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祸国毒妃:邪王请入梦

更新时间:2019-08-12 23:25:06

祸国毒妃:邪王请入梦 已完结

祸国毒妃:邪王请入梦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缱绻故人苏 分类:玄幻 主角:姜菀姜家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缱绻故人苏原创的玄幻小说《祸国毒妃:邪王请入梦》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姜菀姜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十年心血送做他人嫁衣裳,这是姜菀至死才明白的道理。 再睁眼,她从东楚国至尊的皇后变成了无权无势的孤女陆绾。 庶妹要荣宠,她便乱了这后宫! 渣男恋皇权,她便亡了这江山! 当她大仇得报再无牵念,却有一人将她阻拦—— 顾容息:“姜菀,废了我的腿,要了我的命,你何时对我负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木简看到陆绾和自家主子在一起,暗自舒了口气:“主子,陆姑娘,我们现在上去吧。”

他将顾容息扶了起来,随后放上了自己的背,而其他一人到了陆绾身边。

她看着昔日战神此刻却因腿在别人背上,心里倒是划过一丝酸楚,即使在当时,她并未觉得有半分抱歉。

……

从回到房间后,陆绾就一直站在窗前,像是死人一般伫立不动。

昨夜,顾容息没说同意,却也没说不同意。

鸡鸣三声,也惊的陆绾身形微晃。

天凉了,而姜家人——

今日处斩。

陆绾贝齿咬着下唇,转身便要出门,她必须要再为亲人争取一次,现下能帮她的,唯有顾容息!

“姑娘,您要去哪里?”

彼凝进来的时候正好与陆绾撞了一下,她连忙去扶陆绾,却正看到她脸上未曾干涸的泪痕,关切的问道:“您这是怎么了,不舒服么?”

陆绾摇头,却在抬眼时,看到了门外的男人。

一袭白衣坐在轮椅之上,一张脸似是匠人手中精心打磨的刀剑,虽未开刃,已然凌厉非常。

“公子。”

“主子。”

顾容息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嗯”字,目光定在陆绾的脸上。

晨光熹微,从顾容息角度看过去,陆绾下巴微扬,睫毛颤抖,湿润还留在眼角,无助以及绝地的黑暗之色,仿若将她笼罩。

然而那其中,还有一丝绝地求生的挣扎。

顾容息的心,突然便被戳中了。

“你只得四个时辰。”

许是这个惊喜砸的太重,陆绾反而不可置信的失了声,直到顾容息转动轮椅要离开时,她才急急地冲出去,喘息着问道:“公子可是同意了?”

顾容息没有说话,略过她的欣喜,手指扣在轮椅上,车辙转过,出了西屋的院子。

木简站在院子里,看到陆绾出来时,神色带了些不自然,将目光投射至顾容息离开的方向,随后才上前两步,站至院子中间,双手抱拳单膝跪地:“自此刻起,木简所带肆家军,听候陆姑娘差遣。”

木简说完,他身后整齐划一落下数人,同样动作高声道:“自此刻起,属下听候陆姑娘差遣!”

帝位易得,而肆家军难得。

这一刻,陆绾突然便懂了顾容峥当初同自己说的这句话。

顾容息的肆家军,不仅有魄力,更带了一种莫名的感染力。

若是——

陆绾叹了口气,苦笑不已,若是这肆家军还完好无损的在顾容息手里,顾容峥这帝位,定然不会坐的这么舒服。

人,最怕的便是回忆往昔,一旦回忆,那恨意就又该将她吞没了。

这是顾容峥欠她的。

而她,是欠顾容息的。

元丰五年,姜维姜太师叛国通敌罪无可赦,株连九族,太师府长公主顾敏烟自缢于府,姜家长女元丰皇后姜菀亦畏罪自杀,余下姜维姜霈等人午时三刻处斩。

陆绾冷冷看着街上告示,顾容峥倒是不怕帝王家的丑事往外传,既然如何,为何不提他今日封后之事?

姜婼啊。

陆绾眯了眯眼,她怎能放任她如此轻松坐上皇后之位?

“木简。”

启唇唤了两字,陆绾心中有了计较。

“属下在。”

陆绾抬头看了看天,那日她封后,是个明媚的日子。而今日,灰蒙好似墨与水相混合的染料,看啊,连老天都是如此不屑呢。

“在去救人之前,我们不妨去给新帝新后送上一份大礼。”

木简皱了皱眉,封后大典他自是知道的,可自几月前三皇子便已“死”,如今做事更是步步小心,贸然出现在那人面前,难免会引起怀疑。

未等及他回答,陆绾继而:“我知你心中所想,公子身份固然不可泄露,你我却是无妨。”

她这话,木简懂了。

一如肆家军,无人知其中各人来历,无人知其中底细。

如此,更好。

为了保险起见,陆绾带了几人到了太师府后门,小小的后门上也贴了长长的“封”字,那规规矩矩的字不过一眼,仿佛就刻入了她的心里。

这是她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而顾容峥一个下令,毁了她的所有。

木简虽讶异陆绾对太师府格局熟悉,奈何此况不许他多想,他得了主子的命令,就只管完成便是。

太师府一草一木皆由长公主她的母亲专门差人打造,越过水榭亭倒是突兀的躺着一棵桃树。

那是一棵意料之外的桃树。

她幼时贪玩,瞒着众人将自己吃过的桃核埋在了这土中,谁料这无意之举,竟长成了一颗小桃树。

因着她喜欢,母亲便叫下人精心饲弄着,倒是越发的茁壮了。

然而如今,那桃树已然被人从根部砍断,地上散乱的落着桃树的枝干和叶子。那砍树之人显然是新手,将一棵树砍的七零八落,少说也有百余刀。

陆绾不想也知,这大概又是姜婼的杰作。

如今的姜婼呼风唤雨,自然看不得这世上有任何姜菀喜欢的东西存在。

哪怕是一棵树也不行。

她不止要姜菀死,还要毁灭所有她喜欢的。

既然如此,那姜婼第一个要毁了的,该是顾容峥啊。

“姑娘,你没事儿吧?”

听得木简的声音,陆绾这才回神儿,她摇头表示自己无事,收回心思,自顾从桃树干起止,随后朝着东面走了五步。

岁月久远的青石板被轻易搬起,下面藏着一个小小的铲子。

“陆、陆姑娘。”

木简眨巴眨巴眼睛,若不是记忆中太师府的人中并未有眼前这一号人物,他都该怀疑,这人是这里成长了的,熟识不说,竟是也能找到更多的秘密。

陆绾没有在意:“你们只需跟着我,其余话,不要多问。”

说完这话,她朝北又走了三步,便在靠着墙角的地方开始挖土了。

木简动了动唇,与他眼中,陆绾不过就是个小丫头。可不知为何,看着她如此专注冷静的模样,倒是让他的心静了下来。

既然主子说了要听从陆绾的话,那他便听从跟随吧。正好,他也想要看看,陆绾能搞出什么名堂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