”之追寻间,始证无上寰宇魂道!  麦米QQ书友群:13627648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安镇,地域广袤,民风彪悍。镇中有两大家族盘踞,一是安族,另一个便是南族。

虽然两族在表面上看似和气,但私底下却争斗惨烈。

因为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两方都想把对方消灭香而并之,这样就能独大南安镇,独享南安镇的所有资源。

然而两家在南安镇盘踞多年,皆是家底殷实,别说两家家主皆是魂将的实力,就是那请来当供奉的人,实力皆是不弱。

如果两家火拼起来,别说能否香掉另一方是一个问题,到时候斗得个两败俱伤,引来外面的族人插进南安镇,那便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因此,两家虽然对家族之间的争斗睁只眼闭只眼,但那也是在这种争斗没有正式扩散到高层参与的缘故。

安族内,族人皆修炼魂力。除安族的嫡系族人外,若有谁天赋秉异,在魂力一途上有出色的天赋那便能进入内族,修炼更上层的功法魂技。

若天赋平平,甚至而言是没有修炼魂力的天赋的,便只能居于外族。职位高者尚能打理族中生意,一般人员也只能充之为“劳工”了。

整个星月王朝,武力至上,若你没有修炼魂力的天赋,也就没有所谓的公平与不公平了。

当然,如果是安族内部的嫡系族人,在职位上能够给予照顾,但也仅仅如此。

显然,在楚云面前的这两人应该是在魂力修炼一途上至少说是天赋平平之人。否则,也不会把在外族“守门”这等差事落到他们身上。

过去十数分钟之后,刚才回去禀报的那个汉子回来了,同时也带回来了一句话。那就是:给她们娘俩一个地方,包吃住,帮干活吧……

……

转瞬五年过去了,楚云在安族外族内帮忙打理一些店面的生意,生活倒也算平静。

依着和夫君以前的商定,生的若是男孩便叫张凡,而此时,张凡也已经五岁了。

张凡长得眉清目秀的,样子像极了她已死去的夫君,但他的身子也许是缺少营养的缘故,身子板极其的单薄。

而且,张凡其它什么的都好,但是唯有一点,那就是修炼魂力上似乎没有什么天赋。

因为虽然这里是安族的外族,但也是有着一些最基本的魂力修炼方法的。虽然这样的方法其实和外面一些普通家族的方法差不多,但还是有一些天赋比较好的孩子依靠着这种最基本的修炼方法脱颖而出而进入内族修炼。

然而张凡却迟迟连门槛都进不了,别人家一同修炼的小孩修炼那么久都已经淬魂二级了,张凡还没有达到最基本的淬魂一级。

“也许,这是因为没有比较高级的修炼方法的缘故吧。”楚云常常这么想。

不过张凡虽然身子单薄,在修炼一途上暂时没有发现天赋,但也好在他也没病没痛什么的,楚云也才能不用那么担心。

楚云她们娘俩所住之地背后就是她曾经穿越过来的大漠草原。

平常,张凡也经常和小伙伴们到草原中去玩,但是都不会深入。而楚云时不时也会出来照看一下,倒也挺放心的。

这一年方当十月,天日渐寒。

中午时分,张凡刚刚吃过饭便如往常一般和小伙伴们到草原中玩耍,不料不多时分便见空中忽然飞来一头黑雕,如Cheng人般大小,向孩童群猛扑下来。

孩童群中顿时一阵**,年岁小的小孩顿时四下窜走。而由于南安镇中民风彪悍,人人修习魂力。诸如像此类大如Cheng人的草原烈雕,年长一些的孩童倒还是见过的,所以并不十分惧怕。

因此,一些年岁大的孩子便护着一些年小的孩子撤走,烈雕虽然经过几次猛扑,倒也没有能够伤人。

而此时,张凡也是没能辨明方向便跑开了。也不知跑了多远,回过头来看,左右已经见不到其它孩童了。

就在张凡心中纳闷间,突然间前面传来一阵阵隐隐的轰隆之声。

张凡吃了一惊,他心中也不知是什么,心想或许是打旱雷。

只听得轰雷之声愈来愈响,过了一会,又听得轰隆声中夹着阵阵人喧马嘶。

见如此这般阵仗,张凡心中虽然有些惧怕,但还算冷静。左右看了一下,只见旁边有一个土山,便径直走了上去,钻在灌木丛里,躲好后再探出头来。

只见远处尘土蔽天,一对人马奔驰而至。当先的一人是个中年人,身上披了红色斗篷,手握大刀,而其余众人身上皆穿着同一色皮裘,显然是同一个家族的。

眼见这种情况,张凡小小的心里已经不觉得怎么害怕,反而心中有点点的兴奋。显然,等下应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果然,又过一阵,忽听左首数里外传来声响,又有一排人马冲将过来,双方人马冲近,厮杀起来。

由于两队人马的武力修为皆差不多,而攻过来的那一队人数比之先前的那一队人数要多,先前那一队人马不久便似乎渐渐抵敌不住,慢慢退了过来。

眼见那溃退的人马有向土山移来的趋势,张凡忙缩向灌木深处,一双光溜溜的小眼仍往外望。只见刚才那一个身材高大身上披了红色斗篷的中年汉子率先纵马上了土山。

四下看了一下,便从怀中掏出一张折叠整齐的羊皮卷,正欲往灌木丛里藏,突然间一眼便见到了躲在这里的张凡。

只见中年汉子思虑了一下,当即对张凡笑笑,接着便把手中的羊皮卷塞到张凡手中。继而拍拍张凡的脑袋,示意张凡继续藏好。

而就在红袍中年汉子做好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也是慢慢带领着他的人马且战且退而去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两队人马,张凡也是从灌木丛中探出身子来,抬头看了看天,迅速地辨明了回家的方向并朝家里方向一路小跑回去了。做为经常在大漠草原上玩耍的小孩,辨明方向对于张凡来说是很容易的。

一个在孩童中出现的小插曲,终归是有惊无险,对于民风开放的南安镇安族族人来说,这并非什么大事。只是那天张凡回来得比较晚,让楚云稍微担心了一些。

张凡摆弄着那天那个红袍汉子塞给他的羊皮卷,卷上除了一些人名外再无任何东西。然而张凡年纪虽小,却是知道这样的东西对于那天那个汉子来说应该是极为重要的,因此便将它放在自己睡觉的席子底下藏好。

日子如此这般平淡地又过去了十天。十天后,张凡所居住的街道上突然热闹了起来。

原来,是安族内族颇有地位的人率领着一对人马径直闯进了张凡的家。

楚云在安族外族内生活了五年,哪里见过如此阵仗。

紧紧地抱着张凡,正待出言询问,便听到闯进来带头的一个脸上留有两撇胡子的中年汉子开口说道:“你叫楚云,你的孩子叫张凡是吧!我已经调查清楚了,现在你孩子手上拿了我一件东西,只要你们将它交给我便没事。否则,后果你们可以自己想象。”

楚云心中惊疑,暗道自己儿子平日里虽也十分玩闹,但总不至于拿别人的东西。而看着来人的服饰,这些人都是些颇有地位的内族之人。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凡儿绝对不会……”楚云正想出言辩解,还未说完,却只见那汉子伸手一挥,瞬间便有人将张凡和楚云分离开来。

“你们这是做什么?”楚云心中害怕他们伤害张凡,出言呵斥。

张凡抬头看去,只见当中的中年汉子正是当初带领另外一对人马追杀那个红袍汉子的人,心中便是知道他肯定是为了那羊皮卷而来。

虽然张凡此时年纪很小,但心Xing却是很坚韧,盯着带头的汉子,闭口不言。

汉子眼见张凡这番模样,提起马鞭,刷的一声,在张凡的小脑袋上抽了一下,喝道:“快把它交出来,否则我登时就打死你!”

楚云眼见张凡吃了一鞭,额上登时起了一道殷红的血痕,顿时心疼之至,嘶声裂肺地喊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我们娘俩犯了什么错,你们要这样对待一个孩子,要打就打死我吧,别伤害我孩子。”

说着,挣扎着想往张凡身上扑去,奈何被人死死地抓着,动弹不得。

张凡虽吃痛,却拚命忍住眼泪,昂着头,一副威武不能屈的模样。

中年汉子见他这样,怒从心中来,恶从胆边生,刷的又是一鞭朝张凡头上打去。

这时他的手下已在张凡家中搜查过,却是没有发现张凡藏在席子底下的那张羊皮卷。

看着一无所获的手下,中年汉子似乎非常心急,刷刷刷,朝着张凡头上接连又是三鞭。

见张凡头上被连抽了五鞭,头上血痕已经渗出血来,但张凡依旧是吭都不吭一声,纵然是依中年汉子的个Xing,也不觉为张凡心中赞叹了一番。

“好你个倔强的小子,年纪不大,心Xing倒是很坚韧,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心狠了。”中年汉子说完,正待用鞭子再朝张凡招呼而去的当口,便听得另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安德普,你堂堂八星魂师的身份来对付一个Ru臭未干的小孩,这种行为也只有你这样谋权篡位的人才能干得出来啊?”

声音传来,只见又是一个中年汉子当众赶了过来,伸手握住被称为安德普的汉子手里的马鞭,出言说道。

张凡抬头看去,此时赶来的正是那日那位身披红袍的汉子,也正是将羊皮卷交给他之人。

“安德烈,你休要血口喷人。”安德普吼道,猛的用力夺回鞭子。

“哼哼,我血口喷人?那天你们为了夺回我手中你们这些谋权篡位之人共同在上面签字的羊皮卷,差点就将我这个弟弟给直接抹杀在大漠草原了。”安德烈冷哼一声道。

接着,安德烈用一种嘲讽的语气说道:“大哥啊,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啊,父亲亲自将族长之位传授给我,要你好好辅助我壮大我安族,你却暗地心生背叛。就算背叛也罢,你居然还勾结南族的人,如此这番,就算做亲弟弟的也只能大义灭亲了。”

“呵呵,是吗?那你有证据吗?”安德普冷笑道。

“证据?不就是你现在想找的吗?”安德烈回答道。

说着,安德烈摆了摆手,只见突然有五名年纪大约在六旬左右的身着灰袍的老者闪身进来,形成一个包围圈将安德普和他的手下人包围了起来。

虽然张凡此刻年纪尚小,不懂得所谓的魂师代表着什么含义,但依然能够感受到这五名老者身上的气场所给人带来的压迫感。

“安德烈,你叫五大供奉包围我等族人,你想干什么?难道想挑起族**讧不成?”安德普色厉内荏地嘶吼道。

“内讧?”安德烈嘲笑道:“大哥,你太抬举弟弟我了,那是你才能干出来的事情,我只是不让你伤害这对母子也不让你今天逃跑罢了。”

说着,安德烈不在理会安德普,径直来到张凡身边。伸手摸了摸张凡的脑袋,看到张凡头上那夸张的五道血痕,轻声道:“孩子,难为你了,我代表安族全族人谢谢你,是你让安族免去了一场内斗。”

张凡看着此刻半蹲在自己面前的中年汉子,小小年纪的他也是知道这个人就是整个安族中最有权势的人,安族族长。

安族族长出现后,便是很快地从张凡手里拿回了当日藏在他身上的那张羊皮卷。而安德普在实力并不弱于他之下的五大供奉的包围下,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了。

通过此番的“际遇”,安德烈对楚云母子极其的优待,不仅将他们母子转进内族,还让张凡享受和所有内族子弟一样的权利,包括给予最好条件的修炼。

然而,已经十年过去了,张凡停留在淬魂三级上也过去了三年了,但似乎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什么长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