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道途

更新时间:2019-04-15 22:30:52

道途 连载中

道途

来源:掌中云 作者:听蝉 分类:玄幻 主角:王涛黄琦郭芙 人气:

听蝉新书《道途》由听蝉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王涛黄琦郭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昆仑墟前,仙人止步;葬天岛上,帝皇喋血。 苍穹之下,无人不是凡夫俗子,谁敢妄言仙道? 人生百年,顺心即是仙,无愧自成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涛疾步如飞赶出去三里路,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口乌黑的鲜血从口中涌出,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他明白自己绝对不能在此时失去意识,倒在这里便是死路一条,但是他也很清楚自己这一口气马上就要没了,他接近18个小时没有进食了。 手心的疼痛感现在是那么的真实,甚至开始有点灼烧感,后背的擦伤本来不严重,但是经过如此激烈的战斗,伤口已经裂开成一寸有余,如此看来那肩膀的贯穿新伤倒是显得最轻,因为并未伤及骨头,而是从腋下偏上的位置透体而过。 王涛赶忙把自己衬衫撕下粗略的包扎一下,把军刺插在腰间,手里拎着短刀起身向前走去,但是仅仅走出三步便跪摔在了地上,无力起身,只要把短刀当作拐杖慢爬到身畔的一棵大树之下,斜坐在树旁,大口喘着气,口中的鲜血已经止住,但是他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愈发的强烈。 “不能睡,一定不能睡。”王涛下意识的提醒自己,他如果这一睡,根本不用黄虎他们来追杀,便要交代在这里了。 反观那边黄虎和郭芙二人才刚刚到了郭宇身畔,黄虎看到郭宇小腹上那可怕的伤口,一脸不解:“难不成那人还有帮手?” 郭宇平躺在地上,让郭芙帮忙敷上金疮药,黄虎则是将腰间的布条拿出来给他做了简单包扎,微微摇头:“是我大意了,那人不知用什么方法让十步外的灌木微动,更是钻了我出箭的空子,近身搏杀,这份反应和战斗经验,太过可怕,不可不除。” 待黄虎帮他包扎好,郭宇缓慢盘膝而坐:“小妹,可有‘回气丹’?” 那郭芙先是一愣,旋即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郭宇。 黄虎听到回气丹,自然知道郭宇肯定是动用了真气,他可是知道郭宇那带着真气的一箭的厉害之处,快若奔雷,他不信这么快的一箭王涛也能躲开。 郭宇自然是看出了黄虎的疑惑,叹息一声:“我是受伤之后射出的那一箭,准确度本来可以,但是那人反应太快,取舍也很得当,用肩膀接了我那一箭,可惜了。” “师兄可还能走?” 郭宇轻轻点头:“等我稍稍吸收了这枚回气丹,没有凝聚出丹田气海,强行运行真气,还真是让人头疼,看来伤好之前,是无法再次借动真气了。” 腾龙大陆的练气法门很多,但是最基础的便是要开辟丹田气海,与天地借力,从而进军武道,但是丹田气海并不容易开辟,甚至强行开启会有性命之忧,所以有先贤便发掘了很多借助外力的方法,先行修行真气,当把真气运用到一定程度之后,再去借助真气的力量开辟丹田气海,但是这种方法终究是要弱了一些,不过对于那种天赋一般的人,也是打开了一种进军武道的大门。 毋庸置疑,郭宇黄虎他们都是这类人,黄虎还不曾得到借气的法门,但是郭宇已经勉强可以借真气为己用,虽然只能打出强力一击便枯竭,但是也是对敌的一大手段,只不过这种真气不曾受过自身温养,天地之力何其暴烈,岂是凡人能随随便便驾驭,哪怕是区区一箭之力,还是让那郭宇受到了不小的反噬。 “小师弟放心,那人已经是强弩之末,不可能走远的,想必不出意外现在已经死在了路上,待我恢复,你我三人再慢慢去找寻他的尸体,拿回那土系魔核,给我伯父送去当作迎娶小妹的聘礼。” “嗯。”黄虎微微点头,对郭宇的说法表示很赞同,那王涛一共中了自己师兄三箭,两处擦伤一处贯穿伤,经过如此长时间的奔袭,如果他还能活蹦乱跳,那才是见了鬼,那王涛明显也是并未掌握真气之人,否则不会让自己几人逼迫的这么惨。 黄虎让郭芙照顾着自己的师兄,自己则是先去前面摸清王涛的去向,虽然等等血液不至于完全干涸,但是林中野兽可能会破坏足迹,让追踪更费力些。 王涛此时努力的摇了摇头,让自己保持着清醒,血液的流失已经让他开始缺氧,此处灌木丛生,他正在努力寻找一种蔓生植物,只要能找到,自己的命八成就能保住,十几步外的小丛之中一抹紫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短刀撑地,半跪半爬的向那边移动而去。 这一小片蔓生植物表面布满绒毛,椭圆形的叶子上面托着紫色的小花,没错,王涛心中大喜,这就是夏枯草,但是更让王涛惊喜的是他终于知道这是哪里了,自己的常识和所见在这里都能用的上,这里就是老爷子口中的那个地方,换而言之这里就是‘地球’,但却又不全是‘地球’。 王涛用短刀将一株株夏枯草拦腰而断,放在口中大肆咀嚼,那一阵阵的苦意让他越来越清醒,吐出夏枯草和汁液,王涛仔细的涂抹在了三处伤口之上,血液的流势也渐渐的被止住,王涛深吸一口气,靠躺在了身畔的大树树干之侧,手里还不忘抓起一把马齿苋和车前草,塞进嘴里,嚼烂了迅速咽下便又抓起一把,这些都是丛林之中最常见的野草,也可充饥,汁液浸泡也可以清血瘀。 仅仅休息了半刻钟,王涛便起身前行,走了接近三百步,时不时的让几滴鲜血落地,停身驻足之后又将自己身前的落叶粗略的抓起又铺盖一遍,做出一副自己已经从这里逃走还认真清理过足迹的样子,然后轻攀上树,很小心的让自己身上的血迹不在树干上留下痕迹,然后向右侧的树木的枝干上跳跃过去,接连换了十几棵大树,然后便以弧形的方式向刚刚与郭宇战斗的位置斜插而去,边走边休息,还时不时的往自己身上扣上一些嫩枝叶编制的遮蔽物,往自己口中塞上一两只鸣蝉。 王涛离开不久,黄虎三人便站在了那片被处理的过的落叶前面。 “师兄,血液和脚印都到这里便消失了,看来这人还有余力跑路,但是这么用心的清理痕迹,想必是已经快倒了。”黄虎嘿嘿一笑,马上就能抓住那小子了,自己定然要将他一点点折磨致死,杀了自己那父亲倒是无关痛痒,还间接帮自己清理了一个拖油瓶,毕竟他可是很清楚自己那父亲的心性,不知道啥时候就在云霄镇惹出麻烦,但是让师兄受伤这么重,又让自己在芙妹面前丢人,还夺走他预定的聘礼,这一切是不能忍下的。 郭宇俯身摸了摸那些滴落在地上的血液,眉头紧缩,这不可能是受伤逃走时候留下的痕迹,更有点像是故意洒落的。 “不可能,他受伤很重,不可能这么快就止血。” 黄虎也发现了蹊跷,但是还未深思,郭芙便将身前那些故意布置的落叶挑开,发现下面有一片暗红色的血液,但是已经与泥土混合,不容易分辨。 郭宇冷笑一声:“哼,果然是个好手,虽然不知道此人用什么方法暂时止住了血,但是也仅仅坚持了这几十步而已,细心布置这片隐埋足迹的落叶,仿佛告诉我们他就在前方隐匿,但是又故意留下这几十步的破绽,就是让我们以为他在混淆视听,不再深追,在此守株待兔,等我们发现时候他已经远走高飞。” “师兄的意思他依旧还在前方?” “自然如此,以那人的性子和身手,不可能这么草草处理足迹,既然如此粗糙的掩盖让我们看见,那就说明是故意让我们看到,一般人肯定以为他一定止步不前了,但是又留下一路故意洒落的血液,让人又以为他已经止血修复,有力再战,一定还在前方,这两处明显的破绽虽然自相矛盾,但是恰恰是他用意所在,让我们犹豫不决,在这附近搜寻,等到我们无功而返,再次掀开落叶发现真相的时候,他早就不知所踪了。” 黄虎听了郭宇的分析也是暗暗点头,这一切的虚虚实实,完全解释的通,如此一来可见此人心性几何,更是不能放过,否则必然是心腹大患,将彻夜难眠。 黄虎一行人继续向前搜索而去,这时的王涛已经到了他们身后三百步的距离,正躲在一棵树上闭眼休憩,浑身覆盖着绿色的树叶,就连脸上也用碾碎的嫩叶涂抹,手里还拎着一只已经死去的野兔,允吸着它那鲜红的血液,干裂的嘴唇也逐渐变得红润。 片刻之后王涛睁开眼睛看着那缓缓上升的新月,喃喃说道:“这夜,来的真是舒服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