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景星凤舞

更新时间:2021-02-22 03:39:08

景星凤舞 连载中

景星凤舞

来源:落初 作者:白灵和黑灵 分类:玄幻 主角:陆泽凤凰 人气:

《景星凤舞》是白灵和黑灵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景星凤舞》精彩章节节选:洛洛是个伪孤儿,父不详,母不详,生辰八字也不详!林焰捡到她的时候纯属意外,本不收女徒弟的他终于收了个关门女弟子!于是乎,业内普天同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热闹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无极宗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了!林焰每天看着自己的几个徒弟在眼前晃悠,心情说不出的舒畅啊!这小日子多美啊,什么都有徒弟,即使有事情了,也等不到传到自己眼前,几个徒弟麻溜的就解决了!虽然方式方法还有待加强,但是孩子们不是还小嘛,多锻炼几次就好了!就这样,提前两天来参加百日宴的陆泽见到了走路都发飘的林焰!

“小枫啊,你师父怎么回事啊,怎么虚成这样啊,走路都腿软了!不是我说你啊,你是老大,难得回来一次,怎么也得把师父照顾好啊!”陆泽和身边的霍枫低语道。

霍枫叹了口气说“陆叔,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师父这是闲的。”什么都有徒弟做了,可不是闲的嘛!

“呦,来了啊,走,我们去花园坐会,小枫,泡壶好茶给你陆叔叔,再准备点果盘。”林焰懒洋洋的招呼。

陆泽笑了下,冲霍枫挥了下手,“就泡壶茶就行,其他的不需要。”林焰也没和他客气,转身向葡萄架下走去,九月的天气了,葡萄已经基本长好了,一串串的垂在那,碧绿通透的,煞是好看!陆泽看着这些,不禁有点羡慕林焰了,这才是生活啊!看着陆泽不说话,盯着葡萄看,林焰也看出来陆泽的想法,第一次没有和他抬杠,笑着说“小枫还要在这里待段时间,等他回基地的时候葡萄应该都熟透了,到时候让他给你捎点过去,你呢,看在葡萄的面上,以后让基地那些教官对小枫好点!”

陆泽白了他一眼“小枫在基地还不够好啊,现在谁不知道他是你大弟子,为了他头上一块疤差点烧了我老窝!行了,到时候让他直接把葡萄送我家去,别送办公室!”

“你不是说提前一天来吗,这么提前两天了?”林焰摇着扇子问

陆泽没有说话,只是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个白玉盒,林焰楞了下,“你这么舍得把这宝贝带过来了,你们家一共就三颗,上次我闭关从你那坑了一颗,你可就剩两颗了啊!”林焰不解的问

陆泽揉了揉太阳穴,半晌才说“你上次说洛洛的血脉一天比一天活跃,我怕一颗冰魄珠压不住,再给她加一颗,另外一颗你留着自己备用!”

林焰楞了,“你家就三颗,你全给我了,你家老祖宗不会从墓里爬出来找你算账吧!”

“真能爬出来就好了!东西要有用才能体现它的价值,这东西在我家放着就是摆设,都放你这也好,省的总有人打这玩意的主意,你现在不能出事,有个珠子放身上,你至少也会舒服点!”陆泽不以为意的说。

林焰良久没说话,一直打量着陆泽。

“怎么,害怕我又和你谈交易啊,不会的,真的是白送你的,也是为洛洛。”陆泽一猜就知道林焰想什么。

“行,那我承你的情,多谢了啊!”林焰听他这么一说,毫不客气的拿起白玉盒揣到自己兜里,生怕陆泽会反悔。

“林焰,后天不会出什么意外吧?”陆泽喝了口茶问。

“出什么意外,在老子的地盘谁敢下绊子?”林焰毫不在意的说。

“我不是指这个,只要脑子没坏的都不会想着在你地盘闹事,我说的是后天的拜师仪式,你们宗门每一个徒弟拜师后都会取一滴指尖血滴在特制的玉牌上制作本命玉牌,洛洛的血会不会暴露?”陆泽严肃的说

“不会,她现在还小,血脉不会那么活跃,而且我用了冰魄珠压着,不会出事的,我当年拜师之前,师父也怕我血脉暴露,只用了冰晶给我压着血脉,我在拜师的时候都没暴露呢,现在洛洛是用冰魄珠压着,冰魄珠可比冰晶要高级多了吧,别担心了,出不了事的!”林焰不以为意

“希望如此吧,那后天你再多放一颗在洛洛身上,这样双保险。”陆泽赶紧说道

“行,我晚上就去放,两兜里一边揣一个,我亲自给她缝衣服上”

“嗬,什么时候都会做女红了啊,“陆泽惊讶的说”你这是想往超级奶爸上发展啊!”

“去去去,什么和什么啊,我是这么想的,我想看看符能不能以刺绣的方式绣到她穿的衣服上,这样一般人看不出来,而且不用怕丢,本来想找个刺绣大师来的,后来一想还是我自己亲自绣吧,这样保险。”林焰一本正经的说道。

陆泽想了会说,“这是个办法好,但不一定绣在衣服上,手绢,帽子,鞋子。袜子啊,都可以,全部绣暗纹,这样总比以后出去随身带那么多护身符要好,但是攻击类的还是最好画纸上。”

“这我知道,哪用你提醒啊,我现在还只是在计划中,还没成果出来呢。”林焰白了一眼陆泽。

“哈,林大绣娘,什么时候出成果了,别忘了我赠送冰魄珠之情,也可以给我绣点东西”

“滚蛋,你一个大老爷们要这个干嘛。”林焰怒道。

“那你就别管了,大不了以后哪家领导添丁之喜,我当礼物送出去。”陆泽笑眯眯的答

“。。。。。。。。。。”

“我累了一天了,小草把房间收拾好没有啊,我想休息会了!”陆泽赶紧转移话题问。

“今天你去睡小磊的房间,客房懒得让小草收拾了,凑合点吧!”

“那小磊怎么住?”

“我让他这两天和海宁挤挤,他还挺乐意的,终于有比他小的了,见天的彰显自己小师哥的地位。”林焰笑着回答

“哎呀,那多不好意思啊,”陆泽客气的说道,林家这几个徒弟的房间可比客房舒服多了

“怎么,不乐意啊,难道你想和我秉烛夜谈,抵足而眠吗?”林焰挑眉问

“滚,谁愿意和你个大火炉住一个房间啊,让小草带我过去。”陆泽赶紧拒绝。

小草领着陆泽来到前院的房间,路上看到了聂磊,正准备叫他过来说话,聂磊突然转身就走,边走边说“陆叔叔,我换身衣服再和您说话。”

“。。。。。。。。。,靠,什么时候这么讲究了啊?”陆泽无语道。

聂磊几步窜到海宁房间,拉着海宁就要往外跑

“小师哥,怎么了啊,师父找我们吗?我洗个手就过去、”海宁努力的不肯跟着跑,自己刚练完字,没洗手呢

“别洗了,陆叔来了,走,我带你去见他,混个见面礼去”聂磊拉着海宁的手不放,还是往外拖。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海宁只能屈服,被聂磊半拖半拽的拖到了陆泽面前。

“不是说换衣服再来见我吗?怎么还是穿这套啊?”陆泽看着眼前的两孩子,其中一个孩子手上还有墨点,打趣着说道。

“这不是太想快点见到陆叔您嘛!陆叔,这是海宁,仰慕您很久了,您看,连手都没洗就跟我跑过来了,海宁,快给陆叔问好,这是师父最好的朋友,快叫陆叔叔!”聂磊推了下小海宁

“陆叔叔好,海宁没有注意礼仪就跑来见您,让您见笑了”海宁看着眼前这个和师父一样高,一双眼睛透着冷静睿智,儒雅无比的男子,生怕他会嫌弃自己。

旁边的聂磊翻了个白眼,自己这个师弟什么都好,就是太一本正经,太有板有眼了!

陆泽看着眼前的三头身小正太,忍不住蹲下身,看着孩子紧张的神情笑了,“没事,在家里不用这么多礼。”

说着从自己手腕上解下一串手绳放到海宁手中。“这个手绳我带了很多年了,不值什么钱,就上面这个珠子稀奇点,能让人心神宁静,而且可以驱百毒,绳子有点旧了,你让你师父给你重新编个绳,可以带手上,也可以挂脖子上!”陆泽柔声说道。

一旁的聂磊赶紧说道“快收下啊,陆叔叔的东西都是好东西,更何况还是陆叔带了几十年的。”海宁一听,更不好意思了,刚想拒绝

“长者赐,不可辞!海宁不是最懂礼貌的吗?来快收下,以前第一次见你几个师兄,他们都有,你小师妹也有呢,在你师父那收着呢”

听了这些,海宁才双手接过,还特意对陆泽鞠了个躬“谢谢陆叔,礼物我很喜欢。”

“快和师哥出去吧,我要洗漱休息会了,”

晚上海宁带着手绳去找了林焰,把事情一字不落的告诉了林焰。林焰看着手绳笑道,“他倒是舍得,行,我晚上给你编个绳也挂手腕上,脖子上就别挂了,后天拜师礼我也有东西给你,留着挂我的。”

海宁仰头看着师父,乖巧的点点头,心里美滋滋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