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大术师

更新时间:2019-10-09 15:59:17

大术师 已完结

大术师

来源:落初 作者:月下茶楼 分类:玄幻 主角:秦汉乌蛮 人气:

《大术师》是月下茶楼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大术师》精彩章节节选:“大人大人,那是俺媳妇给俺烧的纸钱,你不能拿呀。”  “你再说一遍?你已化身阴灵,这些阳间俗物如何去花,再者说,这么多你也花不了,本大人只是暂时给你保存一阵,有利息的,知不知道钱可以生钱?”  “大人大人,咱的山头被占了,怎么办?用不用洒家带兄弟们杀过去?”  “杀杀杀,杀个毛,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这鲁莽毛病咋还没改,咱们阎摩和丰都、婆罗、北流本就是一家人,做事说话都要讲究和谐,不可蛮干,要靠头脑,话说,它们人多吗?”  “大人大人,你一定要给小的做主呀,前几天刚选出来的几个鬼魁说咱这片没一个带种的,尤其是那个叫什么聂小倩的,叫嚣的最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翠云湖畔游人如织,湖水平整如镜,水色碧绿,下午的阳光照在湖面上,银光如锦。一排排的游船画舫正在湖心移动,惊起的鸥鹭不时从栖息的湖面飞起,舒展白色的羽翼,在Chun日温润的天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银色弧线。

匆匆赶来的秦汉目光被这Chun日美好的景致所吸引住了,白云倒映在湖面,他看到游鱼在白云里穿行,鸟儿在湖水中飞翔。

一艘艘兰舟和画舫内不时飘出悦耳的丝竹之声,偶尔会夹杂着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这样美好的天气里,在深闺中闷了一个冬天的女孩儿也忍不住借着踏青的名义出来透气,湖畔上也有无数学子游览踏青,也就是常说的体验生活。

当然,这样的季节,原本就是个容易萌发情窦的季节,秦汉望着身边擦肩而过的青Chun少女,或美貌妩媚,或青Chun可人,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充满了女性的魅力,让的他一扫先前修炼所带来的枯燥之感,心中说不出的惬意。

雅心苑位于翠云湖的中央,是一座五层的木制小楼,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屋檐顶瓦皆是红色琉璃,阳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颇为醒目。

因为天心苑独有的优雅地势,上可摘星赏月,下可俯瞰城中景致,成为历代文人墨客竞相登临的地方,当然,在此也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

天心苑四周,则被一道道竹路所连接,走在上面传来阵阵吱呀声,听起来却又是那么的美妙。

湖畔的空地上已经停了十多辆马车,从马车的装饰来看,车主的身份都非同寻常。

秦汉双手背在身后,抬起头近距离观察这座小楼,在这一年代,建筑物很少有超过三层的,五层的雅心苑在城中诸多的建筑中已经称得上是鹤立鸡群,大门之上挂着黑底金字的横匾,上书雅心苑三个大字,熠熠生辉,龙飞凤舞,大气磅礴,让的他不由一叹,自己所生活的年代,早已被互联网所取代,别说毛笔字,就是有些字他都不会写,凭着输入法联想出来,看着眼熟才觉得是,才在网络时代混的风生水起。

诗会现场就在五楼,已经有三十多人抵达,三五成群,一边聊,一边摇头晃脑,其中摆着许多饭桌和书桌,饭桌上是各种糕点和冷盘以及酒水,书桌上则是笔墨纸砚。

六个乐姬正在大堂之中抚琴吹箫,悠扬的声音在半空回荡。

秦汉环顾四周,一个人都不认识,便自己找了个临窗的位置,拿起茶壶倒了杯茶,欣赏着窗外长天一色的景致,至于阿七三人,则是留在了楼下,毕竟位置有限。

“哟,这不是秦兄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听说你闲暇之余还独自一人在蛮荒中玩了一会儿,秦兄的胆子令我等是望成莫及呀,听说你还得了一场大病,你老可不像我们修行之人,身子骨弱,小心被今天的风给挂到呀!”

秦汉正在看窗下湖中嬉戏的采蓬女子,一道刺耳之声却自耳边响起,转过头,却是两个身穿一蓝一白的儒袍少年端着酒樽走上前来,一脸的嬉皮笑脸,满怀不好之意。

从原来的记忆中知道,眼前两人和自己皆同龄,身穿白衣的的少年正是南城城主邱云之子邱默,而蓝衫少年却是西城城主纪风之子纪少白,两人皆是气脉六重的存在,相比起原来的秦汉,修炼天赋不知道有多好,也许受两人父亲与秦铮的争斗,而这两人素来处处与自己作对,好像唯有打压自己,才会显得自己在同辈之中高人一等似的。

秦汉也是懒得理会,和这种疯狗待在一起,只会掉了自己的身价。

见着秦汉竟一反常态的不理会自己,两人脸色不由难看起来,

“呵呵,少白兄难道忘了,我们的秦兄比起我们可是真正的饱读诗书气自华的人,他今天来参加诗会,说不定也会像楼壁上那些名家诗词,写出惊天地泣鬼神的文章,流芳百世呢!”

“真的呀,既如此,我等两人就提前恭贺秦兄夺得桂冠,博得美人一笑呀!哈哈~~”

秦汉也算是涵养极深的人,但对两人如此的冷嘲热讽,也是不由一怒,自己如果还装着跟没事人一样,只会让旁人觉得自己好欺负,丢的不仅是自己,也是老爹的颜面。

秦汉正欲起身反驳一番,一声冷哼之声蓦然传来。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们两个,怎么,几天不见,好了伤疤忘了疼吗?”

一个剑眉朗目,相貌极为英俊,穿的也是光鲜艳丽的少年从旁边起身,跨步而来,两人一听这声音,身体不由一哆嗦,恶狠狠的白了一眼秦汉,而后双双转身。

“原来是陈兄,我们只是关心关心大病初愈的秦兄而已,没有其它意思,既然陈兄也来了,想必诗会又会再填传世佳作,我等两人就恭候陈兄的佳作出世了。”纪少白满脸哈哈,连忙向自己的座位走去,脸色显得异常难看。

“欺软怕硬!”秦汉自语道,而后起身,向着走上前来的少年拱手一拜。

“陈兄,又劳你替我解围了!”

“他们两人就是典型的地痞,前两天刚手痒教训了一顿,想不到今天又是老样子。”陈枫紧随秦汉而坐,没有丝毫的拘束,大剌剌一饮杯中酒,让人第一感觉就是豪爽。

“你老可是东城城主雀夫人的儿子,气脉七重顶峰的存在,淮阳城中年青一代最杰出的代表,多少怀Chun少女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谁敢惹你呀!”

秦汉也是饮了一口酒打趣道。

“哈哈~,你小子几天不见,倒是学的能说会道了许多,不过这话我爱听,只是有一点你说错了,这些怀Chun少女中,只可惜不包括她!”陈枫一脸郁闷的倒了一杯酒,再次一饮而尽。

“她,难道是?”秦汉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一般,眼中精光一闪。

“嘘!”陈枫眨了眨眼,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哈哈~,陈兄眼光果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小弟在这里就祝贺陈兄早日抱得美人归了。”

秦汉端起酒杯,两人唏嘘之间再度一碰。

“听闻前段时间你独自一人深入蛮荒,而且重伤归来,为兄本想去看看你,只可惜那几天我被老娘逼着修炼一门术法,没有来得及看望你,你不会怪我吧!”

听闻此话,秦汉心里不由一暖,从小到大,每次自己被人欺负,都是陈枫来替自己解围,因为两城的交好,两人也是很自然的成了好兄弟,虽然继承者原来的记忆,但秦汉对此人更是有一种莫名的信赖。

“兄长怎会如此菲薄,小弟哪敢怪罪于你,只是受了一点小伤而已,这不,此时我不就好端端的坐在这里,还在陪兄长喝酒呢!”

“好,如此,我便--”

正在陈枫还想继续说道时,突然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通报道:“诗诗姑娘到!”

秦汉心中一动,便寻声音向着门外望去,陈枫更是两眼放光,不像其他人,明明心中好奇想看个究竟,可内心中却要强行压制住好奇的冲动,表面上还得装出平静如常,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而是伸长了脖子往入口看,只差没从椅子上站起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