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剑道杀神

更新时间:2021-04-04 22:27:52

剑道杀神 已完结

剑道杀神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蓬莱小子 分类:玄幻 主角:唐牧田成志 人气:

火爆新书《剑道杀神》是蓬莱小子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唐牧田成志,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代剑帝秦辰意外遭人暗杀,夺舍重生后,开始了传奇的缔造之旅! 唐牧: 天才?我踩得就是天才! 规矩?我破得就是规矩! “剑在手,杀护由心,一切顺我心意,亲者护,仇者杀,哪怕以杀入道,我亦不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牧收起剑意,打开门,正看到一身红衣的唐玥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玥姐,出了什么事情?”

他一脸疑惑。

“大长老领着一大群家族执事在前厅里和爹吵起来了。”唐玥喘着粗气,拍着波澜起伏的胸脯说道。

唐牧眉头一皱:“我去看看。”

说着,他宽慰了唐玥几句,随后走向前厅。

刚到前厅的后门,他便看到前厅里黑压压的一片人。

“唐牧,你来得正好!”

这时,一个不善的喝声回荡在唐牧耳畔。

刷——

顷刻间,众人的视线聚焦在唐牧身上。

唐牧也放眼扫去,前厅里约有二十人,他们簇拥在一位高瘦老者的周围。

这老人唐牧有印象。

他名唤汪英才,乃是唐家的大长老。论辈分,他可是唐牧爷爷唐哲的结义弟弟,便是唐鸿图都要喊一声世叔。

只不过,唐牧对这人印象不好。

虽然他未涉足家族事务,但从唐玥口中,他听过不少关于汪英才的事情。

这汪英才自恃资历颇老,对于唐鸿图这个家主不太尊敬,甚至有取而代之的想法。

此时的汪英才眼睑低垂,好似老僧入定一样。

而在他的身侧站着一个义愤填膺的中年人,他是汪英才的独子,名为汪子麟,先前冲唐牧不善的大喝便是出于他的口中。

唐鸿图看到唐牧出现后,面色更为沉凝。

“牧儿,这儿没你什么事,你先下去吧!”他冲着唐牧挥挥手。

汪子麟插嘴道:“堂兄!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这事分明是因他惹是生非而起,怎么说与他无关呢?”

唐鸿图脸一黑。

刚想开口时,一直沉默的汪英才开口道:“家主,子麟说得在理。”

“唐牧虽是你的儿子,但也不能胡作非为,为唐家徒惹是非!若是人人都像他一样肆意妄为,唐家迟早得毁于一旦。”

汪英才在唐家素有威望,他这一开口,顿时引得一众人点头称是。

看到这一幕,唐鸿图的脸色铁青起来。

这时,汪子麟快步走向唐牧,高声质问起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出手直接废了田家三公子,这可是闯了天大的祸事,田家的怒火你承受得住吗?”

“他扬言要纳我二姐为妾,还要我的命,我只是废了他,而没有杀他,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难道汪世叔认为,当时我的命该由他处置,我二姐也该由他糟蹋不成?”唐牧不卑不亢的反问。

“糊涂!”汪子麟怒拂长袖:“你可知,你的肆意妄为给了田家公然发难的借口!而且,你竟敢未经家族许可,与田成名约战春试!”

唐牧眉毛一扬。

与谁约战,那是我自己的事,与家族何干?

汪子麟仿佛看透了唐牧的想法一样,他径自将一卷白卷纸抛给了唐牧,怒气冲冲道:“你看,如今这田家特地下了这样一封战书过来,那样的赌约却是将他们的狼子野心暴露无遗了!”

唐牧看了眼,眼中精光迸射。

这田家如意算盘打得倒挺响!

“你能敌得过田成名吗?”汪子麟冷厉质问,没给唐牧回答的机会,他便盖棺定论:“或许以前的你可以,但如今的你,必败无疑!”

他指着唐牧,话语毫不留情面。

“那这所谓的胜利条件便不可能达成,可你败了呢?”

“且不论把你交由田家处置有什么结果,反正至多不过丢人现眼罢了,你的脸面早已在被国宗放逐时丢得差不多了,再多这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一切也不过你咎由自取。”

汪子麟字里行间毫不掩饰对唐牧的嘲讽,而其他人对于他这显得过分的话语也没有什么表态,仿佛再正常不过一样。

哪怕是唐鸿图这个家主,虽然觉得这话格外刺耳,内心怒意澎湃,可他也只能咬紧牙关,攥紧铁拳,无法理直气壮的驳斥汪子麟的话语。

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上,即便是家主的儿子,没有本事依然无法得到他人的尊重。

唐牧目睹此景,心底一叹。

一个人的背景可以给予他奉承,但尊重,唯有自身打拼。

被国宗放逐,唐牧颜面扫地,唐家颜面扫地,那份尊重自然也就不复存在!

如今,他若要找回尊重,唯剑而已!

“田家想要的是紫竹园!”汪子麟咄咄逼人的声音还在持续,“你落败我们就得把紫竹园拱手相让,如果真让他们得逞,那我父亲和唐伯伯所创的基业便毁了大半,唐伯伯若地下有知,肯定也会痛心疾首!”

汪子麟这一段铿锵有力的慷慨陈词中,他好像完全是一个一心以家族昌盛为首任,不顾权威、铮铮谏言的忠信之人。

“子麟字字珠玑,还望家主明断!”

汪英才适时开口。

这一对父子一唱一和,很快其他的执事也争先响应。

“汪当家说得在理啊!”

“唐牧自己犯的事儿,他应该自己承担责任,凭什么把唐家拖下水啊!”

“紫竹园可是咱们唐家的命根子,断不能因唐牧一时犯浑,平白送给田家!”

刚才还安静的前厅因为汪子麟的一番话再次变得喧闹起来。

听着执事们嘈杂的议论声,唐鸿图脸色格外难看,那藏在长袖中的五指死死的捏成拳头,指甲深深的嵌入肉中。

“那依世叔之见,该当如何呢?”

唐鸿图极力平复心底滔天的怒火,让自己显得平和镇定,可那喑哑的声音中依然沉淀着些许低沉厚重。

“道歉!”

汪英才想都不想的吐出两个字。

“让唐牧给田家赔礼道歉,获得田家的原谅,并且不管用什么方式,都必须要让他和田成名的约战取消!”

唐鸿图闷声追问:“可如果田家不同意呢?”

这一回,汪英才没有立刻回答,他一捋花白的颔须,沉吟了起来。

前厅里顷刻间落针可闻,所有人的屏住呼吸,等待着汪英才的答案。

半晌,汪英才那半眯的眼睛完全睁开,宛如幽潭一般的黑瞳冷意盎然,但他的声音依然古今无波。

“那便将唐牧逐出家族,断绝与家族的一切关联,如此一来,那赌约自然无法生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