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特工王妃好种田

更新时间:2019-04-15 22:33:54

特工王妃好种田 连载中

特工王妃好种田

来源:掌中云 作者:凛冬已至1 分类:玄幻 主角:宁宴陆含章 人气:

主角是宁宴陆含章的小说《特工王妃好种田》此文是凛冬已至1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朝穿越,特工女王变成小农女一枚,还附赠一枚小包子。 父母偏心,兄妹不喜,爷奶叔伯、牛鬼蛇神全都欺软怕硬,偏心爷奶想卖了她换钱?渣娘也想掺和一下……   这该怎么办?特工女王撸起袖子,不要怂,就是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三两岁呀没了娘呀~” 宁宴醒来的之后,耳朵里就钻进来这首极为悲惨的歌谣,瞧一眼正在唱歌瘦的跟非洲难民一样的小包子,再瞅瞅漏了一个大窟窿的黄草屋顶。脑壳一抽一抽的疼了起来,同时一缕不属于她的记忆被灌入脑子里。 伸出脏兮兮的跟鸡爪子一样的手指,在鬓角轻轻揉了几下,等头疼感觉减弱才稍稍理清一点儿现状。 她竟然穿越了,这具身子的主人跟她同名也叫宁宴,不过经历完全不一样,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兵痞女王,死于维和任务中。 原主则是大力少女,未婚先孕,差点儿被浸猪笼,生母不喜,还要把她卖给邻村的瘸子、一个想不开就碰头寻死的小农女。 至于旁边儿惨兮兮的小包子则是原主失贞之后生下来的,名字也很一一言难尽,宁有余,也不知道是年年有余还是多余的余。 宁宴正在思考何去何从的时候,耳边响起小包子略带嫌弃的声音:“娘,你不寻死了?” “有你这么跟娘说话的?” “不寻死就想想晚上吃什么吧!”小包子说完就撑起小手转身往茅草屋里走去,两条瘦小的短腿努力倒腾着,慢慢远离宁宴的视线,宁宴嘴角抽了两下,恨不得起身咆哮一声不孝子。 然,有心无力。 夏日里热腾腾的风熏得人难受,宁宴捂着饿瘪的肚子,起身跟在小包子后头往茅草房里走去,房间很空旷干净,除了一张破旧的木板床、一床破被子,缺了腿的桌子,几个粗瓷碗就没有别的家当了。 灶房在篱笆院子的角落里,几根木头搭建的,极为简单。 原本放米的袋子比脸还干净,这要怎么填饱肚子? 宁宴心里无奈的很,虽说背靠着大山不可能把人饿死,但是现在面临的问题很严肃,就算她天赋异禀力气大,但是身体处于饥饿状态除了走路,连打人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去山上打猎了,就是能不能走到山上都是问题。 至于原主的娘要将原主卖给隔壁瘸子的事儿,宁宴没有怎么放在心里,天大地大,吃饱最大,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填饱肚子之后再说。 视线落在小包子身上,看着小包子趴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子在地皮上划拉几下,一剜,处于沉睡中的知了猴就暴露在眼前了。 宁宴眼睛一亮这活儿不费力,从地上捡了一个小木棍,加入了小包子的队伍,两人走出院子,在院子后头的林子里蹲下来,一会儿工夫就挖了一碗的知了猴,同时宁宴手里还抓着一大把的马齿笕、灰灰菜。 马齿笕灰灰菜都是野菜,有药用价值,生命力很顽强,关键是能吃,宁宴可不觉得一碗知了猴就能填饱肚子。 趴在树上的知了不知疲倦的叫着,叫的人昏昏欲睡,脑袋有伤的宁宴晕晕乎乎跟在小包子身后,一步一步往家里挪着。 走在前头的小包子宁有余一脸严肃,时不时往后瞥一眼,圆溜溜的眼睛里闪过惊讶,娘今天竟然没有骂他没有打他,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奇怪了。 对于小包子的惊讶,宁宴自然是发现了,这也很容易理解,原主是恨小包子的,如果不是稀里糊涂的被人睡了,她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生下小包子更不在预计之内,心里不平又怎么会善待孩子,平日里对小包子更是非打即骂,小包子能够活到现在也是命大。 现在身体的芯子换了,作为接受良好教育的人自然不会儿去做虐待儿童的事情。 小孩子都是敏感的,态度稍稍改变一点儿,就能感受到。 虽然知道小包子好奇,但是宁宴不会主动解释什么,她又不是原主,于生活习惯上肯定有些不一样,如果每天装成原主的样子,唯唯诺诺还虐待孩子,那还不如不重活这一遭。 捧着豁口碗,一瘸一拐的回到空荡荡的院子里,宁宴就开始处理沾染泥巴的知了猴。 知了猴放在盐水浸泡,再用油炸最为美味,可惜的是这个家太穷了,连最基础的米都没有更别说油盐了。 宁宴只能用干锅翻炒一下,炒熟之后,将野菜煮了,没有油盐酱醋,即使是宁宴也没有办法将野菜变成美味,只能用清水煮熟,坐在石头墩子上,拿着筷子夹着知了猴就着野菜往嘴里塞去。 许是饿急,宁宴竟然觉得野菜也很好吃。 一晃眼的功夫,碗里的知了猴就被吃完了,瞧一眼瘦巴巴的宁有余,宁宴就觉得亚历山大:“还饿吗?” “不饿了。”宁有余摇摇头,端着两个豁口碗往院子里的水瓮旁边走去,踩在石头上拿着水瓢子,淘出一盆水把碗洗干净,放在灶房里破旧的橱柜里。 许是因为身子太过于瘦弱,宁有余的脑袋被衬托的很大。 就跟……前世看过的大头儿子一样。 宁宴叹一口气,穷人家的儿女早当家是什么意思,现在的宁宴是再理解不过了。 在院子里走了一圈,找到一把生锈了的斧头,转身往小包子看去,张口:“我去山上砍点柴儿去。” “砍柴?就不怕被熊瞎子吃了?” “……”这小鬼到底怎么说话的,宁宴额头直跳,头上的伤口也疼了起来。 她必须得上山一次,脑袋上受伤,不上药是不成的,她需要的药材又买不起只能上山采药,耽搁这么久还没有发烧已经算是运气好了。如果发烧了,大概会再死一次。 “在家里等着,晚上回来给你带肉。” 宁宴刚走出家里的栅栏门就听见身后传来塔塔塔的脚步声:“我跟你一起去!”小包子跑到宁宴身后,眼里还带着不安害怕。 ……害怕?是了,刚才原主撞头寻死,怕是将小包子吓到了。 原主再不好,也把小包子拉扯到现在了,说是相依为命也不为过。 宁宴拉着宁有余往山上走去。 穿过一条小径走到山脚,除了盛开的野花不知名的花草时不时会有两只灰色的野兔从眼前跳过去。 宁宴从地上捡了几块石头,拉着小包子宁有余站在树后,耳尖一动,听见草丛里传来的声音,手里的石块掷了出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