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大商神女

更新时间:2019-08-12 23:57:55

大商神女 连载中

大商神女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兰若 分类:玄幻 主角:涂山冰姚 人气:

主角叫涂山冰姚的小说是《大商神女》,它的作者是兰若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淑姜不知道自己在逃亡。 她只知道要随阿兄去周国讨生活。 直到渭水船翻,生死一线,淑姜才明白自己是不被容许的存在…… 屠户的女儿就不能是半神吗?贵贱是天定还是人为? 逃过死劫,疑问深藏,淑姜远离朝歌,安份地当着周国小巫。 可她本就是漩涡中心,正在扯裂旧有的秩序,大商的一切! 封神大战,即将开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插话的是一名老者,白发蓬乱,满脸皱纹,正是吕奇先前忍不住去围观的那位白发老者,众人皆称呼他为“颠老”。

在一群平民中,这样一个邋遢老头还是挺扎眼的,与颠老对视刹那,淑姜莫名害怕了,缩到了吕奇身后,可即便如此,淑姜还是觉得颠老的视线穿透了吕奇落在了自己身上。

吕奇只道淑姜害羞,笑着应道,“我妹妹,淑姜,小孩子,下个雨都怕。”

听到自己的意思被曲解,淑姜有些郁闷,但也实在不愿意面对那个怪老头。

“聊什么呢?”有人探了过来凑热闹

吕奇将方才的事简单说了一下。

“颠老,这岐周飘来的雨有什么特别吗?”那人不解地看向颠老。

颠老回道,“没什么,我来时便听人说岐周下了很久的雨,搞不好上游涨得厉害,说不定要在渭水边待两日。”

话音刚落,外头的雨声突然大了起来,问话的人张了张嘴,方要说什么,忽而听得一声怪叫。

那怪叫声好似指甲刮过木板,又放大了十数倍,听得人心里发怵。

淑姜抓紧了吕奇的衣摆,吕奇回手搂住她,不以为意道,“怕什么,鸟叫而已。”

颠老却连连叹气,“怕是走不了咯。”

“吕奇,这可不是普通的鸟,是相弘!”

“哎呀,怎么这么晦气?居然是相弘!”

“要是有巫者在就好了。”

“少做梦了,这荒郊野外的哪会有巫者?”

床舱内一片唉声叹气,淑姜却迷糊得很,她从未出过远门,不知道相弘是什么?

“桀桀桀”

尖锐的鸟鸣,又变作了一种声音,仿佛是垂死的之人发出的怪笑。

淑姜心头一震,这声音如此熟悉,不就是昨夜梦里那只怪鸟?

众人正议论着,船舱里突然飘进一阵烟气,内中夹杂着草木香。

淑姜知道,这是艾草和菖蒲的味道,在大商邑,春夏节日里,平民人家常用此来驱邪。

“桀桀桀”

这驱邪的烟气显然无效,那怪鸟还是盘旋在船只上空,发出声声怪笑般的叫声。

“烧这些有什么用?”

“要是有个游方术师在这里就好了。”

“这就更胡说了,现在哪还有游方术师,还是来个巫者吧。”

“……,巫者?刚才你不还说我做梦吗?”

船舱内众人唉声叹气,女人们躲在角落,双手交叠,半握拳状抵在额上,不住祈祷。

被这紧张的气氛感染,吕奇带着淑姜也缩到了角落,兄妹俩依偎在一起。

“阿兄,相弘鸟是什么?”淑姜小声问道。

吕奇虽是第一次遇到这怪鸟,却也听说过,于是压着嗓子同淑姜解释,“相弘鸟就是伤魂鸟,传说本是山里头的雌雉,遇到女人的怨魂后,就会化成妖怪,专门吸食女人和小孩的魂魄……”

正说到这里,外头的相弘鸟又适时地发出那种刮擦木板的鸣叫,好似女鬼索命,吓得船舱里的女人搂紧了自家的孩子,甚至还有人磕起了头。

有这么可怕吗?

回想起梦里,一只冒着黑烟的飞熊,一只会说话的飞鸟,淑姜觉得,似乎……还是飞熊更可怕些。

“阿兄,那为什么大家叫它相弘?”

吕奇道:“为了驱邪,听说,如果念伤魂鸟,会把它招来,念相弘鸟就可以把它驱赶走。”

“桀桀桀”怪笑声起,似在嘲笑吕奇的说法。

当然,这只是淑姜的感觉,吕奇并未觉得这鸟叫和自己说的话有什么联系。

淑姜却不禁疑惑,这怪鸟出现在这里,真是为了吸食女人小孩的魂魄吗?

不大会儿,船舱里的烟味更重了,邪祟是没驱赶走,人却是被熏得纷纷咳嗽起来。

一时间,气氛略有些尴尬。

时间长了,这怪鸟只是时不时怪叫,不曾有进一步的举动,人心开始渐渐安定下来,有人低声安慰着自家女眷,“吸魂什么的,只是传说,别太当真了。”

吕奇也有些按捺不住,明知不该提,却鬼使神差地问道,“呃……阿淑,有看到什么吗?”

见淑姜摇头,吕奇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但心里也算放下块石头,跟着又小声嘱咐了句,“千万别乱说。”

淑姜有些无语,刚才吕奇的提问,分明就是期待她“乱说话”嘛,鼓了鼓腮帮子,淑姜转头看向人群,忽然间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琴虫……”

两字方入耳,水色就在眼前蔓延开来。

淑姜好像落入了水中,水波一片混沌,但混沌之中仍可见一庞然大物在船底扭动着。

“去……,去……”

声音断断续续落入耳中,船底巨大的身影蛰伏着,不曾动弹。

这画面让淑姜暗暗心惊,水下的身影可有船身一半的粗细,若是动起来,这船怕是要危险了。

琴虫,水下怪物的名字?

那两声“去……”是有人在驱逐琴虫?

“琴虫,去……”

又是一声,淑姜听清了,这声音是颠老的。

淑姜张望找寻,只见颠老坐在另一个角落,闭目养神,嘴巴并没有动,可淑姜确确实实听到他说话了。

不动口,就能说话,怎么做到的?

“看什么呢?”吕奇拉了一把淑姜。

淑姜抬眼看吕奇,看吕奇的表情,显然不曾听见颠老发声。

“到……到底怎么了?”吕奇被妹妹看得发毛。

“琴虫,去……”又是一声在淑姜耳边响起。

淑姜犹豫了,她似乎不该“乱说话”,于是只好说了声,“阿兄,我怕。”

“别怕,别怕。”吕奇被淑姜的一惊一乍弄得有些哭笑不得,摸了摸她后脑勺,以示安抚。

相弘鸟在怪叫,水底有巨大的琴虫,岐周飘来的云雨……,还有,这颠老究竟是什么人?

这一切实在太令淑姜费解了,这些不解,又令她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各位,我们先转向丰邑的渡口,等上峰洪流过了再去岐周。”

陶伯的话语让众人彻底松了口气。

从相弘鸟出现起,已是过了好些时候,船在风雨中除了有些颠簸,并没有其他的事发生,眼下又有了着落,船舱内气氛重新活跃起来。

“到了丰邑就有巫者了,看这臭鸟还敢跟来?”

“你啊,刚才真是乱说话,大王早就不许私自练习方术了,哪里还会有游方术师?”

“随口说说而已,说不定咱们船上真有,哈哈哈。”

边上只当说笑,淑姜听了却是不安,看颠老的样子,绝不可能是体面的巫者,如果他是游方术师……

趁着人声嘈杂,淑姜凑到吕奇耳边说了句,“阿兄,船下有东西。”

吕奇脸色变了变,转头看了看周围人,见是无人注意他们,才小声问,“什么东西?”

淑姜也知道这事非同小可,乖巧地小声道,“琴虫。”

吕奇脸上显出一丝古怪,也不知这个妹妹又是怎么突然知道“琴虫”的,他只好假装不经意道,“哦,没事,别跟旁人说。”

见淑姜不解地看着自己,吕奇无奈解释道,“琴虫是灵兽,不会害人,应该是来保护我们的,难怪这相弘鸟不敢下来。”

是这样吗?

那颠老为何要驱赶琴虫?

淑姜又想探头,吕奇却将她的视线遮得严严实实,淑姜只好作罢,不再说什么,毕竟颠老没开口,说了只怕吕奇也不信。

“桀桀桀”

相弘鸟又发出怪笑般的叫声,而船舱里的人,早就不当回事了,毕竟有陶伯在。陶伯常年往来渭水,他既然没着慌,那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淑姜静静地听着怪鸟鸣叫,心里忽然有种奇怪的想法。

她觉得这只相弘鸟似乎并没有恶意,同时,她又想起了梦里的怪鸟说她去不了岐周,如今船往丰邑,似乎还真去不了岐周了。

外头的雨声渐渐小下去,船舱里也开始讨论起丰邑来。

丰邑是周国的新邑,短短十几年的经营,就成一座富饶的大邑。

邑内热闹非凡、商贾往来,邑外耕地、桑林遍布,船只要去的丰邑郊外的大丰渡。

与丰邑相邻的,则是用来囤军的镐邑。

“其实能留在丰邑也挺好,丰、镐二邑由召叔母和公子发管着,到也不比岐周差。”

“哎,你们知道不?听说公子发神勇盖世,身材足足高出常人一倍,十五、六岁时就可领兵破犬戎。”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干脆留在丰邑得了。”

“想得美,伯侯再宽仁,也得按规矩办事,要想留在丰邑,得先到岐周的牧正大人那边登记了再行安排。”

“切,我也就是说说,其实还是岐周好,伯侯为人宽厚公正,说不定,我还能混上个下士。”

“就你?”

“怎么,瞧不起人?颠老,你说我行不行?”说笑间,有人要寻颠老评理。

角落里,颠老双眼紧闭,一头乱发已被汗水濡湿。

“颠老?颠……老?啊!”

“扑通”一声,颠老摔倒在地,浑身打颤起来。

吕奇惊讶转身,淑姜也是惊讶,再次探头看去,只见颠老斜倒在地,身子不住颤抖,口鼻皆流出血来。

“琴虫……琴虫……去!”

颠老双唇惨白,口牙紧咬,这声音依旧只有淑姜听得见。

淑姜吓得缩回了头,心砰砰直跳,陡然间,眼前又是漫开一片水色。

水中传来一声闷吼,那庞大的黑影拱了拱身子,随即反转过来。

在它翻转的瞬间,一声尖利的鸣叫划破苍穹,大船剧烈颠簸起来。

吕奇连忙拉住淑姜,船舱内响起一片惊呼声,有人急急向外奔跑,被陶伯手下的船工赶了回来,“外面危险,不识水性的不可——”

那船工话未说完,一个浪头就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水哗啦啦漫进船舱,这一下,人群彻底失控,吕奇第一反应也是往外跑,但是出口早被争先恐后往外冲的人堵住了,吕奇只好停住脚步,护着淑姜躲到一侧。

很快又是一个浪打来。

这涛浪的力量惊人,竟是将堵在船舱内的人冲回了船舱,又从船舱另一边破出。

淑姜的视野一下子混乱了起来,耳边传来水浪声,救命声,还有相弘鸟的怪叫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