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云淡风轻泪飘零

更新时间:2019-10-21 02:46:25

云淡风轻泪飘零 已完结

云淡风轻泪飘零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眼泪泡饭 分类:玄幻 主角:阿娇雪伊 人气:

《云淡风轻泪飘零》作者:眼泪泡饭,玄幻类型小说,主角:阿娇雪伊,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他是上古之仙嫡,身份尊贵法力高强。 那次,救了她之后,命运与之牵扯到了一起,生命的轮回就此拉开。 她,是他的劫,亦是他所爱。他,是她的命,亦是她所恨。 爱恨情仇,滚滚红尘,是谁牵绊了谁,乱了心弦,扰了清心。 轮回之境,一旦踏入就万劫不复。愿尔不负我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真舒服~~”拜泪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睛看着床幔,笑意挂在了脸上,昨夜好似一场梦境,梦里的他们真的很开心。。。。。

“云轻,这首曲子真好听,叫什么啊?我也想学学,你教教我好不好?”拜泪捧心状的看着云轻。

“伊人。”云轻淡淡的回答,瞅了处于兴奋中的拜泪一眼,“你想学?”

拜泪点点头,“当然!我求之不得!你什么时候有空,不如教教我啊?”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如何?”云轻道,他恐怕过了今日再也没办法教她了。

拜泪沉吟了片刻,“也好,那就。。。。。”

“泪儿~”“小姐!”不远处传来了呼喊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真是的,这个时候找来了!”拜泪不满的撅嘴,“今日恐怕不成了,我们改天好不好,改天我来找你,你再教我这首曲子,怎么样?”

云轻皱了皱眉,“你的家人来找你了?”

“是的啊,我哥哥他们。”拜泪懊恼的拍了拍头,“已经很晚了,终究还是要回去的,改天好不好?”

云轻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淡淡的开口,“也好,那你便回去吧。”

“嗯嗯!”拜泪笑着点头,站起来扑了扑裙子上的草屑,“你答应我了哦!不许食言!”不等云轻回答,蓝色的身影就消失在桃林之中。

云轻看着她消失的背影,面无表情。

~~~~~~~~~~~~~~~~~

想到这里,拜泪轻声的笑了出来,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又滚,真开心,可以经常见到云轻了!那般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居然会教自己抚琴!想想都觉得意外!“今天也就是改日了,也就是说~我今天就可以去找云轻咯!”忽然拜泪坐起身,“秀荷!”

“诶!小姐!有何吩咐?”秀荷搓着手走了进来,“小姐,天还早,怎么今天不多睡一会了?”

拜泪从床上翻身下来,“快,给我梳洗打扮。”

“啊?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去啊?”秀荷疑惑不解。

“行了行了,你就别问了!叫你做你就做!那么多废话呢!”拜泪斜了她一眼,“诶,秀荷,你今年也二十有五了吧,是不是该选个好日子求求娘亲把你给许了人家去?”

“不不不!”秀荷急急的摆手,求饶似的看着拜泪,“哎呦我的好小姐,奴婢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呢,你怎么能舍得奴婢啊!奴婢已经决定一生都服侍小姐你了!”

拜泪愣了,“不嫁人了?”

“是啊!”秀荷点点头,“服侍小姐才是第一位的,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不重要的!”

“管家房的赵力怎么办?你们不是已经谈婚论嫁了么?说不嫁就不嫁了?”

秀荷俏脸一红,嗔道:“小姐!”

“你看你看,这还是要嫁的吧!”拜泪瞪了秀荷一眼,对着镜子摆弄自己的头发,“你呀,都已经这么大了,也不能总在我身边啊,明日我就求了娘亲为你挑个好日子,把这亲成了吧!”

“这可使不得!”秀荷白着一张脸,“小姐未及笈之前,奴婢是不会成亲的,若是奴婢不在,谁照顾小姐的饮食起居?谁了解小姐古怪的偏高呢?”

拜泪一时语塞,半晌叹了一口气,“行了行了,不提这个了,快给我梳妆吧。”

“是。”秀荷上前拨弄着拜泪的头发,顺手就绾了一个少女发髻,拿起一支步摇插进头发里,四周点缀上碎花,提起画笔在拜泪脸上点了个朱砂痣,胭脂淡淡的抹了抹,“好了,小姐。”

拜泪照镜子看了又看,满意的点点头,赞赏道“你这手艺愈发的不错了呢,真是巧手!”

“小姐,太阳西边出来了,你居然会夸人!”秀荷夸张的叫了出来。

“去去去!真是的!”拜泪伸手拍了她一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笑着。这个样子,去见云轻不会失礼的。“我出去一下,你不用跟来。”

“不行的,小姐,有危险怎么办?”

“啰嗦!青天白日的哪有那么多危险!”拜泪瞪她,“行了行了,不想我把你给嫁出去,就按照我的吩咐做!”语毕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了。

白天的苏州也人很多,热闹无比,四周都是小商小贩,飘香的饭食的味道弥漫在大街小巷。拜泪穿着草绿色的绣裙行走在人形中,冲着那片桃林去。

走到桃林的边缘,拜泪深呼吸一口气,拍了拍脸颊,尽量让自己自然一点,上次自然是因为跟他相遇,这第二次怎么也有些不太适应,毕竟孤身见一个男子,虽说自己还有一年就及笈了,可是也总有些许不好意思。想到这,拜泪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迈步子走了进去。

花灯节的结束,桃林上的小灯已经拆了,恢复了桃林原有的仙境氛围,鼻子萦绕的仍旧是那股挥之不去的桃花香味。

走到深处,拜泪提着裙摆踏进去,看着不远处的木房子,快步的靠近。

站在门口,抬手刚要敲门,尴尬的缩了回去,这样是不是太不矜持了?

很快,拜泪摇摇头,拍了拍胸脯,再次抬起胳膊,“当当当~”,有节奏性的敲门,满心欢喜的拜泪等着来人开门,可是半天里面都没有动静,拜泪愣了,没人么?

不死心的又继续敲门,里面仍然没有声音。

是不是出门了?拜泪默默的想,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呢。

“来着何人。”一股子清冷的声音传入了拜泪的耳朵。

拜泪惊喜的回头,来人正是她心心念念的云轻,“你去哪里了,我敲门都没人理我,我来找你学琴!”

云轻默然的看着拜泪自己手舞足蹈,没有任何表情。

半天沉浸在开心中的拜泪反应过来云轻不太对劲,“云轻,你怎么了,是不舒服么?”

云轻只是淡淡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你怎么了啊,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我突然的来了,打扰到你了,要是这样的话,我。。。。”

“你是谁。”云轻冷淡的话打断了不断自责的拜泪。

“什么,云轻你说什么?我是谁?”拜泪被他一句话弄得心乱了,“我是拜泪啊,你忘记了?”

云轻仍然是没有任何起伏,瞅着面前的女子,不耐烦的皱眉,“桃渊何在。”

“公子!”突然身边出现了个粉衣绝色少女,正是八年前企图吃了拜泪的桃渊,桃渊行了礼后看见一边发呆的拜泪,“公子有何指示?”

云轻伸手指了指拜泪,“桃林由你把手,凡人进了此地,怎么解释。”

桃渊沉默的跪在地上,“桃渊办事不利,请公子责罚!”

“也罢,带人出去,消除了记忆,免得又来妨碍。”云轻闭上眼睛,“休要伤她性命。”

“是,公子。”再次行礼,桃渊冷冽的伸手要抓拜泪,被她灵巧的躲过去了。

“云轻!你真的忘记我了吗?”拜泪不死心的继续开口,受伤的眼神盯着云轻,“你忘记你说过要教我抚琴的么?你不记得你跟我一起赏花灯了么?”

云轻眉头皱的更紧,冷淡的目光闪过杀意,很快的平息下去,很想就此挥手了结这个聒噪的女人,可是心底里有个直觉控制自己不能对她动手,这是为何?在人间果然是呆的太久了么?性子几时变得这么优柔寡断,自己手上早就沾满了血,杀了她又何妨?可是。。。

“桃渊,还不带她离开?”云轻最终听从了心底里的直觉。

“是!”桃渊再次去抓拜泪,拜泪没有躲闪,任凭她抓住,突然感觉一阵刺痛,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的胳膊被她尖利的指甲抓破了,与桃渊的眼睛对上,她看到了嫉妒。是的,是嫉妒。拜泪突然觉得浑身无力,云轻居然不记得她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昨天只是梦么?为什么那么真实?

拜泪被桃渊拽着出了桃林,桃渊一把将拜泪推在地上,趾高气昂的看着她,“区区人类,妄想靠近我们公子,想的真美!这次饶了你贱命,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还不快滚!”

“他是云轻吧?”拜泪淡淡的开口。

桃渊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当然,当然是云轻上神。”

“云轻。。。上神”拜泪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他,不是人类。”

“云轻上神怎么能是你们这卑贱的人类能相提并论的,姑娘,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们公子七情六欲早就断了,何必过来纠缠我们公子?”

拜泪傻傻的重复上神这几个字,眼泪不受控制的留了出了,她想起来了,昨日,他问她知不知道他是谁,她还开玩笑的说是云轻,原来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在暗示她了。真笨,居然没有察觉出来,他当初和她第一次见面不就不同寻常么,怎么才发现?

“话桃渊就说到这,下次公子生气你就没有那么好命了!”粉红色的身影转眼消失了。

拜泪就这样呆呆的坐在地上,空洞的望着桃林,“上神。。。。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